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妖孽王爷小刁妃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妖孽王爷小刁妃 第一卷 第38章:邻国的难题

作者:千苒君笑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妖孽王爷小刁妃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当天往上,苏宸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且浑身酒气,半醉不醉的。他实在怕自己这一身酒气熏到了南枢,又怕这么晚去吵醒了南枢,便没有去芳菲苑,而是回了东苑。东苑附近,有一方天然的泉池,泉水冬暖夏凉十分养人。只不过凉的时候凉得刺骨,暖的时候暖得灼肤,一般人还承受不来,但对于练武之人却大有裨益。

    那是苏宸的私人spa会所。

    这里不需要人服侍,苏宸立在泉池边,解下身上的袍子,露出月夜下线条极为优美身材肌理极为勃发有力的身躯,然后下水去凉快凉快修二代的日常随笔最新章节

    这秋季的水温已经没有夏季的时候那么寒凉了,但还是冷的。苏宸却分外享受,入了水靠在边缘,闭目养神。

    他今天的确是有些累,养神养着养着就从骨子里蹿出一股乏意。可是意识有些混沌间,他却还能够想起今天发生的小插曲。

    叶宋在街上当着他的面调戏舞姬,要不是他及时出现她还敢去素香楼,他知道她的腰很细很细,可是抱起来还是有些意外的轻,好像平时都不吃饭一样。她的双腿十分纤细修美,在他的手掌下乱踢乱扭精神得很。

    渐渐苏宸在泉水里就睡着了。他似乎做了一个梦,有些不安分,水中泡着的胸膛起伏不定,呼吸变得厚重,喘息变得压抑,随后喉咙里溢出如野兽一般受困的低鸣但又伴随着莫名的快意。水中轻微的漾动,他猛然张开了双眼,眼里还有莫名的旖旎的情绪所在。

    他似乎对梦里的人很不满意,顿时满脸恼意,闭上了眼深呼吸,咬牙骂了一句:“该死的女人!”他微仰着头,下巴在月色下显得尤其坚毅,喉结有一下没一下地上下滑动十分性感,他在凉水里再冷静了一阵,才面无表情地出水披衣,回东苑去睡觉。

    但是,做了那样一个梦之后,估计是了无睡意。

    房里未点灯,南枢身着薄薄的纱衣在床上安睡。她浅眠容易醒,因而轻微的推门声立刻就能把她惊醒过来,柔软无力地问:“谁?”

    一道微凉的夜风把男人的气息送进了她的房中,她蓦地安下心来,知道来者何人。

    苏宸关了门,到床边,把南枢搂着就压了下去。南枢声音千娇百媚:“王爷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苏宸只淡淡地“嗯”了一声,随即噙住了她的唇,随手扯开了她的纱衣崛起于帝国时代最新章节。那身体的摩挲,有些粗鲁,苏宸似乎忘记了自己身下的人是柔弱娇贵的南氏,好像是另外一个桀骜不驯的女人,他双膝顶开南枢的双腿,挺身便把炽热的埋进她的身体里,金戈铁马,战火纷飞……

    南枢有些吃不消,但只要是苏宸,在这种事情上怎么样她都甘之如饴。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南枢身边苏宸已经不在了,她懒懒起身,见自己身上全是那暧昧绯红的印记,想起昨夜苏宸对她的狂热不由脸热不已。但甜过之后,又有一抹若有所思。

    连续好几天,苏宸都早出晚归,似乎很忙碌。南瑱国的使臣们在上京住了几天,皇上作为回礼赏给南瑱布匹千匹、新茶十车,南瑱原本是蛮夷部落发展壮大的,农耕技术很烂,因而皇上又将一些农耕技术传授给南瑱,南瑱使臣开心得很。

    可是似乎苏宸就不开心了。叶宋在花园里乱晃时偶尔见他正午回来了一两次,及时躲开之余,她还见苏宸眉头微锁不如意的样子。

    苏宸一不如意,叶宋就很如意。这两天饭都多吃两碗。

    多吃两碗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消化不良了。

    傍晚,夕阳落下了,只余天边绯红的霞光,预示着明儿又是一个好晴天。天气爽朗,微风熏熏的,叶宋便带着沛青去花园里转转,顺便消食。

    一路上叶宋都在不停地打嗝。

    沛青又是担忧又是白眼的:“小姐下次莫要吃这么多了,撑坏了怎么办?”

    叶宋摆摆手,道:“没事没事,多走走。”

    好不巧,这一出来消食,恰好又碰见了苏宸,也带着南枢在花园里散步呢。瞧瞧那对狗男女,你侬我侬浓情蜜意的,可算是般配了。

    南枢见苏宸皱着眉,还不忘踮起脚伸手去抚平他的眉头,温柔道:“王爷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了,这些日总是这样重生之亿元弃妇最新章节。”

    苏宸笑着握住了南枢的手,裹紧在手心里,道:“不要担心,都是一些小事。”

    南枢调笑道:“小事还值得王爷皱眉的。”

    然后两人就坐在柳树下**了一番。沛青看得也很反胃,道:“小姐,我们去别处消食吧,不然一会儿全吐了就不好了。”

    叶宋笑眯眯道:“嗯,你说得对。”

    可是将将一转身时,那头苏宸的声音便传来,说起了最近南瑱使臣来北夏的事,也说出了他的纠结所在。叶宋驻了脚步听来一二。

    苏宸道:“南瑱过来我北夏,送了两样东西过来,说是南瑱高人所创,举国无一人能够解开,想请北夏臣民帮他们解开。”

    南枢惊讶地问:“是什么东西有这样难?”

    “一样是九连铁环,一样是九格方块。九连铁环需要在不损毁的情况下一一分拆开成九个铁环,而九格方块四面都是不同的颜色九个可以扭动的格子,颜色被打乱了,需要把每一面颜色都归位成一致。”

    叶宋一愣,九连环和魔方?这种玩意儿居然在这里也有?到底是谁创的谁创的?

    “结果呢?”

    苏宸自嘲地笑了一下,道:“结果那些自恃才高八斗的满朝文武无一个能够解开。”

    真真是穿越狗血无处不在啊,两国交往在送礼的同时本就是附带找茬儿的。找茬儿成功了相当于打对方脸,找茬儿失败了相当于打自己脸。

    九连环本来是古代人发明的东西,可彼古代非此古代,这里的古代人想要窥得其中奥还得花些功夫炎武战神最新章节。至于那魔方,那可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美国流行的时候就难倒一大片富有聪明才智的高层资本家的玩意儿。

    现在叶宋只想知道,在南瑱国发明这俩玩意儿的究竟是什么家伙。莫不是……叶宋激动地想,莫不是跟她一样是穿越的吧!

    南枢亦有些愁眉不展:“那可怎么办?”

    可能是叶宋太激动,暴露的行踪,也可能是苏宸一早就发现了她只是没有点明。这时苏宸侧过头来,看着浓密的花丛边露出来的一缕素色裙角,没好气道:“听够了吗?”

    叶宋顿了顿,笑眯眯地站了出来,目光在南枢身上转了转又在苏宸身上转了转,道:“啊呀王爷和妹妹也在这处散步啊,真是不巧,我也在此处散步。”

    南枢当即笑颜如花道:“原来是姐姐,快过来坐。”

    叶宋拂了拂裙角上沾了的一两片花叶,眉眼间流淌着愉悦的笑意道:“不了不了,我还是不打扰王爷和妹妹温存了,听说王爷这几日相当忙,能够挤点时间出来跟妹妹温存实属不易。”

    说着便转身离去,苏宸手渐渐握成拳,他始终觉得这个作死的女人没拿睁眼瞧他。怎知叶宋走了几步,又转身过来,笑睨着苏宸道:“方才你说,满朝文武都不能解开那两样东西,是不是王爷也包括在内?”

    苏宸抿唇:“滚。”

    叶宋惋惜:“哎呀我原本还说我想免费帮帮你的。既然你这么不想,那就算了。”

    “站住。”见叶宋快要走远了,苏宸冷冷笑了一声,“就凭你,能帮本王?”

    叶宋再回首,笑得云淡风轻,但那种自信高傲的姿态却不容人忽视,好像看起来她真的成竹在胸一般寨主嫁到最新章节。只是,叶宋却道:“现在可不免费了。”

    苏宸眯了眯冷眸:“你有什么资格跟本王讲条件?”

    叶宋定定看了看他,收敛了眉间笑意,随后利落转身,扬长而去,淡淡道:“算了,你就跟满朝文武一起,好好想吧,可莫丢北夏的脸啊。”

    这下可好,连条件都没得谈了。

    ??叶宋回去以后早早就歇下了,而且是一夜香甜。第二天一大早醒来的时候,在床上伸了一个舒服透底的懒腰,这时沛青表情怪怪地进来。不等叶宋问个话,沛青便如实招来:“王爷来了

    ??王爷大清早的来碧华苑简直是破天荒的一件事。

    ??叶宋却丝毫不感到意外,下床汲鞋,身上穿着的是睡觉的白色中衣。头发有些凌乱地披在脸上,清瘦的脸颊因着刚刚才睡醒泛着隐隐的红晕。

    ??“小姐还是先……”沛青觉得叶宋就这般样子出去委实十分欠妥。

    ??可惜已经晚了,叶宋毫不犹豫地打开了们,浑不在乎地道:“女为悦己者容。”苏宸不是她的悦己者,何必要先梳妆打扮,在看见院中身长玉立一身玄色朝服的苏宸时叶宋又笑了笑,道:“难得王爷大清早的过来,看样子应是要赶着去早朝,怎好让王爷久等。”

    ??苏宸看见叶宋这副丝毫不加掩饰的形容,凌乱则凌乱,可是跟这初秋的早晨无丝毫的违和感。

    ??树上有鸟儿早鸣,叶宋吹着口哨悠扬婉转地相应和,全然一副逗鸟的雅兴。口中漫不经心地道:“王爷来我这里只是来站岗的?”

    ??苏宸静静地看着她,语气尽量平静道:“你说你能解开九格方块和九连铁环。”百镀一下“妖孽王爷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