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妖孽王爷小刁妃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妖孽王爷小刁妃 第一卷 第90章:徒生变故

作者:千苒君笑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妖孽王爷小刁妃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闻言却是笑了,道:“你一猜就猜中是你三哥做的事,看来你对你三哥还是蛮了解的嘛。抓机书阅读网,海量小说免费阅读/下载”

    “我知道,他就像中了邪,一心一意对南枢好。”苏静把叶宋一把拉过来,抱进自己怀里,用自己的体温温暖她,“初初见到南枢时是有几分惊艳,可惊艳之后就觉得稀疏平常了。我觉得她还没有你好看,别乱动,你别误会,我对你没有意思,大家都是出来玩儿的,冷暖相助嘛。兄台我身体强健,可以给你当暖炉抱……唔抱一抱……”

    叶宋真不客气,况且这件事还是苏静主动贴上来的,那就怪不得她好好享用了足坛巨星。最新章节。话语间,她把自己冰凉的双手都捂进了苏静的衣襟里,平稳地贴在他温热的胸膛上。那股冰冷,霎时刺激得苏静连说话都不利索了。

    这死女人,亏她还真是想得出来!

    叶宋手指活络了些许,动了动,眨着眼睛望着苏静,道:“兄台果真是身体强健,好暖和啊。”

    苏静缓了缓,道:“这样是不是……太男女授受不亲了……”

    叶宋很无辜:“大家都是出来玩儿的,冷暖相助,你说的嘛。而且要来抱我,也是你主动的啊。”

    他很憋屈,抱着怀里的女人,哪里是温香软玉,就像是抱着一团冰。叶宋的身子很寒很寒,她的双手贴着苏静的胸膛很久很久,也还是温温凉凉的,不见得有暖和的痕迹。

    苏静忍不住了,问:“你有没有感觉好点儿?”

    叶宋道:“有啊,但是不明显。”顿了顿,又笑,“看来我留不住温暖。”

    马车驶进了正街,苏静把叶宋的手掏出来,叫停了马车。他不由分说地便牵住叶宋的手拉她下车,道:“你下来,我带你暖和暖和。”

    叶宋站在地上,紧了紧身上苏静的袍子。苏静活动活动了手脚,道:“来,我陪你跑步。”

    叶宋欣然答应。于是两人,就在空空无一人的大街上跑了起来。苏静跑在前面,叶宋需得费好大力才能勉强追上他,但他就是不让叶宋彻底追上,还回头贱贱地笑道:“来啊,来追我啊”

    叶宋发狠,拔腿更加卖力。突然脚下一绊,她来不及反应,整个人就快速地往前扑倒。瞬时,苏静立刻回身,飞奔了几步,在叶宋倒下之前横手拦过她的腰,把她抱住。

    叶宋厚实地被苏静抱着,呵着白气,满头乌丝在夜风中浅荡[韩娱]盗版偶像最新章节。苏静看着她发红的脸颊,和一闪一闪的睫毛,有些愣神,叶宋便趁他愣神间准备把手又往他衣襟里塞……

    苏静回过神来,迅速地放开了她。她看着苏静戒备的表情,叉腰站在路中央笑了起来。苏静见她笑,唇边亦是噙着一抹笑,嘴角向上弯起,双眼亮晶晶的像是雪天里折射的明媚光线。他过来勾住了叶宋的肩膀,与她勾肩搭背而行,道:“走,吃夜宵去,兄台我知道有个地方的羊肉好吃,吃了冬天不怕冷。”

    叶宋跟着他走,嘴上却撇撇道:“真的假的?”

    “兄台骗你干什么。”

    巷子深处,有一家酒馆,朦胧的灯火之下还有热腾腾的白气在往外冒,这么晚了居然还没打烊,看起来很有气氛。撩起布帘进去一瞧,三三两两的酒客还在,便喝酒便吃烤羊肉串。

    老板见了苏静,对上笑脸,道:“哟,苏公子来了。”

    这熟络的态度,一听便知苏静是这里的老熟人了。

    苏静安排叶宋坐下,对老板道:“把你这里的招牌酒和羊肉都弄上来,你看什么看,我带我兄弟来照顾你生意不好是吧?还不快去准备。”

    老板笑嘻嘻地赔不是,一边去舀酒入瓮,很快送来炭炉上温煮,一边又去烤羊肉串,羊肉在炭上烤出“嗞嗞”的声音,香味儿很快就飘了出来,他瞅瞅苏静又瞅瞅叶宋,笑得意味不明,道:“小的向来只见苏公子在店里蹭别人的酒肉,倒不知今日还带朋友来请朋友吃酒肉。实在是难得。请问这位兄弟,羊肉是微辣的还是特辣的?”

    苏静抢白道:“给她来特辣的。她喜欢吃辣。”

    叶宋神经兮兮地看着他。苏静注意到叶宋的目光,妖艳地凑过来,笑眯眯又道:“很喜欢看是么,来,近点让你看个够综穿之夫妻的旅途最新章节。”

    叶宋抓起桌上的辣椒粉,就一不做二不休地对他的脸撒了过去。苏静早有防备,立刻躲开,叶宋不置可否地支着下巴挑挑眉,道:“身手挺快。”

    这家店里的羊肉着实很好吃,老板烤得很辣,辣得舌头都快没了,偏偏羊肉的香味还在齿间蔓延久久挥散不去。再配上温好的酒,一杯酒下肚,余韵无穷。

    叶宋吃得很多,她已经很久都没有这样胃口大开了。苏静非要跟她抢,觉得从她嘴下抢出来的羊肉串,在她虎视眈眈的眼神下吃着才有味儿。

    不知不觉,酒客都走光了,酒馆里就只剩下叶宋和苏静两个客人。叶宋多喝了两杯,身体在炭火的烘烤下终于有些暖洋洋的意味,苏静将羊肉串送到叶宋嘴边,叶宋低眉看了一眼,便就着他的手啃了起来。苏静道:“最后一串,不早了,吃完了我送你回去。没吃够的话,下次我再带你来。”

    叶宋的嘴唇被辣椒辣得绯红,艳**滴。她吸着舌头啃完了,最后再灌了一口酒,醉意熏然,拈起一根筷子便拿筷子头戳了戳他的胸膛,似笑非笑显然吃饱喝足后的心情有两分愉悦,道:“你不应该封贤王,你应该是闲王,吃喝玩乐作伴的不二人选。”

    “这样有什么不好呢,逍遥自在。”苏静道。

    叶宋起身,有些恍惚地走出酒馆,道:“这样有什么不好呢,很好啊。”

    两人并肩走在空荡荡的街上,叶宋忽而抬头,望着苏静,问:“嗯?你不用回你的贤王府吗?”

    苏静道:“等把你送回去了。”

    叶宋不在意地摆摆手,道:“我自己可以回去的。”

    “话是这么说,可是我把你带出来的,就需负责任地把你送回去。要是路上有个三长两短,没法向三哥交代反派皆男神[快穿]最新章节。”

    “他不会介意的。”叶宋随口道。

    但在苏静的坚持下,苏静还是把她送到了宁王府的大门前。叶宋走上了台阶,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对苏静浅笑,眨了眨眼:“今天的诗话雅会不错,下次你要我帮你参考佳人,来找我啊。”

    苏静挑眉点点头:“好。”

    话音儿一落,叶宋转身将将准备踏进大门口,忽而迎面灌来一道冷风,伴随着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送进了她的耳朵里,她浑身一震,苏静亦是表情一变。

    听声音……那是……沛青的声音……

    叶宋太熟悉不过了。她站在原地空白了片刻,回过神来,提起衣角便跌跌撞撞地以最快的速度冲进去。

    结果这一跑,循着声音的来处,她跑去的不是碧华苑,而是芳菲苑。芳菲苑里进进出出都是丫鬟,没人拦得住她,她径直往堂屋里冲,气喘吁吁地跑到了门口,手心里都是冷汗。

    此刻苏宸还坐在主位上,面对她是一脸的怒容。

    叶宋沉下心,问:“沛青呢?”

    苏宸拂袖撒落一杯滚茶,茶水四溅,茶盏四裂,道:“你还知道回来?”

    这时灵月从偏屋里出来,红着眼睛,显然是刚哭过的,她一见叶宋便又怨又恨,道:“王妃娘娘真是好狠的心呐,竟要至夫人于死地!”她朝苏宸福了福,“王爷,大夫已经帮夫人处理好伤口了,夫人说想见王爷。”

    苏宸起身便从叶宋身边走过,叶宋死死拉住了他的袖角,再问了一遍:“沛青呢?”

    “大胆贱婢,竟敢行刺夫人,最该万死重生之媚娘妖妻轻点撩最新章节。若非枢儿替她求情,本王立刻就会杖毙她。”说着他的目光落在了一旁的家丁身上,家丁去院子的昏暗角落里把沛青拖了出来,此时的沛青已经不省人事,双腿上尽是血污。叶宋见了,眼里深沉得可怕,像是即将有一场腥风血雨要来临。

    她极力忍住身体的颤抖和愤怒的叫嚣,问:“你把她怎么了。”妖孽王爷小刁妃首发

    苏宸沉沉道:“本王打断了她的双腿。”

    叶宋倏地抬头,双眼死死盯着苏宸,一字一句地问:“你以为你是谁,有什么资格动我的人。”

    灵月挑衅又愤愤然地道:“夫人本是一片好意,想给王妃做顿饭希望等得到王妃的认可,才召了沛青来想了解王妃的口味。怎知,在厨房里,夫人专心做菜,沛青却起了歹意,竟拿起菜刀便朝夫人砍来,夫人躲避不及,恰好伤到的腰,夫人后腰上那么深的口子,流了那么多血,奴婢知道沛青是王妃的人,可是难道夫人受伤流血就活该么?”

    苏宸连看都不愿再多看叶宋一眼,便朝南枢的房间走去。叶宋发起狠来,眼睛通红,突然抡紧了拳头一拳朝苏宸的后背砸去。那一拳,想必是使出了浑身力气,愤怒之极,竟把苏宸打得往前踉跄了两步。苏宸回过头来,只觉自己的胸腔都在剧烈震荡。叶宋低低吼道:“为什么从来都是别人说一句你就信一句!”

    苏宸气极冷笑,闷咳道:“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狗!你胆大包天!”

    “就算,她是我的狗”,叶宋握紧了拳头,深深地呼吸,可是声音里还是带着绷紧到极致的隐忍和脆弱,她仰头就冲苏宸暴吼,“你他妈到底是谁啊,有什么资格打她!”说罢她再也遏制不住内心一股脑奔腾起来的热血,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反正就是凭着身体的本能冲过去揪住苏宸的衣襟,要了命地拳打脚踢。

    她不会功夫,就只有拳头。如当初那天夜晚里对付那般,往死里打。百镀一下“妖孽王爷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