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历史小说 > 最后一道防线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第一百七十六章 演出开始

作者:羽林卫所属:历史小说书名:最后一道防线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你小子终于睡醒了,赶紧起来吃饭吧。”

    老阮拍了拍张焱的身体,把食盒放在了不远处的桌子上。

    张焱从床上爬起来,看了一圈屋里,又看了看窗外,才发现外面的天空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老阮,谢谢你给我带饭啊。”

    张焱跟老阮客气了一下,就走到桌子旁边开始吃自己的饭。

    老阮坐在张焱的身边开始跟他絮叨:“也不知道我是退伍还是你是退伍的?咱俩到底谁保障谁啊?”

    “咳咳,嘿嘿,那个,老阮,说不定下周兄弟就跟你一起卷铺盖卷滚蛋了。”

    张焱忍不住咳嗽,猛地咽下两口饭,随便拿起一个被子就往嘴里灌水。

    “你小子吃慢点,小心噎死你。”

    老阮的话说的够狠,手却很自然的搭在了张焱的背上给他顺气。

    “没事,死就死,早就该死了。”

    张焱继续吃饭,老阮给他顺气,却没有说话。

    “老阮,其他人呢?这会怎么没有听到打牌的声音啊?”

    “他们都去俱乐部看电视去了,都是看了十来遍的老片子乡村小邪医。”

    老阮把搭在张焱身上的手抽了回来,说道其他人的时候,眼神里流露出一丝迷茫,还有一丝悲哀。

    张焱狼吞虎咽的吃着饭,他知道,那些退伍老兵们是看他在睡觉,怕影响他远离了这个屋子。

    这算是战友们之间的默契还是不成文的规定?

    临近退伍,有的人喜欢热闹,能够发泄心里的郁闷,有的人喜欢安静,一个人去解脱未知的烦恼。

    睡觉能够忘掉很多事,浑浑噩噩的过下去未必不是现在这些老兵们想要的样子?

    张焱知道老阮说的老片子是什么,那都是这些年部队用于政治宣传需要而拍摄的军旅电视剧。

    临近退伍的日子,哪怕一个手机,依旧是老兵们的奢侈品,不是买不起,而是不能用

    !

    班里的公用电话总是在不停的充电,不停的换着人打通五湖四海的未知电话,大队最忙碌的人不是大队长也不是政委,而是负责买卖电话卡的司务长。

    张焱吃完饭,老阮就走了。

    也许就像是老阮说的,也不知道谁是保障人员,谁是退伍的家伙了。

    慰问团表演的事情张焱再没有问过,老阮告诉他,高伟一直在机关大楼里忙碌,慰问演出的日子定在了29号那天。

    接下的日子,张焱准备像一个退伍老兵一样浑浑噩噩的度过。

    如果没有参加保障任务,现在的他可能正在宿舍里跟战友一门一起读书,或者在写日记美漫之灵魂主宰

    每天早上、中午、晚上吃完睡,睡完玩的日子张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有一天高伟跑到宿舍把他从床上拉起来,他才知道到了29号了。

    “班长,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高伟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张焱,似乎不敢相信这个胡子拉碴的家伙会是那个满脸肥肉的张焱。

    “我怎么了?你怎么来了?跟我打牌?”

    张焱迷迷糊糊的看着一脸着急的高伟,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抠出两块黑色的固体。

    “打个屁的牌啊,一会就要集合了,今天是慰问演出的日子。”

    “哦,演出好啊,演出好。”

    张焱摇摇晃晃的点着头,走起路来都已经有些发飘了。

    屋外的走廊里没有了往日的喧嚣和杂乱,就连飘了好几天的泡面味都闻不见了。

    高伟气急败坏的拉着张焱就往水房跑,到了水房里面,高伟把张焱的脑袋按在水池里,打开水龙头,凉水“哗哗”的冲到了张焱的脑袋上。

    “你他妈醒醒,这不是你退伍,所有人都在等着你,你给我醒醒!”

    张焱奋力的挣扎,想要把头从水池里抬起来,却被高伟用力的按住了。

    当水流进张焱的脖子,张焱也不再挣扎的时候,高伟把张焱给拉了起来。

    “班长,醒醒吧,一会部队就要集合了!”

    “集合?部队?”

    张焱双眼迷茫的看着镜子里的那个人,双眼凹陷,胡子拉碴的样子,看上去像是一个流浪汉冷王大人,深度宠!

    “我还没退伍?我怎么还在部队?”

    张焱自言自语的絮叨着,冰凉的凉水顺着他的脖子流进身体里面,他举起手擦了擦面前的镜子,镜子里的自己越发清晰起来。

    “向右看齐!”

    ……

    “立正

    !”

    ……

    “一二三四!”

    ……

    外面的操场上传来震天的口号声,军靴踏地,金戈铁马,张焱仿佛想到了什么,原本无精打采的眼神开始变得清晰起来。

    “忠于祖国,忠于人民!”

    张焱终于挺起了身体,他的眼神不再是颓废和迷茫,而是充满了斗志和骄傲。

    看着镜子里邋遢的人影,张焱吓得一愣,而后才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这是怎么了?”

    “谁知道你怎么了?自从那天回来以后你就一直浑浑噩噩的,老阮已经给你打了好几次饭了。”

    高伟也发现了张焱的变化,脸上终于露出了笑脸。

    “你等我会,马上就好超级捉鬼道长。”

    张焱说完就跑回了宿舍,再回到水房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条毛巾和一个刮胡刀。

    捋了两下湿透的头发,刮干净胡子以后,张焱又变得精神起来。

    “班长,你快点,现在部队肯定已经在等着演出开始了。”

    “放心吧!”

    张焱再次跑回了宿舍,而高伟则直接朝宿舍楼的门口跑去。

    现在,无论是面临退伍的老兵,还是留队的鸟人们,已经全都集合在礼堂里了,慰问演出马上开始。

    张焱和高伟两个人是通过机关楼后面的小门进入的礼堂,在这里能够直通礼堂舞台的后台,杨蜜他们就躲在黑乎乎的幕布后面等待演出。

    张焱到达礼堂的时候,黄健祥已经站在舞台上开始了热场,作为一名专业的主持人,想要让舞台下的官兵们笑起来,那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张焱躲在灯光昏暗的后台,扫视了一圈台下的情况,坐在最前面位置上的就是即将退伍的老兵们。

    大队的那些干部们没有坐在最前面,而是选择了坐在退伍老兵们的后面。

    黄健祥引得官兵们大小一阵以后,张一行作为第一个出场的表演嘉宾走上了舞台。

    六名从来没有见过面的男兵跟在张一行的身后,又唱又跳的表演瞬间就让整个礼堂沸腾起来。

    “那些伴舞的应该就是从各单位调过来的吧?”张焱看着舞台上的表演,一个人在心里猜想着。

    所有的官兵们都需要一个释放压力的发泄口,而这次慰问表演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三国纵横之凉州辞

    张一行表演完以后,笛丽热巴会出场表演她的民族舞。

    带有异域风情的少数民族舞蹈和笛丽热巴这样的美女在一起出现,官兵们肯定会很高兴。

    杨蜜站在张焱的身边,一言不发的看着舞台上的表演,让张焱感到纳闷的是,杨蜜和张歆怡两个人并没有换演出的衣服

    。

    “杨蜜,你和二姐怎么还穿着军装啊?”张焱好奇的问道。

    “我和二姐等会演小品呢。不用换衣服。”

    “什么?你俩演小品?”张焱不可思议的瞪着眼睛,仿佛不认识杨蜜似的。

    “我俩演小品怎么了?你有意见啊?”杨蜜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张焱,留给他一个白眼转身就离开了。

    “你俩能演小品吗?谁出的馊主意啊?”

    看到杨蜜离开,张焱自己脑补了一下杨蜜和张歆怡演小品的样子,嘴角就很不自然的抽搐了几下。

    张一行的表扬很卖力,在舞台上左走走,右走走的呆了很长的时间,才气喘吁吁的走下舞台,来到幕后。

    而那些给张一行伴舞的老兵们,则直接从舞台上跳了下去,消失在人群里。

    “班长,你来了?”

    张一行看到了张焱,眼睛一亮,走上来打了一个招呼。

    “来了,你好好休息一下吧,看你累的。”

    “嗯,我就去休息,等会还有一次表演呢大明1630。”

    张一行的话让张焱一愣,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张一行已经走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在地上开始休息起来。

    表演的人数不多,为了让官兵们满意,张一行他们几个人才决定每个人多准备上几次,就能够延长时间了。

    后台很狭小,为了出入方便,通往机关大楼的小门一直开着,冷风“嗖嗖”的穿过后台,让人感觉身上凉嗖嗖的。

    耳边传来舞台下官兵们的狼叫声,不用看就知道笛丽热巴已经上场了!

    透过幕布之间的缝隙,张焱把目光投向舞台上,换上了维族服饰的笛丽热巴正跳着高难度的“飞旋”,这个传承了几千年的古老舞蹈,没想到笛丽热巴竟然会跳。

    官兵们能看懂笛丽热巴的舞蹈吗?

    肯定看不懂!

    但是美好的东西每个人都喜欢,笛丽热巴尽力了,她在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对官兵们的敬意,这就够了。

    跑出的人群里跑来四五个拿着鲜花的老兵,在一阵阵嚎叫声中将鲜花放在舞台上转身就跑出了礼堂。

    这一刻,老兵们不再是什么守护国家的英雄,也不是什么特别能打仗的硬汉,他们只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普通人,也会用鲜花和害羞来表达自己的感情。羽林卫说这一段我不知道应该叫什么名字,一个大章节,写到了演出开始。老兵退伍之前的几天,退伍的老兵们有彷徨,有痛苦还有的人会努力的去改变自己,结果成了四不像。击中管理的那几天,怎么说呢,就是一个改变,强行的把一名战士变成一个普通人。压抑,行尸走肉一样,不解,我写的很多情感自己想要表达却表达不出来。那种痛苦,就像是人突然没了魂一样。百镀一下“最后一道防线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