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妖孽王爷小刁妃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妖孽王爷小刁妃 第一卷 第57章:原来是故人

作者:千苒君笑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妖孽王爷小刁妃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只好忍住,随大流一起。只不过这突然间跪一个陌生人,着实让她很不爽。

    上头道了一句“众爱卿平身”以后,大家才陆陆续续地起来。然后就是群臣举杯敬酒,恭贺皇上之类的。叶宋也跟着举杯,心想借着喝酒的动作自然而然地看见上头的皇上,这样总不至于失礼了吧。

    然而,当她抬着酒杯仰头的时候,动作生生顿住。她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一幕。

    上面的九五之尊,端坐龙椅,一身明黄龙袍加身,比他平时着黑衣时的清贵更加显得尊华而不可冒犯,漆黑如墨的发不再是随意披散在肩上,而是用金玉冠束了起来,清浅的眼眸里盛满了威严,手执夜光杯,在接触到叶宋的眼神时,眼光连动也未动一下,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也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对她不能有任何的波动。她不光是他的臣民,还是他兄弟的妻子。

    这就是苏若清。

    叶宋没有想到,这会是苏若清。

    那个一天救她三次、在梨园里看戏也能碰上的苏若清,那个带她下棋、去别庄钓鱼的苏若清,还有那个在寂静的小巷里、隔断了外面街上的喧哗、与她深吻与她喃喃低语的苏若清……

    她傻愣愣地干站着,大家都已经敬完酒了坐下了,她还干站着,望着苏若清的方向,脸色发白。一时间表情错综复杂,久久回不过神来。

    都是姓苏的,她怎么早没想到呢学霸男神撩妻入怀最新章节。原来被他们兄弟耍得团团转的是自己。

    苏宸注意到叶宋看苏若清的表情,握住了叶宋的手,微微用了点力把她拉坐下,取过她手里的酒,语气淡淡道:“你不会喝酒,我来吧。”

    怎知叶宋却先一步夺过来,仰头就喝干,道:“皇上过生,这酒不喝怎么可以。”

    苏静已经没有先前那样沉寂了,凑过来多嘴问了一句:“怎么,嫂子觉得三哥没有大哥长得好看?”

    叶宋很快反应过来,掩下所有情绪,吃了一块苏静夹过来的肉,再喝了一杯酒,调笑道:“素香楼的美人儿最好看。”

    开宴了,有舞姬上来献舞,乐声靡靡。群臣一边吃喝一边欣赏,很是惬意。

    整个过程苏宸都很安静,跟南枢一起,相互体贴。南枢为他斟酒,他为南枢夹菜,看起来好一对恩爱的夫妻。而叶宋,则完全脱离了轨道了,似乎喝得有点多,撑着侧脸看向苏静这边,一次也没回头过来看过苏宸一眼,因为只要她回头一次,上面的苏若清就能看见她的脸。她便只跟苏静喝酒,桌子底下开始划拳,输了的就喝酒,还时不时对骂一两句。

    叶宋跟苏静在桌子底下不停地比划,她有些熏熏然地觉得,倘若是一起作乐,这贤王还是个不错的人选。叶宋偏着头,嘴角噙着淡凉到极致的笑,对苏静道:“你输了,喝。”

    苏静灌了一杯酒:“再来。”

    然后就又开始比划。苏静忽然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你也输了。”

    叶宋单手添了一杯酒,只是还不待她喝下,一旁眼角的视线未曾离开过她身上的苏宸终于忍不住了,替她端起那杯酒仰头喝干,淡淡道:“少喝一点。”

    叶宋这才缓缓地把头偏回来了一些,就只是看着苏宸,不愿意去看他以外的任何人任何事,然后笑得很开心地对苏静讲:“你看,我夫君帮我喝了野兽嗅娇花最新章节。”

    那一声“夫君”,千转百回,婉转动听。话里余音扣着的淡淡沙哑,心弦。

    以至于后来,苏宸怕叶宋真的喝醉了,一划拳输了,他就帮叶宋喝酒,南枢斟的酒不知不觉便少喝了几杯。

    尽管如此,叶宋的酒量不怎么样,不知不觉就有些醉了,脸颊浮上了红晕,是夜色琉璃火的映衬下,美不胜收。这时,皇上在跟南瑱来的特使讲话,南瑱太子也忒不客气,道是此次来北夏一是为祝贺皇上生辰,二是想和北夏永结秦晋之好。

    南瑱的小公主,欲与北夏的王族公子结亲。

    这对于北夏来说,是无伤大雅的事情,结了亲对两国邦交更好。可北夏皇室宗族十分简单,除了皇上,王爷就只有两位,一位是宁王还有一位就是贤王。另还有一两位远嫁的公主即便是有世子都还没成年呢。

    皇上面上不动声色,手中酒盏里的酒轻轻摇晃,问:“不知太子可有中意人选?”

    太子朗笑了两声,道:“实不相瞒,舍妹年幼时就听说了北夏战神贤王爷的名号,一直念念不忘,此次来贵国,硬是要跟着一起来。”

    北夏朝臣暗暗不爽。这太子刻意在门面上提及战神,可如今贤王一介纨绔子弟早已经不复当年英勇,何来战神之说,分明是讽刺人。同时又有些恨铁不成钢,若贤王还是当年的战神……只不过更多的是叹息。

    南瑱过的民风开放,不管男女,看上了对方,都可以大方说出来,这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因而说到小公主的婚事时,小公主一点也不害羞,一双眼睛黏在贤王苏静的身上不放。虽说她看起来无暇剔透像个瓷娃娃,可年纪上,也已经到了待嫁的时候。

    小公主语气笃定道:“在你们北夏,我就看上了他[柯南+网王]全是孽缘最新章节。”她纤纤玉指指向苏静,毫无悬念。

    苏静半掩的眸子里阴鸷了一瞬,转眼就笑得慵懒柔媚,直看得叶宋心里赞叹。比女子还好的容颜,举手投足的,这样的人物是当年的战神,若是放在中国的历史长河当中,大抵就是另外一个兰陵王了吧。

    苏静喝了一杯酒,眼梢轻抬,道:“好汉不提当年勇,本王如今也只是一个闲人,食君之禄未忠君之事,只求个逍遥快活。”

    小公主骄傲道:“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苏静不紧不慢道:“本王的王妃已逝,本王答应为她守丧七年不娶,如今才过了四年,你过门来当如何?”他看着小公主,笑得十分玩味,“莫不是让你独守空房三年?那本王可就太狠心了。”

    小公主脸色微变:“我不怕。”

    叶宋听后轻咳了一下,掩饰她听了很想笑的心情,这种场合要是笑出来肯定不妥吧。借着喝酒的动作,她轻声道:“你确实够狠的,自己天天逛窑子,让人家独守空房。”

    苏静不大意地打量着小公主,眼神在她身上肆意流连,小公主坐得端正,大大方方让他看。岂料他看后却道:“唔除了脸蛋差强人意以外,身板这么小,胸无几两肉,玩乐不够尽兴,屁股也必然不够大又生不出儿子,你说你这样的小花瓶,本王娶你来作甚?”

    小公主被气得紧紧抿着唇。太子脸色也当即沉了下来,皇上冷清地呵斥了一声:“贤王不得无礼。”

    苏静立刻向小公主赔罪,翻摆着嘴皮子也不费什么力气道:“对不住,本王一时嘴快,说多了。”

    叶宋笑睨了小公主一眼,依旧支着下巴,然后拿过苏宸的酒杯、苏静的和自己的,拎起白玉酒壶便一顺溜倒满,懒洋洋道:“公主莫要生气,贤王这人懒散惯了,私生活十分不检点,扫黄的时候通常都能够扫到他,咱们上京的深闺姑娘们躲她都还躲不及,又是个丧妻的鳏夫,要来没什么情趣来自天界的起点红包最新章节。”她把苏静贬得一文不值,苏静听了狂抽嘴角,继而叶宋眼珠子一转,转到了苏宸身上,苏宸当即警惕性地提了提心,叶宋又道,“不如你来我们宁王府怎么样?贤王不娶,我家王爷娶你过门,我大方点,把我这个宁王妃也让给你当。不知道你们南瑱的男人娶妻是如何的,反正北夏的男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的,你就不要嫌弃了,宁王疼爱美人儿,也不会亏待于你。”

    此话一出,除了叶宋本人,在场的官员妻眷们脸色都变了,有不解,有惊诧讶异,还有旁边的不满薄怒,南枢的脸色更是瞬间苍白

    苏若清一言不发,深深地看着台下的她,她若无其事地把酒分给苏宸和苏静,然后自己那杯眯着眼睛跟喝糖水似的一下就喝掉了。

    叶宋侧头似笑非笑地看着苏宸:“宁王意下如何?”

    若是苏宸再说类似于不娶之类的话,那就真是羞辱南瑱国公主无人要了。他脸色紧绷,没说话,拿着酒杯的手指却收紧,一下就起了裂痕。

    叶宋又看向脸色苍白的南枢,道:“我知道王爷最疼妹妹的,方才妹妹又和公主很是相处得来,妹妹莫不是不同意吧?”

    南枢极力稳下心神,道:“既然姐姐都如此深明大义,妹妹岂会不讲情理,一切凭皇上和王爷做主。”

    还不等苏宸和苏若清答话,怎知小公主突然拍桌站了起来,执拗地看着苏静,那眼神完全不像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子该有的,有些狠辣有些阴厉,微仰起下巴不屑一切道:“除了他,我谁也不嫁。”

    “那公主可就要再多等个两三年再看了”,叶宋玩味道,“反正公主现下还小不是,起码也得等我们贤王七年的守丧期过了,到时候公主双九年华,说不定贤王就有那个心思了。”百镀一下“妖孽王爷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