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最后一个阴阳师 卷二 风水迷局 第十五章 去 ,宋

作者:三两二钱、所属:恐怖悬疑书名:最后一个阴阳师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一听父亲这么说,心里就高兴坏了,本来我以为,二叔要黑家的人找我,是因为他在最后给我留了一封信。

    这封信里,他交代了那个红衣棺材里的人,这个人,是我的二奶奶。

    而二奶奶,则来自于山东聊城,所以那封信,才是二叔给我最大的提示,去山东聊城,就要找一个人,宋知音!

    我推测出这个并不是无的放矢,这是我深思熟虑了半天的结果,黑三口中的那颗大树,黑三的爷爷在找他谈判的时候,不可能是名利,因为这些东西,身为大树的他肯定不会稀罕。

    那么,百分是九十九,就是跟红色棺材类似的东西,龙脉。

    或者说龙气,这绝对是我能想到唯一的可以打动大树的东西。

    二叔的筹码就是:别打林家庄的主意,要龙脉吗不是,哥们儿再给你找一条。

    所以,不管是龙脉那封信,都跟二奶奶有着密切的关系,所以我才会在这晚上,找到了我奶奶妻乐无穷,总裁霸婚不离最新章节

    谁知道二叔真的是神算算无遗策,竟然还在父亲那里给我留了锦囊妙计?我顿时欣喜异常的道:“快给我来看看,我虽然想到了可能是跟二奶奶有关。可是心里还是没底儿。”

    父亲递给了我,这是一封信,老式的牛皮纸信奉,还有胶带把信封口封的非常严密,似乎害怕别人看到,这样我就更高兴啦,二叔越是认真的东西,肯定就是提供的信息越珍贵!

    我打开之后一看,好悬一口老血没喷出来。

    信封里面有一张纸,上面的主要内容就写了两个字:

    去宋。

    两个字儿的下面,却写了一行累死PS的小字儿,看来气非常的高端大琪上档次:看完销毁,不要给任何第二个人看到。

    “上面写的啥?”父亲问我道。

    “没啥。二叔在上面写,除了我,不能给第二个人看,爸,我也是被他逼的……”我道。

    “好,你注意安全,早点睡。”父亲非常淡然的道,说完,就扭头回了房间,他不是一个八卦的人,这点好基因我竟然一点都没有遗传到!

    父亲走之后,我忽然很想笑,笑谁?当然是笑我二叔,去,宋,这两个字儿,多大事儿?不就是说黑三来的时候我要去,去了就找我二奶奶宋知音?我还以为有多绝密的提示呢。这个我跟我老爹都想到了好嘛?

    二叔你是多怀疑你侄子林小凡我的智商?

    拿我们都想到的东西这么绝密的给我,我忽然对我刚才把我二叔当成诸葛在世的想法表示质疑了。

    大方向已定,山东聊城,再锁定一个宋知音,这下的目标可搜索范围就更小了,这也让我对山东聊城之行有了那么点信心染指成婚,总裁大叔太撩人!最新章节

    第二天早上,告别了眼泪汪汪的林小妖白珍珠,有媳妇儿有家的感觉就是不一样,起码在你远行的时候知道有一个人在家里盼望着你的归来。

    黑三开车,我坐副驾驶,胖子跟林二蛋坐在后排,本来胖子死活要坐前排的,他在一大早就找我商量,说我们半路打这个黑三一顿吧,上次他把我胖爷打的太惨了,几乎毁了我这张帅气的脸,不过小凡,我知道这次你们结成了战略同盟伙伴,胖爷我下手轻点,保证不打死他。

    他不说我还能让他坐副驾驶,说了肯定就不行了,就算是这样,黑三跟刘胖子在路上好几次都差点下车单挑了,黑三现在算是有求于我,因为他感觉二叔在走之前肯定给我留了信息,对胖子算是很克制了,但是就算再克制的人,也经不住胖子的贱啊!

    我跟林二蛋都要笑的岔气了,就这一路上看着这俩人如同活宝一样的互掐,一天半后才到了山东聊城。

    黑三家的势力大,我们来的时候,刚下高速公路,就有几辆车朝我们亮了亮大灯,他们在前面开动,我们在后面跟上,看来这是接我们的人。

    这下胖子又开始贱了,叫道:“呦呵,黑三大少爷怕被我徒弟打死,这是找了帮手来?胖爷我奉劝你多找点人,不然还真不够我徒弟热身的。”

    “师傅,我饿了,一个人也打不了。”林二蛋道。

    胖子一巴掌摔到了林二蛋的后脑勺上,骂道:“就他娘的知道吃。”——

    他们师徒俩的对话颇为搞笑,可是我却看到黑三黑着一张英俊的脸,我竟然在他的脸上看出了那么一丝不甘和怨气,就问道:“你怎么了,转性了?”

    黑三看着前面指引我们的车,道:“前面的这几辆车,都不是我的人,这事儿整的球场教父最新章节。”

    “啥,不是你的人?”我问道,不是你的人干嘛高速公路下面接我们?

    “是他的人,他以为我爷爷的失踪是想要霸占那所谓的龙脉,这是派人监视着我们呢,这事儿搞的,真他娘的憋屈!”黑三骨子里其实还是个桀骜不驯的人,被人这么严密的监视,下了高速就有人接着,我听了都有点火,更何况是他?

    我可以想象的到,接下来我们几个在山东聊城的一切举动,都会在对方的严密监视之中。事儿他娘的我怎么感觉越来越复杂了?

    想到这里,我也一阵的郁闷,这是把我们当犯人处置呢?

    “不过也正常,到了他们那样境界的人,谁都不相信,只相信他们自己。”黑三却在这个时候反过来劝我道。

    “等下他们会带我们去酒店,不出意外的话,房间里会有摄像头,你们别担心什么,他们也只是防备,不会真的对我们怎么样,大不了,老子就把这个捅国外的网站去,看谁损失大!”黑三道,想不到这家伙还是个愤青。

    我们在车子的牵引下道了酒店,想到房间里会有摄像头,严密监视着我的一举一动,洗澡的时候内裤都不敢脱了,就算都是大老爷们儿,被人看到光着身子也不太雅观吧?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在酒店要了一间包房,一边吃早餐一边商量接下来的行动,说实话,住这样的酒店,这样消费,还真是我跟林二蛋这俩土鳖开天辟地的头一回,林二蛋这家伙更过分,几乎把酒店自助点的东西都给清空了。看的人大堂经理都直摇头感觉不可思议,而我们商量接下来的动作就是,我二叔跟黑三的爷爷,去找龙脉,这几乎是可以肯定的事儿了。

    所以胖子道:“接来下胖爷会在游山玩水之余,遍访聊城的景点,看看有没有什么名山大川,我感觉他们去这个地方的机率会比较大,只有这个地方会有龙脉么不是?”

    “你以前倒过斗儿?”胖子这么一说,黑三就疑问道星神兵王最新章节

    “我倒你一脸,胖爷我是个道士,紫府山玄真观刘天赐刘真人就是在下。”胖子道。

    黑三白了他一眼,没有理他,他现在最信任的人应该是我,他问道:“你有什么打算,哦,不,你二叔有什么指示?”

    “我会单独行动。”我道。

    胖子这时候听我这么说,也阴阳怪气的看着我,似乎在怀疑,你单独行动能干点啥?

    我也没理他,有些话,我不方便说,我也终于体会到了二叔那种,我知道,但是我不能说的感觉。

    吃完早饭,我们都要分头行动的时候,忽然酒店的服务员敲开了我的门,送来了一套衣服,服务员很漂亮,笑的时候还露出俩小虎牙,道:“先生,您朋友给您定的衣服。”

    我拿起来一看,衣服上还夹了一个便条:衣服换了,瞧你们三个穿的熊样儿,简直丢我黑三爷的人!

    我不禁哑然失笑,不得不说,这个黑三,其实也挺细心挺可爱的嘛,像极了我大学时候的那个富二代舍友,天天骂我土鳖,却会在我被别人骂土鳖的时候跟人拼命,不知道当年那个自称宇宙江湖第一帅的他,现在过的怎么样了?

    换上一身我看不懂牌子但是凭手感就感觉特别值钱而且还合身的衣服,人靠衣装马靠鞍,我也格外的精神,可是出了酒店门儿。

    看到川流不息的人群,我忽然发现,我其实比黑三他们知道的,也多不了多少。

    只是他们要找的是我二叔还有黑三的爷爷,我要找的,是宋知音晋臣最新章节

    还是一个几十年前没甚至更早,就被我爷爷关紧棺材里的人,我要去哪里找?——

    迷茫了一会儿,我决定去图书馆,找一本当时的县志什么的,因为宋知音,这个名字一听就是大户人家的女儿,说不定县志里面就有记载。

    这一干,就耗费了我一整天的时间,什么都没翻着,压根儿就没有一个姓宋的达官显贵!我回到酒店之后也听到了胖子的抱怨:“这里像样儿的山都没有,哪里来的狗屁龙穴?黑老三你确定他们来了聊城,而不是在聊城下车,打的去了别的城市?”

    黑三一下子不敢确定。

    而我,则百分百的确定,二叔就在这里,是我们没有找到而已。

    回了房间之后,我就打开电脑,继续在那边搜索姓宋的达官显贵的信息。

    可是还是一无所获,最后,我实在是无可奈何的想起了二叔的那个字条。

    去宋。

    我干脆就打开了百度,直接输入了这两个字,却跳出来一个搜索结果。

    求一份儿去宋斋的路线,越详细越好。这个问问的提问者,是一个拼音。

    我翻看了一下回答,忽然发现有一个人给了一条路线。非常详细的路线。

    回答者的百度ID,叫林八千。

    我瞬间就惊出了一身冷汗,再去看提问者的拼音,他娘的,竟然是:

    Linbaqian。百镀一下“最后一个阴阳师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