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妖孽王爷小刁妃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妖孽王爷小刁妃 第一卷 第88章:欲语还休

作者:千苒君笑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妖孽王爷小刁妃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很快,苏宸便风风火火地回来了,他见南枢在地上,脸色十分阴沉,厅上这么多人竟无人上前搀扶一把。他弯身把南枢抱起来,南枢委屈得落地,还善解人意道:“是妾身不小心自己摔倒了……”

    后来苏宸没打声招呼便抱着南枢匆匆离开了贤王府,并连夜叫了大夫去宁王府待命。

    趁宁王着急南枢的身体还没有空闲来降罪,大家赶紧领了孩子找了夫君该散的散,该回家的回家。原本热闹的场面,很快就冷冷清清。

    叶宋没有夫君可找,她和沛青作伴,坐在牌桌前。

    沛青问:“小姐,我们也要回去么?”

    恰逢苏静和苏若清随后进了屋门。叶宋笑眯眯地道:“现在刚好四人,我们继续凑桌打麻将吧。”

    苏静很好这口儿,但凡是纨绔子弟应该有的他一样也不落下,便看了看苏若清,道:“我倒是可以陪陪嫂子,只不过皇上国务繁忙,怕是不会坐下来干这种……”

    话还没说完,苏静就掉了下巴。因为苏若清已经撩了撩衣摆坐下了,道:“无妨,可以玩一会儿。赌什么?”

    叶宋道:“一百两一次起胡怎么样?”

    苏静笑得游刃有余:“嫂子玩儿得够大的啊,不怕一会儿输得连件肚兜儿都不剩么?”

    叶宋眨眨眼:“我会给你留条裤衩的医仙冢,妃不嫁最新章节。”

    沛青只是一个小丫鬟,她完全当凑局用,不必真的一百两一百两地掏银子。

    于是噼噼啪啪的麻将声又响了起来。丫鬟得苏静的吩咐还启了一坛上好的窖藏老酒。他垒牌时,忍不住掀起眼皮多看了叶宋两眼,发现这个女人从最初大家口口相传到现在加深认识,还真不是一般的大相径庭。她和上次相见,清瘦了许多,仍然很漂亮,其实南枢放在面前和她一比,立刻就能分出高低胜负,他也有些搞不明白何故宁王苏宸非要执着于南枢。

    苏静便问:“方才南嫂子是怎么回事?”

    叶宋眉梢轻抬,若无其事地道:“不是说她自己摔倒了么。”

    苏静哪壶不开提哪壶,玩味道:“嫂子怎么不去扶南嫂子一把,也好叫三哥心里舒坦些?”

    叶宋细长的手指拈了一张牌,手背轻轻抵着下巴,若有所思,以牙还牙道:“我看你这王府里这么多梅花,莫非那死去的贤王妃善爱梅花?”

    苏静一愣,有些伤情:“嫂子还真是不饶人。”

    叶宋道:“彼此彼此。”

    一直安静的苏若清,这时道:“胡了。”

    他胡的是苏静,叶宋就笑道:“谁让你乱说话不好好打牌。”她端了一碗醉人的老酒递给苏静,“来,喝了这碗还是好朋友!”

    没想到,苏若清平时治国很严谨,在牌桌上更加不留余地。苏静算不过他,自然就打不过他,他从不胡叶宋,叶宋也很少胡他,准确来说,还不等叶宋的牌可以胡的时候,苏若清就已经胡苏静了画满田园最新章节

    没多少工夫,苏静就输了几千两。

    叶宋愉快地品尝他家的好酒,听苏静满腹怨念地道:“为什么皇上总是胡我?”

    苏若清的话也很简单直接:“你比较有钱。”想了想,又补充,“但我会尊重宁王妃的意思,给你留条裤衩。”

    叶宋笑趴在桌角。

    打了小半夜,酒也喝得差不多了。沛青沾酒即醉倒,睡了起来,叶宋也晕晕乎乎的靠着桌角,不打牌了。

    苏静满身酒气,吩咐账房点钱,一共是六千三百两银票,肉疼地给苏若清。苏若清面不改色地收下。

    后来见苏静输了钱郁闷,叶宋拉他下来,一起划拳喝酒,好生畅快。苏静酒量甚好,叶宋则烂醉如泥,一个不稳就歪倒在他肩膀上。

    苏静桃花眼里如坠星辰,眼波流转,还没脸没皮:“三哥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要先遇到三嫂,说不定会真考虑续弦。”

    叶宋闷闷笑了几声:“是吗,如果我是男的,我也觉得我会娶我自己。”

    这时归已来接苏若清,看见地上睡得正酣的沛青,眼神微动。苏若清示意他把沛青送回去,他便过去把沛青从地上抱起来,走出了门口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苏若清走到叶宋身边,弯下身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不等苏静挽留,他也便把叶宋抱起,走出了贤王府。索性这时苏静有些醉,并没反应过来有没有什么不合适。

    走过寂静的街道,穿进深深的小巷我要做首辅最新章节。叶宋似醉似醒,搂着苏若清的脖子,轻声笑着呢喃:“我没想到你今天会来,我真是开心啊。”

    苏若清声线低柔,听得出来浸了丝丝笑意,道:“我知道你会来。”

    叶宋挣扎着从苏若清怀中下来,月色下那双醉眼柔波流转分外动人。她倾身压过来,把苏若清往巷子一边的墙上推,苏若清后背闷响了一声便结结实实地抵在了墙上。他来不及笑叹,叶宋稍稍踮起了脚,手臂如银蛇一般勾下了他的头,便主动热烈地吻了下去。

    小巷里传出急促的呼吸声,还有女子娇媚酥骨的叮咛。

    良久,苏若清才分开唇舌退了出来,手指摩挲着叶宋那被吻得发烫的嘴唇。叶宋低低道:“不见的时候倒不觉得想你,见了才发现其实很想你。”

    穿出了这条巷子,走到另一条巷子口时,宁王府门前的灯笼还燃得明亮,门前还立了一个身形高大的人。叶宋倚着墙喘了几口气,多多地看了苏若清几眼,道:“要进去喝杯茶吗。”

    苏若清道:“天色不早了。”

    叶宋便摇摇晃晃地朝宁王府走去,道:“那我先回去了。”

    “阿宋。”

    “嗯?”叶宋回过头来看他,呼出的气结成一缕白霜,眉眼间依稀有笑意。

    “跟我走。”

    叶宋回过头去,继续一步一步往前走,缓缓道:“不能跟你走啊。要是当初,这副身体没有一眼看上宁王而是看上了苏若清,多好。”

    等在王府门前的人不是苏宸是谁,他不是没有看见苏若清,也不是没有看见叶宋和苏若清恋恋不舍的告别。难怪派去贤王府的马车回来是空的,原来叶宋是去跟苏若清幽会去了月夜引魂灯最新章节。南枢身子抱恙,大夫说险些小产,他心中对叶宋本来就有气,再见到此情形,更加是气不打一处来。

    叶宋一靠近,苏宸便嗅到了浓烈的酒气,问:“喝酒了?”

    叶宋随口道:“喝了点。”

    “为什么这么晚回来?”

    叶宋想了想,停下了脚步,侧身看着他,道:“我夫君不是陪小妾回了吗,我走路回来也有错?”

    “本王派人去接你了”,苏宸抿唇,双眸沉若寒星,“为什么是皇上送你回来。”

    叶宋不答,继续踉踉跄跄地往里面走。苏宸越发来气,道:“叶宋,你不要觉得本王真欠你什么,你要用这种方式来报复本王。今晚枢儿在贤王府跌倒差点小产,她一直当你是姐姐,你再对本王有何不满,难道不应该帮她一下吗,你这个宁王妃还真是当得贤良淑德!”

    话音儿一落,叶宋倏地转过身来,眼神冷冽凌厉如一头即将要发怒的母狼。苏宸有些错愕,因为叶宋从来没有露出这样的表情,她毫不客气,一拳向苏宸砸来,那拳头一定落得很重,却不是砸向苏宸的面门,而是从他肩际擦过,落在他身后的木柱上,咚地一声响。

    空气里霎时漫开了浅浅淡淡的血腥气。叶宋松了拳头,手上全是血,她仿佛不知道痛,看着苏宸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以为你是谁。”说罢转身而去,“你苏宸有什么资格欠我,欠我的不需要你还,我自己会连本带息地拿回来。”

    “既然如此”,苏宸道,“你我先前的事情就两清了,今晚本王不追究你。但倘若你再对枢儿发难,本王绝对不会再纵容你。”

    “随你便。”

    许多年以后,叶宋提起这段往事,尚且云淡风轻地笑着对苏宸说:“如果当时你对我说了一句‘对不起’,可能我会选择原谅你英雄联盟之观战系统最新章节。但是你注定不是苏若清。你的感情里是占有和索取,苏若清的感情里有付出和尊重。”

    叶宋回去碧华苑以后,确认了沛青已经在床上呼呼大睡了,她也便倒床闷头大睡。手背上的鲜血,一滴一滴地滴在了地上,等到凝固了自己就结疤了。沛青第二天发现叶宋的手背这么大片伤,心痛得死去活来,又是自责又是悔恨,叶宋只道是在回来的路上不小心擦破的。

    叶宋看着沛青万分小心地为自己包扎伤口,温暖地笑了一下,忽而问:“沛青,你觉得归已大统领怎么样?”

    沛青浑不在意地说:“他这个人好是好,就是爱板着块脸。”想了想,又笑了起来,“小姐还记不记得在棋馆我们把他惹急的时候,他急起来其实很蛮可爱的。”

    叶宋便若有所思道:“那要是我把你嫁给他呢?”本书最快更新地址:【http://tcn/RAl98bD】

    沛青愣了愣,反应了过来,旋即脸色又红又白,道:“奴婢才不嫁!奴婢要一辈子侍奉在小姐身边!”

    叶宋似笑非笑道:“再不嫁就成老姑娘了。”

    “成了老姑娘奴婢也不嫁!”

    叶宋顿了顿,认真地看向沛青,问:“莫非你是喜欢上我了?”

    沛青:“……”

    贤王是个闲不下来的,一旦寂寞了必定要找点乐子来打发时间。新近他觉得叶宋是个不错的玩伴儿,一起逛过窑子喝过花酒,性子又爽快嘴巴又毒舌,他决定把叶宋拖下水跟他一起混账。

    整天呆在宁王府,看见苏宸宠爱南枢,苏静觉得叶宋一定不开心,倒不如出来一起逍遥快活。百镀一下“妖孽王爷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