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第一卷:年少十年 第十四章,厉鬼本无情

作者:暗丶修兰所属:恐怖悬疑书名: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厉鬼,本是无情之物,因为厉鬼是由怨气凝结在魂魄上所化,说白了,就是邪物。

    对于所有人,无论是普通人还是灵异人士,在每个人的眼中,厉鬼都不会有情,更谈不上好心。因此男鬼这话刚一说出口就引来了李风一阵大笑,指着它说道:“你说这女鬼想救你?真是有意思,你的验尸报告可显示的是颈部有勒痕,窒息身亡。你却说这女鬼想救你?不是说笑的吧。”

    男鬼那张惨白的脸上却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微微摇头道:“我并没有说谎,杀死我的是我们车队长和几个在车队里一起干活的同事。我还记得那年单位投钱要重新建楼分房,上头的领导意思是让我们部门高风亮节一下,让出一套房来给别的部门的困难户。一般来说,遇到这种情况肯定是车队长带头上,但是我们车队长不愿意,就来找我商量。我肯定是不同意的,那时候我刚有了小孩,老母亲眼睛也瞎了,一家四口还挤在二十多平米的小房子里,我等着换大房子,再把小房子卖了改善生活。车队长见我不同意,咋说都不肯让出来。后来就在那晚,他和几个小兄弟说请我喝酒,我不好驳了他的面子就跟着去了。那一顿酒他们谁都没提房子的事情,喝完之后我们朝宿舍楼走,结果到了那栋传闻闹鬼的空楼房时他们都说要撒尿。车队长就带着我们几个上了楼,没想到一上楼车队长和几个不要脸的家伙就用麻袋套住了我的脑袋,然后用麻绳勒住了我的脖子,我当时昏死过去,就感觉依稀间有人把我扔进了一个黑乎乎的地方。也许是他们没有杀人的经验,所以误以为我死了,在水箱里,我见到了这个女鬼。它在我四周徘徊,用黑色的头发勾住了我的脖子,其实是想要将我拉出去,结果最终我还是没逃过厄运,长时间没有新鲜空气,加上头部的碰伤,我还是死了。死后,就跟在了这头女鬼的身边,留在了这楼房内。”

    男鬼的讲述非常长,只是大家听着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车队长杀了人,女鬼反而是要救人?这放到谁面前肯定都不会相信。

    “说什么屁话!鬼就是鬼,你以为说点好听的话就能让我放了你俩?哼,本来还想让你们安心上路,准备了佛门往生经,看来是不用了大明超级奶爸最新章节。回光之术,道法玄奥,开!”

    他伸手往前平伸,香炉内的烟袅袅升起环绕在他的双手上,随后一段段拗口苦涩的咒语不断地从他嘴里念出,烟雾越来越浓,不断地环绕在男女鬼的身上,很快就将两个鬼影给牢牢遮蔽在了烟雾之中,怨念的声音一瞬间就消失了,我隐约间似乎能够听见一些低声的哼唱,好像是一个女子的唱歌声,在我耳边回荡,轻柔,舒缓,竟然让我有了几分想要沉沉睡去的感觉。

    “我过去听说过道门有一种安抚鬼魂厉鬼的咒语,如此看来就是这种了,还真是神奇啊。只是看不清这烟雾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我前些年在五台山请教过一个道士,听他说如果听了这歌的孤魂野鬼,那就入不了轮回,再也没有来世了。不过这俩鬼本来就要被取命格,也没有未来了,诶……”

    李三儿似乎对于灵异圈子里的事情特别感兴趣,正在他说话的时候,我却听见李风高声喊道:“命格,现!”

    烟雾中有两道光猛地一闪,这两道光并不多么显眼,更谈不上有多明亮,旋即却见李风手托两个发出暗淡光芒的物体走了出来,走到近前,诸人急忙凑了上去,却看见这两个散发出暗淡光芒的物体竟然是两个小人!

    和西游记里的人生果似的,婴儿模样,身体却是透明的,其中一个是男婴,另一个是女婴,都如同睡着了一般恬静地闭着眼睛。

    “这,这就是命格?”

    二叔吃惊地喊道,禁不住想要伸手去碰,接过却听见李风一声呵斥:“别碰!”

    二叔吓了一跳,赶忙将自己的手收了回来,吃惊地喊道:“咋啦?我,我没想干什么啊。”

    李风紧皱眉头,摇头说道:“我先前就说过,命格轻易碰不得,你不是通灵体质,这一碰下我手上的两个命格立刻如同烟雾一般灰飞烟灭铁娘最新章节。万林,你来看,这两个命格都是寻常人的命格,所以发出的亮光并不强烈,你要知道越是好的命格这亮光就越是强烈,有些命格现世甚至伴随着天地异状。就像明天我们去收的将军之命,母亲怀孕的时候便有苍龙入梦之兆,这便是异兆。只是可惜了,这么好的命却偏偏落入了寻常百姓人家。”

    我眼巴巴地瞅着他手上的两个命格,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直面命这东西,那一刻的感觉直到今天都难以忘记。

    就像是面对着两个人,明明我知道着两个只是命格不是活人,但是它们身上却散发出丝丝生气,就好像真的是沉睡的孩子。

    看的时间长了,却更像是在面对一种玄之又玄的奥,我看不透这命格,数天前我都无法想象自己有一天会面对这种绝不可能真实出现的事物。

    一个人的起落,生平,其实都是这小小的东西在驱动,我们的生活,甚至是这个世界,这个社会的构成其实也都是这两个小小的东西在搭建。

    我,仿佛在面对生命的起源和灵异的本源!

    “喂,喂,喂……”

    李三儿连续拍了我脑袋三下才将我给打醒了,四周的人见我一脸的懵懂和窘迫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入体!”

    李风双手顺时针搅动,随后这两个命格竟然凭空消失在了他的手上。

    “先回去,明日我们去取将军之命,今日天色不正,不是取这等奇命的时候。”

    李风收起了封鬼葫芦后,招呼了一声后带着众人离开了工地。

    入了夜,二叔的小茶楼大厅内,墙上的钟已经走到了晚上十一点,李三儿和二叔喝了酒睡着了,而我却因为今天发生的奇遇太多而一直难以入眠二立为后,江山为聘最新章节

    看见大厅里还有灯光亮着,我摸索着下了楼,走进了大厅却瞧见李风一个人坐在桌子边上,桌子上放着一瓶白酒,两碟花生米。

    “风大哥,你咋还不睡呢?不是明天一早就要出发的吗?”

    我轻声问了一句,李风对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走过去。

    等我走近了之后他摸了摸我的脑袋笑着问道:“有没有觉得我今天对待那两头厉鬼的行为有点过份了?”

    我想了想后微微点头,的确,李风如果念的是往生经,兴许还能让这两头厉鬼再入轮回,投胎转世。

    “来坐下,和你说个故事。”

    他拉着我的手,让我坐在了他的身边,我抬起头瞧见他的侧脸,明明是一个挺英俊的人此时却露出了悲伤的表情,哀伤的双目内散发出悲凉的感情。

    “其实我不是自愿入的山门,而是被我师傅救了之后带入山门的。我是七十年代出生的,也算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一代了,小时候也是生在红旗下,又怎么会相信这种迷信的东西呢?其实,如果不是我小时候家里引来了不干净的东西,我也不会相信的。我有一个小妹妹,有一天,她突然告诉我们,她有了一个朋友,一个我们谁都看不见的朋友。我们问她是谁,她说那个朋友……”

    李风的话刚说到一半,忽然间二叔茶楼内的电话响了,刺耳的声音打断了李风的描述。

    他不情愿地站起身来,接了电话后却神色大变,对我说道:“荣国华那里出事了!”

    暗修兰说:

    今天第一更送上,下一更中午十二点送上。百镀一下“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