爪机书屋 > 历史小说 > 最后一道防线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第496章 敌人的踪迹

作者:羽林卫所属:历史小说书名:最后一道防线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呵呵!”

    黑暗中传来一声令人骨子里发冷的笑声,哈巴斯只感觉自己的手腕被利刃割了一下,紧接着就听到了“滴答滴答”的声音响起。

    “你对我做了什么?”

    “你猜?”黑暗中那个身影终于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那是一个高大的家伙,他慢慢的走向门口,外面的光亮照在他的身上,看不出他的面孔,“慢慢享受死亡的乐趣吧乡村小邪医。”

    “砰!”

    “咣当!”

    铁门被关了起来,紧接着那个窗口也被关上了,整个房间完全黑了下来,看不到一丝光亮。

    “你是谁?”

    “你对我做了什么?”

    “你们不会杀我的!不会的!”

    “我是哈巴斯,我是哈巴斯,你们不可能杀了我!你们会面临我们的报复的!”

    ……

    空房间里依旧响着“滴答滴答”的声音,哈巴斯感觉到他的生命在不断地流逝。

    他越来越害怕!

    他怕死吗?

    他也不清楚。

    为了圣战,为了组织,为了自由……,全都是扯淡!

    他只想着活下去,哪怕是死,也不想死在这黑暗的角落里。

    他第一次产生了一种叫做害怕的东西,他撕心裂肺的呐喊声,得到的只有空荡荡的回音,还有“滴答滴答”的声音。

    他感觉自己的手腕越来越疼,生命力在不断地流逝。

    黑暗中,他发现自己眼前的东西越来越迷糊了,似乎嘴巴都变干了。

    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似乎那个离开的人割断了他的动脉冷王大人,深度宠!

    割脉流血,那是一种痛苦的死法。

    “快放我出去!”

    “放我出去!”

    他依旧是在嚎叫,得到的却依旧是冰冷的黑暗。

    他真的害怕了。

    “你们究竟要干什么?”

    “杀了我!”

    “我求求你们杀了我!”

    “你们究竟想要知道什么,我全说出来还不行吗?杀了我,给我一个痛快好不好?”

    他已经在哀求外面的人了,可是依旧得不到任何回复。

    他变得绝望了,似乎只有等待死亡这一条路可以选择了。

    外面的走廊里,谢里夫不可思议的看着张焱,“你是怎么做到的?”

    “很简单啊,因为人都怕死!”

    “不不不,我很很多恐怖分子打过仗,他们真的不怕死,就像是死士一样,会引爆炸弹。”

    “谢里夫,那是因为引爆炸弹疼一下就不疼了,而这种方法,会慢慢的看着他自己死亡。”

    “其实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看着自己死去还无能为力的那种痛苦。”

    张焱的嘴角依旧带着笑容,谢里夫却感觉他像是面对一头饿狼一样,充满了危险大明1630

    “张,我们现在还不能让他死掉。”

    “放心吧我的兄弟,我是不会让他死的。”

    “现在屋里已经没有动静了,咱们现在进去吗?”

    张焱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扭头对孙冰块问道:“我出来多久了?”

    “十分钟!”

    “看来哈巴斯对于革命的精神已经变了,才十分钟就扛不住了。”

    “咱们现在去问他吗?”

    “不急,再等两分钟,让他彻底的绝望。”

    漆黑的房间里,哈巴斯睁开眼睛看到的是黑暗,闭上眼睛依旧是黑暗,屋里“滴答滴答”的声音也变慢了,似乎马上就要停了。

    他感觉自己快要死了,两个眼皮在不停地打架,似乎耳边有人在对他说:快点睡吧,快点睡吧。

    他想要挣扎着离开这片黑暗,手腕处却传来冰冷的疼痛感。

    他第一次感觉到血是冷的!

    “咣当”一声,房间的门再次被打开,那个高大的身影站在门口,就像是救世主一样出现在他的眼前。

    “求求你,给我个痛快吧。”

    “好啊,告诉我神风特攻队的下落。”

    “他们就在克什米尔……。”

    “你骗我,你是在白沙瓦被抓的,他们怎么可能在克什米尔?”

    “他们真的在那里,是我们伟大的领袖亲自接见的他们超级捉鬼道长。”

    “怎么联系他们?”

    “找到辛迪……。”

    张焱转身就要离开房间,这时候哈巴斯带着哭腔吼道:“给我一个痛快!”

    “放心,会有人给你一个痛快的!”

    大胡子走进房间,对哈巴斯进行了二次审问,至于问的是什么,张焱根本就没有兴趣知道。

    “疯子,找到辛迪这个人!”

    “大概方向?”

    “我才是掮客,走私军火或者在美国佬那里挂了号的家伙,我想你应该能够找到。”

    “我试试看吧。”

    梁枫转身就朝外面走去,他的电脑还在车里。

    “目的达到了?”

    “算是吧,还不清楚具体情况,可能需要大队支援。”

    孙冰羽的眉头拧成了疙瘩,到现在为止他都不知道张焱究竟在找什么,下一步要干什么。

    这样的情况对于一名队长来说,显然是合格的。

    “咱们走吧,要不然哈巴斯出来了以后肯定跟你拼命。”

    “他出了监狱,我就能够光明正大的把他给挂了,报复个毛线啊三国纵横之凉州辞。”

    张焱的嘴角依旧带着笑容,可是他攥紧的拳头已经出卖了他的内心。

    他寻找了五年的敌人就在克什米尔!

    虽然不知道那些鬼子究竟来干什么,但是只要把他们全都给干掉,就肯定不会出错。

    张焱他们直接回了宿舍,一路上疯子都在“噼里啪啦”的敲打着电脑,嘴里不时哼唱着一些让人听不懂的歌词。

    他处于一种莫名的兴奋状态,张焱知道那是他在战斗,并没有打扰他。

    黑暗的房间里,大胡子犹豫着看着眼前的哈巴斯,他在想着究竟要不要搞清楚张焱究竟问了什么。

    长官们想要知道的东西他已经拿到了,可以说现在把哈巴斯放出去,也无关痛痒了。

    良久之后,他终于开口问道:“之前那个人问了什么?”

    “神风……,是神风,该死的你们杀了我吧!给我个痛快!”

    谢里夫皱着眉头,想要再问的时候,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哈巴斯一心求死,房间里“滴答”的声音早已经停了下来。

    “你是不会死的,就像你说的,杀了你还不如利用你的价值更大一点。”

    还不等哈巴斯反应过来,大胡子打开了房间里的灯。

    依旧是那个熟悉的审讯室,哈巴斯就坐在椅子上,四肢被牢牢的固定住,在他的身后放着一个水盆,头顶的位置吊着一个空荡荡的水袋,里面已经没有水了。百镀一下“最后一道防线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