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妖孽王爷小刁妃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妖孽王爷小刁妃 第一卷 第34章:情不自禁

作者:千苒君笑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妖孽王爷小刁妃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要是苏若清不在这里,叶宋一定会当场捶地大笑。但她忍住了,只对羞红了脸忿忿瞪回来的沛青道:“乖乖的,先去对面等我。”

    沛青试图从船里再爬出来,奈何她动一下侍从就摇一下桨,好似故意把动静弄得很大使船身摇得很厉害,只要沛青敢再多动一下下,船就会翻了。

    于是沛青认栽,泪流满面地任侍从把她先载过去。

    很快侍从就折返了回来,把船桨递给了苏若清。苏若清一袭黑衣,站在小船上,前方是宽阔的湖面,他整个人静好得就似一副精心描绘的水墨画传承铸造师最新章节。身影笔直,修长挺拔。

    他一手拿着桨,对叶宋伸出了另一只手,道:“过来。”

    叶宋抓了他的手,摇摇晃晃地上了小船。刚想问他俩上了船,那侍从怎么办,结果一抬头便看见侍从板正着一张木头脸飞身而起,足尖在水面上轻轻点过,整个人便如一只灵活的蜻蜓朝对面飞去。

    苏若清在船尾悠闲地划着木浆,叶宋在船头站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地坐了下来。她笑问:“你为什么带我到这里来?这是你的房子吧?”

    苏若清如若无事道:“偶尔过来清闲一两天,我怕我不去棋馆你会在那里等,便带你一同过来。”

    叶宋没有再答话。心底里的某个角落却因为他说的话,而柔软了起来。她捞起了裤腿,褪了鞋袜,心想着湖水应当是很清凉,于是便把双脚慢慢地放了下去。

    果然凉意浸骨啊。

    船尾的男子撑船,船头的女子戏水。虽然女子着了一身像模像样的男人装,可那画面看起来丝毫不觉违和。苏若清时不时目光会落在她的身上,她似有察觉,回过头来对上他的视线,笑得纨绔又认真:“若清啊,我没想到遇上你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苏若清他也没想到。

    到了对面,山庄里呯呯砰砰想到不安宁。沛青在里面碰到了不该碰的东西,类似于机关之类的,可能这里也是为了防止有人闯入,竟有暗器射出。木头脸侍从终于受不了了,暴怒:“我靠,你到底有完没完!”

    沛青也不甘示弱:“我他妈就是想给小姐煮点茶,谁知道连厨房都这样恐怖!”

    叶宋赶紧瞅热闹地往厨房跑去,苏若清则面不改色地取出一套渔具,只是在叶宋身后提醒一句:“别进厨房,有什么需要让归已帮你学霸男神撩妻入怀最新章节。”

    然后还不等叶宋靠近厨房,木头侍从就捞着沛青从厨房里飞奔而出,那可怜的厨房被射得千疮百孔最终爆破。

    沛青一脸惊惶,而侍从则一脸的山雨欲来。

    叶宋觉得她还是去苏若清那里比较稳妥。侍从进去整理厨房时,跟沛青有一句没一句地对骂,沛青气得想走别处去,侍从怕她一去又毁一间屋,只好寸步不离地跟着。

    午饭自然是侍从做的,沛青忿忿地去山庄后面摘的菜。

    苏若清是个雷打不动的性子,寻了一处湖莲盎然之地,刨下了鱼钩,勾上有饵,安静垂钓。明媚的日光照耀下来,他始终沉寂如湖水。

    苏若清丢了一个竿给叶宋,道:“你要试试吗?”说着眼光瞟了一眼盅了缓缓蠕动的蚯蚓。

    叶宋随手抓了一根蚯蚓就上钩,她抛了两次竿都不够远更不够深。苏若清起身至她身边,手握着她的手,亲自教她怎么才能把鱼线抛得又深又远。

    结果动静闹太大,反而把苏若清那根竿本该上钩的鱼儿们给吓跑了。苏若清是个有耐心的老师,教到最后他专负责抛竿而叶宋专负责收竿了,一上午还是钓了几尾鱼,刚好送去侍从和沛青那里加餐。

    付出辛勤劳动得来的果实总是美好的,叶宋也觉得这里的鱼吃着比王府里的要香。她看着苏若清给她挑刺,冷不防感叹了一声:“你这样真好啊。”

    苏若清淡挑英眉:“何出此言?”

    “自由。”叶宋道,“越是和苏公子你相处,我便越是有些急切地期待着自由。”苏若清动作顿了顿,叶宋面上换上一抹笑,“不过我知道,越是渴望的东西,越是得按捺住野兽嗅娇花最新章节。有些事情,急不得。”

    苏若清把一块鱼肉放进叶宋的碗中,安然道:“你有难言之隐,不介意的话可以同我说说,或许我可以帮助你。”

    叶宋的笑容无懈可击,但是恍然间却似乎疏离了一些,道:“我没有任何难言之隐。”

    苏若清皱了皱眉,不喜她这种笑容:“我没有在说玩笑。你不是喜欢自由?”

    这时木头侍从忽然补充了一句:“公子向来一言九鼎。”

    叶宋歪着头,笑睨着苏若清,然后吹了一声口哨,道:“你这人不错。但是,我不喜欢跟你扯上任何利益关系,今日你帮我一次,来日我不还得还你一次?不过是朋友的话,来日你若是有忙让我帮,我也还是会帮你的。”

    苏若清沉默了一会儿,淡淡道:“算了,随便你。”

    这个问题就此打住。

    往后叶宋想起这一幕来,心里的苦水一大堆。心想,妈妈的当初为什么就不跟他说说呢,说不准自己早就脱离苦海了。人生活在社会中,仅凭着自己一个人,一辈子能成什么大事?不都是要依靠别人才能成就自己吗?你想爬树,还需得有树让你爬呢。

    下午太阳不那么烈了的时候,苏若清带叶宋去后山里走了走。后山是一片松林,地面铺了松叶十分软实,林中又十分凉爽。

    走过松林,再往前走就是葱茏茂密的深山了。叶宋打算歇一歇,撩了撩衣摆就打算往地上坐。孰料苏若清忽然靠近了过来,有力的手臂环过她的腰际,在她怔愣之际带着她平地而起飞离了地面。

    她抓紧了苏若清的衣襟,那凉薄的下巴抵在了她的额头上,清浅的呼吸均匀有致。叶宋抬头往上看,随着苏若清往树干借力一点点飞高,上方的视野逐渐开阔起来,最终他抱着叶宋飞到了最高那棵树的顶端,坐在了分叉的枝桠上[柯南+网王]全是孽缘最新章节

    天际正好一轮夕阳染红的霞光,正缓缓沉沦。

    那景色,很美。叶宋眯着眼睛看,良久都没有说一句话。从前她一直在为生计奋斗,现在她一直在宅门奋斗,从来没有静下心来看过夕阳日落。

    “原来最美好的在这里。”叶宋手扶着树枝,深吸两口气,道。

    “你喜欢么?”苏若清问。

    “你一直都是这样?”叶宋侧头看着他,瞳孔里映满了夕阳的余晖。

    苏若清淡淡垂了垂眼,目无清波的眼神蓦然落在了叶宋的唇上。她的唇红红润润的,笑起来半勾着,像是一弯水中倒映的弦月。

    怎知这一凝视,就移不开眼了。

    叶宋注意到他的视线,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地直喇喇地问:“你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莫非是想亲我?”

    按照正常女性的逻辑,对面有美男表现出了那么个意思,她不是应该含羞地微微低头,做出一副矜持的样子吗?结果美好的气氛全被那句话给扼杀了。

    苏若清偏过头,道:“不想。”

    叶宋细细端详着他俊美中添了几分光色柔和的侧脸,笑出了声,然后缓缓靠了过来,道:“那你愿意让我靠一下吗?”

    不等苏若清说不愿意,她已经轻轻地靠了上去,头枕着他的肩膀。鼻息间是那股好闻的幽幽的清香。

    苏若清浑身都绷了一下。好吧,他可能不会拒绝。这种感觉他说不上来是为什么,他就是不讨厌这个女子的靠近来自天界的起点红包最新章节

    叶宋忽然问:“你了解我吗?”

    苏若清道:“了解一些。”

    叶宋靠在他怀里,胆子大了一些,坐得这么高也敢甩着双腿,她道:“夕阳可真是美啊。”

    “你不要乱动。”苏若清不得不伸手过来,若有若无地搂着叶宋的腰,“小心一会儿晃下去了。”

    “……”怎知话音儿一落,同时还伴随着一道轻微的咔嚓响,像是木头断裂的声音。叶宋面瘫地把苏若清望着,心渐渐地提了起来,道,“你能好好说话吗?”

    苏若清抽搐了一下眉角

    下一刻,那枝桠果真再咔嚓了一下彻底断了,叶宋抓不住苏若清,整个人直直往下跌去。那翻飞的衣角,像极了振翅欲飞的蝶。苏若清本是能够向别的枝桠借力稳住身形,可他见此情形,毫不犹豫地跳了下来。

    幸好这树够高,他有足够的时间飞速往下俯冲追上叶宋,伸手拉住了叶宋的手猛地往怀中一带。紧接着翻身朝上,让叶宋趴在自己身上,他双脚不断往树干上摩擦企图减缓冲势,最终“砰”地一下,两人双双跌落在地,惊起层层叠叠的落叶。

    看着苏若清安静地叹息一声,叶宋开始放声大笑。一点形象也没有,也趴在苏若清身上忘记了起来。

    苏若清皱了皱眉,动了动被撞得钝痛的臂膀,道:“有那么好笑?”

    叶宋不笑了,轻声问:“受伤了?”

    “还好。”

    叶宋看他抿唇的样子,心中没有预兆地怦然袭来,她看着他的眼睛,又问:“现在呢,还想亲我么?”百镀一下“妖孽王爷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