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妖孽王爷小刁妃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妖孽王爷小刁妃 第一卷 第62章:皇上夜探

作者:千苒君笑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妖孽王爷小刁妃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狱卒不敢怠慢,她所待的那间牢房也打扫得干干净净,到了晚上也一只老鼠蟑螂没有,只要是不过分的要求他们能够做到的,比如把正吃的花生米和正喝的酒递给她一口,狱卒都会满足修二代的日常随笔最新章节。叶宋也十分配合,除了吃吃喝喝,没有闹什么事。

    但有一点狱卒感到很郁闷。一到了晚上,叶宋实在闲得发慌,会讲故事。

    讲鬼故事。

    狱卒几个大男人,开始当然不相信这些,可是叶宋语气很到位表情很逼真,再加上这牢里本来就阴森森的死过不少人,叶宋讲着讲着他们就背脊骨发凉,不愿多听。只是这嘴长在叶宋身上,他们总不能堵上叶宋的嘴,叶宋自己在牢里大声地讲,他们不听都不行,除非把耳朵堵上。

    一到了夜晚,狱卒都睡不安稳。

    晚上牢房里也要点灯,狱卒好不容易睡着了,到了半夜的时候叶宋却睡得不怎么好,捶着冷硬的石床铺半夜把狱卒叫醒。狱卒揉着眼睛过来问她怎么了,她不满地道:“有蚊子,咬得老子睡不着。”

    狱卒挠了挠头,不大相信道:“这天儿都这么凉了,哪里还会有蚊子。”

    叶宋很颓然,精神很不振,看来真是被蚊子给整烦了,道:“可能是秋冬的最后一批垂死挣扎的蚊子,你们去给我弄点艾草来。”她挠了挠发痒的手臂,手臂上起了红疹,“痒死老子了。”

    狱卒见状,也有些不忍,道:“可是这深更半夜的去哪里找艾草?”

    不等叶宋说话,另一狱卒推推他的手肘,道:“嗳,你出去看看吧,我在这里守着。”

    于是一个狱卒便提着灯笼出去找艾草回来驱蚊了。只是他还没能走出大理寺的牢房,将将在门口,迎面便有两人走来。夜色中,两抹黑影不急不缓朦朦胧胧。狱卒不由提高了警惕,这半夜可不会是要提审犯人啊,是不是来劫狱的什么人?

    狱卒手惯性地摸到了腰间的刀柄,大声道:“前方何人崛起于帝国时代最新章节!”

    两人也不答,直往这边走来。眼看快要走近了,狱卒警惕性地拔刀,只是瞬时其中一人便已至身前,速度快得惊人,狱卒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时,一枚令牌出现在他眼前,他睁大眼睛一瞧,然后双腿一软便直直跪了下去,一个劲儿地哆嗦:“奴才、奴才参加皇……”

    苏若清身着便服,身长玉立,神态清冷,负手打断狱卒道:“平身吧。”狱卒战战兢兢地站起来,苏若清看了一眼他手里的灯笼,便问,“这么夜深了,要去哪儿?”

    狱卒如实道:“回皇上,宁王妃被蚊子咬了,手上起了疹子,奴才这是去寻艾草来给王妃驱蚊。”

    苏若清微不可查地皱了一下眉,唤了一声“归已”,归已会意,即刻折返,一下子就消失在了夜色中了无踪迹。他对着狱卒伸手,狱卒很上道地交出了牢房的钥匙,然后苏若清抬步走进了牢房,淡淡道:“让他们都退下吧。”

    “是。”狱卒连忙跟进,将守牢的另几个狱卒一同叫了退下。

    叶宋在等来驱蚊的艾草之前,不敢躺下继续睡,便靠坐在石床上,时不时挠一挠发痒的手臂,睡意迷糊地啄着脑袋。忽然听到了牢门打开的声音,她以为是艾草来了,惺忪地睁开了眼睛,仰起头,眼里掩映着微黄的灯火,笑道:“这么快就回来了,还是挺能干的嘛。”

    然而只笑到一半,当她看清了来人,笑意便在嘴角僵住。苏若清打开了牢门,站在门口,同样低垂着眼眸看着她,深深浅浅。

    夜很静谧,两人都沉默了片刻。

    还是叶宋先回过神来,有些尴尬地移开视线,道:“你怎么来了。”继而又想起苏若清的身份,“哦对了,我差点忘了。我应该参见皇上。”她后知后觉地站起来便欲对苏若清行跪礼。

    还没跪得下去,苏若清便托住了叶宋,硬是把她托起来,借着微微弯身的动作,在她耳边道:“免礼,从今往后,在朕面前,不得下跪重生之亿元弃妇最新章节。普天之下,只有你叶宋一人,见朕免礼。”

    叶宋愣了愣,抬起眼帘,撞进他幽邃的眼波里,竟是那么坚持和认真。心口蓦地有些疼,叶宋努力地站稳身子,终究还是贪恋着他身上的清润的温度和味道,没有第一时间撤退出他曲臂的怀抱,靠得很近,只要轻轻一偏头,她就能枕在苏若清的肩上。

    叶宋深吸两口气,笑得有些哀凉,道:“你怎么半夜来了?”

    “来看你好不好”,苏若清的声音低低的,带着磁性,“白天的时候不方便来,只有半夜来。”

    他说话的口吻,恍然间,居然有些像一个讨乖的孩子。叶宋放轻松了一些,笑意发深,道:“说得好像是在做贼一样。”

    叶宋走到石床边,用薄薄的棉被铺在冰冷的石板上,坐下又道:“不介意的话,你过来坐坐。”

    苏若清面色沉静地走过来坐下,其实他是有些介意的,不是介意牢房里的环境不好,而是介意叶宋待在这样不好的环境里。他亲手把薄薄的棉被另一边拉起来,裹在叶宋身上,低低道:“冷不冷?”

    叶宋勾了勾唇:“还好。”

    然后就又是一阵沉默。其实有很多话想说,但是又怕一说出口,就什么都变了。

    不一会儿,归已便回来了。带来了檀香和膏药,他把这些东西交给苏若清后就了无声息地退下。苏若清在牢房四个角落里点燃了檀香,檀香也有宁神驱蚊的功效,然后再过来捞起叶宋的袖子,露出一截长了红疹的纤细手臂。

    看见苏若清皱眉的样子,叶宋好笑道:“你怎么知道我被蚊子咬了?”

    “我在门口遇到了出去帮你找艾草的牢卒炎武战神最新章节。”

    他手指抠了一些药膏便往叶宋手臂上抹,叶宋往后缩了缩,道:“其实这些事我可以自己来,你把药给我吧,我自己涂。”

    苏若清不松手,淡淡道:“无妨,我来也一样。”

    叶宋看着他认真的表情,药膏抹在手臂上有一股凉丝丝的感觉,很是舒服,她不由轻轻道:“你对你后宫里的女人有这么好么?”

    苏若清顿了顿,半晌才道:“只有叶宋一个人需要我对她好。”

    “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你是皇上?”叶宋笑了一下,“那样我兴许就不会喜欢你了。”

    “你不喜欢我是皇上?”苏若清道,“那你也没有告诉我你是宁王妃。”

    “我的事情就算我不说你也知道,可你的事情你不说我就不会知道。”

    苏若清若无其事道:“你没问我。”

    “我没问你你不可以主动说么?”叶宋问。

    苏若清给她涂好了一只手臂,温柔地放下衣袖,开始捞起另一只手的衣袖,道:“如果我说了,你就不会喜欢我,幸好我没说。”

    叶宋看着他,心里有些酸又有些暖,鼻尖红红的:“你居然耍无赖。”

    苏若清抬起手指,凉薄的触感碰到她的侧脸,她的脸颊上也有一两颗红疹,那手指摩挲,温柔极了,道:“也只有在你的事情上,我会耍一次无赖。”

    等弄好了这些,时间也不早了。苏若清要打算离开的时候,才问:“我想知道你的条件是什么,能告诉我么?”

    叶宋想了想,道:“先跟苏宸和离,还我自由寨主嫁到最新章节。”

    苏若清眼波流动,道:“要是宁王不答应呢。”可能叶宋看不透彻,但是他看得明明白白,宁王并非是一点也不在意,他极有可能不会答应。

    叶宋笑了起来,道:“他怎么可能会不答应,他应该比我还巴不得吧。若真是不答应,有朝一日我休了苏宸辱了你们皇家颜面,你也不能降罪于叶家和我。这是我的完整条件。”

    “好”,苏若清答应了,“那和离了以后呢

    “以后?”叶宋歪着脑袋看他,笑意顷刻淡去,“我们没有以后了。”

    苏若清直直地看着她的眼睛,问:“为什么?”

    叶宋故作轻松地耸耸肩:“因为你是北夏国的皇上,举国人民会容忍你纳一个和离过的女人入后宫吗,而且这个女人还曾经是你的弟媳?”苏若清面色寂然,叶宋缓缓靠过去,靠着他的肩,轻轻又道,“我也不能容忍,我喜欢的男人还有别的女人,将来还不知道会有多少女人,那样我会想要杀了她们的。若清,我不会成为那么多女人中的一个。”

    牢房里的烛火突然噼啪闪耀了一下。

    下一刻,苏若清侧过身体,手有力地搂过叶宋的腰,几乎是有些执拗地扣住她的后脑吻上她的唇。长驱直入,攻城扫荡,缠绵而湿热,疯狂得誓不罢休。

    叶宋手搂住了苏若清的脖子,他的吻像是一把猛烈的火,带着诀别一样的炙热。她热烈地回应着他,唇舌痴缠,将彼此的气息深深地刻进脑海中。

    直到口中泛开了淡淡的血腥气,两人的动作才慢慢放缓了下来,轻缓舔呧,恋恋不舍。百镀一下“妖孽王爷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