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妖孽王爷小刁妃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妖孽王爷小刁妃 第一卷 第86章:贤王过寿

作者:千苒君笑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妖孽王爷小刁妃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刚要准备用晚膳,没想到碧华苑就来人了。抓机书阅读网,海量小说免费阅读/下载来的是春春,手里捧着一只盖了盖子铺了保暖棉布的盘子,福礼道:“参加王爷,参加南夫人,王妃娘娘下午得一美味食材,刚烹出锅,知道夫人有孕定然喜欢吃辛辣之食,便命奴婢给南夫人送来一份尝尝。”

    南枢笑道:“姐姐真是有心了,你且放过来吧。”

    春春不卑不亢地端过来,放在晚膳的桌上,解开盖子,香辣之气扑鼻,让人胃口大开。这是一盘辣椒爆炒肉段,色香味俱全,南枢自从有了身孕是喜欢吃这些口味辣重的食物,连忙夹了一块尝尝,肉软滑入味,十分好吃,便道:“你代我谢过姐姐,这道菜真是很好吃,不知道这美味的食材,是什么?我也好叫芳菲苑里的小厨照样学样。”

    春春道:“这是王妃在雪地里抓来的,当时奴婢没在场,故而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夫人既然喜欢,奴婢就回去向王妃娘娘复命了,王爷和夫人请慢用。”

    说着春春就退了下去,回了碧华苑。

    碧华苑里也正热闹,正准备用晚膳。春春回来时,叶宋正吃着面前的爆炒蛇段,她都懒得用筷子,直接用手,像啃鸭脖子一般津津有味。奈何其他几个丫鬟怕都来不及,怎会吃这个,就只有叶宋一个人食用了。

    沛青忍不住问:“小姐,有那么好吃吗?”

    叶宋拈了一段进沛青碗里,道:“你试试野兽嗅娇花最新章节。”她又问春春,“菜送去了?”

    春春道:“送去了。南氏吃了。”

    “她爱吃吗?”叶宋漫不经心地问。

    春春道:“看样子爱吃。”

    “爱吃就好。”

    结果晚上听说芳菲苑不得消停,南枢吃过晚饭以后呕吐不止十分虚弱,大夫进进出出地为她施针调理。沛青说起这个消息时,叶宋正蹲在回廊上,弯曲的身子在屋里烛光的映衬下显得瘦弱不堪,她正拿着一截树枝去戳廊脚的几块蛇皮,淡淡道:“连吃个饭都这么大动静,不知道要生孩子的时候会不会掀翻整个王府。”想了想又道,“不过有可能她孩子还没出生就没了。”

    沛青一惊,叶宋若无其事继续道:“母体太虚弱,听说容易流产呢。”

    沛青起身道:“奴婢去给小姐打热水来,洗漱之后早点歇息吧。”

    怎知她前脚一走,后脚苏宸便来了碧华苑,不辨喜怒。叶宋保持着蹲着的姿势,下巴搁在膝盖上,眨了眨眼睛,看起来真真像个纯净得没有丝毫杂质的瓷娃娃。她平静地道:“你来了啊。”

    苏宸只是看着她,眸光深深浅浅。

    叶宋又道:“听说南氏不是身体不适么,你怎么不陪着她?”

    半晌苏宸的视线移落到叶宋的脚边,抿唇问:“你晚上让人送去给枢儿的那道菜,是什么?”

    叶宋继续用树枝戳那浅白色一半透明的蛇皮,不喜不怒道:“下午的时候,我抓了一条蛇[柯南+网王]全是孽缘最新章节。你看,这是它的皮。”

    “你给枢儿吃的果真是蛇肉。”

    叶宋歪了歪头:“我也吃啊。”

    “蛇肉性寒,她吃不得那个。”苏宸道,“她有了身孕,不能有丁点闪失。”

    叶宋对他伸出了手:“你过来。”

    苏宸愣了一愣,叶宋把手放进了他的手心里。一股子像雪渣一样的冰凉从苏宸的手心蔓延开来,他几乎是出自本能地,五指便收紧握紧了叶宋的手,蹙眉道:“这么冷的天,你在外面蹲着做什么?不进去烤火?”

    叶宋缓缓道:“我不知道蛇肉性寒,我只知道蛇儿冬天在院子里爬,定是不怕冷的。我吃了一些,也给南氏送了一些,没想到我还是这么冷。”

    苏宸没再说什么责怪的话,反而牵着叶宋的手把她送进屋子,道:“冷便不要出去。”

    沛青打了水来,见苏宸来了她也不避讳,直接进屋把水盆放在火炉上温着,然后站到叶宋的后边去。她再也不会留叶宋一个人面对危险了。

    苏宸只站了一会儿就走了,将将转身时,叶宋拿着铁丝钩子,勾火炉里的炭,让炭烧得更红火一些,道:“你为什么不调查我被人诬陷一事。”

    苏宸道:“已经死无对证,无从查起。”

    “你是不愿意怀疑谁还是不愿意知道真相?”叶宋微微笑道,“就算对全天下的人抱有信任,你也会对我抱有怀疑。”

    “是。”苏宸转身定定地看着她,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答案,“因为就算全天下的人心里都有本王,你心里也不会有。”走出门口时他又道了几句,“今晚的事情就算了,南枢有孕,你心里有什么气冲本王撒来来自天界的起点红包最新章节。你最好不要再让她难受,她已经因为你做出很大让步了。”

    “她把王妃之位让给了我?”叶宋道,“这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你。因为你不愿意休掉我,你没发觉其实她在你心里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苏宸脚下顿了顿,头也不回地走了。

    叶宋径直把双手放进里盆中热水里,道:“当信时不信,不信时却信。沛青,皂角。”

    沛青递给她一块皂角。

    叶宋将方才被苏宸碰过的手抹了个透,彻彻底底地洗干净了。

    苏宸回到芳菲苑时,大夫已经给南枢做完了针灸消食,配了几贴安胎药。苏宸亲自端着药一口一口地喂南枢,南枢小脸苍白,道:“王爷,是妾身自己的身体不好,这件事不关姐姐的事,你不要怪她好不好?”

    苏宸温柔地把药匙送到南枢嘴边,怕她担忧,道:“放心吧,我没怪她。”

    南枢反而微不可查地顿了顿,然后一脸欣慰地喝下了药。躺下的时候,南枢道:“王爷,明天妾身想去看看灵月,可以吗?”

    苏宸随口道:“看她干什么。”

    南枢便道:“灵月一直是我的丫鬟,我打进了王府身边就只有她一个可供说心里话的人。她虽然犯了错总也管不住自己的嘴冒犯了姐姐,其实大半责任在妾身,是妾身平日对她疏于管教。如今灵月受罚,我这个当主子的却对她不闻不问,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苏宸对她百依百顺:“好,只是你不用去那种下人地方了,明天我让人把她带来。”

    南枢喜笑颜开:“多谢王爷。”

    苏宸在外侧躺下,不知怎的,闭上眼睛脑中回放着的便是叶宋说的那些话抗日之将胆传奇最新章节。内心里竟然还渴望着叶宋能和南枢一样心里有他。不然她心里没有他又凭什么让他来相信她。

    他久久不能入眠。南枢似乎精神也格外的好,依偎在苏宸的怀里,抱着他的手臂,说起他们的从前。那应是一段浪漫的风花雪月,让两人都无比怀念。苏宸最终沉溺在南枢的柔声细语里,再不去想其他,拥着南枢睡去。

    这不久之后就是贤王的生辰了,贤王这个皇胄纨绔惯了,闹的排场也大。这天,宴请了不少朝中官员亲眷,贤王府一片繁华热闹。

    这去吃酒席,怎么少得了宁王府一家呢。叶宋当然得去,苏宸也得去,而南枢早在进王府之前就已和苏静认识,因而一起同去。

    南枢有苏宸小心照顾,灵月伤势还没好全,便没有带什么丫鬟。叶宋带了沛青一个,当苏宸还在等南枢慢吞吞地出来时,她便跟沛青一起坐上了王府主人的那辆马车,而南枢的那辆马车相对要简便一些。半晌南枢才柔柔弱弱地踏出王府大门,苏宸过去扶起她准备上车。

    彼时叶宋撩了撩车帘,露出狐裘兜帽下冷丽的脸,对南枢道:“这天冷地滑的,又有积雪,妹妹可要小心一些。当心莫要摔了身子。”

    南枢顿了顿,对叶宋福一福礼,道:“谢姐姐关心。就是平时太着紧了一些,所以出来得晚了,还望姐姐见谅。”

    叶宋支着下巴,若无其事地看着她,道:“我见不见谅倒无所谓,关键是王爷愿意等妹妹。如果妹妹觉得让王爷这样等很心安理得的话。毕竟妹妹又不是正室。”

    南枢有些委曲求全地卑微道:“妹妹谨记姐姐教诲,不敢再犯。”

    苏宸闻言,略微有些不悦,道:“好了,准备上路。”

    叶宋琉璃般冷冽的眼珠子轻轻一流转,落在了苏宸身上,直视着他的眼睛,勾唇笑了起来:“不过妹妹不必担心,只要王爷肯宠你,就是妾他也等得传承铸造师最新章节。你俩,还真是绝配,一个出身下贱,一个天生作贱。”

    南枢委屈得像是要哭了,苏宸斥责道:“叶宋,你够了。”

    叶宋手指一松,微微挑着眉梢放下了车帘,道:“上路吧。”照理说这辆王府里的主驾应是王爷和王妃一起坐,现在就只有叶宋和沛青一起坐。

    沛青还是第一次坐王爷的车,很是拘谨,一举一动都分外规矩。她正襟危坐道:“小姐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识,惹得一身骚气不值得。”

    叶宋靠着软垫,道:“可能是太无聊了,找两句消遣。”

    “要是小姐无聊的话,干脆我们不去了,就让他们去,奴婢陪小姐逛街去。”本文最快\无错到

    叶宋喜欢伸手来捏沛青的发髻,道:“像贤王过寿这样的大事,我们怎么能不去呢。”

    沛青不再多说什么,别扭地坐在马车里,叶宋见她表情怪异,便问:“不习惯?”

    沛青摇头:“只是觉得这是王爷的马车,奴婢坐得不舒坦,心里渗得慌。”

    叶宋道:“那先前坐皇上的马车,你还习惯吗?”

    “皇上的马车,可比这个低调舒适多了。”沛青张口就道,顿了顿,又瞅了瞅叶宋的表情,“小姐,你……什么时候知道苏公子是……”

    “入宫参加宫宴的时候。”叶宋想起了苏若清,唇边漾开若有若无的柔和的笑。

    沛青感慨地道:“看来小姐是真的很喜欢苏公子。”百镀一下“妖孽王爷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