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历史小说 > 最后一道防线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第一百七十八章 宣布退伍命令

作者:羽林卫所属:历史小说书名:最后一道防线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慰问演出结束了。

    谷智信站在舞台上,接受了所有官兵的注目礼。

    他曾经是很多老兵的偶像,也曾经是新兵们迈入军营一个向往的目标冷王大人,深度宠!

    有人说,进部队的时候没有见到小庄,离开能够见到真人,也算是没啥遗憾了。

    张焱也走了。

    他的任务是做好退伍老兵们的保障工作,而不是陪着明星和干部们留在礼堂里聊天。

    面临退伍的老兵们一回到宿舍,就全都找了一个角落去独自舔舐自己的伤口去了。

    走廊里再也没有了飘荡的泡面味,再也听不到“点、烧、闷、拉”的呼喊声。

    张焱一个人趴在床上,静静地看着外面的天空发呆。

    老阮走到张焱的身边,说道:“谷智信那节目是你搞的吧?”

    “嗯。”

    “我就知道是你,这次搞的有点大了,不过我看兄弟们都很开心。”

    “嗯。”

    张焱趴在床上机械的回答着老阮的话,老阮坐在床头一个人絮絮叨叨的说着,两个人谁都没有打扰谁,都有自己的小世界。

    “今晚宣布退伍命令,你去给我摘军衔吧。”

    老阮的话一说完,张焱就从床上蹿了起来。

    “砰”的一声巨响,张焱的脑袋直接磕在了上铺的床架上,张焱跳下床,眼睛直愣愣的盯着老阮,仿佛感觉不到头上的疼痛似的。

    “你小子不嫌头疼啊?那么冲动干嘛?”

    老阮拉了拉张焱的胳膊,想让他坐下,张焱却没有动超级捉鬼道长

    “头疼好过心疼。”

    张焱的一句话,就让老阮沉默了。

    宣布退伍命令,摘下军衔、领花,从此军旅生涯将会成为老兵们的过往,再提起部队,嘴里也只能说“我曾经是个兵。”

    老阮不敢去看张焱的眼睛,他不敢抬头,几次欲言又止,终究是没有说出自己心底的那些话。

    “我不想一个人走的太孤单,今年回湖南的兵只有我自己,中午的时候,司务长通知我,我的火车票在1号下午。”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走,我不知道上车以后别人会怎么看我?”

    “回家的路,我已经记不清楚了,家里人说,变化很大

    。”

    “恩恩……哼……,”抽泣的声音。

    老阮说着话,就一个人哭起来了,黄豆粒般的眼泪“啪嗒啪嗒”的往地上掉。

    这个汉子,在部队呆了16年,休假加起来还没有一年的时间。

    16年,光屁股的娃娃都成年了;16年,改变的不只是年纪!

    张焱猛地转身,红着眼圈,看着老阮说道:“老阮,我送你!”

    “咱们爷们儿不流猫尿,现在咱们说好,晚上谁都不能哭,行吗?”

    老阮看着张焱,坚定地点了点头,嘴里发出一声沉闷的声音:“嗯。”

    晚饭的集合哨声响起,今天的晚饭会比以往的要提前很长时间,大队的干部们会和退伍老兵们一起聚餐三国纵横之凉州辞

    食堂的餐桌上摆放着堆积如山的饭菜,烧鸡、肘子、烤肉、炖鱼、还有几样小炒和凉菜。

    后勤科的科长亲自借了一辆单排小货车,去拉了两车啤酒和白酒。

    一车送到食堂,一车送到宿舍。

    无论是干部,还是老兵,面对满桌子的美食却没有人动手。

    一瓶瓶的啤酒、白酒被各班排负责人发下去。

    林天阳站在一张凳子上,单手拔开瓶盖,引来老兵们的一阵叫好声。

    “兄弟们,今天没有干部,没有战士,只有兄弟。”

    “干!”

    林天阳大喊一声,张开大嘴,对着瓶口就“咕咚咕咚”的喝完了一瓶啤酒。

    食堂里,所有的官兵全都站了起来,每个人拿着一瓶啤酒,对着自己的嘴里“干吹。”

    “咕咚咕咚”的声音此起彼伏,偶尔传出几声“噗嗤噗嗤”的声音,一定是哪个鸟人没有一口气喝完,喷了出来。

    “大队长,上白的,再来一瓶!”

    有人大声的喊着,官兵们立刻开始起哄。

    “来一个,来一个!”

    “吼……。”

    林天阳苦笑着看着热闹的老兵们,这个时候他是绝对不能够退缩的,要不然会被人瞧不起,老兵们走的也不痛快大明1630

    林天阳刚要拿起一瓶二锅头往嘴里灌,政委向志军一把把他拉住了,说道:“老林,晚上你还要宣布退伍命令呢,这事,我来。”

    不等林天阳反应过来,向志军手里掕着一瓶二锅头,拉开另一把凳子,站在了上面。

    “弟兄们,今晚大队长还要参加退伍仪式,现在还不能喝醉,晚上咱们再继续,现在我喝,你们看着办!”

    政委把白酒瓶对准自己的嘴就“咕咚咕咚”的往下灌,这一下食堂里彻底沸腾了

    !

    政委是干嘛的?那是玩文字的,不是指挥部队打仗的。

    所有的老兵都对向志军竖起了大拇指,一瓶白酒干完,围坐在向志军身边的几个参谋干事,赶紧私下几个鸡腿往向志军的嘴里塞。

    干喝酒,胃受不了啊!

    向志军喝完了酒,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直哼哼,往年送老兵,他还没有这么拼命过。

    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老兵们坐在一起都是按照各自所在单位,成建制的扎堆,张焱所在的位置就是属于教导队的地方。

    两名大队主官敬完酒以后,所有人全都坐了下来,等待着第二轮敬酒。

    林天阳和参谋长以及政治部主任分成三波开始给退伍的老兵们一起喝酒,全都要走一圈。

    本来是又政委的,但是看向志军的样子,八成是动不了了美漫之灵魂主宰

    退伍的老兵们围坐在一起,有一口没一口的胡乱的吃着,很多人只是干喝酒,也许醉了,就忘了今晚的疼了。

    林天阳拿着两瓶啤酒跑到教导队这一块的时候,张焱还以为遇见了老流氓。

    肩上扛着两杠四星的林天阳,已经扯开了衣服上扣子,原本整齐的军容,帽子也不知道飞到哪去了。

    老王就跟在林天阳的身后,喝酒的时候,张焱分明看到老王对他点了点头。

    林天阳走了,老王也跟着他去了下一桌,张焱刚要坐下,老刘走到了他的身后。

    “老连长!”

    “你小子,下午的事是你的馊主意吧?”

    老刘拿着一瓶白酒,脸上一副喝醉了的样子,那清澈的眼神哪里有半分醉意,一看就是演技不够,不过关。

    张焱对老刘点了点头,两个人都知道对方在说什么,也没有其他想法。

    看到张焱承认以后,老刘拿着手里的酒瓶跟张焱的就被碰了一下,说道:“你上次退伍,我不在,今天我敬你。”

    “老连长,谢谢!”

    张焱和老刘同时举起了自己手里的酒,一口气灌进了嗓子里。

    就是二锅头,入口辛辣,烧的胃疼,心也疼。

    晚饭吃的时间并不长。

    不是炊事班的手艺不好,而是所有人都没有胃口。

    退伍的老兵们稀稀拉拉三两成群的返回了宿舍,退伍仪式结束以后,整晚都会是聚散分离的时间霸道师兄:迷糊师妹别想逃

    喝酒,骂街,抱头痛哭。

    张焱作为老兵保障人员,和其他的保障人员一样,全都留在了食堂里

    。

    炊事班人手不够,想要收拾食堂的残局,只能够借人帮忙。

    张焱拿着一个塑料大框沿着饭桌捡空酒瓶子,白的、绿的,扔进框里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有些醉人。

    帮炊事班的人收拾好食堂卫生以后,张焱他们就急急忙忙的往老兵宿舍跑去。

    退伍仪式的时候,他们还要负责给老兵们摘军衔,卸领花。

    刚跑回宿舍里喝了一杯水,还来不及喘气,就听到外面响起集合的哨音,随后一声大喊穿进宿舍楼里。

    “所有人员,大俱乐部集合!”

    “轰隆隆”、“啪啪啪”、“咚咚咚”各种复杂的声音在楼道和走廊里响起,一个个眼圈发红的老兵们从各个角落冲出来,朝宿舍楼外面跑去。

    他们还没有退伍,还是一名军人,就应该令行禁止,行动迅速,有一个兵的样子。

    整个龙炎大队,参加退伍仪式的老兵里面,军衔最高的就是老王。

    不到一分钟,所有的老兵就已经集合完毕!

    不到三分钟,老兵们就用跑步的方式进入了大俱乐部!

    这也许是他们最后一次在部队里跑步了傲娇猫王妃:王爷,狠狠宠

    所有人在大俱乐部就位以后,按照单排是退役老兵,双排是保障人员的座位安排就坐。

    俱乐部最前面的主席台上,大队长林天阳,政委向志军等十来名大队领导常委全都站在那里。

    一些在外担负驻训任务的干部能够赶回来的也全都赶了回来。

    “全体都有!”

    林天阳一声令下,所有的官兵,全都把目光集中到了正前方。

    “稍息!”

    “命令!”

    命令一处,俱乐部里响起一声沉闷的磕脚跟的声音。

    “中国人民解放军龙炎特种作战大队一号令,2016年度退伍老兵名单如下:原龙炎大队教导队大队长王强……”

    “刘飞、田萌萌、阮冠军……。”

    “以上的168人从命令发布之日起,退出中国人民解放军现役部队。”

    林天阳放下了手里的文件夹,俱乐部里响起熟悉的音乐声《别军营》。

    “最后这一刻才感觉时光匆匆”

    “也是这一刻心情却如此沉重”

    “本来说好用笑容为我送行”

    “却怎么说有的眼睛泪朦朦”

    ……百镀一下“最后一道防线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