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第一卷:年少十年 第三十二章,灭鼠(2)

作者:暗丶修兰所属:恐怖悬疑书名: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小小的手紧紧地捏住了葫芦,葫芦上渐渐泛起一层白色的寒气,冰冷的触觉从我的指尖传递进我的心里,那种冷冻的感觉如同寒风一般在我心中穿过。

    我一点点从地上爬起来,鼠王摇晃着尾巴依然盘踞在我的四周,双爪在地面上摩擦,水泥被撕扯开一道道裂缝,它在等待,等待向我发动猛攻的一刻。

    我低头看向自己手上的葫芦,的确,我很弱小,活在这个世界上,当经历了这么多,当经历了一次又一次地伤害之后,我能依靠的也许就只有自己了。

    左手手指落在了葫芦口的符纸上,轻轻地将符纸揭开,鼠王眼睛里冒出阴沉的光芒,身子一蹿,肥硕的身子高高跃起向我猛扑而来。

    今夜的吉林市很冷,但是,我却能够在这片冷意上再加上一层更深的黑暗,封鬼葫芦上的符纸在这一刻被我撕开。

    当符纸被我撕开的时候,正是鼠王从空中向我扑来的那一刻,却在此时葫芦口喷出一片寒气,空中蹿行的鼠王正好撞上了葫芦口,寒气在一瞬间将其前爪冰封,鼠王大吃一惊,可是身子还是重重地撞在了我的身上。

    我倒在地上,胸口发闷,一时间有了窒息的感觉,葫芦落在地上,寒气依然不断地往外吞吐,鼠王落在我身边的地面上,我捂着胸口不断翻滚,余光瞟见地上的鼠王一只前爪已经彻底被冻成了淡蓝色,僵硬而且有大片大片的碎冰屑往下落。

    但是,野兽的求生**却无比强大,生命力更是异常的旺盛,即便一只前爪已经被冻成了冰棍,可依然坚持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拖着身子向我爬了过来,我看见它的嘴角有浑浊粘稠的唾沫往下流,身子微微颤抖,但是眼睛里却爆发出惊人的凶芒。

    “叽帝后仙缘最新章节!”

    它仰起头高声喊道,似乎是在向四周的鼠群发布命令,围绕着我的鼠群立刻有了动作,一只只眼睛里闪烁着绿色光芒的老鼠向我爬了过来,这些灰色的小魔鬼只要爬上我的身体转瞬间就会把我吃个一干二净。

    顾不得发闷的胸口,更没有时间发呆,我急急忙忙捡起了地上的葫芦,随后将葫芦口对准了四周的鼠群,寒气大片大片地从葫芦里喷出洒落在了鼠群的身上。

    年幼的我根本就没有战斗的经验,洒出的寒气虽然冻住了不少的老鼠,可是却忘记了对付最重要的敌人,就在我面对鼠群的时候,一直在我身边游走的鼠王猛然间蹿到了我的脚边,张开利齿对着我的脚踝处狠狠一咬,我立刻感觉到了剧烈的疼痛,又一次跌倒在地。

    鼠王趁机跃上我的肩头,我能够感觉到它嘴边坚硬的胡子在我的脖子里不断地摩擦,有粘稠的液体落在我的肩膀上,沉重的压迫着我的身体和心灵。

    死亡,又一次距离我那么近!

    “杀……”

    它含糊地说道,张开大嘴正要咬向我的脖子,然而,就在它的利齿咬向我肩膀的一刻,我的眼前又有一道白光闪过,随后落在了我的身后,许佛还是没忍住出手了。

    蛮狠凶恶的鼠王被他一只手抓住,随后狠狠一甩,鼠王被他抛出了数米摔在了地上后,已经被冰冻的那只脚彻底摔断,挣扎着才勉强从地上爬了起来。

    我抬起头看着许佛,却能够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一丝失望,他举起手我以为他会把我从地上拉起来,可是却没想到他的手掌却重重地印在了我的脸颊上,“啪”的一个巴掌把我给抽蒙了,脸上很痛,随后便是一阵肿胀和滚热的感觉,我捂着脸,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直愣愣地望着他,他同样看着我接着冷冷一笑说道:“小子,如果不是我你早就死了诸天万界最新章节。”

    我听后傻乎乎地喊道:“我才七岁,连打架都不会!你让我去和那头妖怪战斗,怎么可能胜利!”

    我的喊声里带着一丝丝悲鸣和呜咽,只是换来的却是许佛冰冷的话语。

    “这个世界没人会可怜你,你如果都拯救不了自己那还指望谁来拯救你?而且,我已经对你说过了,它只是一头精怪。”

    许佛说话的同时,鼠王发出几声哀嚎,四周的鼠群如同退潮一般往后涌,它们想要撤退了!老鼠毕竟只是老鼠不是老虎,老虎会因为受伤而凶性大发,可是老鼠不会,狡猾的鼠王一见许佛出手自知情况不对这就想要开溜,许佛冷冷往后看去,随后冷哼一声,伸出手,往地上一拍,虽然很轻微,可是我的的确确感觉到了地面在震动,接着正要逃亡的鼠王和鼠群居然都停止了行动,这一幕就和之前许佛来救我的时候一模一样,当时李三儿他们三人全都愣在了当场,不是他们不想逃走,而是身子动不了。

    许佛迈开脚步,黑色的头发在风中微微摇曳,走到鼠王面前之首,伸出手按在了鼠王的头上,随后五指轻轻一拉,动作轻柔的就像是在触碰薄薄的蚕丝,我看见一头绿色的虚实不定的老鼠被许佛从鼠王的身体内拉了出来,比起鼠王来说许佛手中的这头被绿色的气息包围的老鼠就小的多,只是全身发黑,被拉出鼠王身体后依然挣扎个不停,张开嘴叫个不停,但是我却没有听见一点声音。

    “这是什么?”

    我吃惊地问道,虽然脸上还是火辣辣的痛,可是此时我对许佛手中老鼠的好奇心更重。

    “你不是看过几页命师的书吗?这是什么难道看不出来吗?”

    许佛走回了我的身边,而他的身后鼠王就像是失去了灵魂一般晕倒在地,四周的鼠群看见鼠王倒下后也惊慌失措地四散逃离。

    “这,这是恶鼠之命灵魂传承者最新章节!你竟然这么轻易低就把鼠王的命格给抽出来了!”

    我吃惊地喊道,我见过李风取命,那可是小心翼翼的很,而且取的是两个鬼魂的命格,那两个命格都如同安静沉睡的婴儿,可是此时许佛手上的恶鼠之命却一直在挣扎,甚至试图钻进许佛的身体内。

    这取名的难易度可想而知,我怔怔地看着许佛问道:“你难道是命师?”

    他摇了摇头,从地上拿起了封鬼葫芦,另一只手将恶鼠之命按在了葫芦口上,张嘴对着恶鼠之命吹了口气,恶鼠之命立刻在这口气中被吹入了葫芦中,再一点葫芦口,那张被我揭开的符纸飘然间飞起重新落在了葫芦上。

    “这恶命将来对你有用,我且收着。当然,我不是命师,只是你的那些命师的书我一看就懂罢了。好了,起来吧。今天我出手帮了你,是你走运。下一次,我不会再帮你,如果失败,你的小命可就不保了。”

    他将封鬼葫芦塞到了我的手上,我看不透眼前这个男人,他有时候温柔的如同一个西方的绅士,有时候又霸道的如同一头猛虎,有时候冰冷的就好像是天上飘下的冰雪,可是有时候却又温暖的如同正午的日光。

    对于他,我唯一知道的是,他叫许佛。

    李家旺对于这一次除妖很满意,从县大队里支出了一部分钱给我们用作报酬。

    “你这么喜欢钱吗?我觉得除妖也是为民办事,不应该收钱吧。”

    在小旅馆里我开口说道。

    许佛半眯着眼睛躺在床上,听了我电话后不禁笑了起来,随后说道:“大侠也要钱才能生活,更何况,还要带上你这么个累赘。这点钱不过只是路费,下一站,我们去戈壁。”♂手机用户登陆 m.zhuaji.org 更好的阅读体验。百镀一下“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