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妖孽王爷小刁妃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妖孽王爷小刁妃 第一卷 第83章:重回王府

作者:千苒君笑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妖孽王爷小刁妃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归已没有再回答她,以她完全跟不上的速度越走越远,很快就消失在雪白的视线里。但是沛青几乎可以确定,叶宋在什么地方了。这个世上,还真有一个人能够让沛青放心他和自家小姐在一起。

    苏宸对于叶修突然撤人不找叶宋一事,抱有怀疑。隔日,苏宸把叶修堵在了大街上,叶修身边的幕僚上前,丝毫不因为苏宸是王爷就对他客气,两方人马对峙,有些剑拔弩张。

    苏宸开门见山地问:“为何不找叶宋了,你可是有她消息了?”

    叶修挑了挑剑眉,道:“老头子的意思,不用大张旗鼓地找了画满田园最新章节。她自己想回来便回来,生死由天,若是这点芝麻小事就被搞垮了,也不配当我们叶家的忠烈之后。”

    叶修欲走,被苏宸拦下:“你告诉本王,她到底在哪儿。”

    叶修看着他,一张脸也是寒气逼人:“她是你的王妃,现在你来问我要人,不觉得很可笑吗?我也想要看看,我叶家的掌上明珠在你这里就不见了,你拿什么向老头子交代!”

    他的幕僚都是从战场上打仗回来的,不拘小节,只知道忠心护主。因而主动上前把苏宸隔开,留叶修扬长而去。

    但是苏宸也不是傻子,他会调查,暗中调查叶修都跟谁接触过,由此知道归已找过叶修也就不是难事了。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小半个月,每天上午苏若清都会花两三个时辰的时间在湖边钓鱼,钓来的鱼中午就给叶宋熬汤喝。他把叶宋照顾得很好,可以说是无微不至。

    有时候连叶宋自己也觉得,已经足够了。堂堂九五之尊,竟能够在这山野里陪着她胡闹。

    上午,苏若清照例垂了鱼竿,在湖边落座。初冬的第一场雪已经晴了,阳光照耀万物,却不见得有一丝暖意,湖面上的冰层已经有些厚了,他想要钓鱼必须在湖面上砸出一个冰窟窿来。

    彼时叶宋就站在他身边,双手带着兔毛手套,一只暗灰一只雪白,看起来两只手像是两个毛球,十分可爱。她站了一会儿,瞅着那冰窟窿的厚度,伸着脚尖去踮了踮冰层,道:“北夏的冬天说冷就这么冷,连一点过渡都没有,若清你看,这冰都这么厚了。”

    苏若清拉着她的手,呼吸出的气息也被冻成一缕白,道:“别乱来,当心一会儿掉下去。”

    叶宋试着把双脚都伸出去,站在冰层上,苏若清拉她不住,她松开了他的手,一步一步缓慢地走着,冰面很打滑,她左右摇晃了一下才站定,回头对他笑,道:“冰这么厚,我这么轻,你看能掉下去吗?”

    苏若清无奈,眼神一刻不停地放在叶宋身上,随着她的步伐而移动,连鱼竿下冰窟窿里的鱼饵什么时候被啃光了也没察觉到善妻最新章节。叶宋走出三丈开外,冷不防滑倒了,扑在冰面上,她踉踉跄跄地站起来,问:“若清,你多少天没回去了?”

    苏若清凝眉不语。

    “莫非还想一辈子窝在这里当一个山村土皇帝不成?”她的笑容,让苏若清觉得,比冬日折射在冰上的阳光更加耀眼,但同样的让人觉得冷。

    这个问题迟早要来的。他们不可能在这里住上一辈子。

    苏若清垂眸,轻轻拉起鱼竿,鱼钩上空空如也。他道:“我走了,你怎么办。”

    回应苏若清的是一声叮咚落水声。苏若清猛抬头,平静辽阔的冰面上哪里还有叶宋的影子,只余下一只大大的窟窿。

    叶宋居然真的掉下去了!

    当即苏若清丢了鱼竿便踩上冰面,飞奔过去时,见叶宋正浮在水里,双手扒着冰面试图往上爬,只不过那冰这样一破了就有些松散,扒一块碎一块,她被冻得眉眼都结起了冰渣。

    苏若清眉目幽寂,透着一股子严肃,他对叶宋伸出了手,叶宋赶紧扒上了他,随着手臂一用力倏地将叶宋捞起紧紧抱在怀里,与此同时苏若清脚下的冰面也跟着破碎了,在两人一同沉下去的那一刻,他足尖点过冰面,飞身而起,凌空落岸。

    叶宋冷得哆嗦。苏若清一边把她往房间里抱,一边脱掉她身上结了冰渣的毡子棉衣,到房间里时叶宋已经被脱了个精光,塞进了被窝里甲午之军工霸世最新章节

    房间里的火炉燃得正是旺盛,十分暖和,但叶宋还缓不过来,瑟瑟发抖,对着一脸严肃的苏若清笑道:“这是意外。”

    苏若清沉默着脱掉了自己的衣服,继而也把自己塞进了被窝里来,抱着叶宋的身体,用自己身体的温度温暖她。这下有了一个天然暖炉,叶宋还不紧紧抱着不撒手。

    相互依偎良久,苏若清才道:“阿宋,跟我一起回去。”

    叶宋笑眯眯地问:“你是说跟你一起回京城还是跟你一起回皇宫?”

    “你知道。”

    “跟你一起回京城可以”,叶宋手攀上苏若清的背,身子更紧地贴着他的胸膛,语气轻轻,“但你也知道,我不可能跟你回皇宫的。”

    “为什么?”苏若清还是执拗地问了。

    “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叶宋勾着嘴角,道,“因为我向往自由啊,跟你回去,相当于是自己锁住了自己。”

    苏若清是北夏的皇帝,而她是一个名节败坏的王妃,王妃怎么能改嫁给皇上呢?纵然苏若清自己不在意这些,但是不等于这些不用考虑。

    苏若清知叶宋所想,轻声道:“你是怕我搞不定群臣和举国的百姓?宁王妃与宁王和离以后因病长逝,我娶进王宫里的女人,与宁王妃没有半分干系。”

    “那你喜欢的还是叶宋吗?”叶宋如是问,苏若清愣了愣,不答。她扭了扭身,趴上苏若清的胸膛,看着他的眼睛,“我觉得现在就很好,真的。”她抬起手指,指尖剥开了苏若清一层薄薄的里衣“我不要你做那么多,只是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帮我一把,而我在你需要我的时候及时出现不留余力。但是在你还是我男人的时候,我永远不会做背叛你的事,因为我是你的女人悍宠之鬼手医仙最新章节。如果哪天,我不想做你的女人了,我一定会先告诉你。”她说得分外坚定,眼神充满了占有,竟让苏若清觉得像是有一团火在烧,他眼里的侵略和占有丝毫不比叶宋的少。

    叶宋轻轻扭动着腰,轻轻吻过那张微凉的唇,,苏若清深吸了口气闭了闭眼,喉结上下滑动,睁开眼时,眼里的情动一览无余。

    还从来没有谁敢把苏若清压在下面为所欲为。叶宋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她很享受这个位置,既张狂又温柔,渐渐苏若清气息不稳,眼里散布着浓浓的**,低低暗哑道:“你只能是我的女人,嫁人当嫁苏若清,这辈子,你要嫁只能嫁我,不嫁便终生不嫁。”

    叶宋齿间溢出轻叹,应道:“好,一言为定……”

    一番缠绵,叶宋已然累极,躺在苏若清的怀里小睡了片刻。她是被一声声紧蹙的马蹄声给扰醒的。

    苏若清比她还警觉,手指抚过叶宋的眉眼,在她唇边一吻,便起身披衣。叶宋懒洋洋地坐起来,任苏若清找来干衣服,一件一件帮她穿上,温柔地问:“中午想吃什么,没有鱼汤了。”

    叶宋看着他忙碌的神情,舔舔嘴唇,满足道:“我已经吃了你,已经很补,不需要鱼汤再补了。”

    苏若清清浅的目光一深,风华万端地笑了。

    这时外面响起了脚步声,归已在门外道:“公子,宁王带人过来了。”

    该来的迟早要来。苏若清“嗯”了一声,轻轻与叶宋道:“还要回宁王府么,回将军府的话我送你回去。”

    叶宋云淡风轻地笑道:“暂时还要回宁王府,我还有一些事情没解决。”她抵着苏若清的鼻尖,吻了吻他的唇,“在我跟苏宸彻底掰清楚以前,我可能不会常来见你了。”

    苏若清挑眉道:“掰清楚了,你也不见得会常来见我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叶宋怔了怔,笑出了声:“那不如,你把你这座宅子送给我,借我时不时来金屋藏了娇,如何?”

    “好啊。”

    苏若清将一枚黑玉佩系在了叶宋的腰上,除了颜色以外,形状大小与先前那枚白玉佩相差无几,只不过那火云麒麟图案变成了蟠龙腾云图案,边角刻了一个“清”字,叶宋怔怔地看着那玉佩,苏若清对她浅浅笑道:“以此为证

    苏宸查到这城郊的山庄确实花了时间,叶宋果然是在苏若清这里。既然苏宸亲自来接叶宋了,苏若清没有理由再留人不放。归已本是让苏宸在湖对面等,结果归已前脚飞身过去,他后脚也便跟着去了。

    他在庄子外的湖边等了良久,叶宋才缓缓踏门而出,身边跟着苏若清。她穿的是当日来时的那身衣裳,已经洗干净了,披的大毡是归已新送来的,白色的兜帽,边缘扎着茸茸长长的狐狸白毛,双手戴着兔毛手套。她穿得很厚,大大的兜帽戴在头上,衬得脸十分削瘦,身姿也像是一条柳枝裹了棉袄。

    她站在门口,手里抱着一只暖炉,脸色被冻得似雪一样白,面无表情地看着苏宸转身过来。苏宸对上她的视线,怔了一下,沉声道:“跟我回去。”

    那扇面对他渐渐敞开的心扉,如今又紧紧地合上了。好似再也不会为他打开。

    苏若清适时走了出来,站在叶宋身边,两人看起来十分般配,让苏宸心里一阵阵的不舒服。他向苏若清作揖见礼,道:“臣参见皇上。”

    “宁王不必多礼。”苏若清道,“宁王妃与侍卫私通一事,你查清楚了?”

    苏宸抿了抿唇:“纯属子虚乌有,是臣太过心急,错怪了臣的王妃。”百镀一下“妖孽王爷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