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最后一个阴阳师 卷一 乡村鬼事 第二章 林八千

作者:三两二钱、所属:恐怖悬疑书名:最后一个阴阳师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你也坐下来说清楚吧。”我看事情不对,搬了一个马凳,让今天来的这个人坐了下来。

    就这个动作,都让一直疼我的奶奶瞪了我一眼。——吃醋的女人,的确可怕。

    “别的我不知道,我妈告诉我,林老么是我的父亲,所以我来找他。”那个人看着我爷爷,似笑非笑的道。

    “你胡说个锤子!说,是谁让你来害老子清白的!?”听到这句话的爷爷瞬间暴起。

    却被我奶奶拉住了耳朵,奶奶深呼吸了几口,似乎是在压抑愤怒,对爷爷吼道:“你给我蹲着,不准说话!”

    她走了过来,围着这个人看了一圈,问道:“你老娘叫什么名字?!”

    “宋知音。”他说道。

    “**的宋知音,老子哪里认识的了她!!”爷爷马上又站了起来,却被奶奶一个眼神儿给瞪了下来。

    “你是哪里人?”奶奶像是一个侦探一样的问道。

    “山东聊城。”他说道。

    “老子啥时候去过山东聊城?!”爷爷这一次彻底的暴起了,站起来拉着我奶奶道:“老婆子,你知道,结婚后我啥时候出门儿超过一天?怎么可能去山东聊城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我奶奶此刻也是半信半疑的起来,对小伙儿道:“你可能认错人了,虽然说你和我儿子确实长得像,可是时间对不上红楼之巧姐的另类人生最新章节。”

    “对的,爷爷这叫有不在场的证明,这位,您可能真的找错人了。”我也对他道。因为看爷爷此刻的表情,实在是太可怜了,不准备继续看笑话下去。

    “您真的不记得我了?山东聊城,那晚上,您还把您从日本鬼子那里搞来的一把手枪,送给了我母亲,哦不,是落在了她那里。”这个人盯着爷爷笑眯眯的道。

    爷爷的脸色变幻的非常大,似乎是在思索。

    奶奶一看到这个,就要脱另一只鞋子。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爷爷忽然大声的叫了一句:“是你!!!”

    爷爷的脸色在那一瞬间由黄转红,再由红转白!两只眼睛瞪得圆滚滚的!

    奶奶在这时候,脱下了另外一只鞋子,砸在了爷爷的脑壳上。

    我都认为爷爷该砸,因为他那句是你,就表明了,他认账了。

    可是我却没笑出来,因为我看到爷爷翻了一个白眼儿,直挺挺的躺到了地上,口吐白沫。

    爷爷死了。就这么死了。

    他什么都没有交代,只是说了一句是你。可是,就这一句,证明了来的这个人的身份。

    这在这个小山村儿里,绝对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成了每家每户都在议论的事情。

    国民党林老么,竟然在山东聊城有一个小妾,还有个儿子,现在找上门儿了!

    老太太吃醋,一鞋子把林老么给抽死了穿越婚然天成全文阅读!

    棺材是父亲和这个来的人一起做的,我现在应该叫他二叔。父亲是一个好人,也老实,他很快就接受了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家里够穷了,穷到极致,就不怕有人来争家产了。就算有,父亲的性格,也不是那种人。

    因为我爷爷死的,怎么说呢,非常的不和谐,加上此时正当酷暑,遗体两天就已经发臭。所以并没有遵照在老家停灵三天的规矩来,在第二天早上,棺材坐好之后就出殡发丧。

    送葬的途中,那个欺负了爷爷一辈子的奶奶,哭出两行血泪,几度昏厥,甚至拿头去撞棺材。

    同样没有文化的她,嘴里就只会说一句话:“老头子,我对不起你。”

    都哭了,或许说人群中两个没有哭的人,一个是我满身缟素安静的跟在送葬队伍的母亲,另外一个就是我这个新来的二叔。街坊邻居有人骂他,可是我却没有,因为好歹我是一个大学生。

    有些事儿不难明白,对于一个刚见面就死去的老爹,能哭才不正常。

    因为整个村子都是姓林,所以爷爷按照规矩,葬进了祖坟,爷爷的牌位,也放进了祠堂。

    奶奶整个人,都已经虚脱掉,从爷爷去世到现在,都不吃不喝,哭的嗓子都哑掉了。乡村小学有乡村小学的好处,村长知道了我们家的事儿,干脆给小学放了半个月的假,要我先处理好家事,其他的都好说。

    甚至还提前支付给我一个月的工资。

    我没有拒绝他,因为我的家,的确已经乱成了一团糟。

    按理来说,我奶奶那样的脾气,就算是我爷爷过世了,他也不可能接受我这个外来的叔叔大主宰最新章节

    可是,她这次竟然默认了。或许说,已经没有力气去管这些。

    所以说,我家现在这样的情况,你可以说很乱。刚去世了一个老人,找过来一个私生子。我奶奶又病倒了。

    可是,一切又在混乱之中井然有序。

    因为我这个叔叔基本上不说话,他穿着与这个山村儿格格不入的衣服,却在我爷爷下葬的第二天就跟着我老爹去地里干农活。

    说一句非常诛心的话,这个人看起来,很有钱,这是单凭气度上来看。

    如果我是他,我不会待在这个小山村。

    这里有什么值得我待下去的?——假如我有钱的话。

    我一个人留在家里照顾奶奶,我让她振作起来,爷爷的死,并不是他造成的。不用内疚,我在用这句话劝慰我奶奶的时候,心里忽然咯噔了一下。

    爷爷的死时个偶然,可是造成这个偶然的,是奶奶,还是二叔?很明显是因为后者,可是我对于这个神秘的二叔,为什么没有一点恨意?

    甚至对与这个忽然闯入我家的这个人,我满是兴趣。在城市中见惯了世态炎凉的我,想不通,穿着气质都颇为不俗的二叔,为什么会来我们家,并且有常驻的打算。

    最后我理解为,爷爷年纪大了,老年人的过世,在农村,都可以理解为喜丧。

    “小凡,你放心,奶奶没事儿,就是跟你爷爷一辈子了,欺负了他一辈子,一猛的没人欺负了,不太习惯而已。你爷爷老实巴交了一生,到死了不老实一次,还给奶奶来了这么一出,我还没打他呢,他就死了。”奶奶落泪道。

    “你放心,奶奶不会有事儿,去给奶奶端饭来,还没见着孙媳妇儿,我是不会死的神来自未来最新章节。”

    事情朝着它本最不应该发展的方向发展,对于一户山里人家来说,多一个人只不过是做饭的时候多加一碗水,吃饭的时候多一双筷子这么简单。

    奶奶真的坚强振作了起来,而二叔则跟着父亲去做农活,两个正当壮年的人,家里以前的地已经不能使他们满足,我听到父亲说,过几天就去山上开荒。

    我家几代单传,到父亲这里,忽然多出一个兄弟,我看的出来,父亲是高兴的。而奶奶对于我这个二叔,态度非常的纠结无奈。

    很讨厌他,却会每次都多做他的饭。

    她只是需要时间来适应,我这么想道。

    二叔是一个极为寡言的人,来我家之后,他看到我会微笑,而从来没跟我说过一句话。吃饭得时候,就是安静的吃饭,吃完饭,就回到自己的小屋。

    “你说他会不会是在城里犯事儿了,所以逃到这里来避难的。”我问父亲道。

    “吃你的饭,废话真多,他是你二叔。”父亲笑骂道。

    我不再多说,我家里,真的没有什么值得别人去惦记的,但是我还是留意着二叔,因为我总感觉,他这个人,似乎有什么心事。

    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忽然融入到一个世界,让人很不习惯。

    不过总归来说,家里安定了下来。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到了爷爷的头七,我跟村长打过招呼,家里的事儿已经搞得差不多了。等忙完头七,学生们就可以开课了。百镀一下“最后一个阴阳师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