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妖孽王爷小刁妃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妖孽王爷小刁妃 第一卷 第23章:邂逅黑衣美男

作者:千苒君笑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妖孽王爷小刁妃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搭着她的肩,笑得自在道:“你是怕苏贱人会知道?估计他一回王府就直奔芳菲苑,应该没空会知道。”

    沛青弱弱道:“奴婢是怕我们天黑后回去,王爷会把门锁了……”

    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叶宋严肃地告诉沛青:“不怕,我们可以爬墙。”

    “啊?”小姐可是将军府里的小姐,要带着她一个丫鬟干爬墙这种事情,沛青想都不敢想。

    尽管叶宋和沛青去到梨园的时辰尚早,但外面已经有不少看客在等候,可见这戏班子是有多么的受欢迎。因着梨园外面的空地有些大,但进去的门口却只有那么一个,当所有看客都往那门口涌进时就显得特别的拥挤。

    叶宋和沛青几乎是被后面的人给推搡着前进的。眼看着快要到门口了,忽然叶宋脚下是踩到了什么不稳的东西,身体控制不住就要往前扑倒。

    这时沛青已经被挤开叶宋身边,中间隔了两个人的样子。她惊了一惊,叫出声来。可这个地方人声鼎沸没人听得见她,她就是想去扶叶宋也有心无力。

    叶宋很淡定,一点也不担心。这么多人怕什么,她就是扑倒了,前面也有人给她当人肉垫子,摔不出什么大问题的。

    可预想中的摔倒一大堆人的结果迟迟未来,忽而手臂被一股力道托起,叶宋心下一沉,顺势看过去。这一看,她整个人都愣住了盛世医香最新章节

    古代遇美男可是穿越的定律之一。还真被叶宋给碰上了。虽然宁王府里的苏贱人长得也不差,但在叶宋心里还不能把他归类为人。

    眼前扶着她的黑衣青年,目色淡然,眉目如一幅极好的水墨画,眸子漆黑如墨,有些幽寂,像是冬夜里的寒星。青年面无表情,语气疏离中带着随和,道:“姑娘请小心。”

    她遇到的第一个美男啊。男子身边还有一名黑衣侍从,帮他隔开拥挤的梨园看客。再一看之下,她就觉得黑衣男子有些眼熟了。

    叶宋笑眯眯地道了一声“谢谢”,然后随大流成功地被挤进了梨园。

    梨园里头豁然开朗,好大的一个场地,场地上都摆着桌椅,陆陆续续地坐上了人。她仰头看了看,发现这梨园还是两层楼,二楼的座位很少,视野更加的好,只零零散散地坐了些富家子弟。

    沛青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说:“小姐,你没事吧?妈呀,真是挤死老娘了!”自从跟了穿越的叶宋,她爆粗口一句比一句顺溜,并且自得其乐。

    叶宋看着方才扶她一把的那个黑衣男子上了二楼,便问沛青:“那人是谁?”

    沛青细看了一眼,道:“可不是茶楼里喝茶的茶客么,就是靠窗的那桌。几个闲言碎语,被他的随从给弄跑了的呀!”

    叶宋恍然大悟:“难怪我觉得他的随从颇有些眼熟。走,咱们上二楼去。”

    二楼的座位比一楼的要贵许多,不拥挤又能看好戏。但这对于怀揣着大把银票专门出来赶集的沛青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叶宋走在前头,便有白净的小哥笑脸迎了上来,还不等那小哥说个只言片语,沛青直接掏出一张银票递给他,老气横秋道:“不用找了,剩下的给我们小姐上茶和点心,挑个好点儿的位置。”

    小哥很斯文地收了银票,带着叶宋去了一个看景好的座,然后退下去准备茶果点心英雄联盟之灾变时代最新章节。不一会儿便送上来一桌,摆得满满当当的,附赠瓜子花生各一碟。

    这么多吃的,叶宋和沛青两个人怎么吃得完。是以小哥道了一句“两位姑娘请慢用”之后还没来得及退下,叶宋便思忖了一下,又见二楼的那位黑衣男子桌前只有一壶茶,便指了指几样点心:“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送去那桌的公子那里,穿黑衣的那位,你看见了吗?”

    于是小哥麻溜地把几样点心送了过去。因隔得有些远,叶宋听不见那位黑衣男子与小哥的交谈内容,当方才说那句“姑娘请小心”的嗓音真真是清清浅浅悦耳至极。只见男子淡淡动了动唇,随即便抬起眼帘,朝这边看了过来。然后微微一点头,算是致意。

    这种情况下,请问应该怎么回应呢?叶宋没个概念,支着下巴心潮澎湃随心所欲地就对着黑衣男子吹了一声口哨,十足像个纨绔调戏人家大姑娘。

    男子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不喜不怒。

    很快,好戏开场了。

    上台的戏子们,上了妆之后就连男戏子都如此妩媚动人。此行上演的是一台婉转哀怨的苦情戏,讲的大抵是一位柔弱书生看上了一位官家小姐,两人私定终身之后无奈被小姐的家人所发现于是棒打鸳鸯。书生立下誓言,待功成名就之日定回来迎娶小姐过门。他从此弃文从武当一个有着强健体魄的铁血男儿,考下武官,恰逢两国征战他将披甲上阵英勇杀敌。临去战场前,两人依依惜别,定下婚期。怎料这一战,竟拖了八年,八年之后书生凯旋归来,已经是兵马大将军,可再回从前的离别小巷见故人时,才发现故人早已嫁做他人妇,儿女双绕膝。

    这台戏演得跌宕起伏肝肠寸断,尤其是男戏子那堪比女子一般柔弱婉转的腔调,唱得台下多少人潸然泪下。

    沛青不断地抹自己红红的眼圈儿,哽咽道:“这他妈谁排的戏,太惨了豪门争霸1总裁夺爱成瘾最新章节!”

    叶宋面上看起来没什么动容,依旧是支着下巴。只是那双眼睛,失去了平时无懈可击的笑意,有些悠远。她应是也入了戏,并且深刻地觉得这戏委实不错。

    这才是国粹!比颐和园里的那些在台上转来转去打打闹闹结果台下观众看不懂的戏曲强太多了好吗!

    一台戏结束了,还有不少看客们迟迟逗留不愿离去,他们大多是想瞧一瞧戏子们的真实面目,但戏子不愿相见,也只好惋惜一阵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可有些有钱的公子哥们锲而不舍,人家不愿出来相见,那他们直接钻后台得了。

    叶宋跟沛青出来时,天儿已经黑下来了。沛青抱着从梨园打包回来的吃食边走边吃,还不忘说两句自己的观后感。叶宋听得一半认真,时不时从沛青手上拈了几颗梅子塞嘴里。

    斜阳的最后一缕光芒渐渐沉沦了下去,叶宋脸上映着的霞光绯色也暗淡了,街上亮起了几盏冷清的灯笼。北夏这个朝代,暂时还没开放夜市,只有每逢佳节时才会在夜晚里热闹一番。

    沛青由衷地道:“要是也有那么一个深情的男人愿意一心一意对小姐好,就好了。”

    叶宋笑了一声:“只有戏里面才会有的吧。”

    沛青坚持道:“现实里肯定也是有的,不然怎么能被当做题材编进戏曲里面呢。不然人家都说人生如戏都是说着玩儿的么。”

    叶宋挑了挑眉,道:“人生是自己的人生,那戏子演的戏是他们的人生吗?若是全凭演技就能够演好人生,那人活着也太容易了些。”

    沛青沉默了一会儿,闷闷道:“小姐说得太深奥了,奴婢听不懂。奴婢只愿小姐这辈子能够平安幸福。”

    叶宋捏了捏沛青的发髻,笑而不语先婚后爱,追妻老公太强权最新章节

    这一主一仆这般趁着夜色闲晃晃地归去,时不时还你一句我一句相互讨论一番。起初街上有稀稀散散的行人,大抵是些同样看戏看晚了的看客吧,后来她俩转过街角,那是回仿佛的一条长街。白日里这长街就冷清得很,一到了夜晚,就更添冷清了。

    连淡淡的月光照下来都有些凉薄的味道。

    起初两人没在意,吃着零嘴儿走着路。可是慢慢地,叶宋就发觉了不对劲。她感觉身后有人跟着。可是一回头过去,却又一个人影也没有。这长街两边隔十丈就是一条小巷深入,就是有人影也能立刻躲进巷子的墙角里。

    沛青比较神经大条,扭过头去看了一遭,问道:“怎么了小姐

    叶宋收敛了懒散的笑意,正色道:“没事,我们走快些。”

    叶宋和沛青越走越快,这时沛青也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了,零零碎碎的也是越来越快,沛青慌了:“小姐,有人、有人跟踪!”她壮着胆子就想回头看一眼。

    叶宋低喝:“别回头,一,二,三,快跑!”

    两人箭步齐发,卯足了劲儿朝前跑去。怎料这时身后的人突然追了上来,他们比叶宋和沛青跑得快,很快就追赶到了,前前后后把两人围了起来。

    那是四个男人,穿的衣服很普通,面上都挂着猥琐的笑。有人道:“总算是逮到你们了,可让哥儿几个好等!”

    沛青先认出了他们,大惊失色:“你们是茶楼里的那些人!”

    一只爪子急不可耐就伸过来想一摸叶宋的脸蛋儿。叶宋脸颊无几两肉,但好歹也曾是千金小姐、现在的宁王妃,她肤色好,眉眼五官虽比不上南枢的多情妩媚但十分标致,是个漂亮的女子。百镀一下“妖孽王爷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