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妖孽王爷小刁妃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妖孽王爷小刁妃 第一卷 第59章:重要的事

作者:千苒君笑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妖孽王爷小刁妃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继续哭继续晃:“你现在就给我想!”

    苏宸被晃着向苏若清告辞:“王妃醉得厉害,臣弟先告退。”

    苏若清负着手,转身走开,道:“回去吧。”

    最终到底什么事儿叶宋也没想起来,就被苏宸抱着走出了御花园。

    一路上叶宋都显得不安分,时不时抓抓苏宸的衣襟时不时摸摸他的长发,最后居然兴致勃勃地挠起了他的胳肢窝……见苏宸没有什么反应,叶宋疑惑地仰头问:“你不痒啊?”

    苏宸垂下眼帘来,将叶宋的醉态全部看进眼里,包括她刚哭过却又歪着脑袋唇边绽开的一抹比雨后晚霞还要好看的笑。他抿了抿嘴,冷冷地威胁道:“再闹,我丢你下去。”

    不得不说,叶宋变脸当真比变天还要快,一听就不乐意了,垮下了脸来,侧脸闷闷地靠着苏宸的胸膛,默不作声了。苏宸脚步稳健,嘴角若有若无地微微翘起。

    等走到宫门口时,苏宸才发现叶宋在他怀里已经睡着了。宫门口候着宁王府里的马车,他把叶宋抱进马车里,可能还是不太习惯抱着这个女人,使得叶宋的头在车壁上被磕了一下,有些痛,她皱着眉头半醒不醒一只妖的后宅人生全文阅读。将将一躺下,就毫无形象四仰八叉地呼呼大睡,转身还一记脚踢,踢在苏宸的腰上,他闷哼一声火气直窜,但看在叶宋睡着了没有意识,生生忍了她几脚。

    马车的车辙咕噜噜地转动在青石路面上,莹白的月色如霜铺了一地。

    梦里她辗转,忽而马车轻微地颠簸了一下,她轻声地呢喃:“苏若清……”

    这个名字对于苏宸来说,再熟悉不过了。他正了正身看过来,面上神色复杂多变。忽而似想到了什么,倏地冷笑一声:“原来如此。”

    叶宋睡了一会儿,车窗外的风时不时扬进来些许,马车摇摇晃晃的摇得她更加头晕,她安静地睁开了眼睛,眼里尽是惺忪的醉意,像是在看苏宸却又像不是,嗓音沙哑不堪,寂凉道:“原来如此什么。”

    她的语气淡定冷静得根本不像是一个喝醉了酒的人。

    叶宋头重脚轻地缓缓坐起来,靠在柔软的后垫上,一抬眼帘便发现苏宸谢身过来,近在咫尺,一张冷俊的容颜蓦地放大在眼前,他的呼吸尽数喷洒在自己脸上。听苏宸压低了声音道:“你在外面会面的人,半夜送你回来的人,都是他。”

    “他?”叶宋还是有些迷茫,“他是谁?”

    苏宸咬牙,“苏若清。”

    叶宋懒洋洋地斜靠着,微微低着头,垂着眼帘,勾唇薄薄一笑。她觉得有些热,抬手松了松袍服的领口,抽掉了发髻上沉重繁杂的金簪步摇丢在马车上,满头青丝顿时倾泻而下,动作自然而然,干净利落,可看起来竟比柔媚的女子使出勾魂解数还要诱人三分。

    她长长吐了口气,半是清醒半是混沌道:“苏若清啊,他不是皇上么。”

    “既然你知道他是皇上,以后便不要跟他来往英雄联盟之灾变时代最新章节。没有本王的允许,不许再见他。”一定是此时此刻的气氛很不对,苏宸才说出这么不对劲的话来,一出口之后自己似乎都闻到了一股子酸味,于是又改口轻蔑地笑了笑道,“你莫非是喜欢上他了?他是谁,你又是谁,且不说你目前还是他的弟媳,他日就算你跟本王和离,难道他还会接受一个和离过的女人吗?”

    叶宋笑了两声,淡淡看他道:“我喜欢谁跟你有什么关系?我跟你和离,跟他又有什么关系?”话说到此处,她终于想起了一件要紧的事情,撑起身子就欲站起来,“糟了,忘记请旨和离了。”

    只可惜,她连站也站不稳,能够勉强半靠着已经是不错了,才将将一站起,浑身一软,又倒了下去。马车因着她的动作幅度而重重地歪了一下。还不等她反应过来,苏宸忽然就整个人压了上来。

    两人的呼吸均是一窒。

    他看着叶宋的眼睛,道:“只要你一天没跟本王和离,你就还是本王的女人,你跟谁见面、喜欢谁,都跟本王有关系。”

    叶宋躺在他身下,居然还笑得出来,她不知道她这一笑,简直像是一把火焚烧在了苏宸的身体上。她挑挑眉:“莫非你是喜欢上我了?”

    苏宸一点点慢慢地俯头靠近,直到鼻尖抵着叶宋的鼻尖,呼吸纠缠着叶宋的呼吸,开始变得有温度,趋向于灼热。他的手掌缓慢地不动声色地移动,双目深邃得不见底地直直盯着叶宋的唇,突然萌生出一股冲动,叶宋身体醉得不听使唤但理智还是恢复了些,一看觉得有些不对劲,收敛了音容笑貌,在苏宸微微错开鼻尖薄唇即将要贴上她的那一刻,她心头一紧霎时偏开了头去,使得那略微有些凉薄的吻从叶宋的脸颊轻轻扫过。

    苏宸手飞快往叶宋腰间探过,唇角一边半挑起,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没有下一步侵犯,苏宸主动松开她,坐了起来,也有些懒散的一位,手里赫然拎着一枚白玉佩,悠然自得地细细观赏。

    叶宋掀起眼皮一看,第一印象是觉得有些熟悉,第一个动作便是下意识地去摸自己的腰间,结果……空空如也,不由破口大骂:“你他妈偷我东西,不要脸仙途缘起最新章节!”

    苏宸悠悠道:“这本就是本王的贴身之物,如今本王只不过是物归原主而已,何来偷之说?从今天起,这麒麟火纹佩本王就收回,以后不得随意出王府。”

    叶宋极力淡定下来:“不要紧,我这就回头去见皇上,请旨和离。”

    苏宸:“这都已经出宫大半天了,你是要往回走着进宫吗?宫门的侍卫不通行不说,等走到皇宫恐怕已经半夜吧,那个时候皇上应该已经休息了吧。如果你实在要去的话,本王现在就可以放行让你下马车。”

    苏宸说的话很气人,但不是没有道理,这个时候要是没有苏宸的陪同她折返回去铁定进不了宫门的,可是看苏宸那欠揍的样子,不像是会好心做好事帮她进宫的样子。叶宋跟他对峙了半晌,企图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你不是一直很喜欢南枢么,不是一直很讨厌我么,现在就是一个好机会呀,你带我回去,一旦皇上同意和离了,你我都自由了,这样不好么?”

    “好是很好”,苏宸一手把玩着玉佩一手支着下巴想了想,道,“可是现在本王很累了,下次再说吧。”

    “为什么要下次,打铁要趁热啊!”

    苏宸再重复了一次:“都说了本王现在很累。”然后看也不看叶宋一眼便闭眼休息。

    叶宋好说歹说,他就是不吭声不搭理,怎么也说不通。最后叶宋气得炸毛,一把扑了过去,按住苏宸,抢他手里的玉佩:“那你把玉佩还给老子!”

    苏宸似早料到她会气急败坏到如此地步,轻易地将手臂扬起,她努力地伸手去够,可总是差那么一点。苏宸往哪边挪她就往哪边扑,不抓到玉佩誓不罢休。

    整个马车的车身,都在你争我闪的情况下朝左狠狠摇晃一下,再朝右狠狠摇晃一下,时不时传出几句不太清晰的污秽的言语,像极了情人间低低的呢喃盛世医香最新章节

    在前面驾车的两个王府随从,努力地控制马匹驾稳马车,面面相觑,那眼神里都透露出八卦的兴奋光芒。王爷王妃在马车里搞出这么大的动静,看来王爷真的是很勇猛。然后又各自检点,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眼下努力驾稳马车是在首要关键,这样才能给王爷王妃提供一个安全的激情环境

    叶宋抢了半天都没抢到玉佩,累得气喘吁吁,需要中场休息。忽然叶宋脸色变了变,皱起了眉头看似很难受的样子,然后她捂着嘴,干呕了几下,要吐要吐的。苏宸见状,靠过来了一些,本能地伸手就想给她顺背,可是手伸到半空中猛然停住,他有些不确定自己究竟在干些什么。

    正是这一空当,被叶宋瞅准了时机,叶宋飞扑过来,把苏宸向一边扑倒,身子紧紧地碾压着他的,生怕他挣扎反抗自己不是对手,于是手脚麻利地骑在他的腰上,双腿抵着他的膝盖,双手钳制住他的手腕,邪佞地笑了两声:“我看你往哪儿跑。”

    这句话准确无误地传到了两个随从的耳朵里,随从又是一对视。

    一随从的意思:王妃太坏了,居然对王爷用强,我简直不能想象。

    另一随从的意思: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王妃独守空房了那么些年,彪悍一些是正常的,专心驾车。咱把车驾慢一点儿,也好让王爷王妃有足够的时间温存。

    马车明显放慢了速度,离宁王府还有两条街的路程,快一些一炷香的时间便能到,照这速度怕是得三炷香。

    就在这时,后面响起了疾速的马蹄声,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响,一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两随从刻意把马车往边上驾驶,也好给人让道,岂止那一群骑马的人正是冲着他们来的,一溜烟儿冲过来便把马车团团围了起来,带着明亮的火光。百镀一下“妖孽王爷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