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最后一个阴阳师 卷一 乡村鬼事 第二十九章 逃

作者:三两二钱、所属:恐怖悬疑书名:最后一个阴阳师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你还记得你爷爷最开始闹腾的时候,村儿里那个跳大神的是怎么说的么?他说你爷爷生前打仗杀人太多,到了阴间之后小鬼索命,其实这一句是屁话,应该是正好相反,你爷爷正是因为生前是军人,有军人身上特有的罡气,又因为杀过人,身上有煞气,正是万鬼惧怕不沾身,怎么可能有小鬼敢找他报复?所以我说,你爷爷之所以没有变的跟你三爷爷那样儿,就是因为他参过军,他的命魂没有变化。”二叔说道。

    “可是我还是不懂您想表达的是一个什么意思。”我打了个哈欠道。

    “你爷爷,他不是诈尸,起尸的人不会有灵智,就是一具行尸,会伤人。或许你可以理解为,死后的你三爷爷已经不是生前的三爷爷了,而你爷爷,还是你爷爷,他找你,是有话想对你说!”

    “如果不出意外,明天六七他还会回来,你可以试着跟他沟通沟通。”二叔幽幽的对我说道。

    他这一句话,说的我满身的鸡皮疙瘩。

    “您没开玩笑?”我问道。

    他递给我一枚上面花纹都被磨掉的铜钱道:“不用害怕,你爷爷要是害你,你早就没了,拿着这枚铜钱,有事儿我就会过来。”

    我把玩着手里的这枚铜钱,看着二叔走出去的身影,不知道是睡一觉的原因还是其他,我清醒的感觉到这一切好像都不太对劲儿,二叔这两天的转变,似乎大了点,而且这话很明显的可以明天再来跟我说,怎么也不至于大半夜搞的这么神神秘秘的。

    不过有了这枚铜钱,我现在有点儿分不清我以前看过的电影小说和现实的差别,但是起码这个跟影视作品中道士常用的铜钱类似的东西,给了我强烈的安全感,我林小凡也是手握辟邪重器的人了神来自未来最新章节

    第二天醒来之后,再看二叔,他还是一副平常的模样儿,搞的跟昨晚找我的不是他似的,吃完早饭,父亲就找我商量,去把祠堂给围起来,那里本来是我们村儿的重地,现在都快成了禁忌之地了,当然,这也是因为三爷爷过世之后,没有人管理的原因,现在的人对这方面看的越来越淡了。要是三爷爷还活着,谁敢这么折腾?想到这里,我不禁的怀念起三爷爷来,怀念他们老一辈人的坦荡与无畏,在明知道我爷爷诈尸的情况下,竟然还敢去祖坟守灵。

    心中无愧,何惧鬼神?

    今天我还是不能去医院,因为今天是我爷爷的六七,我需要去坟地里祭奠,这些忙完之后,有村民们陆续登门,问我林二蛋的事儿,现在在他们心中,我跟徐麟一样,甚至都有人问我是不是徐麟看我骨骼清奇收我为徒了。当然,这其中还有人问我祠堂的事儿,我这才想起来今天答应老爹要去吧祠堂围起来,那里的真实情况我肯定不会告诉村民们,就对他们说一切安好,林二蛋的事儿就是巧合,三爷爷他心愿为了。

    这一切搞定,下午的时候我跟父亲二叔就出发,去把徐麟指挥下推倒的新大门用砖垒好,看着紧闭的祠堂大门,在白天开来,是那么的平静,都不敢相信里面竟然用桃木枝困住了一支非常厉害的鬼怪。

    有一点我就想不通了,按理说我们祠堂里面,可是有着我们林家的列祖列宗,如果这世界上真的有鬼,那也是同时平等存在的,不可能说我死了就变成鬼,你死了就腐烂了这么简单,那么我们林家的列祖列宗,那么多人还对付不了一个穿红衣服的女色鬼?

    做完这一切,天就擦黑了,一天天的过的也真快,对于晚上的道来,我真的是又期待又害怕,说什么自己亲爷爷不用害怕的人,那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人对尸体,对死亡的恐惧,那是天性。

    等晚上吃了饭,二叔又偷偷的走进我的房间,捧了一把米撒在我的床下,对我道:“晚上我就在你床底下,不管遇到了什么事儿,你都不要害怕苍雷的剑姬最新章节。”

    我道:“你早这么说多好,我都被吓了一天了。不过你撒一把米是怎么回事儿?”

    他对我笑了笑,道:“隔绝阳气,如果不这样儿,你爷爷知道房间里有两个人,都不敢走。”

    不管咋说,有二叔在我床底下,我的底气真的增加了不少,起码没那么恐惧,等到十点多的时候,二叔果真出现在了我的房间,并且钻在了我的床底下,我跟他聊天,他也不应承我,只是说等下如果爷爷真的来了,不要声张。

    我道成,然后两个大老爷们儿同处一室那叫一个相对无言,有二叔在我也不紧张了,竟然能在这样的环境下睡着,可是我睡下之后,竟然做了一个梦。

    这个梦非常的奇怪,在梦境中就是一片迷雾,混混沌沌的,不管什么我都看不清楚,也没有一个人,就是把我一个人丢在一片白蒙蒙之中。这种感觉让人非常的无奈,四周一个人都没有,只剩下我一个人。

    “这是哪里?”我冲四周叫了一声,可是根本就没有人回答我。

    忽然,这里面下起了大雨,而雨,全部都是血红色,雨把雾气驱散,我发现我竟然是站在一片云朵之上,而云朵下面,就是林家庄。此时的林家庄,一片废墟,整个一片全部都是死人,满目疮痍,到处横七竖八的都是尸体,我着急的要命,想要从云朵上下来去看一下他们,可是根本就下不来。我似乎都无法控制我自己身体的移动。

    这是梦!绝对是梦,只要醒来就什么都没有了!我在梦里这么告诉我自己道,可是任凭我怎么使劲儿,我都无法从这梦境中醒来。

    鬼压床了,我之前有过这样的经历,可是以前的鬼压床,只是看到一张莫名的人脸,仅次而已,这一次,却看到的是整个林家庄的灾难霸官最新章节

    然后,没然后了,这种梦魇的状态不会持续多久,我的醒来时因为二叔在床底下用脚踹棺材板儿。

    “别出声!你爷爷回来了!”我挣开眼还没庆幸我终于从那个恐怖的状态中醒过来呢,就被他的这么一句话给吓的完全清醒了!

    我抬起头,往门外一看,本来关着的屋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打开,门口站了一个穿着一身青绿色寿衣的人,在月光下看不到他的脸,只是看到一个瘦弱的身影。不是我爷爷还能有谁?!

    我口干舌燥,之前说的再怎么好听的话到了现在也变成了恐惧,我甚至想拉我二叔从床底下出来,可是这个人似乎一切都不发生一样的,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动静。

    “爷爷。。。”我浑身颤抖的叫了一声。

    在门口的那个身影似乎听到了我的呼声,扭头看了我一下,然后整个人迈着步子,朝我走来。

    我在床上步步的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边根本就无路可退。

    爷爷走路的姿势不是电视上看到的那种僵尸蹦蹦跳跳的,只是像是他活着那样走路,走的异常的淡定从容,也没有说话,径自走到我的床边,躺了下来。

    紧接着,他闭上了眼睛,像是睡着了一样躺在我的床边。

    距离近了,我才看清楚他的脸,已经不是一个活人了,整个脸上已经成了灰青色,只是不明白,为什么隔了这么久,他的尸体没有半点腐烂的迹象。只是有那种病态的灰青色。

    他的身体已经僵硬,一条胳膊硬硬的举在空中,在来回的比划着。

    爷爷是在做什么?我被吓的都快尿裤子了隐身侍卫最新章节。哪里还能动脑思考?

    “爷爷?”我又叫了一声。他依旧没有应我,而是就那样躺着,拿一只手在空气之中有规律的舞动。

    “二叔你快出来!”我叫了一声。可是二叔这个人像是死在了床底下一样根本就没有动静!

    这还说让我问一下爷爷到底出了什么事儿?这简直就是坑我呢这是!

    我强行压抑着我自己的恐惧,我到现在,甚至都分不清楚我爷爷到底是什么样的状态,也就是他是我的亲爷爷,不然我现在肯定出去找一只五彩大公鸡,把血喷在他的脸上!

    不对!

    爷爷不停的舞动的手臂,是有规律的,他是在不停的写一个字!!

    爷爷果真是回来给我带话的,可是他已经死了,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力量,促使他回来,只为告诉我一个字儿。

    他的手臂在空气中挥舞我看不出来,我只能用手在墙上,沿着他的手臂的轨迹在床上写出来。

    那竟然是一个逃字!!

    爷爷的尸体每一次回来都应该在重复这个动作,他只是传达给我一个信息,那就是逃走。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看到爷爷躺在床上僵硬的身体,我忽然感觉不是那么的恐怖了,这只是一个回来让自己孙子走的爷爷。

    我对他跪拜了下来,磕着头道:“爷爷,我知道了,我会逃走,您就安心吧。”

    我说完这句话,爷爷还在舞动的手臂,竟然真的停了下来,然后他起身,像他来时候的一样,慢慢的走了。走的还非常的安详。百镀一下“最后一个阴阳师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