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女生小说 > 农娇有福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第二百九十四章 患不均

作者:寂寞的清泉所属:女生小说书名:农娇有福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听说楚令宣回来了,楚小姑娘激动地跳下桌往外跑去,大宝紧随其后,被门口的宋妈妈和秋月堵住,“哎哟,外面太冷农娇有福。”

    楚令宣走进餐厅,抱一个牵一个,姿态像足了有儿有女的好老爹。

    陈阿福笑道,“大爷回来了,今儿晚上正好吃羊肉汤锅,去寒。”然后,把夏月递上来的碗筷摆在桌上,又让人去拿酒来。

    楚令宣笑道,“我正好在想这个味。”

    一家四口热热闹闹吃了饭,下人来给他们几人披上斗篷,就都去了上房。现在过年,大宝也不需要写课业,跟小姑娘一起看陈阿福画的连环画,楚令宣和陈阿福坐在一旁聊天。

    楚令宣这么久没回来,也不完全是忙公务,他还抽时间回了京城一趟,看侯府里准备得怎么样了,又提了意见让人整改……

    两人低声说着话,楚令宣会趁两个孩子不注意时,偷偷捏捏陈阿福的小手农娇有福。当然,主要防备的还是陈大宝,因为他不像楚含嫣那么老实,一直低头看着手里的书,而会不时抬头望望他们。

    楚小姑娘的生物钟很准,一到戌时,眼睛就惺忪起来。楚令宣只得起身说道,“闺女,该回家歇息了。”

    楚含嫣嘟嘴撒娇道,“爹爹,你自己回家歇息吧,反正你都是一个人睡。姐儿喜欢跟姨姨睡,姨姨香香。”

    小姑娘说的是无心之语,楚令宣却想到了另一面。特别是听到“姨姨香香”几个字,心里悸动不已。再等两个多月,他就不会一个人睡了,闺女旁边那个香香的人,就会睡在自己身边了……

    他好脾气地笑道,“好,闺女想跟姨姨一起,就一起吧。”

    陈阿福还是有些郁闷,好不容易等到他回来,以为自己这个全托老师可以放假了,结果还是放不成假。这父女两个,简直把她吃干了。

    第二天,楚令宣连早饭都是来福园吃的。今天是大年三十,陈阿福和大宝会去大房吃团年饭。午时初,楚家父女就回棠园了,说好下晌去禄园吃年夜饭。

    陈名一家三口先去了村里,因为他们要去祭祖。

    陈阿福母子及背着礼物的薛大贵和秋月一起去了大房。

    大宝和大虎、大丫在院子里玩,陈阿福则去房里找陈阿满说话。自从陈阿满跟杨明远定亲后,陈实两口子就不让她干活了,还单给她买了一个小丫头。

    胡氏酸溜溜地说,“哟,两个姑娘都当少奶奶了,都不用干活了。可怜我家阿菊,同样是陈家姑娘,却是劳累的命。哎,我当家的小小年纪就开始养兄弟,没读成书,只能在土里刨食,不止耽搁了他,也误了儿子闺女……”

    她身体上的病好了,老毛病又犯了农娇有福。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话是真理。

    陈老太和陈业本来心情就不太好,听了她的话更难过了。话里话外透着两个弟弟都发大财,后人都有出息了,自家被兄弟们甩得太远了。

    饭桌上,喝醉了的陈业哭了。陈老太看大儿哭了,也用袖子抹起了眼泪。然后,胡氏和陈阿菊都哭了起来。

    不患贫而患不均,在陈家三兄弟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看到好强的大哥当众哭了,陈名和陈实也很难过,赶紧说自己一直记着大哥过去对他们的好,他们一辈子不会忘记大哥的恩情之类的话。

    陈阿贵也劝道,“爹娘快别难过了。阿福妹子给了咱们好种子,我好好侍弄庄稼,钱多了,多买地,当个大地主,也能让妹子嫁个好人家,让爹娘过上好日子。”

    胡氏哭道,“等你当了大地主,你妹子就成老闺女了,黄花菜都凉了。”

    陈名和陈实又许诺,两房各出五十两银子给大房买地。再加上这次大房的分红九十两银子,还有前两天给大房的四十两银子,就能买四十几亩地。

    之前大房有二十五亩地,后来大房种西瓜挣了些钱,又添了些银子进去,买了二十亩地。若再加上后买的四十几亩地,那么大房也算个小地主了,在响锣村仅次于高里正,比胡老五家底还厚……

    众人一阵劝,陈业才好过些。

    没有把酒楼的股分均分,也没能让陈阿福出银子,胡氏还是有些不忿。但男人收了泪,她也聪明地不再闹腾了。

    张氏气得牙都咬得咯吱咯吱响,但也不敢闹,起身去了自己的房里哭。

    王氏跟过去劝她,她哭道,“我们不敢跟你们二房比,九十两银子拿了就拿了农娇有福。我们今年就这三百多两银子的分红,再加上我当家的月银,还有卤串挣的钱,这一年收入五百多两银子。这些听着不少,但我们要还当初入股借我爹的钱,还要还买院子的钱,这就只剩下二百多两银子了。我们要过日子,我家阿满八月份就要出嫁,我还想着给她置份像样的嫁妆。阿玉不小了,还要给他攒聘礼……”

    王氏只得说道,“若你们的银子不够,我家倒是可以借些……”

    张氏哭道,“原来是给他们修房子借债,现在是给他们买田借债。原来是胡氏哭,现在是他们一家哭……”

    陈阿福只低头吃饭没吱声,她该给大房的都给了,已经对得起他们了。至于陈名和陈实要当包子,她也没办法。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她给大房种子,给三房食物配方,都是想让他们通过这些赚钱,自立起来。唯一一次白给就是给大房酒楼的那一成干股,早知如此,连这份干股都不应该给。

    饭后,二房的人回禄园。路上,大宝和阿禄又以自家爆竹多,把小石头等几个孩子引去了福园外头玩。

    他们走近禄园的时候,远远看到宋妈妈正牵着楚含嫣站在棠园的大门口眺望。见他们回来了,小姑娘高兴地往这边跑来。

    陈名觉得王老五一个人过年甚是可怜,又让人去把他请来了。

    厅屋里只摆了一桌,如今楚令宣跟他们的关系不同寻常,所以跟陈家人一个桌上吃饭。倒坐房里摆了两桌,棠园的几个下人、福园和禄园的所有下人以及赶回来的曾双和王老五都在这里吃。百镀一下“农娇有福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