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妖孽王爷小刁妃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妖孽王爷小刁妃 第一卷 第65章:连夜审案

作者:千苒君笑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妖孽王爷小刁妃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归已蹲下,把包袱取下来,打开来一看,是一个普通的木盒子。但木盒子的尺寸与书案上那只蟠龙八爪金盒差不多大小。他只掀开一条细小的缝看了看,便对苏若清点了点头。

    苏若清走到黑衣人面前,缓缓蹲下,那冷清的气质中带着强大的压迫感,让黑衣人那吊儿郎当的笑都慢慢地收了起来足坛巨星。最新章节。他伸手碰到了黑衣人的面部轮廓,忽而手指一挑发现了破绽所在,往黑衣人面皮上一揭,霎时就揭下了一层薄薄的人皮面具,露出了本来面目。

    不难想象,那是一个清秀好看的男子。只不过在苏若清的面前,就显得有点小家子气了。

    苏若清淡淡道:“百面玉公子。”

    黑衣人闻言笑了起来:“皇上英明,没人见过我真面目,皇上见一眼便能认出来,小人倍感荣幸。”

    苏若清看着手里的人皮面具,道:“你认识这张脸的主人?”

    黑衣人道:“不认识,偶然在街上碰到过,觉得很赞。”

    “那偷朕的玉玺你觉得很刺激?”

    黑衣人恬不知耻:“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走再神不知鬼不觉地还回来,那才是真的刺激。”

    这话听起来,好像是这个百面玉公子为了挑战自己的极限,偷天下最不可能被偷到的东西,然后等到快要天下大乱的时候再还回来,他觉得很有趣。

    苏若清把人皮面具丢在了百面玉公子身边,道:“宣宁王进宫,夜审此案。”

    归已带人把他被押走,在去大理寺的路上时,归已取出一枚小巧的发夹在他眼前,道:“你偷了宁王妃的颜,这是宁王妃的发簪你认得么?”

    百面玉公子胸有成竹道:“但凡是我见过的美人儿,连她的一根头发丝儿都记得。”他看了一眼那发夹,“只不过这个嘛,我见美人儿的时候她碰巧没戴这个。”

    “那就是说你也没戴过了?”归已问道[韩娱]盗版偶像最新章节

    百面玉公子脸色一顿,似乎发现自己被归已套了话,他回答没戴过不是回答戴过更不是。怎么样都是破绽重重。归已看了他一眼,把发夹收起,一丝不苟地押送他去大理寺。途中百面玉公子想要逃跑,归已毫不手软地捉住他,挑断了他的手筋脚筋。

    归已把百面玉公子提着走进大理寺,木着一张俊脸,道:“做一件事,就要负一次责。”

    御书房里,苏若清把木盒子里的国玺取出,手指轻轻地抚摸着下面印章部分的纹路,指尖沾上淡淡的朱砂红痕。这是真的国玺,失而复得。很快归已就回来了,苏若清站在桌案前,背对着他,问:“是同一人吗?”

    归已道:“不是。”

    这大半夜的,叶宋睡着正香呢,外面就有响动吵到了她,她心想该不会是哪个半夜里犯了案子被关进来的狱友吧?整个大牢里的气氛都随着这位新成员的到来而变得有些不一样,更加肃杀。

    隐隐约约有话语声,有铁索声,还有压抑的闷哼,都像是在上演一出狱中惨案。叶宋闭着眼睛,混混沌沌地想睡,可越想睡思绪越加清醒,她细细听着那边的话语声,突然坐起来,掀开被子,道:“妈的是苏宸!”

    叶宋跳起来便哐当哐当地摇铁门,道:“苏宸,你他妈能不能小声一点,你吵得老子睡不着觉!”

    起初苏宸没理会她,狱卒见状,连忙过来阻止,但又不敢冒犯叶宋,捂着耳朵哭着脸道:“王妃娘娘您别摇了,王爷正在里面审案呢!”

    叶宋问:“审案?这大半夜的审什么案?”

    狱卒道:“今晚宫里送来了一个犯人,听说是夜闯皇宫被抓到了。”

    叶宋一听,整个人都兴奋了,她摇门摇得越发卖力,那铁门的哐当声在整个大牢里来回作响,大声道:“苏宸你给我出来综穿之夫妻的旅途最新章节!你他妈审案也有老子一份!”

    终于苏宸受不了一脸阴沉地从拐角走出来,身姿挺拔,银灰色的衣角随着走路的动作而浮动。他站在牢门外垂眼看着叶宋,而叶宋站在牢门里面微微踮了踮脚尖贴过去,脸上难掩喜色:“抓到那家伙了?”

    苏宸很不爽,可是当叶宋凑过来,眉眼间带着喜悦的笑意时,他又无法对叶宋发泄出他的不爽。是以安静地看了她一会儿,才道:“是抓到了,你先安分地等在这里,本王审好了案子就放你出去。”

    叶宋:“我跟你一起。”

    苏宸一口拒绝:“不行。”

    叶宋便道:“那你现在就放了我,我是无辜的。我自己先回去,不想等你审完了才回去。”

    “你敢威胁本王?”苏宸眯了眯眼,直勾勾地盯着叶宋。

    叶宋无谓道:“各取所需。”

    苏宸冷然地勾唇笑了一下,然后干脆地转身,道:“本王就是不放你多关你几天又如何。”

    “那就要看我配不配合了。”说罢,苏宸只走了两步,叶宋在身后开始继续摇铁门,哐当哐当的很是扎耳。苏宸每往前走一步,她就使劲地摇两下。要是不放她出去,即便是走到里面的牢间了,苏宸也根本没有办法专心审案嘛。

    走出不过五步,苏宸深吸一口气,又转身回来,对上叶宋的熠熠笑眼。他从狱卒手中夺过牢门钥匙,便利索地打开门,叶宋不紧不慢地走出来,站在门口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大模大样地往大理寺牢房外面走,边道:“你一定不是走路来上班的吧,你继续审案,要不要先把你的马借给我骑回去呢?”

    且莫说一个女子夜里回家有多么危险,眼下叶宋只着了白色的中衣,虽不至于春光外露但也相当单薄,外面霜降正寒,不得冷坏她反派皆男神[快穿]最新章节

    眼见着叶宋走出十步开外了,苏宸抿了抿唇三两步跟上,一把牵住叶宋的手,不客气地把她往回拽。他走得快,叶宋跟在他后面显得有些踉跄。拐过几间牢房,两人就走到了一间密室前,应该是关押特别犯人的密室牢房。

    苏宸冷不防地停下,结果叶宋一头撞在他坚硬笔直的后背上。他转过身来,看见叶宋捧着额头一脸的苦大仇深状,不禁心情稍稍放晴了一些,随手脱下自己的外袍便裹在叶宋身上,说话的口气仍旧的冷冷的:“是你自己要来,一会儿别怕了。”

    苏宸推开石门,里面的空气阴冷而湿寒,首先便是一股浓重的血腥气袭来,带着厚重铁锈味的感觉,让人心里很不舒服。叶宋再想拒绝也无门了,苏宸牵着她的手把她带了进来,墙上的烛火有些暗,他脚尖一勾,勾过来一张椅子,按住叶宋的肩让她坐下,道:“好好欣赏。”

    她的正前方不足三丈的距离,有一个十字架,一个人被绑在了十字架上,穿了白色囚衣,浑身都染上了鲜血的颜色,分外凄惨夺目。两边分别站了一个模样冷酷的狱卒。这光景果然跟电视里演得是相差无几啊。

    此人正是先前在皇宫里还吊儿郎当的百面玉公子,只是早已经看不出他俊秀的样子。他现在与一般的犯人没什么两样。听到石门响动,他慢慢地抬起充血的眼珠子,一眼便看见椅子上坐着的叶宋,笑了起来,声音虚弱无力:“美人儿来了。”

    叶宋环视了四周一眼,目光落在玉公子身上,很快就淡定了下来,道:“这里刑具挺多的,一一尝试了下来你受得了吗?”

    玉公子道:“多谢美人儿关心,在下尚且还能受得住。”

    叶宋挑挑眉:“我是跟你有仇?你怎么会想到冒充我去偷东西?”

    “并非是有仇,只是对美人儿印象比较深刻而已重生之媚娘妖妻轻点撩最新章节。”

    “哦?在什么地方?”

    “素香楼。”

    叶宋笑了:“那你还是一个蛮会享受的人。”叶宋定定地看着他,“你说说,你在哪一日哪一个时辰于素香楼见过我?”

    玉公子嘴角漫不经心的笑意微微顿了顿,颜色被那一缕鲜红的血色所代替,道:“我记性不大好,忘了。”

    叶宋心下一沉,这个人到底有没有见过她她觉得很悬,但是一定是有认识叶宋的人接触过他,她不会相信这个陌生人仅仅是因为对她印象深刻就假扮成她的模样去行窃。

    她换了一个话题,又道:“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女人,结果居然是个男人。男人也能把我扮得那么像,你也是蛮拼的。”w≥ww∧bi∧ge|替换

    “过奖。”

    “你用什么扮的?人皮面具么?”

    苏宸站在一旁,道:“他是江湖百面玉公子,善攻乔装易容、改头换面。”

    叶宋又问:“那你为什么要去偷国玺?”

    玉公子不可一世道:“越是难偷的东西越是想要偷到,要不断地突破这样人生才有趣。”

    叶宋顺着这个话势道:“可你还是不够有把握,所以你选在皇上生辰的第二天晚上南瑱特使定下了回程日期、皇上去行宫跟南瑱特使夜谈的时候,皇上不在宫里,那时守卫才足够松懈。”

    玉公子不屑地嗤笑一声,道:“我百面公子向来都是撞日,不是择日。那天刚好兴起而已。”百镀一下“妖孽王爷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