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最后一个阴阳师 卷一 乡村鬼事 第七十一章 剪不断理还乱

作者:三两二钱、所属:恐怖悬疑书名:最后一个阴阳师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其实在母亲变成纸人,而父亲醒来对此没有吃惊的时候,我怀疑过我父亲,甚至也意淫过,这个名字叫林语堂的男人,绝对是一个不出世的高手高手高高手。可是到现在为止,父亲的话,对我来说最大的颠覆应该是爷爷,我之前怀疑的父亲在这其中扮演的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

    让父亲扎一个纸人,然后可以把一个封印在琉璃球里的灵魂,变成一个活人,这得是多么玄乎的本事才行?可是联想到我印象中的爷爷,一切似乎又变的如此的混沌,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本来看似无关紧要的一个人,忽然就成了重点。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跟父亲都没有再去说话,他在思索,我也在思索。爷爷不是一个普通人,父亲也在刚才的话中说起过,爷爷是在从军的那几年,有过奇遇,这个奇遇,让他掌握了可以让一个纸人变成有血有人的人。

    但是说到爷爷从军的那几年,就必须提一点,一个人,那就是我二叔,林家庄所有故事的起源都因为这个跟我父亲长的一模一样人的到来而变的扑朔迷离起来算卦我靠玩微信最新章节。——他是我二叔不假,但是他应该是我爷爷从军那几年的孩子,这个疑问我父亲曾经说过,如果我二叔真的是我爷爷从军时候的孩子的话,他就是我大伯,而不是二叔。

    这是一个在时间点上,本质就矛盾的东西。

    我们林家欠下一个“债。”这是无疑的,因为种种迹象都表明,这个红色的棺材,就是冲着我林家来的。不是林家庄的林,而是单纯的我林小凡祖孙三人。爷爷是一个很厉害的有大本事的人。

    他肯定很害怕前来讨债的人,这个有两点可以证明。一是他在死后诈尸回来找我比划的那个逃字。

    第二,就是他在林家庄的隐姓埋名,可能都是为了躲避这个债主的催债。

    可是债主是谁?——现在的重重问题看来,都会是红色的棺材无疑。可是我却更加怀疑一个人,那就是我的二叔。

    我紧紧的闭着眼睛,思索着爷爷跟二叔相遇的时候的表情,爷爷不知道二叔的存在,可是在二叔提到一个地名儿,山东聊城,提到爷爷把配枪留给了二叔老娘的时候。

    当时的爷爷,惊吓万分的说了一句:“是你!!!”

    之后爷爷死了,而当时我们把爷爷的死因归根在了奶奶的那一鞋拔子上,可是现在想来,不是,只是奶奶当时的一鞋拔子转移了我们的视线,仅此而已。

    爷爷真正的死因是因为二叔的到来,二叔就是他最为惧怕的讨债的人!

    如果是把这个假设成立的话,一切似乎顺理成章,爷爷在看到二叔来讨债的时候,因为惊吓而死,他在死后,知道债马上就要来了,所以一次次的诈尸来提醒我快快逃走。可是我们却没有舍得离开家,又或者说对爷爷的警示没有发生作用。

    所以有了之后的事儿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最新章节。——所以说,二叔是一个让我家出现种种情况的罪魁祸首。

    我点上一根儿烟,脑海中浮现出第三张脸,我二叔那平静如同死水的脸,我看不透他这个心底似乎是藏着许多秘密的男人,可是我却难以相信他是一个坏人。

    更不能相信他是我家出现这种情况的罪魁祸首。

    一切是如此的扑朔迷离杂乱无章。

    我此时根本就无法理清楚其中的头绪出来。

    “小凡,事情总会过去的,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你没事儿,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那就过去了,想明白想不明白,那都不要再去想了。”父亲摸了摸我的脑袋道。

    说完,他递给我一个东西,是一个琉璃球,里面有一个红色的身影,像是一个缩小版的人。

    “你妈已经回去了,不早了,我们也回去吧。”他招呼我道。

    我拿着那个琉璃球,看着里面的身影,有点呆滞,很难想象,这里面是昨晚还在我眼前的老娘。

    “爸,我妈还能变成人么?”我忽然问道。

    父亲愣神了一下,哭笑道:“你爷爷要是活着,估计还行,可是他已经死了。”

    我没说话,却小心翼翼的吧这个琉璃球放在贴身的口袋里,我还没对父亲说,我二叔已经说了,要培养我成为一个阴阳师。

    等我们回了家,二叔斜靠在墙上,我打开门的时候,他还在睁着眼睛看着我,我对他道:“还没睡?”

    他拍了拍床边儿,对我点头道:“小凡,你过来,二叔跟你说几句话游戏主播系统最新章节。”

    我大喜过望,一头雾水的我,在经过了父亲对我的解密之后,更加的迷茫,现在我最需要的是什么?就是二叔的坦白!

    我脱了鞋上了床,躺在二叔的身边儿,他忽然问我道:“你爸跟你说了什么没。”

    我点了点头,道:“说了,我母亲的来历,和他们的一切,当然,最后他还提起了我爷爷,原来他才是最深藏不露的那个人。”

    我拿眼睛的余光瞟着二叔,因为我断定,在我提到爷爷的时候,他肯定会有所反应,果不其然,他的眉毛在那么一瞬间跳动了一下,道:“对,他是一个神秘的人。”

    “小凡,我不是来讨债的那个人,你爷爷的死也与我无关,这一点,不管到了什么时候,请你相信我。”二叔说道。

    “哪能呢,您是我二叔,我怀疑谁也不会怀疑你。”我赶紧道,心里怎么想是一回事儿,话怎么说又是一回事儿,这我还是知道的。

    “你在怀疑我,我知道。别的,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今天你叫我一声二叔,我就对你说一句话,你爷爷就是因为自己太聪明了,太自负了,太自以为是了,才会有他的今天,以后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儿,都是他自己咎由自取!”二叔说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非常的平静。虽然是在谴责爷爷,但是在话里行间,丝毫没有对爷爷的憎恨。

    “不管怎么样,他都已经死了,我知道他不是一个一般人,但是在林家庄这么多年,他都默默无闻的过日子,死了也不安宁,二叔,说我不怀疑你,那是不可能的,如果我错怪了你,我道歉,如果您真的跟林家的那个所谓的债主有关系的话,请你告诉他,人死如灯灭,我妈都已经变成那样儿了,如果他还有什么气的话,冲我来,别对我爸发。”我对二叔说道。

    他就这么看着我,眼里的表情颇为无奈。

    最后,在他轻声的对我说了一句话,一句我听不太明白的话:

    土地下葬有尸骨,也埋有野心我的青春期最新章节

    这一句话我没听懂,却让我在闷热的夜里,感觉全身冰冷。

    我摸出了水晶球,对二叔说道:“二叔,什么时候教我做阴阳师?”我现在迫切的需要力量。

    问出这么一句话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了什么。这让我看二叔的眼神都变了。二叔在之前说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阴阳师,现在却忽然要教我做一个阴阳师,我没有吃到仙丹朱果被醍醐灌顶,只是在村子里倒霉催了几天。

    阴阳师,贯穿阴阳。

    活为阳死为阴。

    二叔忽然对我的传授,是因为我的老娘是纸人。我是一个活着的父亲,跟一个“死去的老娘”生的孩子。

    这是我成为阴阳师的条件。

    那么二叔呢?——他也是一个阴阳师。

    我那个素未谋面的二奶奶,她是一个死人,还是纸人?我不禁恶作剧的想,以前听人说过当兵当三年母猪赛貂蝉,看到一只母蚊子都感觉是双眼皮的,难道爷爷在从军打仗的时候因为寂寞,所以就自己扎了一个纸人,让她跟我母亲一样的变为了活人,然后又对人家始乱终弃最后才算有了我的二叔?

    我的脑袋里嘭的一声炸开了。

    红色棺材里的那个,会不会就是我的二奶奶,也就是我二叔的老娘?我二奶奶才算是债主,来讨回我爷爷欠他的情债?

    一切,这样想的话,似乎串了起来,合情合理。百镀一下“最后一个阴阳师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