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最后一个阴阳师 卷一 乡村鬼事 第二十一章 林二蛋被上身

作者:三两二钱、所属:恐怖悬疑书名:最后一个阴阳师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时候事情一下陷入了僵局,我不是狄仁杰,只是一个三流大学连工作都找不到的乡下小子,一下让我非常难办,这时候刚才拦住我的那个白珍珠的娘家人把我拉到了一边儿,道:“兄弟,我是珍珠她堂哥,跟你说句良心话,我这妹子就是刀子嘴豆腐心,鸡都不敢杀的人她能有多恶?这事儿肯定是有什么误会,乡里乡亲的,这样围着算什么事儿?小兄弟是文化人,咱们找几个明事理的人,坐下来,好好说,特别是二蛋,现在得搞醒,只有把二蛋搞醒,啥事儿都明白了是不是?”

    这个人说话就有分寸,字字在理不说,还顺便拍了我的马屁,让我听了整个人都舒服了起来。就点头道:“哥,你说的也在理,成,就这么办。”

    之后又是一通好劝,后来甚至都是我父亲来了,用他那张老脸跟大家保证,他的儿子小凡我,一定能给大家一个交代,林家人才散去,那个白珍珠的堂哥也让她的娘家人回了村子,父亲还要拦着,说来了就是客,喝两杯茶再走不是?可是这事儿闹的,人家也没心情留。

    最后,留下了七爷爷,林驴子,我爸,我,还有就是看到白珍珠打人的我那个阿姨。

    另外一边儿,留下的白珍珠的堂哥,嫂子,爸妈,这些人进了林二蛋的家里说事儿,看到这场景,我才算明白了家和万事兴的道理。夫妻不和睦,其实跟着受累的,还是双方的父母。当然,这是题外话,就暂不多说。

    我进屋,白珍珠此时已经坚强了起来,也拿出了这个家的女主人的范儿,给大家沏茶,去搀扶坐在院子里气的跟什么样儿的林二蛋父母,可是这两位老人家哪里会给她好脸色,这又少不了我过去一顿苦劝。

    可是两家人坐在这里说事儿,也说不出个所以然,这边儿没人冤枉白珍珠,白珍珠那边就说自己没打。说到最后,林二蛋他老爹气的都要跳起来,指着自己的脸道:“没打?我一把年纪了我会冤枉你?我脸上不是你抓的,是我自己抓着玩儿?”

    “爸最强战帝最新章节!真不是我。”白珍珠说着说着,又哭着跪了下来。

    这时候,我那个一直不说话的父亲抽着旱烟皱眉道:“亲戚,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珍珠的脑袋,有没有什么问题?我是说以前,类似间歇性精神失常那种?”

    我以为父亲的这句话要惹的白珍珠的娘家人生气,果不其然,白珍珠的父母顿时也火起,说我老爹不带这个折煞人闺女的,这日子不过就不过了。

    好在白珍珠和他那个堂哥明白事理,死拉活来的把盛怒的老人家安抚下来。

    白珍珠他堂哥道:“这个叔,这事儿我也想过,可是珍珠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哪里有问题?”

    父亲现在忽然有了点坐镇军事的味道,特别是那个旱烟袋,给他的形象加了不少的分儿,他问白珍珠道:“珍珠,你昨晚说没打你公婆,没打二蛋,那你知不知道你昨晚干嘛了?有没有跟二蛋吵架?”

    “叔,天热,我吃完饭,喂完猪,就回了房间扇扇子,扇着扇着就睡着了,连梦都没有做,早上醒来的时候,就被叔叔阿姨们给围住了,我那时候还整迷糊着呢。”白珍珠道。

    “得,我估计这事儿,是珍珠啊,昨晚睡觉梦游干的事儿,老嫂子,昨晚你们看见珍珠跟二蛋打架,又跟你们打架的时候,没感觉珍珠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父亲又问林二蛋的父母道。

    这两口子一下也被问住了,最后还是林二蛋他老爹说:“我们俩听到动静跑出来,还想着这俩冤家又因为什么打起来了,来拉架,可是她转身就朝我们俩打了过来,你要说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还真有,珍珠是自己儿媳妇儿,虽然看起来身形是大,但是你还不知道老哥我,也是庄家把事儿,二蛋也是壮小伙儿?真打起来珍珠还是个女人,力气没我俩大,可是昨晚,她一只手都能把我俩提起来男神抽奖系统最新章节!”

    我听的后背一阵发寒,他娘的还有这种事儿?

    “那昨晚你们跟珍珠打这么长时间,她没说什么?”父亲又问道。

    “没有,啥也没说,跟疯子一样。”林二蛋他老娘道。

    父亲一拍大腿,道:“得,这事儿清了,昨晚啊,珍珠是睡觉去了,但是她估计是梦游呢,跟你们三个打架的事儿啊你别问她,梦游的人啥也记不起来。你们也别怪罪儿媳妇儿了,珍珠平时对你们老两口也不赖吧?赶紧看看二蛋子,该送医院送医院,该咋地咋地,看这事儿给闹的。”

    “可是梦游的话,珍珠嫂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我问了一句。

    父亲瞪了我一眼,不让我说话。

    ————事情似乎在这里,也算是解开了谜团,没想到平时不显山不漏水的父亲也有这么睿智的时候,我不得不对他伸出了大拇指。

    既然是梦游,由不得人,林二蛋的父母也没那么气,村民们都是想过的好,甚至难得的倔脾气的林驴子都跟白珍珠道了个谦,说叔没文化,冤枉你了,对不住,这就去山上下套子,逮几只兔子回来给你们补补身子,说完就告辞了。

    我们几个人,就去了里屋,去看林二蛋怎么样儿了,走近里屋,我就发现林二蛋不对劲儿,他整个人平躺着,浑身都在瑟瑟发抖,整张脸苍白的看不出一点人气,可以说要是不抖的话,甚至都分不清楚他是不是一个活人。

    我走过去,摸了摸他的额头,发现他整个人身体冰凉的厉害,白珍珠看到林二蛋那样儿,又是跑过来抽自己耳刮子,哭的稀里哗啦的。

    “这情况不太妙啊,估计得送医院。”我说道。

    “那成,我现在就去找个摩托车,跑的快我的世界最新章节。”白珍珠他堂哥道。

    我点了点头,想着也是,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林二蛋他老娘走近了林二蛋,用拇指去掐林二蛋的人中,这是一个通用的法子,对昏迷的人一般都是用这个办法。

    同时二蛋他老娘嘴里叫着:“二蛋,我的娃。回来吧,回来吧,娘在这儿呢。”

    这就是农村的又一个法子了,专治掉魂儿,我以前小时候发高烧奶奶就这么来过,说是人在受到惊吓的时候魂魄会离体。去他受到惊吓的地方叫他的名字,可以把走丢的魂魄给招回来。具体灵验不灵验,谁知道呢?

    我都没抱什么希望,白珍珠的堂哥站起身跟我们散烟告别都准备走人,可是这时候,林二蛋他老娘忽然惊喜的叫道:“二蛋!你醒啦!!”

    我一看,发现二蛋真的睁开了眼。

    可是二蛋张口对他老娘说的第一句话却是:“桂珍,你也在呢?”

    桂珍是林二蛋他老娘的名字,林二蛋难道疯了,敢直呼自己老娘的名字!!!?

    可是下一刻,他竟然看了看他老爹道:“哎呀,驴子他哥,你也在啊。”

    这个驴子他哥,肯定就是林二蛋的老爹了。

    我的脸,在听到他说第二句话的时候,就已经白了,因为林二蛋此时说话的声音,竟然是三爷爷的声音!!!

    这么多人,还是大白天,我在别人都发呆的时候,壮着胆子问了一句:“三爷爷?!”

    “林二蛋”转过头,看了我一眼,随即双眼变得滚圆,叫道:“是你光明教皇最新章节!”

    他似乎对我非常非常的恐惧,刚才还那么虚弱的身子,竟然在转眼间像个猴子一样的窜下床,撞开他老娘,跑了出去。

    “他被三爷爷附身了!快点追上他!”我抹了一下额头的冷汗,对此时还在发呆的人叫道!

    人群之中反应最快的是白珍珠,她几乎是在林二蛋刚冲出去的时候,整个壮硕的身体就随着奔了过去。

    而屋子里被震惊的发呆的众人也都冲了过去,一下子,就剩下了我跟我老爹。 老爹看了我一眼,苦笑道:“小凡, 其实我一早就看出来是怎么回事儿了。 白珍珠不可能有那么大力气, 她是被鬼上身了啊!”

    “爸, 你别想这么多,这件事儿, 跟祠堂里的长明灯,应该没有什么必然的关系,大家也赖不到我们头上来。”我知道父亲一直担心的原因是什么。

    本应该让我照顾好的长明灯, 是我爷爷的事儿我家对村民们的交代, 可是现在长明灯灭了, 本来风平浪静的村子开始撞邪又是从我爷爷开始,不是说怕被村民们念叨,而是从自身就感觉自己是罪人,是让这个村子不太平的罪魁祸首。

    “但愿吧, 尽快的找到徐先生回来, 希望, 就只有一个林二蛋吧。”父亲叹口气, 带着我走出了林二蛋的家。

    出门儿之后,盛夏,火大的太阳, 我有点发愣,之前我经历的,不管是二叔还是徐麟,他们的套路我都非常熟悉,要么从别的小说里,要么从电影里, 我都能找到他们所施的法术翻版。 可是这一次跟电影里小说里完全不一样。

    在正午,竟然有鬼上身。

    鬼上身的林二蛋,竟然能在太阳下狂奔。

    谁他娘的告诉我,鬼是怕阳光的?百镀一下“最后一个阴阳师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