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妖孽王爷小刁妃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妖孽王爷小刁妃 第一卷 第91章:性命攸关

作者:千苒君笑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妖孽王爷小刁妃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满院的丫鬟和家丁都乱了套了,想上前劝止又不敢。苏宸被打得很痛,他没想到叶宋那瘦弱的身体里居然有这么大的狠劲儿。他一把推开叶宋,却被叶宋一口狠狠咬在手臂上,鲜血打湿了衣裳。

    “你够了!”苏宸反手一巴掌甩在她脸上,把她打倒在地。

    发带也松了,满肩的乌丝倾泻,满身的狼狈。她蓦地寂然不动。

    苏宸居高临下,怒气冲天,道:“还没有谁,敢如此打本王,你是第一个。本王饶你一次,绝不饶你第二次!带着你的狗,滚!”

    “我的狗,也是你乱叫的?”在苏宸转身准备进南枢的屋门时,叶宋冷不防轻轻地道了一句,一个字一个字咬得很轻,仿佛用了点儿力便会支离破碎。她安静地啐了嘴角的血污,道,“苏宸,你会后悔的。”

    苏宸脚步一沉,还是进了屋。

    灵月不便进屋打扰,仗着院子里又有这么多人在,她竟胆子大到走去叶宋面前,缓缓蹲下看她的笑话,道:“王妃何必如此不自量力重生之这绝不是我认识的瘸子最新章节。在王爷心里,只有夫人才是最重要的。”

    叶宋头埋在地上,问:“沛青的腿,是谁打折的。”

    院子里无人敢应,所有视线都若有若无地落在了灵月身上。灵月自己倒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奴婢是依照王爷的吩咐办事的,王妃娘娘可不要见怪。”

    “很好。”叶宋缓缓爬起来,抬手抹了抹嘴角的血迹,衣服上到处都是草渣,她站起来,朝院子角落走去。那里有常年生长的倒刺荆棘藤,到了冬天树叶全无,只剩下一根根藤条。

    叶宋手握住了其中一根,那倒刺深深地扎进了她的手心里而不自知,她用力扯下一根藤条来。灵月强自镇定,问:“请问王妃想干什么?”

    话音儿一落,便是灵月的一声尖叫,那带刺的藤条毫不留情地抽在了她的身上。所有人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声,恰逢碧华苑里的几个丫鬟闻讯赶来,见此情况反应十分迅速,就在灵月准备张口又大喊时,便被人捂住了嘴,制住了胡乱扭动的身体。

    叶宋握着荆棘藤条的手已是鲜血淋漓。她冷冰冰地指了指一边的廊柱,命令道:“把这贱人,给我绑柱子上去。”

    沛青所受的伤害和痛苦,她要慢慢让灵月好好地品尝!

    灵月嘴里被塞了布团,喊不得叫不得,双手被反绑在了廊柱上。叶宋转头又去抽出一根细软一点的刺条,绕过廊柱连着灵月的脖子绑在了一块。

    灵月脸色发白,惊恐得眼泪簌簌往下掉。叶宋在她脖子上轻轻地吹了一口气,冰凉不已,她突然就笑了,摸摸灵月的脸,森寒道:“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别乱动,一会儿被勒死或者被倒刺勾死,我不负责的。”

    说罢扬手就又是一鞭。

    灵月痛苦得五官都扭曲,但偏生不敢多动了一下野兽嗅娇花最新章节。她越是咬紧布团攥紧的双手,叶宋越是用力抽打,嘴角那抹凉飕飕的笑意就越是扩大。

    这回就连碧华苑里的几个丫鬟也看得胆战心惊。

    没有人知道叶宋狠起来到底有多可怕,除非有人碰到了她的底线。

    不一会儿,灵月被抽得几乎成了一个血人。那荆棘藤上,不光有叶宋的血,也到处勾出了灵月的血,溅得一地都是。

    叶宋不带感情道:“自从你进王府的第一天起到现在,我唯一觉得遗憾的是,明明有那么多次机会可以杀了你,但都留情没有杀了你。”薄唇如勾,脸上溅开几点温热的血迹,“现在,我是真的舍不得杀你了。我要让你一辈子,都只能像蝼蚁一样活着,随时都有可能被一指捏死。”

    灵月没有机会求救,晕死了过去,但叶宋的话语,声音不大不小,恰好能够穿透屋门传到里面苏宸和南枢的耳朵里。

    南枢脸色本就苍白,腰间的伤也是刚刚才包扎好,她不放心地坚持要出去看一看。苏宸也就只好陪着她去。

    当打开房门的时候,南枢见到此场景,差点当场晕厥。

    那样的叶宋,令苏宸感到陌生极了。他从没见过这样狠辣的女人,可是他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第一时间不是要发怒,而是心口像是被拳头重重地捶了一下。

    同样,芳菲苑的门口,苏静悄无声息地在那里站了许久。眼里定定的看着那抹坚韧的背影,没有任何玩味和欣赏,没有任何玩世不恭只当这是一场事不关己的路人戏,他竟迈不开脚步上去劝止她。

    不必劝,让她尽情地发泄,连日以来所受的所有委屈。

    只是苏宸不知道,她也会感到委屈的吧怦然婚动,薄少太腹黑最新章节。在苏宸看来,她太坚强了。

    叶宋握着藤条,停下了动作,蓦地侧身过来,看着苏宸和南枢,嘴角的笑意还未消散,视线直勾勾地落在南枢身上,道:“哟,你的狗都快被我打死了,才舍得出来。”

    南枢未出声泪先下。

    这件事原本可以就这么算了的。沛青的双腿折了,灵月也被叶宋折磨成了这样,都是贱婢而已,苏宸可以不追究。

    这不代表叶宋不追究。

    苏宸刚想说话,怎知气氛陡然凝固,夜空中划破一声藤鞭的声音。只见叶宋飞快扬手,对准了南枢便用力抽去!

    苏宸手忙脚乱来接,那藤鞭却十分灵活,堪堪从他的手背上擦过,直接抽在了南枢的胸前,那末梢从南枢白皙的脖颈扇过,蔓延至她耳后。

    顿时就是一条触目惊心的血痕!

    这下子苏宸怒火直攻脑心:“叶宋!”

    南枢翩翩欲倒,被苏宸及时捞进怀里。紧接着叶宋冷笑了一声,扬鞭又是第二鞭狠扇下来。只是这一次苏宸早有防备,当即抬手接住,掌心也被那上面的倒刺给勾破。

    苏宸一手搂着南枢,一手抓着藤鞭。那一刻,他心里无比的难受,像是砰地一下在锅里炸开,然后被寸寸煎熬。他越是看着南枢的昏迷不醒,就越是抓狂。

    可是又痛着。不是手心痛,而是心痛。

    叶宋的手心一片血肉模糊,苏宸咆哮道:“你再不收手,就别怪本王对你不客气!”

    说罢扬手用力一扯,便把那头的叶宋也扯了过来桃源山庄最新章节。手还没能掐住她的脖子,一道风闪过,顿时那条带着勾刺的藤鞭断成了两截。叶宋惯力往后倒,苏静及时出现在她身后,让她倒进了自己怀里。

    那一刻,苏静看得出来,苏宸是真的想要杀了叶宋。周身漫起的杀意不可忽视。

    苏静身体微绷,语气故作轻松之态,道:“这是三哥的家事我本不应该管,只不过三哥万一不小心错手杀了三嫂该怎么办?说不定到时真的会后悔。”

    可是他看清了苏静之后,愣了一下,满身杀意又顷刻消退,看向叶宋的眼神也火急火燎。直到苏宸闭眼深呼吸了好几次,才把那股煎熬之感生生地压了下去,唇角冷冰冰地溢出一个字:“滚。”

    叶宋对峙着动也不动一下。苏静在她耳边低低道:“先回去,沛青现在需要大夫。”

    叶宋黑白分明的眼珠子这才动了一下,缓缓回头看了看已经被丫鬟扶起的毫无生气的沛青一眼,在苏宸抱着南枢进屋时,她低头看着手里的藤条,若无其事地撇撇嘴,丢了藤条。上面似乎还扎着她细微的血肉,连苏静看了都皱眉。

    她道:“没关系,还有下次。”

    观看了如此精彩大戏的大夫还没来得及走,就又被苏宸请进了房间。只可惜,那大夫前脚将将踏进房门,一股血腥气扑鼻,身后叶宋爬上回廊,手就逮住了他的后襟,直接把他扒出了房间。

    叶宋自己抬脚入屋。苏宸刚把南枢安置在床上,一回头便看见叶宋也跟着进来,双目沉甸甸地蓄着怒意。叶宋走过桌几旁,随意操起上面的一把水果刀走过来。

    “你还想干什么?”

    南枢幽幽转醒,十分的害怕,一个劲儿地往苏宸身边躲。叶宋想要过苏宸那一关显然是不大可能。

    她安静地笑着,反而不紧不慢地坐在了南枢的床边,仰头直视苏宸道:“我有没有说过,你再敢动我我就宰了她学霸男神撩妻入怀最新章节。唔可能当时我说得不是很清楚,沛青也是算在其中的。”

    “你敢!”

    叶宋碰不到南枢的上半身,但南枢的下半身还躺在床上她总碰得到。她当即就揭开南枢的锦被,南枢似乎料到她想干什么本能地缩腿想逃,却晚了一步,被叶宋一把捏住了纤细的脚踝往下一扯,亲手拔掉她的罗袜,露出了白皙的小脚。水果刀凉浸浸地落在了她的脚踝处。

    叶宋挑眉:“你乱动一下,伤着了我也不会负责的。”

    南枢脸色煞白,哪里还能乱动一下。就连苏宸也不敢轻举妄动。妖孽王爷小刁妃首发

    叶宋对苏宸笑道:“我不需要你对我客气,反正我不会再对你客气。我不知道南枢妹妹的脚筋长什么地方,一会儿随便割了她也一辈子再不能跳舞了。苏宸,要试试么。”

    她是认真的,而且是疯狂的。这种事情,苏宸知道她做得出。

    苏宸忍了又忍,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过来。”叶宋眉眼间沾染了邪气,道,“你过来我就告诉你。”

    南枢死死拉着苏宸的衣袖,害怕地摇头落泪,泣道:“王爷……别过去……她是疯子……”

    苏宸看着叶宋在南枢的脚踝处把刀刃斜了分毫,那锋利的刀刃立刻就划破了南枢的皮肤。他放开了南枢,走到叶宋的身边,道:“你放过她,她什么都没做过。”

    叶宋对着苏宸勾了勾手指,苏宸便缓缓弯身。下一刻,叶宋习着方才苏宸反手的动作,竟也干净利落地甩了他一耳光,打得清脆响亮,苏宸的发丝微乱,瞠了瞠双目不可置信。百镀一下“妖孽王爷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