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最后一个阴阳师 卷一 乡村鬼事 第五十一章 花旦

作者:三两二钱、所属:恐怖悬疑书名:最后一个阴阳师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跟九两就这样在山村儿里乱逛,因为跟林小妖已经算是有了深层次的接触,我倒也不怕她乱想什么。——其实最主要的是我现在对家很恐惧,甚至心里有点排斥,不仅是因为无法去面对母女俩,更无法面对今天被我出卖的二叔,还那个晚上会变成“女人”的父亲。

    可是有些东西,还是要面对的,等我们俩一直转到天苍黑回到了家,林小妖为了报复我,饭菜都没有跟我俩剩,看到我道:“我以为你们俩去镇上吃香的喝辣的去了呢,要不我粗茶淡饭,我再给你们烧一点儿?”

    我对这个小女人的吃醋毫无办法,也无心去理会,今天晚上的事儿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要给二叔送过去胖子的拜帖,更要去看父亲在凌晨的异变。我跟九两一人泡了一碗她车上的方便面,老坛酸菜口味,这让我从回了山村儿就没吃过泡面的人惊为绝世美味,恨不得把汤都给喝个干干净净。

    吃完饭,二叔已经休息,我在外面磨蹭了很久,最终进屋,看着安静的二叔,无法开口,因为我一旦告诉二叔胖子找他的事儿,就说明我出卖了他的秘密,我无法忘记那天晚上在祠堂他被林小妖撞穿的时候那杀人的眼神儿。

    “二叔。”我叫了她一声。

    “嗯?”他看着我道。

    “我爸的事儿,怎么办?”我道。

    “等今天晚上,我先看看再说。”他对我笑了一下道。

    “二叔,你的真实身份是阴阳先生吗?”我问了一句凤不归最新章节

    他有一瞬间的发呆,呆滞的时候眼睛一直都在看着我,过了一会儿他说道:“可以算是吧。”

    “这是胖子叫我交给您的。”我把名片递给了他。二叔接过名片之后,看了我一眼,搞的我羞愧难当,都不敢去看他。

    二叔盯着名片看了很久,也不说话,我不敢看他,却仔细的听他的呼吸声,生怕他一气之下就把我杀人灭口了,好在他的呼吸很平缓,并没有怒极的那种喘气声,过了一会儿,二叔道:“他还说什么了?”

    我被二叔这么一问,马上把我准备好的说辞说了一遍,道:“他说了,一个人对付那个红色棺材里的玩意儿没有把握,想跟你连手,其他的东西,他说您看到这个名片就知道了,您要是想,就去林三水家里见他一面。”

    二叔直接把这个印刷精美的名片给弹飞,接下来我看到了我目瞪口呆自由在电视里才看到过的场景。

    那一张纸质的名片儿,在二叔的一弹之下,竟然如同影视作品里的飞镖一样极速的在空气中旋转,最后,那张纸如同刀片一样的切入了墙壁之中。

    入墙足有三分之二。

    我的冷汗瞬间湿透的衣衫,如果刚才这是弹向我,这一张薄薄的纸片,就足以取我性命。——他的这一手,可以是发泄愤怒,比如谁生气了摔盘子,也有可能是警告,比如说下次再这样,切的就不是墙了!

    二叔,您真是我亲叔!我拍了拍胸口暗道。

    接着二叔冷笑了一声道:“让我去见他?紫府山玄真观,好大的排场!你去告诉他,想要商量也行,让他来见我。”

    我顿时无语,这两个人还真的绝配,一个递名帖,一个纠结谁来见谁,不过很明显是二叔牛逼一点,想商量,来见我,这得有多么的霸气才行?

    这两位爷我谁都不敢得罪,就对二叔道:“您不怪我泄露您的秘密?”

    “其实从这个胖子来,我就没准备在去保留我的青春期最新章节。”二叔说道。

    ——这一对好基友果然是惺惺相惜互相了解,两人还没有说过一句话,却都差不多猜到了彼此的心理所想,二叔说完这句话之后,就闭着眼睛,我也不好意思再跟他说话,就这样躺在床上,我忽然想到,今天晚上我们是要去监视父亲诡异的举动的,如果隔壁这娘俩再等到半夜的时候找我可怎么办?父亲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他在半夜会变成“女人”这件事儿,注定只能在小范围内流传。他的这个情况跟林二蛋的鬼附身掉魂儿还有不一样,传出去他林语堂估计会成为全村儿的笑柄。

    我就在二叔闭目养神的时候,下了床,现在女警还没睡,父亲母亲屋里的灯也还亮着,只要这个时候我去跟他们交代一下,才不会被留在屋里,我丝毫不怀疑如果半夜我去交代,那我就出不来了。

    我敲开了门儿,林小妖打开门看到我,红着脸压低了声音道:“你这么猴急!这么早就过来!”

    我道:“我是跟你交代一下,我晚上有事儿,你们俩先睡。”

    林小妖下意识的看了一下九两的帐篷,点头道:“你忙吧。“之后她就关上了门儿——我在去过一次之后就不再去了,放在这娘俩眼中,就是我准备不认账了吧?

    我回头,看到九两在帐篷里伸出一个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就这样,一直等到凌晨两点的时候,我已经困的睁不开眼,九两敲开了我和二叔的门,我们三个,蹑手蹑脚的,走到了父亲的窗外,窗户上很多的尘土,好在有一个玻璃烂了一个裂缝,我们凑了上去佳肴记最新章节

    我看到床上躺着我老娘,一个陌生而熟悉的老娘,躺在床上,衣衫整齐安安静静。

    而父亲在一个简易的梳妆台上,点了两盏结婚用的红烛。

    梳妆台上,摆了一个古朴的铜镜。

    父亲翘着兰花指,摸着自己的脸颊,晃着脑袋,另外一只手,在空中慢慢的捋着胸前并不存在的长发。

    我顿时口干舌燥。

    女警偷偷的拿出了手机,对准了窗户上的裂缝,点开了摄像的功能。

    我们三个就这样站着看着,我想要发出声音,却被二叔捂住嘴巴摁住身形,父亲在铜镜前梳妆打扮了二十几分钟。

    然后站起来,他的腰间,绑了一条红布。

    他一个大老粗,此时却在身形如燕的在屋里舞动,双手捏着红绫舞动,美轮美奂。

    如同京剧里的花旦,一模一样。

    他的嘴巴在唱着什么,却没有发出声音,只能根据嘴巴的一张一合来判断此时的他正在唱戏。

    如果父亲也是被鬼附身的话,那这个女人,以前绝对是个唱京剧的。

    ——做完了这一切,父亲吹灭了红烛,把红烛放在柜子里,摸着黑上了床,我们三个,再一次蹑手蹑脚的离开。

    回到屋里的时候,女警跟二叔看着我,眼神关切。

    “二叔,一定要救我爸,用我的命换都行。”我不知不觉的,泪流满面。

    “小凡,你放心,会没事儿的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最新章节。“二叔道。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爷爷的死,我当时并不是太难过,因为爷爷的年纪大了,算是喜丧,可是父亲还那么的年轻,虽然他没钱没本事,但是他在我心中无比高大,此时他的出事儿,彻底在我心里引起惊涛骇浪,我感觉如果这个家没有我林小凡还行,没有了老爹,那绝对是要整个崩塌掉。

    这一夜,我做了一个梦,梦里的父亲,成了一个京剧里的花旦,下面坐了一群留着长辫子的满清贵族,人气爆棚。

    我的梦是被九两给搞醒,我睁开眼看到她焦急的脸,如同昨天早上她叫醒我一样,今天,她甚至没有时间让我穿上大裤衩,直接一条内裤就把我拖下了床。出门还刚好碰到了早起去买菜的吴妙可。

    吴妙可看到我们两个的样子,轻笑着点了点头,我甚至看不出他的情绪波澜。

    我也没来及的跟她打招呼,因为女警此刻都已经快疯了,直接把我拖上了车,把手机丢给我道:“别问我为什么这么着急,你自己看!我早上醒来之后想着琢磨一下你爸昨晚唱的是哪一剧目,打开一看就发现了这个!”

    我点开了录像,九两的手机是个名牌儿,录像录的很清楚。

    我看到录像的内容,跟我们昨晚在窗户上看到的完全不一样的内容。

    这个内容,直接让大清早的,冷汗打湿了我仅有的内裤。

    录像里梳妆打扮的,跳舞的,本应该是看起来忠厚老实的老爹,可是手机录像里,同样的两支红烛同样的梳妆台。

    跳舞的,却成了一身红衣,画着京剧花旦脸谱的女人。

    一瞬间,天旋地转。百镀一下“最后一个阴阳师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