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妖孽王爷小刁妃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妖孽王爷小刁妃 第一卷 第81章:欲擒故纵

作者:千苒君笑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妖孽王爷小刁妃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苏若清摩挲着她的身子,在她耳边低低道:“那你要不要再试试,什么才是真实。”叶宋顿时不敢多动一下,苏若清扣着她的腰,似乎又很满意她的反应,唇边漾开了清然的微笑,“我很高兴,做你的天堂。”

    后来苏若清没有为难她,帮叶宋捂好了被子,自己先起身。他发丝披散,背对着叶宋站在床前,一件一件地穿衣。叶宋睁大了双眼,看见他的身体,每一个部分每一缕线条都十分完美,背影又笔直挺拔,她不由在心里为苏若清竖起了大拇指:“好身材!”

    苏若清去柜里给叶宋拿了厚厚的棉袍衣服,还有一件厚重的披毡,转头对她道:“你可以再睡会儿桃源山庄最新章节。我先去生炉子。”

    叶宋捂着被子点点头。

    当苏若清打开房门时,天外一片雪白。一小片一小片纯净无暇的雪花飘了进来,落在地上瞬间化成了水。他呵着白气,望了望外面,回头来对叶宋笑:“阿宋,下雪了。”

    这是入冬的第一场雪。

    苏若清前脚一出去,叶宋后脚就窸窸窣窣地爬起来。尽管她很不愿离开温暖的被窝,但是她还没见过古代的雪景呢。就是在现代,她生活在温暖的南都,也很少见到雪景。

    苏若清给她准备的衣服,她都一层一层地穿上了,裹得十分厚实,跳出门口来,迎面的冷气还是让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一只小雪花不慎飞到她的颈窝里了,她一面缩颈子一面抬眼张望,只见湖面宽阔,雪花漫天,周遭的一切都被覆上了一层积雪,完全是一个纯白得没有丝毫杂质的世界。

    苏若清在屋檐下生炉子,火苗颤颤巍巍的。叶宋笑眯眯地走过来,伸手去烤火,嘴角掩藏不住愉悦的笑意,道:“真的下雪了诶。”

    等把炉子都生好了,苏若清拎了几个去房间里放着,把昨晚熬的鸡汤拿出来煮着,不一会儿便飘散出浓郁的香气。叶宋和苏若清一起坐在屋檐下的长凳上,苏若清伸手过来扣住了她的手,帮她温暖着,她眉开眼笑地揶揄道:“你是皇上,应该不会吃上顿吃剩下的东西吧。”

    苏若清不置可否地挑挑眉:“这里不是皇宫。”

    一人喝一碗鸡汤,就当是吃了早饭了。待雪停的时候,湖面上已经积了一层薄冰,看起来真像一面镜子。

    叶宋裹着厚毡蹲去菜地里收集积雪。她把那些积雪收进了瓮里,待到化成水了之后用来煮茶,格外的好学霸男神撩妻入怀最新章节。蹲得累了,瓮也装满了,她站起身来,回身一看,便能看见苏若清坐在湖边,手里拿着鱼竿,安静地垂钓。

    越是身处皇室贵族,越是向往这普普通通的幸福。要是一辈子都做这样一双恩爱不疑的夫妻,也会羡煞了旁人。

    叶宋把瓮搬回了房间里又出来,坐在苏若清旁边,看着他的鱼竿半天也没有动静,似笑非笑道:“这大冷天的,鱼儿都睡着了吧?”

    苏若清的心情似乎也不错,眼里流淌着淡淡的笑意:“总会出来透透气。”

    这时浅浅的阳光突破了云层,照耀着整个大地。周遭都被阳光反射,明亮得有些炫目。不得不说苏若清是一个极其有耐心的人,为了钓一尾鱼,他能够在湖边静静地坐将近两个时辰。终于鱼竿有些扯动了,苏若清瞅准了时机,素手修美、指节有力,握稳了鱼竿便往上扬。

    果真有一尾鱼儿被他给逮了起来,叶宋忙送上装了水的盆,配合得当,苏若清取了勾便把鱼放在水盆里。这钓了第一条,钓第二条就简单容易得多了。临近中午时,苏若清一共钓了三尾鱼。

    中午他用一尾鱼来炖了汤,汤汁香甜,放了几根菜叶进去,新鲜的鱼汤就出炉了。叶宋身子太瘦,他总是变着花样给她做滋补的吃食,叶宋喜欢他做的东西,吃得也很勤快。

    饭后为了回报苏若清的鱼汤,苏若清在房间里看书时,她便把瓮里的水倒进了壶里,为他煮茶。在煮茶方面,沛青是个中高手,在碧华苑时所喝的茶都是她煮的,现下叶宋亲自动手了,但是却没能掌握一两分精髓,煮出来的茶泛黄,喝起来跟临时泡的没什么两样。

    她心想,苏若清在宫里时什么样的好茶没喝过,这一定入不了他的口,遂打算倒掉重来。可苏若清这时轻抬眼帘,与她道:“阿宋,你端过来,我尝尝。”

    叶宋:“不怎么如意,要不我重新煮一次再给你尝?”

    “无妨,就这个吧野兽嗅娇花最新章节。”于是叶宋端过去给他尝,他喝了两口,浅浅笑了一下,道,“也还好。”

    苏若清看书时,屋中暖意烘人,后来叶宋便枕着他的腿睡着了。半下午的时候,停下来的雪又继续下,湖面上的冰也越结越厚。叶宋一觉睡醒,便起来跟苏若清下棋,这一下下到了晚上,她感到很挫败。

    十局就要输九局,剩下一局还是苏若清有意放水。

    觉得有些饿的时候,苏若清已经在架火烤鱼了。他很了解叶宋,吃了两顿清淡的就必然要吃一顿火辣的。叶宋百无聊赖,便去苏若清的书架上翻翻找找,试图找到一两本话本子出来,虽然这样的希望十分渺茫。结果话本子没找到,其中有一半全是清一色的兵书,无奈之下她便抱了一本过来坐着翻翻看。

    只是没想到,不知不觉就入了迷,时不时还指给苏若清看,说一说她的看法。连什么时候烤鱼好了都没注意到。苏若清挑了鱼刺只管喂她,她只管边看边张口。

    她这么感兴趣,一定是这具身体的遗传基因所造成的。

    “该睡觉了。”苏若清在叶宋身旁,这是提醒第三次。

    叶宋舔了舔手指眼看要翻到底了,才舍得抬起头来看苏若清一眼,问:“你说什么?”

    苏若清不语,弯身就把她抱起,朝床榻走去,书也被没收了。叶宋不依:“喂等等,还有最后几页就看完了!”

    “明天再看。”

    熄灯之后,屋子里一片黑暗。苏若清抱着她钻进被窝,先不急着解除外衣,等到被窝足够暖了,他在缓缓帮叶宋宽衣,叶宋也不留余力地帮他宽衣,直到彼此最后只剩下里衣。叶宋的里衣也是苏若清的,松松垮垮的,香肩微露,里面穿的肚兜却是她自己的[柯南+网王]全是孽缘最新章节

    苏若清摩挲着她的腰肢,低低道:“阿宋,我想……”

    叶宋:“你想要我?”

    苏若清:“……嗯。”

    叶宋玉体横陈,大刀阔斧:“那你来啊。”

    苏若清抽了一口气,帮她掖好被角,生生忍下:“……算了。”

    被她这么一弄,根本就没有气氛好吗。

    苏若清昨晚注意到了叶宋的腰,今晚便小心翼翼地把手伸进她的里衣里,抚过她腰间的肌肤。后腰有一些疤痕,随着他指腹的触碰,叶宋就时不时颤一下。她问:“我的男人是不会嫌弃我身上有疤痕的吧?”

    “嗯,不嫌弃。”

    雪落得没完没了。隔天,归已来到了山庄,送了一些衣物和食物过来,没待多久就准备离去。只不过走出几步,又回头看着苏若清和叶宋,两人间流露出来的情意他岂会看不出来,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公子,宁王妃失踪了,宁王和将军府,都在满京城地寻找。”

    叶宋眯着眼睛,看着湖上的冰,道:“麻烦大统领私底下告诉我大哥一声,我现在很好。”

    归已应了一声,离开了山庄。

    叶宋穿起了归已送来的雪地长靴,戴着兜帽披风,苏若清转而去兵器房里取了两把弓箭出来,跟叶宋一起进了后山。和叶宋比起来,苏若清穿得分外单薄,黑衣贴着身体,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前面。叶宋扯了扯他的袖角,问:“你穿这么少,不冷吗?”

    苏若清垂眸看着她道:“你不知道练武之人身体本来就很强装吗来自天界的起点红包最新章节。”

    “那你大冬天洗冰水澡能受得住不?”

    苏若清道:“应该没问题。”

    话音儿一落,叶宋抓着早就捏好的雪球,从他后领里塞进去。苏若清身体一僵,叶宋连忙跑远,站在十步开外哈哈大笑。苏若清淡淡笑了一下,然后抬手往后颈里把融了一半的雪球取出,叶宋立刻摆手,收起幸灾乐祸的笑容道:“若清,我们是出来打兔子的吗,先莫闹,打着兔子再说成不?”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比

    苏若清把雪球丢在了雪地里,深深看了她一眼,道:“也好。”

    两人背着弓,在雪地里行走。这后山是一片松林,雪盖在松叶间轻轻一摇便簌簌抖落。这后山里有许多野兔,只不过冬天难寻了些,通常要找到兔窟把兔子逼出来。但是白毛兔子在雪地里难以发现,跑得又很快,当它缩成一团儿静止不动时还以为那是雪堆呢。

    好不容易,两人在松树后面等了半天,看见一只白毛兔子窸窸窣窣地跑出来,警惕地觅食。苏若清准备搭弓,叶宋止住了他,道:“让我试试。”她搭了弓拉满了箭,“若清,这兔子怎么吃的好,红烧还是碳烤?”

    苏若清看着她如凝脂般白晳的侧脸,温柔道:“你喜欢。”

    随着叶宋眼梢一眯,一边嘴角半勾起,形容十分的好看,且自信满满:“那我要一只红烧一只碳烤。”说罢手指一松,利箭离弦,咻地一下破空射去。那白毛兔子竖起耳朵,听觉相当灵敏,当即撒腿就跑。那箭刚好从它短小的尾巴上擦过。此时叶宋已经搭好了第二支箭,射了出去,一下便把白毛兔子射穿在地。

    苏若清带着淡淡的压抑道:“你会射箭?我以为你只是玩玩而已。”

    叶宋扬眉而笑:“欲擒故纵。下一只是你的。”百镀一下“妖孽王爷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