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第一卷:年少十年 第二十七章,吉林上空的妖影

作者:暗丶修兰所属:恐怖悬疑书名: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和许佛一起坐车去的吉林市,说实话,一路上我们俩谁都不说话,气氛很沉闷,他是个挺严肃而且沉默的人,那把大锤子倒是奇怪,和我看的西游记里的金箍棒似的,许佛一抬手就不见了,要用的时候一招手就来了,让我也算是开了眼界。

    而我本来是个爱说话的人,在学校里也是挺咋呼的,下课了也会和同学们一起疯一起玩,但是自从那一个月后我也变的沉默寡言,不怎么爱说话,也讨厌坐在有阳光的地方。

    铁皮火车微微摇晃,许佛坐在我的身边,对面坐着一男一女两个大学生,看起来像是出去旅游的样子。

    “这孩子好瘦啊,来姐姐给你吃火腿肠。”

    对面那个女大学生长相一般,眉间藏痣,笑着拿起一根火腿肠递给我。

    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在出发前许佛带我去了医院,检查下来只是皮外伤加长期营养不良,声带的确是受损了不过过一阵子可以自我修复,只是体重的确太轻了,那时候只有三十几斤,实打实地皮包骨头。

    “别客气啊,你看你这么瘦,来姐姐给你把外皮去了。”

    她见我不要索性拿出小剪刀准备帮我剥了火腿肠的外皮,我却望着她低声说道:“你眉间藏痣,下巴尖锐,双额凹陷,天灵紫红一片,说明你为人不正,总是话里有话。你天灵紫红一片说明你最近艳遇不少,桃花不断,怕是不止一个男朋友。你这样的人给我的火腿肠我为什么要吃?”

    我是很平静地说出了这番话,只是对面的两个人听后却是愣住了,无论是男大学生还是女大学生都僵在了当场,半天没说出话来异世界的美食家最新章节

    只是片刻后我却微微一笑道:“瞎说的,两位哥哥姐姐别在意。”

    此时对面的两人才尴尬地笑了笑,找了个机会换了个座位,硬是没待在我的对面。而我身边的许佛却低声问道:“这些东西你是从哪里学来的?”

    我微微摇头说道:“李风家里有一些命师的古籍,我偷拿了几本放在身上。虽然大部分都看不懂,不过似乎还有点用处。当然,刚刚的话,我多少是瞎说的。”

    我的镇定就仿佛我不是一个七岁的孩子,而许佛则重新收回了目光,看向了窗外,只是对我说了一声:“这书你继续看,不懂的地方问我。”

    我不知道身边这个叫许佛的人是好是坏,他的来历很神秘,他的大锤子也很神秘,他不爱说话明明看起来是少年的模样却总是用老气横秋的态度对我,他本事的确很高强,可是却根本就不教我。坐在摇晃的车厢里,回想起和他的相遇,又回想起了这段日子的遭遇,忽然感觉是那么的梦幻,就仿佛是做了一场恐怖的噩梦,而如今,梦是不是醒了我自己都说不清。

    到了吉林,我背着自己破破烂烂的书包跟在许佛的身后,住进了距离火车站并不远的一家破破烂烂的小旅馆,房间很便宜,一晚上三十块,老板是一个年过五十的东北大妈,人挺热情的,只是登记入住的时候出了点问题,因为我和许佛居然都没有身份证,不过还好,那时候是九十年代,不像现在查的这么严,这东北大妈见我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还给我弄了件她儿子小时候穿的黑马甲,给人一种特别热情的感觉。

    入了夜,大约在晚上十点左右,旅店楼下的大妈冲我们喊了一嗓子:“上头的,来电话了。”

    那时候移动电话可不是人人都有的,许佛踱步走了下去没一会儿就走了上来,看见我后说道:“睡一会儿吧,晚上十点出发,吉林有我的几个朋友,你等一下跟着我一起去,有一点记住了,我让你做的事情你绝对要做到,如果做不到就算死了我也不会救你,明白吗?”

    他的态度很冷漠,我却已经习惯了,默默地点了点头,转身躺上了床,却总是睡不着,有些事情我还没习惯,比如孤独,比如一个人……

    夜风很冷,吉林的街头有些冷清,晚上十点的时候几乎没什么人了,有几件迪厅上面挂着怪异的霓虹招牌,还有几个穿着绿色警服的警察在路上巡逻,最近吉林市大街小巷都在传扬一件事,那就是吉林市来了妖怪帝后仙缘最新章节

    我也不认识路,一直跟着许佛,转头到了吉林市的永吉县,其实永吉县距离吉林市市中心还是有段距离的,离吉林市船营区的路还真不短,人口也不算多,而且被几座山丘环绕,平日里别说是到了晚上,就算是在白天街上的人也不多,我们俩到的时候,远远地能够看见三四个人站在永吉县的主要干道上,带头的是一个黑大个,皮肤挺粗糙的,穿着的是民兵服,脚上登着一双绿色的军布鞋,腰间似乎还配了枪,路边上还停着一辆夏利的红色小车。

    等我们走进之后,他立刻迎了上来,看了看许佛又看了看我后说道:“许先生总算是来了,先跟我到房子里谈。”

    他说话语速挺快的,看起来有些着急的模样。

    许佛却摇了摇头,指着我说道:“你要谈就和他谈,我不做主,他做主。”

    黑大个一愣,眼睛落在了我的身上,眉宇间露出了狐疑的表情,但是似乎很尊重许佛的模样,领着许佛和我走进了路边上一栋二层楼的砖房内。

    房子里很简单,一张四方桌子,四把长条板凳,加上一个悬挂着的电灯泡,落座之后黑大个自我介绍道:“我是永吉县这边的民兵队长,我叫李家旺,这几个是小王,小张和小李,都是我的哥们也是我们民兵大队里胆子最大的同志。一开始也没想过要请许先生来帮忙,只是这事情太诡异了,所以迫不得已才做了这个决定,也是和县里的老百姓商量之后的结果诸天万界最新章节。你们先看看几张照片。”

    说话间李家旺拿出了一个布包,从里面翻出了几张照片,我和许佛接过来一看,这几张照片上都是一些血腥的画面,我手上的一张照片上,一个人的脑袋直接被打成了碎片,连脑浆都拍的特别清楚。

    “那个小朋友就别看了,怪吓人的。”

    李家旺笑着想从我手上拿过照片,却瞧见了我专注的眼神,没有一点害怕,更没有一丝紧张和惶恐,我就这么一张接着一张地翻看手上的照片,一幅接着一幅的血腥画面映入我的眼中却没有展露出一丝一毫的胆怯,这让李家旺大吃了一惊,一时间竟然愣在了当场,直到我看完所有的照片后,他才慌忙说道:“这些都是我们之前被祸害的人和牲口,一共死了三个人了,两男一女,还死了三头羊,和三头猪。”

    我点点头说道:“那你仔细给我说说,到底从头到尾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的镇定和从容又一次震惊了李家旺,甚至他身后的小李忍不住开口问道:“小兄弟,你多大了?咋这么淡定呢?”

    我抬起头望着他,微微一笑说道:“今年七岁,我属龙。”

    许佛则依然沉默,正如进房子之前所说的那样,这里由我做主,所有的事情他只是看着,而我才是判断的人。

    “事情是这样的,大约三十天前,俺们永吉县有同志报告自家散养的羊被**害了,吃的就剩下了骨头。这在俺们生产大队那可是了不得的事情,我立刻联合民警同志展开调查,可是看见的羊骸骨连骨头都是残缺的,上面还有一些明显被咬断的痕迹!”

    此时的李家旺开始了回忆,而就在这时候许佛却微微抬起头看向了天花板,我不知道他在看什么,只是听见他低声说了一句:“吉林上空有妖影啊,呵呵……”♂手机用户登陆 m.zhuaji.org 更好的阅读体验。百镀一下“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