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最后一个阴阳师 卷二 风水迷局 第十七章 宋斋2

作者:三两二钱、所属:恐怖悬疑书名:最后一个阴阳师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事实证明,虽然现在黑三是一个人, 他单挑肯定不是林二蛋的对手, 但是在俗世中的影响力, 绝对不是我们三个加起来就可以比拟,团队的力量绝对胜过一个根本就毫无头绪的个人。 我在当天晚上给他的信息, 两个字, 宋斋, 等到第二天早上我们在楼下吃早餐的时候, 他就给了我一张纸条。

    上面是一个宋斋的路线草图。[最-快-更-新-到-[爪][机][书][屋]]

    “有一个人拖我问你, 是不是这个宋斋?” 黑三一口吞掉一整个茶叶蛋一边问我道。

    我偷偷的看着图片, 说实话, 只需要一眼, 我就兴奋了起来, 可以确定, 画这张草图的,绝对知道宋斋这个地方, 因为他在草图之中,除了宋斋之外, 在街道两边标注出来的位置, 就是跟用二叔名字为ID回答的答案一模一样完美继皇后最新章节

    “对! 就是这个, 他没有说这个位置在哪里?” 我兴奋的问道。

    “他说了, 如果是对了的话, 需要先见你一面, 他非常好奇, 你是怎么知道宋斋这个地方的。”

    “而且, 这是一个老头, 以前就是一个吃软饭的货色, 在大几十年前, 他老婆在整个山东的倒斗儿界都是赫赫有名的, 后来文革的时候, 他的儿子跟媳妇儿, 都被批斗而死, 所以他的精神, 就有点小不正常。”

    “还有, 他只单独的见你一个人。” 黑三乌拉拉的说了一大堆。

    “这老头是个神经病?” 我诧异道。

    “差不多, 一方面是当年受到的刺激太大, 另外一方面, 是年纪大了, 脑袋有点不太好使。” 黑三说完, 笑着看着我, 我怎么看, 他都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 似乎在报复我之前对他的不信任。

    我的脑海里, 自动的浮现出了一张疯子一样的老头的脸, 不禁打了一个哆嗦, 不过我也不能说啥, 见, 是肯定要见的, 哥们儿一个年轻人, 倒也不至于被一个现在估计都一百岁左右的疯子老头给吓坏了。

    “这是地址, 记住, 一个人去, 还有, 这个老头是有点古怪。” 黑三道。

    我拿着地址, 出门儿打了一个地, 这次出租车司机倒是不会不知道地址, 而且司机还是三四十岁的阿姨, 她听到我报的这个地址的时候, 就说道:“ 小伙子去的这个地儿, 有点偏啊!”

    “啥意思? 我一个朋友在那边住呢。” 我说道。

    “ 那成, 太远了, 打表不合适, 四十块钱跑到那, 你放心, 阿姨坑不了你我的世界最新章节。” 这司机道, 我点了点头, 没说话,我是没钱,放在以前能走路去的我甚至连公交车都懒得坐, 可是现在说这些钱, 还真的不是个事儿, 车开始在大道里面走, 走着走着还穿了几条小道, 再后来, 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路简直是太绕了, 绕到最后, 我连东西南北都不知道, 任凭着这个司机拉着我, 看来他说的四十块不打表, 也不算坑我。

    最后, 车子在一片看似要拆迁的区域, 写满了红漆途的“拆”字那里挺了下来, 司机道:“ 小伙子, 下车吧, 这地方还真偏, 你要不要我等着你? 多加十块钱, 我等你半个小时。”

    她看我有点呆滞, 就道:“ 我意思是, 等下你回去, 这个地方, 不好打车。”  看来这个阿姨也是个实在人,心肠不错, 我就掏给她了五十块钱, 对她道:“ 阿姨, 你尽量的多等一会儿,大不了等下按时间算钱。” 我说完就下了车,缺忽然对面竟然挂着一个粉红色招牌的发廊。

    门口蹲着一个衣着暴漏的女郎,有一个老掉牙的老头正在把手放在这个三十多岁的老小姐胸口上,场面非常的滑稽,他娘的你这么大岁数了, 还有心情玩这个?

    我搜索了一圈, 终于在一片杂草之中找到了黑三给我的地址, 这是一块名牌儿, 上面用斑驳的漆写着, 青旺街九号, 这个房牌上面, 竟然还有一块军属光荣的金属牌, 我往这家院子里看去, 发现院子里,长满了杂草, 大门还被一个人用生锈的大锁给锁着, 这一看, 就像是荒废已久的样子, 哪里还会住人?

    难道黑三也是故意耍我的?

    可是想想也不太可能, 他根本就不知道宋斋的附近那些建筑的名字, 能画出那张草图出来的人, 绝对是知道宋斋这个地方, 我就站在门口大叫:“ 有人吗?”

    叫了几声, 根本就没人鸟我, 看着里面的长的比人还高的荒草, 我还真的不确定里面是不是有人, 忽然一想, 里面这个老头都已经快一百岁了, 说不定耳朵聋了呢, 我估摸了一下, 大门也不算很高, 就想着翻进去看看得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最新章节

    这是那种老旧的金属门, 非常好翻, 因为它金属框都可以当梯子使, 我翻到一半儿的时候, 忽然背后一阵的疼痛, 扭头一看, 原来是刚才在发廊门口摸那个女郎胸脯的老人在不知不觉之中站在了我的背后, 他手中拿了一个树枝, 看来就是他刚才给我来了一下子。

    “滚蛋老色鬼, 信不信我抽你?”我对他凶道, 我对这个老头印象很差, 路都他娘的走不稳了, 还有力气去**, 你说你要不要自己的那张老脸了?

    我这么一说, 这个老头跟疯了一样的, 也不说话, 直接拿着树枝使劲儿的在我背后抽了起来, 一边抽一边用那种极其怪异的嗓音大叫道:“ 抓贼了抓贼了!”

    我被吓了一大跳, 恨不得下来给他两巴掌, 我也不确定现在这周围还有没有人住, 发廊都没有搬走, 看来应该还会有一些人, 我赶紧从门上跳下来, 道:“ 你瞎叫唤什么? 我是来找人的!”

    “放屁,你找谁, 我怎么不认识你?” 老头看着我。

    我一下子就呆了, 莫非这个色老头, 就是我要找的那个黑三口中说的怪老头?—— 想到这里, 我就用试探一样的语气问了一句:  “宋斋?”

    老头一听到这两个字,吓的一个哆嗦, 丢掉手中的棍子, 直接拉住了我的手, 用非常惊恐的名字道:“ 这两个字, 说不得! 说不得! ”

    老头现在离我很近, 身上剧烈的臭味就不说了, 说话的时候的口臭更让人异常的难忍, 他的手正拉着我的手, 上面脏的像是披了一层黑色的战甲, 我这个没洁癖的人都有点反胃了, 心里不禁想刚才的那个小姐真他娘的不容易, 这钱赚的恶心不恶心?

    老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钥匙,那么破旧的锁, 竟然还能应声而开, 他推开了大门, 此时的老头脸上已经带了一个微笑, 道:“ 来, 你进来[综]宿主,欢迎光临最新章节。”

    他在前面走, 步履阑珊, 满头花白而杂乱的头发, 我甚至还在院子里, 看到了很多堆积的饮料瓶, 我真的有点佩服黑三了, 他是怎么在一夜之间, 找到了这个拾荒的色老头的?

    老头带我走进的房子, 却是一个二层小楼, 一层的窗户被纸给糊着还好, 二层的几乎都烂光了, 走进屋子里的时候, 我甚至感觉我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屋子里狠整洁, 相当的整洁, 虽然装修和家具老旧了一点儿, 却打扫的干干净净, 老头进屋的时候, 甚至还换上了一双拖鞋。 看来这真的是一个奇怪的老头, 黑三他果然没有说错。

    老头哆嗦着双手给倒了一杯水, 竟然用的还是一次性茶杯, 可以这么说, 走进房间里的老头, 跟在外面的那个简直是判若两人, 他找了一个厚重的黑框老花镜一戴, 竟然还有点那个犀利老头爱因斯坦的味道。

    他往一张圆木桌上一坐, 似乎陷入了回忆, 道:“ 宋斋, 多少年没人提过了? 我真没想到, 这一次, 竟然是你这个年轻人找了过来, 来, 给老头子说说, 你是听你家哪个家人说的宋斋这个词?”

    虽然是一次性杯子, 可是我还是不敢喝他给我倒的水, 听到他这么问, 我就说道:“ 是我的一个朋友, 我只是好奇, 这个宋斋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老头并没有逼问我,具体是哪个朋友跟我提起的宋斋, 但是我却有一种感觉, 在他那个老花镜后面的一双眼睛, 似乎能看透我心里所有的想法。

    “宋斋啊, 那是个, 给鬼唱戏的地方啊。” 老头含糊不清的道。百镀一下“最后一个阴阳师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