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妖孽王爷小刁妃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妖孽王爷小刁妃 第一卷 第21章:好戏才开始

作者:千苒君笑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妖孽王爷小刁妃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勾起嘴角,贴着灵月耳边凉薄地笑:“要跟我玩是么,这好戏才开始,你急什么。”

    灵月拼命摇头,眼神不断往湖里瞟,这才真真算是害怕了起来。她奋力挣扎,沛青见叶宋这般也豁出去了,是南氏这对主仆欺人太甚就莫怪她们奉陪到底。于是沛青赶紧过来帮忙,制住了灵月。

    水中的南枢,惊散了鱼群。忽然她从湖中冒出一个头来,身体在水中挣扎,蓦地一抬眼,看见凉亭内的灵月不喊不叫原来是被叶宋和沛青给捂了嘴,立刻脸色就更加惨白,发出低弱的求救声,大口大口地喘息,看似真的不会水,紧接着又沉了下去,她就那般起起伏伏,慢慢至无力。

    灵月呜呜地哭泣。最终南枢沉下去就再也没冒出头来,叶宋转而走到凉亭边上,侧头对沛青道:“沛青,松了她,让她尽情地大叫。”说罢毅然决然地跳下了水去,又是噗通一声没了踪迹。

    这时灵月才有机会撕心裂肺地大叫:“来人啊!来人啊!夫人掉水里了!”

    对于从小在长江边上长大的叶宋来讲,在水里捞一个人不算什么。她十五六岁的时候还在长江里捞起过被溺毙的尸体呢伪钞帝国最新章节

    此时此刻她如一尾灵活的鱼儿,浅白色的群裳在水中层层绽开如一朵国色天香的白牡丹,浓黑的墨发晕染在水中似泼墨一般娟美。她看见南枢正往湖底一点点地沉去,便加快了速度游过去,捞起了南枢的身子便奋力往上浮。

    这湖看起来不大,但是却颇深。她浮出水面很是费力,幸好府中家丁来得及时,又幸好今天苏宸回来得早,他将将一到家门便有人飞奔去告诉他南夫人的情况。

    因而叶宋快要没力气时,家丁们纷纷下水救助,苏宸也亲自下水,他动作比谁都快,赶在叶宋浮起来又快要沉下去时一把拉住了她,手拖住了叶宋的腰,把叶宋和南枢一并带出了水。

    叶宋一脸水迹,浑身湿透,毫无形象可言。家丁们纷纷回避,丫鬟都围了过来。她看见苏宸,愣了一愣,水珠衬得她脸色越发晶莹,连一丝脂粉的痕迹都没有,她侧头不太优雅地呸了一口水,无谓道:“这么巧。”

    苏宸脸色不太好,从叶宋手中接过了南枢,放在岸边草地上。南枢脸色白得似冰冷的雪,苏宸有些慌,赶紧按压南枢的腹部,一边为她口中渡气。经过十余回合之后,南枢终于动了动眉头,侧头哇地吐出一大口水来。

    “枢儿,枢儿。”苏宸长舒了口气,把南枢搂进怀。南枢委屈地哭了起来。

    这时叶宋一脸怒色,风风火火地走到灵月面前,看着目瞪口呆无声泪流的灵月,突然扬手,用力地“啪啪”两声往灵月两边脸各扇了一耳光。叶宋的手都扇得发麻,灵月一定很痛,跪倒在地。

    她是害怕过头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知道哭泣。

    叶宋愤怒地厉声喝道:“混账!你是怎么照顾夫人的,明知她体弱你还放她一人独坐在凉亭边上!万一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以为你这个贱婢就能赔得起吗!幸好今次是我及时过来搭救一把,夫人得以捡回一命,否则你就是十条命也死不完科学修真时代最新章节!连照顾夫人这些事都做不好,你说王爷留你何用!”

    不仅灵月懵了,连南枢也懵了。现在来了这么多目击证人,连苏宸也是其中之一,他们没有看见叶宋把她推下水,而是看到叶宋把她吃力地救起来,灵月更加是丧失了话语权的先机,她还能说什么呢,能够红口白牙地赖在叶宋头上么?

    南枢只顾着哭着摇头,枕着苏宸的胸膛。苏宸只当她是无力说话。

    丫鬟及时上前递了一件披风。苏宸小心而温柔地把南枢裹起来,示意丫鬟把另一件披风给叶宋送去。沛青接过来赶紧为自家小姐披上,她系带子的手尚且还在微微发抖,可能是紧张也可能是刺激,她还从没遇见过这般惊心动魄的事情。

    苏宸皱眉问:“到底怎么回事?”

    南枢张了张口刚想说话,沛青却也十分激灵,稳下心神适时地出来低眉顺眼道:“回王爷,今南夫人在亭中设了茶品邀小姐过来一叙,奴婢随小姐过来时,恰好看见南夫人在亭子边上喂鱼。奴婢看着都觉得危险,灵月却只站在一旁不言不语不管不顾。还不待奴婢近前提醒一二,结果夫人就落水了。”

    苏宸把视线落在了瑟瑟发抖的灵月身上,时不时微不可查地上移些许落在叶宋身上,带着一丝探究和几许怀疑。

    可叶宋也不是吃白饭的,演得一手好戏,跟沛青配合得着实默契,教人找不到丝毫破绽。再加上灵月没否认,苏宸还是相信更多一些,对灵月毫无情面可言。

    叶宋一脚踢在灵月身上,再道:“大胆贱婢,还不快向夫人谢罪!”

    “不是我……不是我……”灵月真是没遇到过此等阵仗,给吓傻了,跪伏在地上,语无伦次不住地否认,“不是我不管夫人……是夫人不要我管的……不要我管的……”

    叶宋更怒:“不让你管,不让你管那要你一个丫鬟来何用[韩娱]盗版偶像最新章节!不要你管难不成夫人还想不开故意要自己跳湖吗!”

    南枢自始至终没抬眼看怒气焚身的叶宋一眼,也不知是不敢还是心虚。她手揪紧了苏宸的衣襟,打断了叶宋的愤怒言辞,颤抖着道:“王爷……我冷……”

    苏宸再也不敢耽搁,抱起南枢就回芳菲苑。

    叶宋在他身后适时问:“王爷,这里还有一个贱婢。”

    苏宸随口冷冷道:“随便怎么处置。”

    南枢抱紧了苏宸的腰,低声下气地恳求:“王爷,灵月是无心的,求王爷就饶她这回吧……”

    苏宸有些无奈:“你总是这样善良,这也求情那也求情,你看看你,把自己弄成这样。”但最终他还是依了南枢饶了灵月一命,“贱婢灵月,护主不力,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苏宸走后,湖边就只剩下一干丫鬟和崩溃的灵月。叶宋拢紧披风,迎风哆嗦了一下,丫鬟问她该怎么处置灵月时,她抖擞着跟沛青赶紧回去,随口道:“王爷说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但也没具体说怎么处置,处罚重了怕她肉嫩又受不住,就随便打个三十大板然后好好养伤吧。”

    南枢落水的消息在王府里传得很快,叶宋和沛青回到碧华苑时,春夏秋冬四个丫鬟正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心中无不担忧,这事儿恐怕又得落在叶宋头上还不知道苏宸会如何发难。

    结果落汤鸡叶宋一回来,四个丫鬟都震惊了。

    王爷居然放王妃回来了?真是太神奇了!

    莫看这个时节即将入夏,可湖水还是凉幽幽的,下去一趟不轻松。叶宋揉了揉鼻子,打了个喷嚏,咕哝道:“真冷。”

    见人都傻愣着,沛青急道:“都愣着干啥啊,小姐受凉了,快准备热汤沐浴,姜汤驱寒足坛巨星。最新章节!”

    叶宋舒舒服服地洗了一个热水澡,再喝了一碗浓浓的姜汤,然后倒床呼呼大睡去了。几人目瞪口呆,帮叶宋掖被子的沛青也余惊未消。

    春夏秋冬四姐妹把沛青拉去一边,八卦地问:“南氏落水又是个什么计谋?怎的王妃也湿了?莫不是王妃被南氏推下水了?王爷有没有怪罪王妃啊?”

    沛青白了她们一眼,大概说了一下:“南氏落水,是小姐下去救了她。王爷就是再丧心病狂也不能黑白不分吧?”

    详细的她没说。这种家宅要命的斗法,除了身边信得过的人,旁的还是越少知道越好,也对她们越安全。

    叶宋听说灵月被那三十大板打得半死,感到有些惋惜,南枢着了凉尚还卧病在床,安顿这种事情就自然而然地由她接手。她给灵月放了两个月的病假,调离了南枢身边,去中院做一个卧床丫鬟,又亲自挑选了两个机灵勤快的丫头,这日送去了芳菲苑。

    叶宋第一次进芳菲苑,心叹果然的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待遇。芳菲苑十分大,分里院和外院,环境又好,廊沿摆放着两盏形态分外优美的血色海棠,大抵南枢是真的蛮喜欢海棠。

    叶宋觉得她也有些喜欢起海棠来,大抵正是因为南枢喜欢。

    她带着丫头进了南枢的房,南枢脸色仍旧未散去病态的苍白,看见叶宋来笑得虚弱而勉强,起身准备相迎:“姐姐来了。”

    叶宋忙体贴入微道:“妹妹不可乱动,身子没好,快躺着。”

    她也吩咐沛青带了一碗熬制精细的燕窝过来,扶南枢起来,给南枢靠着靠垫,方方面面都体贴而周到,竟真的有些像是一个细心照顾妹妹的姐姐反派皆男神[快穿]最新章节。叶宋道:“你看你,这病迟迟也不好,这样下去怎么行。来,姐姐也给你炖了燕窝,还特意让厨房里的下人们试吃了一番,都说味道不错,你尝尝。”

    这话看似说得顺口。叶宋话外之音却是在提醒南枢,这碗燕窝不会有问题,已经有人试吃过了,若是后来南枢身体有个什么不适,跟她没有丝毫的关系。这话在场的丫鬟们都听见了,可以做见证。

    叶宋没有让南枢来接,而是拿着汤匙一勺一勺地喂她。南枢慢慢就红了眼圈儿,道:“多谢姐姐。”

    叶宋叹道:“你我姐妹一家谢什么,你身子向来弱,更加得多多注意。怪只怪这次灵月那丫头委实是不成器,把你害成了这样,王爷肯留她一命实属格外开恩。”

    南枢着急地望着叶宋,问:“灵月她……怎么样了?”

    “你看你,自己都这样了还去担心别人。”叶宋道,“放心吧,她命尚且还留着,只不过这近一两月恐怕是无法再伺候妹妹了,我今才特意挑了两个贴心的过来服侍妹妹。灵月此次犯了这么大的错,以后王爷肯定不放心她继续服侍你。”

    南枢眼角凝泪楚楚可怜:“不,灵月是我带进王府里来的丫鬟,她服侍得很周到。都是我的错,害了她。”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见南枢轻微地颤了颤双肩,叶宋温柔又道,“妹妹别想那么多,还是先养好身子要紧。回头只要妹妹肯给王爷吹吹耳边风,相信他也会心软的。”

    叶宋扶南枢躺下,再细致地叮嘱了新来的两个丫鬟一些相关事宜,这才离开芳菲苑。

    在芳菲苑时沛青一句话都没有说,叶宋吩咐她什么她便去做什么。出了芳菲苑,她才忍不住轻声道:“若是小姐早日有心争宠,那南氏就不会那么嚣张地欺负小姐了。”

    叶宋睨她一眼,悠哉道:“现在你小姐我也没想过要争宠,苏宸那贱人尚且不值得我如此综穿之夫妻的旅途最新章节。将来我要的男人,定不会把恩宠分给别人让我去争。只不过眼下境况如此,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罢了。”

    回碧华苑的时候时辰尚早,叶宋甩着手百无聊赖道:“这大上午的该干些什么呢?”想了想,笑眯眯地吩咐沛青,“你去问问春丫头,上次她们当珠宝是在哪家当铺?”

    沛青跑去问了,待回来时叶宋已然换了一身样式简单的白布裙,外以白纱点缀,添了两分飘逸而又不显得累赘。叶宋正披散着长发坐在铜镜前试图挽出一个不会垮塌的发髻来,显然她努力了数回都失败了。见沛青回来,叶宋便道:“快过来,帮我拾掇拾掇这头发,莫要太复杂,简单一点。”

    沛青手脚麻利地为叶宋挽发,配以白色的小簪花,看起来落落大方。尤其是叶宋对着铜镜那淡淡一挑眉,自成一番风情。沛青问:“小姐这是要……出王府吗?”

    叶宋道:“早想出去了,春丫头那里弄清楚了?”

    “春春说,是在京城最大的金贤当铺。”沛青目露希冀,“小姐一个人出去吗,那奴婢……”

    叶宋似笑非笑地打量她一眼:“还不快去换衣服?”

    沛青欢欢喜喜换衣服去了。

    须臾,这一主一仆轻装上阵,沛青怀揣一叠银票,而叶宋则怀揣一枚麒麟火纹白玉佩,光明正大地朝王府正门走去。守门的守卫尽忠职守地上前,叶宋拎着那白玉佩在守卫眼前慢慢晃了两晃,道:“睁大眼睛瞧清楚了,本王妃得了王爷恩准,现在要出府去,你们谁敢拦着?”

    谁也拦不得。那白玉佩可是皇家之物,宁王苏宸的身份象征。如今白玉佩在叶宋手上,两名守卫见物如见王爷,急急躬身推开,给叶宋让了道。

    叶宋收好了白玉佩,带着沛青扬长而去重生之媚娘妖妻轻点撩最新章节。当然,她压根不知道这白玉佩的重要程度,只知是苏宸的贴身之物应该是很有威慑作用。看这效果,果然出奇的好。

    一出王府大门,走出明净青石小巷,站在两棵梧桐树下,空气中带着幽幽的梧桐花香,叶宋伸展了一下胳膊,深吸一口气,感叹道:“自由的空气真新鲜啊!”妖孽王爷小刁妃首发

    沛青亦是深吸了口气,跟着道:“对,真新鲜!”

    小巷外面连着一条长街,约莫这边是宁王府的缘故,因而街上颇有些安静。等两人转过了街角上了另外一条街后,光景就大不相同了。街上行人来往,两边小贩竞相吆喝,十分的热闹。

    叶宋是第一次来到这古代的集市,从前都只在电视上才能看到,如今亲临其境怎能不教她好奇;而沛青呢,从小跟着将军府里的小姐叶宋,绝大多数时候都陪小姐在深闺,甚少有机会来逛集市。因而两人对街上小摊的小玩意儿都稀罕得很,被街上热闹的气氛所感染,一时懒得问路去找那金贤当铺,索性先街逛了再说。

    这一路逛下来,遇到没玩过的都玩两把,连赌坊小厮在门口招揽赌客叶宋就险些被忽悠着进去了,幸好沛青及时拽住她,小声道:“小姐,这赌坊里乱得很,都是男人们玩儿的。”

    叶宋想了想,点头赞同:“你说得对,老子又不会赌钱,进去只有被忽悠的份儿。”于是转头去别处了。

    她俩遇到没吃过的也要吃两盘,到了街尾,两人都吃得撑撑的。还好叶宋还记得她们出来有正事要办,再喜欢的小玩意儿也只是摸两摸并没有大包小包地买下来,不然一会儿穿街走巷的岂不累死?

    打听到了金贤当铺在罗家巷,叶宋跟沛青腆着肚皮钻进了罗家巷。这处地儿虽然幽闭了一些,但似乎丝毫不影响京城最大当铺的生意,不远处就挂着一块大招牌,上金光闪闪地书了“金贤当铺”四个字,门下客人时来时往,有当东西的,也有赎或者是买东西的。百镀一下“妖孽王爷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