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妖孽王爷小刁妃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妖孽王爷小刁妃 第一卷 第77章:陷害私通

作者:千苒君笑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妖孽王爷小刁妃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饶你什么?”苏宸周身的气压低得似万年不融的寒冰,他缓缓弯身,捏住了侍卫的脖子,“饶你睡了本王的王妃?”

    不等侍卫作答,他猛然提起侍卫,扬臂用力地往墙上甩去,力道大得冲垮了墙,侍卫连连呕血,当场昏死。--爪机书屋 WWW.ZHUAJI.ORG--

    叶宋尚有些头昏脑涨,缓缓坐起来,身子发凉,她垂眸一看,才发现自己上身仅仅着了一件肚兜,浑然不在状态。进来搜寻的人都非礼勿视,立刻退了出去,个个心里没底。

    叶宋随手捡了床上散乱的一件衣裳,披在自己身上,努力撑着额头,脑子开始缓慢地运转了起来,一切人,一切事,一切声音。

    然后脑海里写下大大的三个字:被睡了。

    这让叶宋陡然清醒,揭开被子看了看自己,裤裙尚且还在身上,也未有任何不适,就是头晕得厉害,应该不是真的被睡了,而是被陷害了。尽管如此,这也让叶宋大大地松了口气。

    这口气只松了一半,冷不防下巴传来剧烈疼痛,苏宸捏着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对上他那双寒冷彻底的眸子。苏宸一字一句道:“本王回来时,听说王妃不见了,上下都在搜找,结果在这偏僻的下人房里找到了,却是跟下人睡在一张床上。一个自以为高洁的女人,没想到会下贱到如此地步,饥不择食。叶宋,你有什么解释的。”

    昏沉过后,叶宋眼里清明无比。她无所畏惧、无所心虚地直视苏宸:“我不知道怎么回事,真的。”

    “本王亲眼所见,你还敢狡辩小妖养成记最新章节!”苏宸猛地甩开她的下巴,扬手狠狠地扇她两巴掌,一边脸一下,那股狠劲儿简直就像刚才沛青想扇南枢的那样。

    下巴火辣辣的痛,双颊失去了知觉,叶宋双耳嗡嗡作响,脑中一片空白。她发丝凌乱不堪,垂下来遮住了瞬时红肿起来的脸,静静地偏着头。口中漫开淡淡的血腥,鼻腔里的空气夹杂着这下人房里熏人的汗气。

    “荡妇。”苏宸沉沉稳稳地道了这两个字。

    良久,叶宋才声音沙哑地轻声道:“我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是被诬陷的,你信么?”

    “你要不是将军的女儿,本王现在就乱棍打死你。”苏宸拂袖转身,“活着也好,你自己做了什么事就该承受什么后果,你就等着被千夫所指世人诟骂吧。”他站在门口,看着倒塌的墙边昏死的侍卫,下令道,“来人,把淫妇叶氏关起来,奸夫乱棍打死。”

    沛青和碧华苑的其余四个丫鬟,听闻了里面的变故,不顾一切冲进来阻拦。她们在苏宸脚边跪下,苦苦乞求,但都被苏宸毫不留情地一脚踢开。

    叶宋整个过程都显得很安静,苏宸扬长而去时,她默默地坐在不算暖和的床板上,一件一件地穿衣。穿好了衣裳,被家丁押起来走出屋门时,外头黎明已尽拂晓伊始。

    沛青在外跪了很久,见叶宋出来,踉跄地扑过来,泣不成声:“小姐!你们不能抓她!她是被冤枉的!一切都是南氏计划好的!”

    南氏早已经回去歇息,灵月还在这里瞧热闹。她一向爱落井下石,如今王妃下马,正是她该得意的时候。她三两步走过来,接连扇了沛青几耳光,怒道:“放肆!夫人菩萨心肠,昨晚的事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夫人何曾陷害过叶氏。是叶氏见王爷独宠夫人,所以深闺寂寞吧!”

    沛青愤恨,她头一遭想要拼命地走灵月。当即爬起来,扯住灵月的头发,和她厮打在一块儿重生之名流娇宠最新章节。最后都免不了被灵月支使下人对她拳打脚踢一番的下场。

    朝阳一出,叶宋却被关进了一间暗无天日的黑屋子。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当夜王府里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才第二天整个上京都传得沸沸扬扬。

    宁王妃与侍卫私通,一夜之间名节扫地。

    叶宋也不知道被关了多久,被饿了多久,漆黑的角落里伸手不见五指。她显得尤其安静,从来都没这么安静过,身上的衣裳单薄,暮秋初冬之际,黑屋子恍若一个正在逐渐酝酿的冰窖。

    偶尔,似乎有人想起的时候,黑屋子墙上的一扇小门会被打开,透进外面丝丝明亮的光线,分外刺眼。送来的饭菜都是凉透了的。

    王妃被关,这对于碧华苑来说犹如一道晴天霹雳。王府上下看她们的眼神,似乎都带着一种讥诮。她们想要买通关锁叶宋的黑屋里外的侍卫,更加是不可能。

    可是芳菲苑的却可以。

    如今王妃落马,南夫人一直独宠。一旦王妃被废,将来,南夫人当王妃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因而当南枢带着灵月给叶宋送吃食的时候,灵月只多废了几句口舌,侍卫便给放行。

    黑屋子锁着的门是一扇铁门,原本这间屋子是用来储物用的,苏宸下令关押叶宋,侍卫不敢把叶宋关去王府里专门惩处下人的密室牢房,便临时腾出这间黑屋子来。

    这屋子因长年储物,里面的气味十分难闻,地面窜出的老鼠、蟑螂,丝毫不比牢房里的少。

    当侍卫打开门,南枢和灵月进来时,突然的光线照射进来,让前一刻还在地上乱爬的老鼠蟑螂顷刻四散,连叶宋的衣服上也有一两只蟑螂在费力地爬,此情此景,立刻就把南枢吓到了,灵月甚至还尖叫了一声重生之亿元弃妇最新章节

    尖叫过后,灵月心里就无比地舒爽,拎着食盒放在地上,阴阳怪气地道:“这还是王妃娘娘吗?怎么几天不见,像是换了个人啊?”

    叶宋皮肤很苍白,短短几天,便消瘦得厉害,一副身子骨架分外明显,就连惯有的一双明亮而坚韧的眼睛也似淡了往日的神采。她闻声,半天才有所反应,缓缓仰起头来,下巴痛得厉害,脱臼了尚未复原,一张完美的脸有些畸形。

    要是再不复原,这样下去还不知道能不能复原。

    南枢见着有些不忍,柔声道:“没想到短短几日,姐姐就成了这般模样。那天晚上,我真不应该让姐姐独自离去的,不然也就不会生出这许多事。王爷现在还在气头上,等他气消了,我就劝劝王爷,早日放姐姐出来。”

    灵月把食盒打开,端出一碟碟饭菜出来,在叶宋的脚边摆上。那些饭菜都是凉了,透着股子酸味,灵月道:“王妃娘娘请用餐吧。”

    “姐姐就是再痛苦也得忍着”,南枢耐心劝说道,“莫要没等王爷消气姐姐就先拖垮了身子啊。”她似闻到了饭菜的味道,皱起了眉,斥责灵月,“你给姐姐带的什么菜?为何闻起来怪怪的?”

    灵月无所谓道:“昨前夜的隔夜菜。”

    南枢佯怒:“灵月,你怎么能这样!”

    灵月不知悔改道:“什么样的人就该吃什么样的东西。反正这也是她最后一天当王妃了,等明后日王爷废了她,夫人不就是王妃了么,还不能在她身上讨回一点啊?”

    “灵月!”南枢轻喝。

    叶宋这时动了动身,垂着的双眼盯着地上馊掉的饭菜,居然一声不吭地端起碗抓着筷子缓慢地吃了起来,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这倒让南枢和灵月惊住了修二代的日常随笔最新章节

    好似她吃的不是什么馊掉的隔夜饭菜,而是和平时没有什么差别,看不出好坏。

    等叶宋吃了一半以后,灵月嗤笑道:“这才是真的一副贱骨头吧。”她侧身扶着南枢,“夫人,这里冷,我们先回去吧。”☆co○m首发

    南枢几欲落泪:“姐姐……委屈你了……”终还是转身而去。

    出来以后,南枢和灵月走在王府的花园里,灵月简直快要把脸都笑烂,不断地对南枢说:“夫人你刚才看见叶氏那样子了吗,简直比叫花子还惨!她还真能吃下那些饭菜啊……”说着她就一副唏嘘样,“真是太恶心了。”

    南枢嗔她一眼,无奈笑道:“不要瞎说。”

    这头沛青已经急得像一只无头苍蝇,乱飞乱撞。她本想出王府向将军府求助,虽然整个京城都知道王妃跟侍卫私通,但他们一定不知道王妃正被关起来受苦受难。只不过这种事不难想象。将军府叶修派了好几拨眼线暗中监视宁王府,自己也亲自上门试探了几番,不想都被苏宸阻挡门前。他进不去,沛青更加是出不来。

    沛青也是跟叶宋学来了脾气,要不是其他几个丫鬟拦着,恐怕她已经提着菜刀去芳菲苑把南枢和灵月给砍了。每天碧华苑里的丫鬟都需得防着厨房里的刀会不会少了一把,沛青被她们发现了只得愤恨地把刀摔在院子里哐当一声,然后关门在叶宋房间里大哭一场。

    这回她算是运气好,哭乱了叶宋的床,整理时蓦然在锦被下面摸着一样冰凉的东西,取出来一看,如何能不认得,居然是宁王的贴身玉佩。当即沛青抹了眼泪,出门大喊道:“快!给小姐备好饭菜和衣物!”

    四个丫鬟见沛青大喜过望的表情,知她定是有了主意,不敢怠慢,当即下去各自准备。很快沛青就拎着食盒、抱着温暖的衣物,衣物里还裹了几个暖手的小暖炉,风风火火跑去了关押叶宋的地方。百镀一下“妖孽王爷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