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妖孽王爷小刁妃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妖孽王爷小刁妃 第一卷 第49章:没把儿,请自重

作者:千苒君笑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妖孽王爷小刁妃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来都来了,岂有回去的道理。---手机端阅读请登陆 M.ZHUAJI.ORG---不等叶宋说,沛青便很上道地掏出一张银票递给丫头,道:“剩下的,给我家公子上茶点。”

    二楼的雅座之间,都是有一缕薄纱间隔开来。而叶宋落座在最里端的最后一个,右边是一堵墙,左边便是隔壁的雅座。

    薄纱之下看过去,隔壁似乎慵懒地坐了一位公子,形容很是放荡不羁,半躺半靠在椅子上,衣襟松松垮垮,旁边还有一个美人儿伺候着。

    不多时,舞姬一个一个先后上台,舞一曲。如此良辰美景大饱眼福的景况,该是让人目不暇接的,可是……叶宋尚且淡定,旁边的沛青就不怎么淡定了——隔壁的动静太大了桃源山庄最新章节

    隔壁公子身边的美人儿想来也是个妖艳到了骨子里的货,公子看台下舞姬跳舞时,她便使出浑身解数,柔弱无骨的身子贴在过公子胸口,小手摸了这里又摸了那里,然后再凑近嘴唇暧昧旖旎地亲了几下。公子一边看着下面,一边抬手玩味地伸进美人儿的衣襟里,结结实实地摸了她的胸脯一把,惹得美人儿当即浑身无力娇喘不已……

    倏地那公子搂过美人儿的腰揉了两把,嗓音酥骨一般地笑了两声,道:“很想要?”

    “公子……”

    那公子果真不客气,捞起美人儿直接让美人儿跨坐在自己腰上,随手扯掉简便易脱的底裙,大庭广众之下只余纱帐掩目,居然就苟且了起来。

    那美人儿娇喘吁吁,连呼不要,公子用力挺了几下,她便娇泣着咬牙,颤抖着,拼命压抑着想尖叫的冲动。

    沛青听得脸红到了脖子根,绞着衣袖站在叶宋身边愤愤低骂:“不要脸!”

    叶宋笑着安慰沛青道:“男女之事嘛就是这样,你不要害羞。家里的那些春宫册你又不是没少看,只不过眼下变成了活人而已。”

    沛青反驳:“才不是害羞!”

    那头一主一仆你一嘴我一嘴地讨论春宫,皆一字不漏地落进了苏静的耳朵里。身上的美人尚且无知无觉,他稳住美人的纤腰把她狠狠往下压了几下,美人承受不住猛烈袭来的快感,终于尖叫出声,并晕了过去。

    实在是太香艳了。

    叶宋以扇柄敲了敲桌子,终于道:“隔壁的兄台可否小声一些?在下的小厮很纯情,兄台莫要教坏了。”苏静刚想说话,叶宋突然指着台下,“快看,有美女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于是苏静的眼光自然而然地落在了台下的舞姬身上。此舞姬一出,台下惊叹声四起,眉眼细致得很,肤若凝脂,跳起舞来像柔软的杨柳一般纤细又好看。确实是难得的美女。

    苏静不由多看了几眼,才抬手推开晕在自己身上的美人,美人一下跌伏在了地上。他支着下巴,缓缓侧了侧头,朝右边看去。叶宋的容貌隐隐约约,乍看之下还有两分眼熟呢,苏静柔柔地笑了一下,道:“一时没忍住,动静闹得大了些,兄台别见怪。”

    叶宋专心看美女,随口就道:“不怪不怪,谁都有情不自禁的时候。”

    不得不说,这批舞姬质量委实是好,叶宋看得眼花缭乱,少了旁边不三不四的噪音的干扰,沛青也渐渐放开了,跟叶宋有一嘴没一嘴地讨论起来,哪个舞姬的胸最大、屁股最翘。然而最后出来的那一位,穿着一身雪白的纱衣,不露腿不露胳膊的,跳的舞也十分保守,可那玲珑的身段若隐若现掩盖不住,那顾盼生姿的容颜直直让人看呆了去,美丽得很。

    关键是她脸上略带忧色,一副不情不愿的委屈模样,真真我见犹怜啊。

    叶宋呐呐地问:“此女如何?”

    沛青眼睛也直了:“倾国倾城。”

    “你说她和南氏哪个好看?”

    “她没南氏骚,比南氏仙。”

    很快台下开始有人飙价了,从一百两开始。那些胸大屁股翘的美女自然有人抢,可最后那个雪衣舞姬更加是人人垂涎,但凡是一个男人,都想把仙女一样的女人压在身下看她们欲仙欲死的表情以达到征服的快感吧。

    最后那个雪衣舞姬,飙价一下从三百两飙到五百两。且这个价位还是隔壁那位兄台出的,下面顿时一片安静,无人再出高价了善妻最新章节。隔壁的兄台很有把握地轻笑两声,笑音带着软软的酥,十分悦耳。

    叶宋一合折扇,就觉得,一个美人才五百两,这未免太……便宜了吧?没想到逛青楼,睡女人,会如此便宜!

    恰好叶宋对那个雪衣美女又很满意,沛青对隔壁的浮夸兄台又很不满意,遂叶宋吩咐沛青准备掏钱的时候沛青二话不说就掏钱了,扬声道:“五百零一两!”

    下头一片哗然。

    叶宋严肃地教育:“你好歹也叫个五百一十之类的整数。”

    沛青面不改色:“不怕,只要比五百两高就是了。”

    下面妈妈有些哭笑不得,但也没法,五百零一就是比五百高,遂问:“还有没有哪家公子肯出价的?”

    这是隔壁的苏静,手指漫不经心地叩了两三下,忽然问:“兄台很喜欢那个女人?”

    叶宋气定神闲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在下甚为喜欢。”

    没想到苏静笑了笑之后居然大方退让了,道:“既然兄台喜欢,那在下就不好夺人所爱,便让给兄台吧。”

    “多谢。”叶宋道。

    然后沛青忽然就不淡定了,她本来以为凭着隔壁这个好还可以竞价一番,就像上次那样把价格给炒高了之后让他当一个冤大头。可是没想到……居然失算!

    殊不知上次首饰招买会上叶宋炒价的时候,上头苏静可是亲眼看着呐。于是苏静主动让贤,买了一个胸大屁股翘长得又美艳的舞姬。

    沛青扯了扯叶宋的衣袖,道:“公子,我们怎么办啊?”

    叶宋大手一挥,道:“五百两又不是什么大开销,就把她买下来,先在这里快活一晚,明儿带回去呗重生之这绝不是我认识的瘸子最新章节。”

    沛青面色青了,在叶宋耳边低低道:“小姐没把儿,请自重。”

    叶宋喷出一口茶,道:“我的意思是看她跳跳舞弹弹琴,你想哪儿去了?”

    沛青脸色青转红:“那公子在外胡来也就算了,怎能带回去!”

    叶宋眼珠一转,似笑非笑:“南氏不就是从这里出去的?带回去有什么不好,横竖是美人儿,就当是给苏贱人纳个妾,跟南氏凑一双,岂不爽哉?”

    沛青一听,豁然开朗,脸色由恼红转喜红。

    叶宋按捺不住,带着沛青亲自下楼迎接美人。只剩下隔壁苏静支着下巴若有所思:“苏贱人?南氏?”似想到个什么,他眯着一双勾魂的桃花眼,笑了。

    最终妈妈让叶宋带着美人儿进了素香楼里最最高档的房间,随后苏静也搂着新得来的性感美人儿进了房间快活去了。

    高档房间里,没想到很大,里面一间外面一间,桌椅是上好的红木,绣床散发出甜腻诱人的香。

    得来的雪衣女子,本是愁苦着一张脸不愿意委身于人,但见买下她的人是一位俊俏的公子,衣着不凡,身边跟着侍从,举止文雅得礼,左右逃不过就半推半就地进来了。

    叶宋不像那些心急的男人一进来就抱着美人儿直奔主题,她大大方方落座,半靠在椅背上,双腿交叠平整地搁在另一张椅子上,看着拘谨的女子,问道:“你叫什么?”

    女子的声音有些僵硬,但丝毫不影响其动听程度:“涣雪。”

    “涣雪,再跳一支舞来瞧瞧怦然婚动,薄少太腹黑最新章节。”叶宋漫不经心道。

    沛青会意,连忙出去找老妈妈带了两个抚琴的来,老妈妈不敢怠慢贵客,连抚琴的都是素香楼里最好的琴师,长得又美。

    丝竹之声起,涣雪长袖翩翩宛若惊鸿,开始跳起了舞。那举手投足,那身段舞姿,简直比刚刚在楼下的时候更为**。

    叶宋看着看着,嘴里衔着一颗葡萄,居然都忘记了咽下。

    涣雪见她一脸看出神的模样,心间一动,水袖从叶宋面颊拂过,叶宋伸手便轻而易举地捉住,换得涣雪启唇轻轻一笑

    那一笑,满室生辉啊。

    没有男人不爱美女的。

    沛青愣愣地对叶宋说:“公子,若是把涣雪姑娘娶回去,定比南氏更加得宠,南氏和她比起来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叶宋点头:“你说得很对。”

    涣雪心中却更为震动,要把她娶回去?这位公子已经有家室了吗,就是那个南氏?就算她进门也是给人当一个妾室……可是,就算是当妾室也比沦落在这样的地方强。

    于是涣雪将她这段时间被调教所学全部展现在了叶宋的面前。叶宋跟沛青在这素香楼最高档的房间里是享受得很。

    后来老妈妈领着账房,趁着今晚的舞姬们都被拖入**罗帐之前赶紧一间间上门收钱。收到苏静的房间时,苏静怀中正搂着美人,可算是个了,两人衣衫皆是一片凌乱,老妈妈进来连连赔罪,苏静早在桌上摆了盘,盘中一锭一锭的金子,他笑得有些柔媚,道:“妈妈这手脚是不是越来越不便利了,怎的取钱都如此慢吞吞。要是再不来,就莫怪本公子先享用了美人儿的身子再来跟妈妈赖账了。”百镀一下“妖孽王爷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