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妖孽王爷小刁妃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妖孽王爷小刁妃 第一卷 第74章:秋后算账

作者:千苒君笑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妖孽王爷小刁妃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说罢一路飞跑上木廊,在苏宸追上来之前,去捡回自己的衣服,揣着他的玉佩夺门逃了。

    叶宋一跑出来看见沛青还在石阶下着急得来回踱步,当下就大声喊:“沛青快跑!”

    沛青抬头一喜,热泪盈眶,她自己先不急着跑,先上来扶了叶宋一把再跟叶宋一起跑。两人趁着夜色已最快的速度跑回了碧华苑,仍然心有余悸。沛青手忙脚乱地关上院子大门,一会儿苏宸要是来了,就装作已经睡着了,无论如何也不要开门。

    叶宋利索地回屋,幸好一路跑着回来算是连续运动,她穿得单薄,里裙又是透湿的,不算觉得很冷。进屋脱了里裙便钻进了被窝,长发湿哒哒地落在床前,对后进门的沛青道:“沛青,再给我拿套衣服来,先前的湿了不能穿了。”

    她穿了干衣,沛青蹲在床前用温烤的炉子,放了些秋菊进去,帮她烘干长发。

    沛青忍不住问:“小姐,王爷他……没为难你吧?”

    沛青动作很温柔,叶宋舒服得瞌睡连连,不禁又想起温泉池畔那只帮她洗头发的手,苏宸像是能对她那么温柔的人吗?她懒懒道:“他是很想要为难我。”

    沛青紧张:“他打小姐了!”

    叶宋眼睛掀开一条缝,目光扫了沛青一眼,勾唇笑笑道:“只不过偷鸡不成蚀把米。”

    头发烘干了,炉子也凉下去了。沛青掖好了被角便熄灯退下去。这突然陷入了黑暗,真正该叶宋睡觉的时候了,她却突然发现她睡不着了。辗转反侧,都是今晚荒唐得没有道理的画面,她记得那些灼然的桃花,记得后背抵着山壁冰凉刺激的触感,记得压着自己的霸道侵占的人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叶宋猛地坐起来,手里拽着她偷来的白玉佩,心里才稍稍踏实安宁了些,复又烦躁地倒下去,睁着眼睛看着漆黑的床顶一会儿,复缓缓闭上眼睛,喃喃道:“叶宋啊叶宋,什么时候你变成这么一个荒淫无道的人了。”

    话说这头的苏宸,弯身在桃花树下,久久都直立不起来。他脸色简直差到了极点,一想起叶宋就恨不能把她给拆了。她那一击,还真是够狠够重的。

    良久,苏宸才感觉好了那么一丁点,索性坐在了地上,地面上铺满了桃花花瓣,月色孤凉,衬得他人也显得孤凉。时不时有花瓣飘入了水中,掠起十分清淡的涟漪,一圈即散。他坐了许久便想了许久,等回过神来才发现他满脑子都是叶宋,原本对她惩罚性、尝试性的吻,也一发不可收拾。

    内心里,其实渴望了很久。他有些讨厌那种他无法控制的感觉。

    冷却下去的冲动,又有了抬头的趋势。

    苏宸烦闷地解了一身湿衣,干脆下了水。

    芳菲苑灵月伺候了南枢梳洗毕后也下去睡了。南枢身子弱,因而还没到最寒冷的深冬,房间的角落里就燃了一只暖炉。炉子里放了南枢惯用的香料,整个房间又香又暖和。

    在幽弱的夜灯灯光下,她妆容尽卸,长发及腰,着了一身轻便的纱衣,身段若隐若现。她对着铜镜缓缓宽衣,露出了细腰,微微侧身瞧铜镜里。幸好这段时间苏宸都在忙公务,甚少过芳菲苑来也甚少在这里歇夜,只见那后腰的伤已经痊愈,只不过留下了一条疤。她用的药膏虽好,只不过要想完全消除那条疤,还是需要花些时间。

    也不知南枢在想什么,一会儿之后缓缓拉起了纱衣。正至香肩时,突然有人闯入。

    此情此景实在是香艳善妻最新章节。南枢敛眉看去,露出娇羞之色,只见苏宸站在门口,衣裳半干半湿,身体修长挺拔。南枢道:“王爷……怎的来了?”

    苏宸进了屋门,反问:“不想本王来?”

    南枢也不管自己穿得如何露骨,就如一道香风似的走过来,侍奉他宽衣,像个温柔贤淑的好妻子。只不过指尖碰到他凉凉的衣襟时缩了一缩,皱了秀眉:“王爷怎的衣裳弄湿了,这样着凉了怎么办?”

    苏宸低低直直地看着她,任由她帮自己宽去外衣。紧接着南枢转身想去拿毛巾来给苏宸擦一擦脸,却冷不防被苏宸抓住了手腕,用力一扯,反把她抵在了门上。一句话也来不及说,苏宸低头便吻住了她的唇,很是热烈。这场景和之前在温泉池畔的实在太像,只不过南枢不是护着自己的胸也没有抗拒苏宸,百依百顺甚至千娇百媚地回应。

    苏宸没有把南枢抱去床上,径直扯掉她身上的衣物,南枢这才不依,纤纤玉指揪着衣襟很是羞赧,与他交颈而喃:“王爷,熄灯了好么……”

    苏宸很满意她的不依,非但没熄灯,继续手上粗暴撕衣的动作。南枢脸蛋绯红,即便胸前纱衣敞开,她仍是紧紧护着自己的腰腹。迷乱之际,苏宸再懒得撕她的纱衣,这样好似更有感觉,直接扯掉她的亵裤抬起她的腿,便猛地沉身闯入……

    南枢就被抵在门上,双腿盘着苏宸的腰,不住地娇喃低泣。房门被弄得嘎吱作响。

    苏宸吻着她的身子,托着她的后腰,隔着纱衣用力摩挲,抱着她走向床榻。随着走路而带起来的快感让南枢难以自持,手指甲紧紧嵌着苏宸也未及脱下的里衣衣襟。两人重重地倒下床,苏宸这才如了南枢的意,顺手拂灭了两盏夜灯,没有爱抚,没有相互依偎,都是穿着衣裳,只顾着下方最原始的冲动……快意抵达顶端之时,苏宸伏在南枢柔软的身躯上,电流一般的灼烫洒进她的身体里,他喘息着,咬着牙,不知是带着恨还是带着怒,齿间溢出了一个字:“宋……”

    南枢身子微微一僵重生之这绝不是我认识的瘸子最新章节

    翌日叶宋起了个早,神清气爽,喜悦地把白玉佩挂在自己腰上。这些日天气一直都很晴朗,每天都是太阳高照金秋满天的。沛青说,北夏的秋冬季节很少雨水,要一直持续到冬日的第一场雪。

    闲来无事,叶宋吃过早膳以后在院子里活动活动筋骨,便跟大家一起拿着剪子在花园里修剪花草。

    丫鬟们都觉得这是一件粗活,不让她干,她却觉得这是一件修身养性的事情。

    结果上午还没过,苏宸就面色不善地来到碧华苑。恰好今早他一醒来,发现有一样重要的东西不见了,细细一想之下,猛然想起问题的关键所在。

    叶宋还蹲着身拿着剪子在花地里时不时咔嚓一声,忽闻几个丫鬟齐齐道:“奴婢参见王爷。”她这才转过身来,恰恰便看见苏宸站在花地外面。叶宋笑眯眯道:“哟,什么风儿把王爷给吹来了。”

    苏宸目光一下便从她脸上落到她腰间垂落出来的白玉佩上,冷笑一声:“本王为什么来你心知肚明吧。”

    叶宋想了想,道:“莫非你是来和我一起做园丁的?”不顾苏宸的臭脸色,叶宋赶紧对沛青招招手,“沛青,快给王爷另拿一把剪子来。”

    沛青动作甚快,拿过一把小剪子送上,忍着笑,一脸正经:“王爷请用。”

    见苏宸不接,叶宋从花地里站起来,拂了拂沾了草叶的裙裳,手指还带着一股泥土的芬芳,挑眉玩味道:“哟,你瞧我,我又给忘了,王爷身娇体贵,又怎屈尊降贵干过园丁干的这些事呢。”

    不等沛青收回,苏宸眯了眯冷眸,没想到还真的接过了小剪子抬步走进了花地,道:“本王要跟王妃好好研究研究这园艺,都退下。”

    沛青不放心,万一这王爷生气起来,手里又有凶器,往叶宋身上咔嚓一下怎么办?她不肯走,便被其他四个丫鬟架着走了怦然婚动,薄少太腹黑最新章节。架到角落里,沛青气急道:“你们放开我,小姐有危险!”

    秋秋一副看神经病的表情看沛青:“得了吧,王爷会伤害王妃?你没看见王爷眼中的绵绵情意吗?”

    “情意?什么情意?”沛青一头雾水。

    冬冬一语道破道:“王爷开始喜欢王妃娘娘了。”

    沛青惊掉下巴:“有这种事!”

    春春拍拍她的肩:“看来你话本子还是看得太少太年轻了。”妖孽王爷小刁妃首发

    苏宸跟着叶宋一起蹲了下来,看起来相当和谐而又悠闲地一起修剪花花草草。但两人私下里的谈话却是十分严肃的。

    苏宸尽量平和下来,道:“你好大的胆子。”

    叶宋一脸无辜:“你是指什么?”

    “你心里清楚。”

    叶宋拔了几根杂草,悠悠笑道:“你是说昨晚的事儿?那事儿算不得我的错,你冒犯我在先,我那么做纯属自卫。”她揶揄地看了苏宸一眼,“怎样,功能还算正常吧?”

    苏宸抿唇,咔嚓一下剪掉了一朵红艳艳的花:“信不信本王一剪子镂死你。”

    “信啊,怎么不信。”叶宋耸耸肩,顿了一会儿才道,“我记得我被迫跟你达成的协议里面没有你可以随便侵犯我这一条。其实到现在我还是觉得我有些吃亏的,不如这样吧,你受不了我的话,一会儿洗把手你就带我入宫觐见,你我把账算个清楚。我也有些受不了你这样。”百镀一下“妖孽王爷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