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妖孽王爷小刁妃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妖孽王爷小刁妃 第一卷 第22章:外面的世界

作者:千苒君笑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妖孽王爷小刁妃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爽利地进了当铺,淡淡环顾了一下四周。抓机书阅读网,海量小说免费阅读/下载当铺老板见了她,虽是个女子,但浑身透露出来的气质更像一个女汉子,负着双手带着一种大刀阔斧的感觉,且身旁还跟了一个丫头片子重生之这绝不是我认识的瘸子最新章节。老板就知道自己的生意又来了。

    老板满脸堆笑,道:“请问姑娘是当东西还是赎东西呀?”

    叶宋微微侧头看着他,笑眯眯道:“买。”

    “姑娘想买什么?”

    叶宋走到柜台前,柜台上竖了一张木格子透明琉璃屏障一直到房梁,把内外给隔开了来,只余下柜台中间的一扇小窗,以交换宝贝和支付银钱所用。

    叶宋低了低头,透过小窗往里瞧了两眼,里面的格子柜台上陈列了各种宝贝简直琳琅满目,她对上老板的褶子笑脸,手臂搁在柜台上,闲话一般道:“看来大家都说这金贤当铺乃京城第一当铺诚不欺我。我是打听好了才来的,新近我想置一些首饰,奈何去了几家成品店之后颇感失望,金银玉石分量倒是足,但样式都一个样,我妹妹很不喜欢。听说老板这里各种宝贝都有,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款式、工艺都很精致的几样首饰?”

    老板眼冒精光道:“姑娘来得正正巧,刚好前不久有人来我这里当了一批首饰,样式、工艺皆是上上等,但就是价格……不知姑娘可有兴趣?”

    叶宋道:“你拿来我瞧上一瞧。”

    老板转身取来一个青色包袱,在柜台前打开。顿时珠光宝气晃花了人的眼睛。里面步摇发钗、耳铛手环各有几样,叶宋拿了一根金步摇细细看了两眼,凤纹形状,配以血红色的宝石,十分的金贵而精致,她不由嘴角笑意更甚,这些首饰可不就是碧华苑里四个丫头当出去的那一批?一样也不少。

    “果然不是凡物”,叶宋道,“一定是价值不菲啊。这里的每一样,恐怕京城里最上等的工艺师父都要费很大的功夫才能打造得出来。老板你真是进了一批好货。”对于珠宝的品鉴,叶宋还真是一个门外汉,不过再怎么一窍不通,王爷送给爱妾的首饰能差到哪儿去?她只管捡好话说,准没错怦然婚动,薄少太腹黑最新章节

    老板闻言竖起了大拇指:“姑娘真是识货,若是姑娘有心买,我可以便宜一点卖给你。”

    “便宜一点是多少?”

    老板比划了五个手指头。

    沛青沉不住气了,大惊:“五千两!明明……”

    叶宋止住她,直言道:“这些当然值五千两,只不过这么高的价我买不起。”顿了顿又笑了一句,“不过我也是做生意的人,还是老板算得精明。这些收拾当进来,顶多两千两吧?”

    老板干干笑了两声,道:“既然姑娘话说得这么直白又这么识货,这样,价格我们再商量!”

    叶宋啧啧道:“可惜了,我虽然想挑做工精细的首饰,但我不大喜欢这金银光气,比起这些,我还是比较喜欢那个。”说着她便伸手指了指里面柜台上摆放着的一只翡翠碧镯。

    老板有些挂不住了,道:“姑娘不是要工艺好的么,那翡翠镯子可不费什么工艺啊。”

    “但是质地温润而自然,也未有什么不好。老板可否拿给我试一试?”

    老板见大生意似乎泡汤了,有些沮丧,但还是取下来给叶宋试上一试。叶宋手腕瘦得很,但肤色白,套上那沉碧色的翡翠镯子十分漂亮,沛青喜道:“小姐,就要这只。老板,这个多少钱?”

    老板道:“一百两纹银,一文都不能少。”

    叶宋道:“老板,买卖不成道义还在嘛,这一回生二回熟,我下回来再挑些好东西就是了,你再给便宜一点。”

    “姑娘是来拿我开心的吧”,老板霎时愁下了一张脸,道,“实不相瞒,这批首饰我是花了大价钱当进来,这个月要是卖不出去就相当于整个月分文不赚了,我一家老小还等着吃饭呢桃源山庄最新章节。”

    “想要卖出去还不简单?”叶宋手抚着腕上的翡翠镯,心忖这要在现代起码得卖一万多块钱吧,口上便漫不经心道,“路子多得是,就是不知老板愿不愿意花心思了。”

    老板一听,急忙问:“怎么个花心思法?”

    叶宋笑道:“我要是给你指了条路子,老板赚了的话如何感谢我?不如把这镯子免费送我如何?这可是稳赚不赔的声音。”

    老板片刻迟疑,然后一拍大腿,肉痛道:“要是姑娘有法子让我把这些家伙卖出去了,那镯子就免费送给姑娘!”

    叶宋对老板勾了勾手指示意老板凑过耳来,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道:“搞一个拍卖会不就得了,竞价高者得之。多少王公贵族千金买佳人一笑,这其中宁王可不就排在前头。我听说,他尤为喜欢打造独一无二的首饰送给爱妾,你的这些东西他会喜欢的。到时莫说五千两,就是一万两也是有可能的。”

    老板听后甚喜:“姑娘一言,醍醐灌顶啊!”

    出了金贤当铺之后,叶宋对这免费得来的镯子甚是满意,沛青好奇地问:“小姐,你跟那老板说了什么啊?”

    叶宋睨她一眼:“好奇心害死猫啊。”

    出来金贤当铺之后,已经是正午了,奈何两人吃撑了还没消化,无法再进食午饭,又觉得这么早回王府难免可惜,便进了一家茶楼喝茶消食,顺便打个盹儿。

    茶楼里茶客寥寥,正好台上有说书人准备说最后一轮书。叶宋一进来便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她没听过说书,便和沛青捡了个靠得近些的位置,要了一壶春茶,兴致勃勃地听书。

    另一桌三四个男人,打从叶宋一进来便频频投来目光,不晓得说的是些什么话题时不时发出哄笑学霸男神撩妻入怀最新章节。叶宋直感觉他们说的不是什么好话,且还跟她扯上了关系,不由皱了皱眉。恰好是这一淡淡地皱眉,如浓浓春意中的一抹尚未消融的白雪。几人笑声越发的猥琐起来。

    临窗的位置,坐着一位黑衣公子,修眉入鬓,五官轮廓十分清俊英气,是个难得的美男子。他双目如墨纯粹,淡淡侧头看着窗外,瞳仁中掠过浮光华影,始终目色清淡漠然,仿佛外面街上的喧闹全然与他没有丝毫关联。

    可是茶楼里的几个猥琐茶客,显然打扰到了他,他回头看了那边一眼,眼风往叶宋那桌淡淡扫过。他身边站着一个侍从,侍从很是明白主子心意,便转身去了猥琐的茶客那边,大意是礼貌地请他们安静一点。

    几个茶客见着自己人多,不把那侍从放在眼里,当即就想教训一下他。怎知侍从不知用了什么手段,三两下小幅度地就让几人变了脸色,似乎吃了亏。几人站起来,脸色扭曲地灰溜溜走了,路过叶宋时还不忘多瞟两眼。

    等人走后,沛青忿忿骂了一句:“呸,登徒子!”

    茶楼里的说书人说的书,真的是一剂很好的催眠剂。不一会儿叶宋就昏昏欲睡,直接爬桌上睡了起来。但沛青就不一样的,约莫她是甚少听过书生小姐一类的风花雪月的故事,因而觉得很感动,越听越精神越听越入迷。

    等到一场书说完,一个中午差不多也快过去了。这时下午来喝茶闲聊的茶客陆续又多了起来。

    沛青推了推一旁睡得正酣的叶宋:“小姐醒醒!醒醒!”

    叶宋像是受了什么刺激,蹭地一下弹起来,抹了抹嘴角的口水,迷糊糊道:“怎么了,苏贱人追来了!”待看清了沛青一脸惊疑的表情时她缓了缓,面色恢复了正常,看了看台上说书人收拾着下去准备换另一人上来,就开始鼓掌,“尼玛的说得太好太精彩了!点赞野兽嗅娇花最新章节!”

    说书人像看神经病一样瞪了她两眼。

    沛青担忧地道:“小姐你是没睡醒么,还是继续睡吧。”

    叶宋一听,咚地一下栽头趴桌上,继续呼呼大睡了。

    后来不知道叶宋睡了多久,反正口水是流了几次,也半睡半醒了几次。她有午睡的毛病,不睡就整个人不好,精神处于混乱状态。在碧华苑里时她每日午后睡得都很安静,今日第一次在茶楼里度过一个中午,还有些不适应。

    听挨着的不少桌的茶客们纷纷都说,半下午的时候似乎有戏看。梨园里来了一班新戏子,个个长得水灵,演的戏也很好,每隔三天就会开台演出一次,次次座无虚席场面爆满。然后茶客们纷纷开始争论,哪个戏子最。

    沛青一丝不苟地端端正正地坐在茶桌前,等着叶宋睡醒了午觉

    这时叶宋突然抬起头来,眼里尚有惺忪的睡意,揉了揉额角,单刀直入道:“一会儿我们去看戏。”

    沛青不放心:“小姐……你还好么?”

    “好啊,怎么不好。”叶宋拎了拎茶壶,扬声道,“小二,再上一壶茶!”

    为了能在梨园抢到一个好位置,叶宋喝了两口茶清醒清醒之后就领着沛青打听着去梨园的路了,她也想去瞧瞧那些个水灵灵的戏子呢。

    沛青顾虑道:“小姐,听说梨园开戏在申时末呢。”

    “那个时候才有气氛嘛。像舞会、歌唱会什么的都是办在晚上的。”

    “不是,奴婢的意思是,等戏完了岂不是天黑了。我们天黑才回去,王爷会不会……”百镀一下“妖孽王爷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