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妖孽王爷小刁妃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妖孽王爷小刁妃 第一卷 第24章:她娘的真不是个女人!

作者:千苒君笑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妖孽王爷小刁妃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她衣着素淡,却还是免不了惹来。且一来还是四个。

    叶宋躲开,却被另一人钳住了肩,她沉着道:“你们莫不是从梨园一直等到了这儿?”

    “可不是!你这娘儿们,哥儿即可看上你和你的丫鬟,是你们的福气!”叶宋皱眉,说话的那个男人更加开心,笑得**,“哟,就是这小眼神儿这秀眉,皱起来真是**!来,再给爷皱一个看看?”

    约莫白天在茶楼里叶宋皱眉时他们笑得更放肆就是因为这个吧。叶宋她自己不知道,她挑眉皱眉的样子,虽然不娇俏含春,但眉眼间的风情丝毫不逊。有些男人就是如此,越是对他们冷眼相加他们越是要贴上来,大可总结为两个字——下贱。

    叶宋闻言,不怒反笑,扫了这四人一眼,道:“我家就在前不远处,若是你们愿意,大可随我回会,想要什么,自不会亏待你们,如何?”

    怎知几人不吃她这套,道:“回家好啊,等我们先在这儿把事办完了再回去好好疼爱你们。”说着就不规矩起来,欲对叶宋上下其手。

    叶宋跟沛青步步后退,最终被逼到墙边再无路可退。

    沛青情急护主,鼓起莫大的勇气站出来拦在叶宋面前,对几个恶狠狠地瞪眼:“你们好大的胆子,胆敢欺负小姐是万万不会有好下场的,还不快滚!”

    几人面面相觑片刻,然后笑了起来。两个男人过来一把拉住了沛青往一边拖,邪笑道:“小丫鬟长得清秀还很忠心嘛,好啊,那我们就先办了你。”

    沛青拼命挣扎,两人越发得意[韩娱]盗版偶像最新章节。而这头,叶宋被另两人钳制住,手如愿摸上了她的脸蛋。她眼色发寒,双手被死死握住想动也动弹不得。

    一人大胆地把手往她的衣襟里探,将将要碰上时,沛青那边领口被人扯开了来就发出惊恐而狠厉的叫声。只是这街上一个人也没有,谁能听得见。

    叶宋愤怒得浑身上下每一根骨头都在发痒。

    刚好,白日里的苏若清和他的侍从,将将才这个路口进来。一天遇见三次,也实属缘分。侍从也认得那两个姑娘,面色有些凝重,问:“公子,要不要出手?”

    苏若清声无波澜,说出的话也无情:“她是你亲戚?”

    明显不是。侍从只好按兵不动。两人便站在那路口,旁观着所发生的一切,仿佛就只是看戏,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叶宋抬起膝盖,也不知自己用了多大的力气,趁占她便宜的其中一人不备,狠狠弓起直直顶上他那要命处,顿时他一声惨叫捂着下面,痛苦得抽搐,蹲下了地蜷成一团。

    另一人见状,狠狠扇了叶宋一巴掌,啐道:“臭娘儿们!”

    除了苏宸,这还是她被又一个男人扇脸,且还是一个小杂碎。叶宋抬起眼,凌厉非凡,嘴角勾着一抹笑,那眼神直像一头捕食的狼,当即就一脚踢了出去,那男人躲闪,叶宋转而又砸了拳头。

    打架这种事,谁不会。

    那人跟叶宋打成一团,叶宋到处挂彩,那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但凡叶宋狠下心来要揍的人,都是不要命地揍。沛青见叶宋把那人骑在地上打,尖尖的指甲尽管往他的脸上划,一口尖牙尽管往他的身上咬。那人愤怒极了,翻身起来就把叶宋压下,直接扒她衣服。叶宋掐着他的腰,就用尽力气拧,要是可以,就是拧下一块肉来也不为过伪钞帝国最新章节

    叶宋直勾勾地笑,再度翻身起来,一脚猛踹,踩男人的脸,发丝散乱像个疯狂的女鬼,道:“老子是几次从阎王殿走过来的人,会怕你!你他妈就这点能耐还敢上街抢女人!”说着她快速蹲下身,不怕脏地扭住了男人的命根子,男人当即哆嗦了起来,“有种你再乱动一下试试?信不信老子让你断子绝孙?”

    男人再也不敢乱动。

    见这一幕,当即沛青也不晓得哪里来的力气,约莫也是愤怒得慌,使出了各种蛮狠手段。本是占她便宜的两个,见叶宋这架势都纷纷被震惊。

    见男人不敢轻举妄动,叶宋嘴角的笑意更深,道:“就算你不乱动,老子也不会放过你。”说着手上一使力,那男人扭曲大叫。手胡乱地抓,抓散了叶宋的衣襟,衣襟里的那枚白玉佩叮当一声掉落在地上。

    另两人不顾沛青的抓打,纷纷跑过来揍叶宋,骂道:“我呸!就长得像个人样儿了点,她娘的真不是个女人!”

    侍从眼尖,即便是黑夜也能清清楚楚地看见那枚白玉佩,当即惊诧无比:“是宁王的……麒麟玉!”

    苏若清眯了眯眼,显然他也看见了,淡淡道:“动手吧。”

    话语一落,侍从如一道凉风速度极快,眨眼的功夫便到叶宋身前,腰上佩剑都不屑于出鞘,三两招把余下两人踢翻在地痛苦。

    沛青惊魂未定地跑过来扶叶宋,叶宋见被她骑着的人彻底地晕死了过去才松手,啐了一口血,若无其事地站起来,朝街边走过去。

    “小姐……”沛青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叶宋弯身在草丛堆里捡起了一块方方正正如砖头一样的石头,再转身走了回来。她浑身狼狈和她那股狠劲儿相比起来实在微不足道,连见惯了打打杀杀的侍从都被这样一个女人所震惊小妖养成记最新章节。叶宋拎着石块,在两个企图欺负沛青的身前停了下来,这时两个才知道害怕了,不住往后瑟缩。

    叶宋轻声问:“你们哪只手碰了她?”她眼光落在了他们的手上,“这只?”说罢扬起石块不客气地砸下,手骨的碎裂声和惨叫声十分凄厉,“还是这只?”说罢又是一石块往另一只手砸去,干净利落,无丝毫犹豫。

    激流的血溅了两滴在她的下巴上,尤为妖冶。

    四个汉子躺在地上奄奄一息,沛青来拉叶宋的衣角,叶宋才松了石块,转头目光落在沛青半散开的衣领处,动作温柔而细心地帮她扣好一颗一颗的盘口,轻声问:“你怕不怕?”

    沛青心中涌出一股酸涩,不是因为被欺负害怕,而是因为叶宋这般对她。她坚定地摇摇头,眼神闪亮:“有小姐在,我不怕!”

    叶宋微微一笑:“那就好。”

    那女子前一刻心狠手辣,下一刻就能对身边人温柔浅笑。那一幕深深地刻在了苏若清的脑海里,很多年以后都仍然挥之不去。只是当时他不明白,那样的女子,才是最应该值得人去守护和疼惜的。可也同样是那样的女子,注定一生都要在汹涌的激流漩涡中奋起挣扎,直到最后成为一颗照亮世人璀璨无比的明星。

    苏若清缓缓走上前去,垂眸看了看脚边躺着的那枚白玉佩,俯身拾捡了起来,递给叶宋,道:“姑娘的东西。”

    叶宋接下,当着苏若清的面不在意地理了理散乱的长发和衣襟,道:“多谢公子出手相救。”她摸了摸流血的嘴角,呲了一声,对苏若清仍旧是笑眯眯的,“一天公子帮了我好几次,咱可真是有缘分。”

    苏若清亦是淡淡笑了一下,带着与生俱来的疏离之感,道:“不知姑娘家住何处,我送你回去。”

    叶宋指了指前方,道:“就在前面不远,我不介意你送我到前面那条巷子口韩警官最新章节。”说着就往前走,苏若清跟他的侍从跟在后面。她走了几步摸到了下巴的血滴,便又侧头问沛青,“你的手帕呢,给我擦擦脸。”

    沛青往胸前胡乱一摸,无辜道:“没有。”

    叶宋:“你一个姑娘家怎么能不随身带着帕子,你小姐我花成这样,怎么回去?”

    沛青忿忿:“我一个姑娘家本来是随身带了帕子的以备小姐不时之需,可能是方才混乱之际,给弄掉了。啐!一群没屁眼的狗杂种!”

    一个大家小姐的丫鬟爆出这样的话,身后还有两个男人她也毫不避讳,从苏若清的侍从顿了顿的面色就知道,他有多么的接受无能

    苏若清神情自若地递了一方锦蓝色的手帕过来,道:“姑娘不介意的话,用我的吧。”

    叶宋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沛青在一旁对她挤眉弄眼使眼色她压根儿看不懂,大大咧咧地接过来擦了一把脸,道:“多谢多谢。”那锦帕还带着一股淡淡的幽香,叶宋也说不出来是什么香气,但十分好闻。

    到了巷子口,叶宋便道:“公子还请回吧,我们快到了。”

    这巷子里,就只有稀稀落落的几户人家,而其中最大最显赫的,便是宁王府了。

    苏若清转身告辞,片刻便隐匿在了夜色中。叶宋跟沛青这才朝宁王府的大门走去,沛青还不住嗔怪道:“小姐怎么能随便接人手帕?”

    叶宋不解:“有何不可?”在她觉得,接人手帕就跟接人卫生纸差不多,有什么不能接的。

    沛青一针见血道:“小姐想想,那公子的手帕贴了小姐的脸,这样太暧昧了。”百镀一下“妖孽王爷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