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最后一个阴阳师 卷一 乡村鬼事 第六十一章 绝唱

作者:三两二钱、所属:恐怖悬疑书名:最后一个阴阳师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跟胖子两个人明显有同样的渴望,就这么看着听着这个棺材,可是过了几分钟,里面根本就没有动静。

    胖子竟然在这个时候点上一根儿烟,盯着棺材道:“里面的这位美女,果真要这么不给胖爷我面子?那得,咱啥也不说,小家伙儿,开棺星神兵王最新章节!”

    我拿着撬杠硬着头皮,在棺材周围转了一圈,可是开棺这个活儿,那绝对是个技术活,哥们儿完全不会,拿着撬杠根本就无从下手。

    “胖爷我瞎了眼了,让你来打下手,滚蛋。”胖子弹掉烟头,。——这个胖子就不适合说话,三句话,就把他刚才引百鬼上身归位积攒下来的高人气质搞的荡然无存。

    胖子接过撬杠,找准了棺材的一个角落,手法娴熟的探了进去,我也是看过几本儿盗墓小说的,看着胖子熟练的动作,我不禁在想,难道胖子这家伙,以前是个盗墓的?

    胖子把撬杠都插进了缝隙之中了,这个红色的棺材还是没有动静,此时还真的有那么点暴风雨来之前黑云压城的感觉。

    美女女鬼姐姐,你这是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肯出手?还是在酝酿大招给我们来一个致命一击?

    “住手!”此时我忽然听到了一个叫声,听声音是二叔,他忽然的大叫让我吓的一个哆嗦,胖子肯定也是很紧张的,他被二叔的这一声大叫,搞的撬杠都掉在了地上。

    “林八千你个犊子瞎叫唤什么呢?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胖子对着二叔就怒吼了一声。

    “刘胖子,看天!看天!”二叔指着天空对胖子叫道。

    胖子不明就里,恼怒的抬起头看了一下,这样的环境下,二叔的叫声,让在场的所有的人都抬起了头看着天空。

    百鬼夜行时,黑云蔽日,不见星辰光辉。

    而此时,黑云正在缓缓的消散,星辰明月光,开始慢慢的洒向地面,这本来应该是祥瑞,守得云开见月明嘛不是,可是在黑云散去之后,天上的明月似乎不太对劲儿晋臣最新章节

    那一轮圆月,竟然在慢慢的变大,变长,然后再我们的注视之中,一轮圆月竟然开始分裂开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竟然变成了两个月亮!

    “我操!”胖子大叫了一声,竟然拔腿就跑!那肥胖的身形,在此时是如此的迅捷,一溜烟儿的就跑回了村儿,村民们最开始呆了,在看到胖子跑路之后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过了足足有十几秒。

    “村长!怎么回事儿?!”

    “村长!现在怎么办?!”

    大家都开始问林三水,胖子是林三水的主心骨,在胖子跑路之后林三水一下子也慌了,马上把目光投向了我,我跑去捡起胖子丢下的撬杠防身,林三水看我,我看二叔。

    这是一个连锁的反应。

    “全部都快回家,今天晚上不管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出门!”二叔这时候走了过来,冲村民们大吼道。

    “你不是小凡家里来的那个二叔嘛?”很多人都不怎么熟悉二叔,他的话没什么人听信这是必然的,我赶紧对林三水点头道:“三水叔,现在就按照我二叔说的话来办!”

    “现在都听我的!就这么办!全部回家!快撤!!”林三水当机立断道。

    ——也就在林三水话刚落音的功夫,对面的泥塑之中,开始砰砰砰的乱想,我回头一看,发现那些泥塑额头之上贴的朱字黄符,竟然在此时全部都自燃了起来,可是慌忙跑路的众人根本就没有人顾及到祖先泥塑的异变。自己的命都没有了,谁还有空管其他的?

    “你们也走!快走!”二叔看着天,催促现在混乱的战场上仅存的我跟女警道。

    “那您呢?九天帝主最新章节!”我问二叔,天上出现两个月亮,这他娘的要出现新的世界未解之谜了?

    关键时刻,我的脑袋竟然还能南辕北辙,不禁在想,这个时候如果谁家的孩子出生,那么史书会不会记载,某年某月某日,天生异象,星空之中现明月两轮,X太祖应运而生?

    “我没事儿,你们走。”二叔面色依旧凝重道。

    九两此时比我要淡定,直接拉住我的手道:“你在这里也只能添乱,走!”说完,她竟然把配枪交给了二叔,道:“拿着这个防身。”

    这下更说明了这个女警的地位儿,竟然能随时配枪,还敢把枪交给别人使用,换做别的警察,谁敢这么做?

    二叔笑着摇了摇头,道:“这个我不需要,没用。”

    九两也没有再说什么,拉着我直接就冲着村口跑了回去,我一边跑一边回头看着二叔,他就那么昂着头站着,看着两轮明月,月光把他的身影拉的修长,在夜色之中,旁边的红色棺材和一个淡定的人,给二叔一种神奇的魅力。

    这才是高人,一个真正的高人。

    “胖子真他娘的不靠谱,这个时候竟然跑路了?!”我骂道。

    “这是人在困难时候的自然选择,每个人都不一样。林家庄还相对来说比较淳朴,你在外面待过,更加的混乱不堪,这个你应该明白。”女警九两道。

    等我们跑到了村口,发现刚才回来的人,竟然全部都站在村口,人群中一片安静,这是又发生了什么事儿么?我头皮瞬间就是一阵发麻,难道村子里又出了什么事儿,现在大家有家都不能回?!

    我紧握手中的撬杠,女警手中握着枪。我们两个朝着村口的方向慢慢的走近,走的近了,我听到了唱戏声,声音绵长细腻,就是耳熟能详的京剧声球场教父最新章节

    哎...

    冰轮初转腾

    见玉兔

    玉兔又早东升

    那冰轮离海岛

    乾坤分外明

    皓月当空

    恰便似嫦娥离月宫

    奴似嫦娥离月宫

    唱的竟然是贵妃醉酒!

    声音悠远的好像要让人醉掉。我心里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京剧,花旦,脸谱!我在一瞬间就想到了在窗户上看到的父亲的样子!

    难道村子里发生的异变,竟然是因为父亲?!!这是我最担忧的,也是最不想看到的一幕!

    我挤开人群,发现此时人群中的人都呆滞着,像是丢了魂儿,也像是沉醉于那绵长细腻的花旦腔中,我和九两挤了进去,终于看到了里面的一幕。

    胖子站在队伍的正前面,手中拿着一把桃木剑,如临大敌一样的看着场中。

    在村口,一副诡异的场景,像是一个戏台,戏里的主角,竟然是我的老爹老娘。

    一个长桌,上面摆着两支随风摇曳的红烛。

    我一直以为唱着京剧花旦腔调的会是那晚诡异上身的父亲,可是现在才看到,此时的场中,穿着一身艳丽花旦旗袍的,竟然是我的母亲,她双手轻轻的捻着兰花指,双脚在地上游移,迈着小碎步,脸上画着多彩美的令人惊心动魄的彩妆都市天书最新章节

    小嘴轻轻的微微张合,一声声悠扬的让人沉醉的声音,就从那张抹着粉红胭脂的双唇中间发出,让人痴迷。

    此时的父亲,端坐在一张长凳上。穿着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穿过的一身灰色长袍。

    我这才发现,不背锄头的父亲,穿上长衫,浑身上下透漏着令人神往的儒雅书生气质。他只有穿上他的这身衣服,才配得上他的的名字。

    林语堂。

    此时的他端坐在长凳上,闭着眼睛,腿上放着一把二胡,他沉醉的拉着二胡,配合着母亲的声音。

    二胡声古朴。

    母亲的唱腔浑圆。

    “爸妈!”我要叫出来,胖子却在此时一把拦住我,轻声的道:“不要打扰他们。”

    人群中的人,没有一个人吭声,我们就这样,看着母亲和父亲,这惊艳的表演,气氛非常的压抑,母亲提着一个酒壶,身形苗条婉转,美的让人不敢直视,她坐在父亲的怀中。

    千娇百媚的唱出一声:“陛下,满饮此杯。”

    父亲停下拉动二胡,无视现在在场的所有人。他微笑的看着怀中的母亲,两个人的眼中各成一个世界,彼此的世界里只有对方的身影。

    母亲提着酒壶高高扬起。

    父亲张着嘴巴。

    酒壶倾斜,酒入喉,酒不醉人人自醉。

    父亲像是一个意气风发沉醉风月之中的才子一样,从怀中拿出一支簪子文坛崛起最新章节

    轻轻温柔的别进母亲的满头黑发当中。

    一曲终了,胖子还在戒备,母亲已经站起来,唱戏结束后的她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只是安静的站在父亲的身后。

    父亲拿出一抹白布,轻轻的擦拭着二胡,温柔的像是在擦拭情人的脸庞。

    一切做完,父亲站起身,一身长衫在微风的轻吹下,衣袂轻飘,父亲本身就棱角分明的脸,数不尽的风流。

    他走到我的身边,摸了摸我的脑袋。

    “林家总要死一个人的,还你爷爷的债,但是不会是你。”父亲微笑的道。

    我的眼泪瞬间决堤。

    他擦掉我的眼泪,道:“从我把烟枪交给你的时候,你就是大人了,男子汉,流血总比流泪强。”

    “照顾好你妈”父亲说道。

    说完,他分开人群,朝着祖坟坟园缓缓的走去。

    从始至终未曾回头。

    我被胖子死死的抱住,张大了嘴巴,却喊不出一个字。

    终于在他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的时候,我才失魂落魄的憋出一个字儿。

    爸。

    他和母亲的琴瑟和鸣,我第一次听到。

    却俨然成绝唱。百镀一下“最后一个阴阳师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