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最后一个阴阳师 卷一 乡村鬼事 第四十九章 父亲的问题

作者:三两二钱、所属:恐怖悬疑书名:最后一个阴阳师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她说这句话,立马的就吓了我一跳,我爸是个变态?球场教父最新章节!她这话说的,难道说我爸爸昨天晚上去帐篷里把她给那个啥了,又或者偷看她穿衣服了?——可是我马上否决了自己的想法,我老爸那个人,老实沉稳了一辈子,我应该对他有信心一点,他不会是这样的人。

    “你爸才是变态呢!”我道,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是真的没什么底气,因为我爸也是个男人,真犯了点每个男人都会犯的错的话,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不是?

    “我没跟你开玩笑,真的林小凡,你爸就是个变态。”女警抓着头发道。

    “再这么说我翻脸了!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你说清楚再说!骂什么人!”我也有点火了,大早上还没有彻底清醒呢,有一个人拉着就骂你老爸,这是什么意思?

    女警问我道:“有烟么?”她的头发乱着,显的相当的憔悴,咋一看,还真的有那么点被我老爹给非礼了的感觉。

    我摸出烟,递给她一根儿,她哆嗦着点上,此时抽着烟的她有一股别样的美感,她一口气抽了一支,道:“林小凡,你真的没有感觉你父亲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我希望你能明白你不停的说我父亲这是很没有礼貌的行为!”我道。

    女警比划着,似乎非常的难以启齿,这让我心里更加的没底儿,因为女警绝对不是一个不靠谱的人,她既然敢当着我的面儿书=说我爸爸怎么怎么了,那绝对有她的理由,可数我爸爸他到底怎么了,你好歹快说啊!

    “昨天晚上,我醒来上厕所的时候,发现你父母的房间里还亮着灯,我往里面看了一眼,真的,我不是故意要偷看,而是真的就是那么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然后我发现了你父亲在他们的房间里。”女警说到这里的时候,脸色难看至极。

    “他在房间里干什么?”我也被她说的着急了起来。

    “他在对着镜子,像是一个女人一样的梳妆,真的,我绝对不会看错,就跟电视里古代的女人一样,他黏着兰花指,自我陶醉的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看了一会儿,竟然还在屋子里像是一个女人一样的扭动了起来都市天书最新章节!”女警惊恐的说道。

    女警说完,我哆嗦着递给她了一支烟,也给自己点上了一根儿,我们俩在车里,保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直到我的烟燃到了烟屁股,我才哆嗦着道:“你确定你没看错?那个是我老爹而不是我老娘?”

    “我看了几次,差点吓死。我可以确定是叔叔,不是婶儿,你以前从来都不知道他还会这个的么?”她问我道。

    我摇了摇头,这怎么可能?父亲以前是一个本分的庄稼人,怎么可能会做出那样的事儿?

    我几乎立即就想到,父亲的转变,会不会跟他脸上的黑色有关,要知道他在那天去了祠堂以后,表面上看起来没事儿,却是在那天之后,脸上出现了一片发黑的阴云。

    “别声张,你应该明白,我们这个村儿,最近出了非常多的怪异的事儿,如果你现在要我给你说个明白,我也不能。”我道。

    女警看着车窗外对我道:“林小凡,我叫九两,陈九两。”

    这是我第一次知道这个女警的名字。

    我们俩回到家里的时候,家里已经做好了饭,自从奶奶身体不好以后,二叔这个人也会去地里帮我父亲做点体力活,但是从不会去厨房做饭,所以家里的家务在林小妖吴妙可母女来我家之前,几乎是父亲一个人抗着,吃着相对来说可口的饭菜,我看着父亲,他的脸上除了那一片发黑之外,没有任何的异常。

    “你老是看我做什么?我脸上有花?”父亲问了我一声道。

    “爸,你去医院检查一下,你脸上的那块黑是怎么回事儿文坛崛起最新章节。这么长时间了,怎么会一直都在。”我问道。

    “没事儿,我这么大把年纪了,又不泡妞儿,脸上黑一点又有什么关系?”父亲还开了一句玩笑,他吃饭很快,吃完之后道:“我去地里看看,你们先吃。”

    我跟九两对视了一眼,她脸上的表情也有点不自然。

    这就是我父亲,一个在地里刨食的老实巴交的农民。根本就无法把他这么一个人跟一个照着镜子捻着兰花指的变态联想到一块儿。

    今天因为出了这个事儿,我什么心情都没有,父亲拿着农具出门儿之后,我直接拉着二叔进了我的房间,问道:“二叔,我正八经的问您一句,父亲脸上的那一块黑色,真得而没有问题吗?”

    “我也挺奇怪。”二叔点头道。

    “今天早上,这个女警察叫我出去跟我说,昨天晚上她在父亲的窗台前,看到我父亲跟一个女人似的梳妆打扮还跳舞,你说会不会是祠堂里的那个女鬼的问题?”我问道。

    “还有这事儿?”二叔问道。

    “您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不管出了什么事儿,二叔绝对是知情的,他自己本身就是个阴阳先生,就好比是医生,难道病人身体的毛病外行看不出来,医生也看不出来么?

    “小凡,你先别着急。你看你爸现在正常的很,应该不是鬼上身,林二蛋被上身的情况你应该是看在眼里的,不管你爸做了什么,他现在都是正常的,不是吗?”二叔道。

    “那现在该怎么办?”我问了一声。

    “等晚上再去看看。”二叔道。

    他的意思很明显,要亲眼看一下父亲的梳妆和打扮,毕竟,刚才我说的是女警所见,又很难把这一切跟我父亲联系到一起九天帝主最新章节

    ——因为这事儿的发生,我没有心情再去跟吴妙可和林小妖去纠缠,没有什么比自己的父母还要重要,我是不允许我的父亲出一点事儿的。而直觉告诉我,父亲就算是身体出现了什么异常,也是在那天晚上他去了祠堂之后的事儿。本来我对祠堂里的那个红色女鬼并不是很上心,可能是因为我懒,不遇到什么真正的危险就总抱有侥幸的心理。但是现在却不得不紧张。

    我在今天去了一下祠堂,一个人来的,就站在我爷爷那一晚上跪拜的位置。我想了很多很多,最近的我,的确是有点堕落了,美人乡英雄冢,我林小凡算不上什么英雄,只是二十多年来第一次迸发的桃花运让我整个人都沉迷了其中。整个人都有点飘飘然,我翻过了墙头,看着紧闭的祠堂门,三伏天里,炎热的都无法去站在太阳下,我看着祠堂里,却感觉到遍体生寒。

    不知道这里是真的阴气逼人,还是说是我的心理问题。

    我没有遇到红色棺材里的鬼,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我直接去了林三水的家里,这一次是我着重的跟刘胖子说了说村子里的情况。

    从我爷爷起尸,到徐麟来,然后林二蛋的附身,我都告诉了刘胖子,说完我甚至告诉了他我的推测道:“我感觉这一切的事儿,都跟那个红色的棺材有关,那个问题不解决掉,林家庄这里就永无宁日。”

    我跟他说这个的时候,林三水也在场附和道:“对的,刘先生,这些我都跟您说过,所以,这个红色的棺材必须得解决掉。”

    胖子在听完我们说话,对林三水道:“三水,你先出去一下,我有几句话,想要跟这个小兄弟谈一谈。”

    林三水对这个胖子言听计从,听罢甚至还给我们一人倒了一杯茶才走出了房间,林三水走后,胖子也不说话,只是看着眼前蒸腾的热气的杯子。

    直到杯子里的茶水冷掉,我才口干舌燥的问道:“刘叔,您有什么事儿么?”

    胖子笑了笑,道:“我在等你说实话,说你的心里话重生有毒:军少宠上瘾最新章节。”

    我心里震了一下,道:“我不懂您的话的意思。”

    “你嘴巴上在说,你认为这件事儿的根源是红色的棺材,可是你的心里真的是这么想的么?”胖子道。

    “刘叔,就我们两个人,还请您明示。”我道。

    “其实你自己心里也明白,那个红色的棺材一直都在林家庄的地下埋着,为什么早不出事儿,晚不出事儿,偏偏在你爷爷过世之后出事儿?你甚至不明白你爷爷的棺材出现在红色棺材之上,到底是巧合还是有因对不对?——往上追溯,林小凡,我看你的面色就知道你有诸多的疑问,你既然找我帮忙,就告诉我,你怀疑的一切,和你知道的,林三水却不知道的一切。”胖子此时正儿八经的脸色,他问的问题,似乎能直击我的灵魂!

    有些话我是有疑问,我是不想说,但是想要老实的父亲,晚上对镜子里的怪异动作。我再也无法抑制的对胖子道:

    “为什么我二叔会跟我父亲长的一模一样?为什么我爷爷在他提到山东聊城的时候会惊吓而死?为什么他是一个阴阳先生却要隐瞒这个秘密?!”

    “我告诉你!我真正的想法就是这一切的一切,跟其他的东西无关,最有关的,其实是我二叔!”

    “他那样一个人,来林家庄,一定有什么秘密目的!”

    我几乎是带着嘶吼一样的对胖子叫出了我的话。说完之后整个人瘫软在椅子上,只感觉全身的轻松。

    我不是一个坚强的人。百镀一下“最后一个阴阳师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