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历史小说 > 最后一道防线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第二百一十四章 让人头疼的理论课

作者:羽林卫所属:历史小说书名:最后一道防线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单兵用的圆木是一根长度大约有140公分,直径30公分左右的木头。重量大约有100斤左右。

    基地外面的大山里最不缺的就是木头,砍回来以后在圆木的两头钉上两指宽的皮条,训练时抗在肩上手就有地方放了。

    而四人小组用的长圆木不仅长度能够达到4米左右,重量更是有着300斤、400斤不等。

    四名女兵因为张博涵不在,剩下的三个人站在空地上“哎呀哎呀”的抬着一根圆木抱了半天,就是上不了肩逍遥神医

    张焱无奈的走到她们的身边,说道:“行了,你们三个不要丢人了!”

    “哼,本来就很沉吗?”张若琳噘着嘴斜眼瞪了一眼张焱。

    “就知道欺负我们……。”孙晴蕊也站在边上碎碎念,但是声音听上去一点也不小。

    张若杭对于她们两个人的表现只能够报以苦笑,毕竟她们不是张博涵,能那么拼命!

    “行了,别抱怨了,”张焱扫了一眼三名女兵,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你们三个不用扛圆木了,但是你们必须参加体能训练。”

    “不抗圆木了?那我们抗什么呀?”张若杭一脸疑问的看着张焱问道。

    “你傻啊,”张若琳拉了一下张若杭的袖子,小声说道:“不用背着东西多好啊

    !”

    看着三名女兵的表现,张焱在心里忍不住想笑,但是他又不能笑,嘴里憋着的那股气突然岔气被顶进了嗓子眼里,顿时红着脸咳嗽起来。

    眼见张焱的异样,三名女兵立刻老实下来,就听张焱说道:“你们三个每个人拖着一个轮胎跟着他们跑就行了!”

    “哦,轮胎啊,那还可以!”孙晴蕊听到是轮胎,顿时露出了笑脸。

    对于三名女兵来说,她们的想法是差不多的,都认为张焱说的轮胎,可以拿根绳拉着在身后滚着走,那样的话简直是毫不费力。

    当三名女兵见到张焱所说的轮胎的时候,整个人瞬间就变得愤怒起来,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发怒的母狮子。

    出现在三名女兵眼里的三个大轮胎,直径足足有一米多,那重量和圆木相比根本就不相上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

    张焱把一条绳子打了两个死扣,套在张若杭的身上,说道:“出发吧!”

    “你们拖着这个轮胎跑就行了,跑不动了就走,走不动了就给我爬!”

    “总之不收操,你们就不能停下!”

    所有的菜鸟都用负重的方式在操场上奔跑着,张焱走到放圆木的地方,弯腰伸手,双臂用力举起一根圆木放在了肩头。

    已经有好多年没有扛过圆木了,熟悉的重量和感觉,只是再也不是当初的人了。

    操场上的菜鸟们有张烨他们看着,也不会出现任何问题,张焱就一个人扛着圆木走到了一处墙角。

    训练营里需要训练的不只是菜鸟,张焱也需要锻炼,才能够回到巅峰的时候。

    按照老刘的计划,他很快就要带人进山了,如果自己的体能跟不上,那就成了一个笑话了。

    一名全能的战略狙击手是不要有短板存在的,而张焱现在最大的短板就是体能!

    张焱一个人躲在墙角默默地做着蹲起,肩头的圆木随着身体的疲惫变得越来越沉重。但是张焱不能停下,只有自身力竭以后,继续坚持才能够不断地挑战极限,突破自我。

    现在张焱和菜鸟们用的圆木还都是干燥的,等到了猎人营,被水泡过的圆木那才是真的沉重啊!

    五十个负重蹲起为一组,张焱做完四组以后就把圆木放下来,自己躺在地上,抱着圆木做起了仰卧起坐。

    当操场上响起收操的哨音,张焱才把肩上的圆木放下,双手撑在圆木上面“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44号棺材铺

    太累了,想要恢复到巅峰状态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张焱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一层光滑的汗水打湿了他的手掌,两根手指一搓,摸上去感觉油腻腻的。

    训练了一天,终于要结束了。

    指挥部里,老刘一个人趴在会议桌上看文件,在他的不远处,墙上挂着一个大号的显示器,屏幕上的画面被切分成了好几块不同的影像,那是来自大院里不同角落的摄像机拍摄的画面。

    揉了揉疲惫的双眼,老刘叹了一口气,把目光看向了窗外

    。天色已经渐渐黑了,因为昨晚下过雪的原因,整个基地显得有些阴森森的没有生气。

    老刘扭头看向墙上的屏幕,正好看到躲在墙角的张焱大口喘气的样子。

    也不知道张焱有没有发现在他身边的摄像头,看着他满脸疲惫的样子老刘竟然笑了出来。

    老刘的嘴角刚刚翘起,就看到屏幕里的张焱把他的大脸凑到了镜头前面,洁白的牙齿出现在屏幕上,顿时把几名值班的技术教官吓了一跳。

    “哈哈哈哈……。”

    看到张焱的样子,老刘再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林忠心走到老刘的身边,也是一脸的笑意,他对正在大笑的老刘说道:“刘科,今晚你该给菜鸟们上课了!”

    老刘的笑声顿时停住,抬头看着林忠心诧异的问道:“这么快?你确定?”

    “确定,该给他们上课了,要是继续让张焱他们折腾下去,那些小菜鸟会发疯的重生奋斗俏甜妻。”

    “那行吧,你把上课内容准备好了吧?”

    “都准备好了,今晚吃过晚饭,就能够上课了。”林忠心说完话就走到自己值班坐在的位置,拿出一个厚厚地文件夹,交到了老刘的手里。

    老刘粗略的翻看了几眼,对林忠心点了点头,站起身说道:“咱们去吃饭!”

    吃过晚饭以后,菜鸟们的肚子里依然是“咕咕”的叫个不停,炊事班的饭菜越来越不像是给人吃的了。

    因为知道晚上要上政治课,张焱提前把菜鸟们集合了起来,每个人一个笔记本,一支笔和一个马扎,就是所有的装备了。

    一间被打通了墙体的大屋子里,菜鸟们老老实实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前面发呆。

    张焱他们九名教官就坐在菜鸟们的最后面,上政治课最怕的就是菜鸟们犯困,睡觉。

    老刘来的很快,一进屋还不等值班的张烨站起来,老刘就先把一个厚厚地文件夹放在了窗台上。

    “好了,直接上课吧,不要起来了。”

    听到老刘的命令,张烨原本站起的身子又坐了下来。

    张焱坐在队伍的最后面,右手拿着笔在笔记本上画着圈,低着的脑袋时不时的抬起来,看看前面的菜鸟们有没有人偷懒。

    老刘上的课是很普通的政治课,这也是他跟集训的菜鸟们第二次正面接触,算是双方互相了解的一个机会。

    政治课在特种部队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科目,菜鸟们有很多人在校期间就成了党员,来到龙炎大队实习,在军事训练的同时,还要进行专业课和政治课的学习向左向右向前看

    菜鸟们没有人偷懒,一个个的瞪着眼睛竖起耳朵仔细的记录着老刘的话。

    政治课的内容无非是一些“军人荣誉,军人责任”之类的理论,有时候还会穿插“三大条令”的基本内容

    。(头疼啊,政治课!)

    ……

    老刘的课上完以后并没有离开,而是把他进屋时的那个文件夹交给了张烨,让他把里面的文件发给菜鸟们。

    所有人都拿到了一份老刘下发的文件,张焱拿到手里翻看了几眼,立刻扔在了一边。

    原本还以为是什么宝贝,结果一看全都是基本的理论内容。

    “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魂是什么?”

    “我军的宗旨是什么?”

    ……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内容?”

    ……

    “03式35mm榴弹发射器基本参数……。”

    “95-1式自动步枪的零件组成?”

    诸如此类的问题,内容涉及政治、条令条例以及武器弹药的数据,最后还有战略指挥的经典案例分析。

    不到十张a4纸上密密麻麻的打印着将近一千道理论题,一看这这些,张焱都感觉头疼,但是又必须要记住。

    按照龙炎大队的规定,每周五晚上要进行理论考核,100道题95分以上才算是合格,如果不合格,那就惨了藏锋

    张焱坐在队伍的最后面,懒得再去看那些让人头疼的理论题,继续在自己的笔记本上画圈。

    站在队伍最前面的老刘说道:“给你们一周的时间去背这些内容,下周五考核。”

    听到老刘的话,张焱证实了自己心里的想法,果然和龙炎是一个套路,这些菜鸟完蛋了!

    把自己画在笔记本上的圆圈连接在一起,一副抽象的地图就出现在了张焱的眼前。

    他有预感,既然老刘主动现身了,那他离开基地的时间也就不远了。

    理论课结束以后,老刘把张焱留了下来,张烨他们带着菜鸟继续进行夜间训练去了。

    两个人站在一起,全都把眼光看向了基地外面那漆黑的夜,对于他们来说,未知的挑战永远充满了兴奋和刺激。

    老刘对张焱说道:“明天你就带人去开辟营地,下周我就带着菜鸟们进山了。”

    “我能自己挑人吗?”张焱可不想一个人进入深山老林,那根菜鸟们的荒野流浪没什么区别了。

    “可以!”老刘点了点头,同意了张焱的请求。

    张焱叹了一口气,收回了看向远处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扭头朝卫生室的方向看去。

    也许是刚才上课的时候少了人吧?羽林卫说终于挣扎着写完这一段了,我不知道其他部队怎么样,但是我那会理论课简直是头疼,现在写这段也是头疼。很多东西怎么写呢?写着写着就忘了,背的题太多了,考完了还要换题,啊啊啊啊百镀一下“最后一道防线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