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妖孽王爷小刁妃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妖孽王爷小刁妃 第一卷 第66章:半夜命案

作者:千苒君笑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妖孽王爷小刁妃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勾着唇,亦嗤笑了一声。烛光倒映进她的瞳孔里,一闪一闪地跳跃。她仰头看着苏宸,恰好苏宸也正看着她,神色意味不明,她道:“你是不是一来就对他用刑让他说出是受何人指使?你看,就像这样大家好好说话不是很好嘛?”

    叶宋她当然知道,这个江湖玉公子再怎么想找刺激,也不会有胆子去偷国玺。她扭头再看着十字架上虚弱的男人,道:“国玺被盗那天,正值皇上生辰,百官同乐,而不是什么第二天皇上去了行宫。你莫不是这也会记错时间吧?”

    玉公子低垂着头,半晌才道:“你太狡猾了……”

    “入宫偷国玺的人根本不是你对不对,你在这之前也根本不曾见过我。”叶宋正声道,“是有人把国玺偷出来了以后半途找到你,让你去归还,兴许你的确是觉得这很有挑战性,还兴许你也是一个来往烟花柳巷之人,对方给你的酬劳十分丰厚,所以你才接下这极具挑战性的活计?你有想过那人只是想找一个冤大头吗?那人究竟是谁?”

    苏宸打了一个手势,凶神恶煞的狱卒又准备进行下一轮行刑了。叶宋双腿盘在椅子上,慢悠悠道:“你不说,王爷可就又要整你了,整得你生不如死。”

    话语间,狱卒往他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他痛得几乎五官扭曲,大口地喘息,双目灼然地盯着云淡风轻的叶宋,咬咬牙:“你这女人……不仅漂亮没想到还很聪明……唔……如果我说了,好处呢……还是免不了一死吧……”

    叶宋看着苏宸,苏宸终于发话了:“你只要肯交代,饶你一死怦然婚动,薄少太腹黑最新章节。”

    “会继续用刑让我生不如死?”

    苏宸道:“免去你的刑罚。”

    玉公子快要晕厥,狱卒连忙泼了一盆凉水,冲淡了他伤口上的盐,盐水却蔓延到浑身上下,因而他浑身上下都像是被蚂蚁啃噬一般,痛得抓狂。他被这痛苦的感觉折磨得清醒了过来,发丝、下巴都滴着血水,轻声道:“是个街头深巷里的女人,百两黄金,交易做成。”

    苏宸问:“长何模样?”

    “一身夜行衣,长得很美……”

    苏宸即刻吩咐身边狱卒:“来人,请画师。”

    玉公子摇了摇头:“没用的,她也戴了面具。手艺不比我差。连我都看不出她本来面目,有可能是戴了两层面具,或者是三层……”

    叶宋不由皱眉。那个女人到底是为了陷害她还是为了国玺另有动机,只不过扮成她的模样行事更方便一些?后者的可能性大得多,可是现在国玺又主动被还回来了。

    这是什么道理,只是借去玩玩儿吗?

    叶宋便问:“她身上可有其他的特征?”

    玉公子回忆了一下,笑道:“身材挺好的。”他看着叶宋,眼波暗转,“别的我暂时想不起来了。”

    叶宋看着他的眼神,直觉他隐藏了什么。

    最终苏宸一个手势,两狱卒把他从十字架上解了下来,拖去了牢房里关着。他也是赶上了个好时候,牢房里条件挺好,他趴在铺了棉絮的石床上,半天没有动静。

    叶宋裹了裹身上的银灰色衣袍,有些颓然地跟着苏宸走出了大理寺桃源山庄最新章节。线索似乎就在这里断了,他们连真正盗贼的真面目都不知道,又从何去抓这个贼。而且玉公子已被抓住入狱有人顶替,她更加不会现身了。

    到头来还是没弄清楚到底是何人冒充她,她心里很郁闷。一路走走停停她都没什么反应,苏宸去马厩里牵出了马,看了两眼出神的叶宋,忽然把她抱起翻身上马,叶宋惊醒过来时已经被苏宸若有若无地嵌进了怀里。

    叶宋忽然出声问:“你说这件事跟南瑱到底有没有关系?”

    “不清楚”,苏宸的呼吸洒在叶宋的后颈窝里,实在是让她不舒服。她刚动了动,就被苏宸锢住了腰,“事到如今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别乱动。”

    苏宸让她不乱动她偏偏要乱动,想不通的事情索性不再自寻烦恼了,趁其不备就抢过了苏宸手上的缰绳,猛地异样,夹了夹马肚,马便加快了速度奔跑了出去。

    苏宸身躯一凛,微微往前倾,抱得叶宋紧了几许,空出一只手就想去把缰绳抢回来。叶宋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跟苏宸的你抢我夺当中,完全忽略了腰间握着的那只手,一边躲一边勾起嘴角狡黠道:“你莫闹,先让我骑一会儿,我已经很久没骑马了,驾!”

    马跑得越来越快,叶宋越来越放得开,青石大街两边漆黑的房屋影子不断从眼前滑过,就连迎面的风也不再寒凉而是带着一股子舒爽。苏宸受不了了,突然横出手臂从后面绕过叶宋的肩头,将她双臂都圈住,叶宋有片刻的动弹不得,当即苏宸从她手上抢回缰绳,勒下,快速奔跑的马立刻就停了下来,强大的冲力使它扬起前蹄,嘶鸣了两声才落下,然后似闲得慌一样在原地打着转儿,马蹄哒哒的声音如正在谱写一曲悠闲的乐章。

    马蹄的间歇中,两人挨得很近的呼吸声此起彼伏。叶宋快活之际,一心顾着驱马,根本不看路,眼下天黑他们也不知跑到了何处,似乎是一处偏街。苏宸语气不善道:“你还想再摔断一条腿?”

    叶宋扭头笑眯眯道:“这次不会出意外了野兽嗅娇花最新章节。你再给我骑会儿。”

    “不行。”苏宸驱马掉头,“该回去了。”

    往回走了几步,叶宋慢悠悠道:“要不回头你再送我一匹马?”

    “不行。”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叶宋也不恼,淡淡挑了挑眉,“明天你会进宫向皇上禀明此次审案结果吧,我跟你一起,顺便去谈谈你我和离的事情。”想了想又侧头去看苏宸,轮廓分明眉飞入鬓,五官十分俊朗,只是抿着嘴角一脸不爽,“要不要请大将军也入宫,大家好好商量商量?唔,不过这是你我的私人事情,不好让大将军插手。”

    苏宸道:“不是想要马吗,明天我带你去马场挑马。”顿了顿,声音低了低,“是不是送你一匹马你就不进宫了?”

    “也不是这样”,叶宋想到了什么,反问,“你不想我明天进宫?”继而又想到了什么,有些不能相信,“你……不想我跟你和离?”

    苏宸表情很复杂,心里的感觉也很复杂。和离对于彼此来说都是一件好事,从前他巴不得叶宋能够如此的识抬举,可是现在他知道的是,如果叶宋要走,他没有理由押着她不放,因为世人都知道他爱南枢不爱叶宋,可是心里却很不痛快。

    从那天晚上看见叶宋单独和苏若清相处时开始,他心里的不痛快都在持续增长。

    苏宸沉默良久,不答却问:“你已经找好下家了?”

    叶宋怔了怔,随即笑着耸耸肩,刚想要回答,然而这时突然街尾那头爆发出一声凄厉非凡的惨叫,两人都被震住了。叶宋循声看去,街尾一片漆黑,只有两只眼睛大小的萤火般的光亮在风中摇曳,似乎是两只小小的灯笼,照得不远,衬得四周霎时阴森了起来学霸男神撩妻入怀最新章节

    苏宸当即驱马往那个方向小跑而去。到了街尾尽头果真是一边屋舍的房檐下挂着两只火光奄奄一息的灯笼,那是一家铺子,铺子的房门大开,门匾上书三个字:刘一刻

    苏宸和叶宋双双下马,朝那铺子进去。里面的灯是熄着的,看得不是十分清晰,叶宋跟在苏宸后面,没怎么注意脚下,忽而似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整个身子就往前倾。苏宸及时从边上扶稳了她,道:“先别动,我去点灯。”

    空气中的铁锈味叶宋再熟悉不过了,先前她还在大理寺的密室里闻过一遭,是以不敢大意,苏宸说什么她便依着做,站在原地不动。苏宸敏觉性好,他很快摸到了灯台的地方,旁边放着点火的打火石,他擦了两下便点了灯。

    昏黄的光,把整个铺子缓缓照亮。

    墙壁四周都安放着木柜,柜台上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刻章,这显然是一家刻铺。只是再看地面,却一片凌乱,到处都是摔碎的刻章,还有倒乱的桌椅瓷器,一副打斗挣扎过的痕迹。苏宸的眼光转了一圈之后落在叶宋的脚下,叶宋感受到他的目光亦是垂眼往自己脚下看了一眼,这一看,就看得她倒抽一口凉气,脸色有些发白。

    她胆子是很大,可是妈妈的她还没看到过被杀害的死人啊,且还是凸着两只眼珠子形容异常恐怖的死人,就扑在她的脚边!

    她双脚都踩在血泊中,那血似乎尚有余热。她极力稳了稳心神,闭着眼睛后退了两步,留下两只血脚印。苏宸过来,蹲下面不改色地检查了一下这个人的伤口,乃是一刀毙命,伤在喉咙。伤口很深,皮肉翻卷,几乎削掉了他的半边脖子。要么凶手力气很大,要么凶手当时很愤怒。

    苏宸一言不发,脸色已是严肃,起来便出门去,摸了摸他的马的鬓毛,然后拍一拍马屁股,马便快速地朝来时的路奔去。苏宸再进来时,看见叶宋还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道:“被吓到了?”百镀一下“妖孽王爷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