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妖孽王爷小刁妃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妖孽王爷小刁妃 第一卷 第92章:强颜欢笑

作者:千苒君笑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妖孽王爷小刁妃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说过你会后悔的。--爪机书屋 WWW.ZHUAJI.ORG--”说罢叶宋目色一狠,抬起水果刀便重重往南枢的脚上扎去!

    当是时,苏静倏地从外面飞奔进来,抢先一步把叶宋抱住,在苏宸未反应过来之际,以最快的速度把人捞出了房间。再不走,叶宋就真的很危险了。

    不顾叶宋的反抗,苏静强行把她拖出去,顺带把大夫给踢进了屋子,道:“快去给南夫人看看。”说罢顺手好心地关上了房门。

    苏宸看见南枢痛苦的样子,脚踝破了,腿根处浅色的群裳上也慢慢沁出了血迹,他是方寸大乱,哪里还有功夫去追究叶宋,立刻喝令大夫过来:“快!若是枢儿有个三长两短,本王让你陪葬!”

    叶宋走出来了,似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又扭身准备进屋去,喃喃道:“大夫,怎么把大夫忘在里面了。”

    苏静拉住她道:“大夫我已派人去请了,是京城里最好的大夫。这个不要也罢。”

    于是叶宋又倒回来走到丫鬟们面前,抬起冰凉的手指捏了捏沛青的发髻,背过身去便要把她背着走出芳菲苑我要做首辅最新章节。苏静见此,道:“还是我帮你背她吧。”

    叶宋抬头看了看他,继续手里的动作。

    苏静无奈,便又道:“她双腿已断,最好不要动到她的骨头。”

    叶宋顿了顿,这才放弃,默认苏静帮她把沛青背回去。

    这是一个不眠之夜,外面寒风凛冽,碧华苑整晚都灯火通明。大夫很快到来,看见床上躺着的沛青,脸色端地严肃起来。

    他很快准备了剪子绷带等物品,丫鬟又去烧了几盆热水来。叶宋顾不上自己,大夫有何吩咐她都亲力亲为,包括拿剪子帮沛青剪开黏血的裤腿。沛青昏迷中仍然能感受到那种痛苦,时不时地抽了声气。叶宋满手血,几度拿剪子都快要拿不稳,但她偏生就是不肯放弃。

    春春看不下去了,劝道:“王妃娘娘,还是让奴婢来吧。”

    叶宋坚持道:“不用,我自己来。”

    她跪伏在床边,颤抖着双手,一点一点地剪开,沛青的双腿骨骼都已经变形,还有森白的骨头刺破了皮肉冒了出来。叶宋看见的那一刻,还是没忍住哆嗦了两下嘴唇,极力忍着。

    她觉得,这丫头从她在宁王府醒来的第一天起,就不离不弃地陪伴着她,为她做了许多的事,瞻前顾后又细心周到。可是她似乎都没有帮沛青做过什么,现在做的第一件事情却是帮她剪开断腿的裤腿……

    她无法想象,总是围着自己转、喋喋不休、表情嗔怪的沛青,有朝一日不能自己行走了,到底是番什么样的光景。只要这样一想,她就更加不能专心,手抖得厉害。

    后来大夫给沛青清理双腿时,留下了几个丫鬟打下手。苏静把叶宋拉了出去,道:“先出去吧,你手上也有伤,需要及时处理月夜引魂灯最新章节。”

    见叶宋不肯走,大夫便叹了口气道:“王妃娘娘还是下去歇着吧,这丫头有什么情况等一会儿小人向娘娘汇报。娘娘在这里,小人反而不能施展开手脚。”

    叶宋这才依了苏静,小心地叮嘱着:“你手脚轻些,别把她弄太痛。”

    房间里放了好几个暖炉,可叶宋的身子凉得像是从冰窖里抬出来似的。她的棉服上到处都是斑驳血迹,还混了泥土。

    苏静亲自处理叶宋手上的伤。本来冬冬是要来接手的,毕竟贤王深更半夜还留在碧华苑十分不合适,只不过苏静向来不拘小节惯了,知道苏宸此时此刻不会有空管这些,便对冬冬道:“你下去吧,这里有本王。”

    叶宋木讷地坐着。

    炭火燃得正旺。苏静拿热水帕子帮她擦拭了脸和手边的血迹。这时手上的伤口展露出来,让人有些心惊肉跳。一颗一颗的倒刺深深地刺进了她的手掌里,成青黑色,卷起了些许皮肉。像是一颗一颗的铆钉嵌进她的手心里一样。

    苏静摊着她的手,皱眉问:“痛么?”

    叶宋不回答。

    他取过旁边的尖尖药用小刀和钳子,在火上烤得滚烫,道:“你忍着点。”然后他用小刀和钳子,把叶宋掌心里的深刺一颗一颗地挑出来,落在了地面上。

    整个过程,叶宋都不吭一声。

    苏静挑完了刺,给她撒上了金疮药粉,用绷带一圈一圈地缠了起来。忽而叶宋指尖微微一曲,苏静手里的动作放了放,问:“怎的,我弄痛你了?”

    叶宋挣开了苏静的手,曲握的拳头淡淡往苏静的嘴角边扫过,绷带摩擦着他的嘴角带起一股轻微的火辣之感英雄联盟之观战系统最新章节。叶宋开口,声音却是沙哑的,道:“你走,我不用你假好心。”

    苏静沉默不语。

    她抬起头来,直直地望进苏静的眼底里,是歇斯底里的伤痛眼神,倏地站起来就把苏静往外推,咬牙切齿道:“都怪你!都是你的错!要不是因为你,我不会把沛青一个人留在这里!”苏静由着她推,房门是关着的,最终他被推到了门上,叶宋还不罢休,双手死死抵着他的胸膛,伤口的血又涌了出来染红了绷带,“只要有我在,他们就不能随便打断沛青的腿……你混账!为什么要在今天来找我!”

    其实不是今天,也还会有明天,后天……她只不过是在自欺欺人而已。最应该怪的那个人,是她自己。

    苏静冷不防握住了她的手腕,道:“对不起。但你别打痛了自己的手,你看,又流血了。”

    叶宋愣了愣,最终缓缓地垂下头,换额头抵着他的胸膛,疲惫极了:“都是我的错。”她没想到,苏静这么轻易地就说“对不起”了。

    苏静垂眸看着叶宋抵在自己胸膛上,心里陡然一种异样的情绪如流水一样缓缓溢出,他松了松叶宋的手腕,象征性地安慰性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两人无言地相处了片刻。

    “你走吧。”叶宋轻声道。

    苏静点了点头:“大夫是贤王府常用的大夫,你有什么需要尽管跟他讲,要我帮忙的话,你可让他传话给我。”

    叶宋没有再回答,后退了两步,神色恢复平常,冷冷淡淡,连一丝一毫的破绽都找不到。她低着眉,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血纱,若无其事地挑挑眉梢,不紧不慢地把绷带的末梢继续缠上,还打了一个结。

    黎明将至时,大夫才满头大汗地从沛青的房间里出来。叶宋一夜未合眼,眼里散开稀疏的血丝,站在门口堵住了大夫,问:“她怎么样?”

    大夫道:“现在是低烧,这几天应该会持续高烧,只要挺过了,就能捡回一命甲午之军工霸世最新章节。”

    “捡回一命?”叶宋小心翼翼地问,“那她的腿呢?”

    大夫摆手道:“恕小人无能为力。沛青姑娘的腿骨已断,想要双腿复原基本不可能。当务之急,是要调养好沛青姑娘的身体……”

    叶宋红着眼睛当即揪住了大夫的衣襟。几个丫鬟同样伤心,赶紧上来相劝。

    大夫颤颤巍巍道:“若是娘娘不满意这个结果,还请、还请另请高明吧……”

    最终叶宋松了手,顺带帮大夫抚平了衣前折皱,道:“不换了,沛青的伤还有劳大夫帮忙照料。”

    “小人自当尽心竭力。”

    大夫离开时,叶宋又道:“麻烦大夫下次来时,给我带一份人体骨架图,我也好学习学习。”

    “是。”

    沛青三天高烧不退,大夫用了各种降烧药效果都不太显著。不得已,丫鬟们只好用汲了凉水的毛巾去外面放一阵,取回来时冰寒非常,搭在沛青的额头上以此降低她的体温。叶宋还用同样凉的水每隔三个时辰就为她擦拭一遍身体。

    到了第四天,高烧终于退下。大夫诊脉,确定沛青的命保住了。

    在床上昏迷了六七天,沛青醒来时,碧华苑上下是喜极而泣。她侧了侧干净的眼珠子,第一眼就看见床边守着的叶宋,已经憔悴得不像样子,不由自心尖上心疼,眼泪从眼眶里溢出,横落进了发间。尽管叶宋频繁地用温水帮她滋润嘴唇,她的嘴唇还是很干燥,蠕动了下,哽咽出声,道的第一句话却是:“小姐,好饿……”

    春春及时地送来了一碗悉心熬煮的肉粥,叶宋端过来,道:“你别乱动,我喂你画满田园最新章节。”

    沛青红着眼圈儿道:“怎么能让小姐喂奴婢,还是让春春喂奴婢吧。”

    叶宋已经将粥匙送去了沛青嘴边:“张嘴。”

    沛青瘪瘪嘴,眼泪汪汪地张嘴去接。

    沛青十分懂事,接下来的日子里,她都总是眉开眼笑的,尽管双腿除了疼痛以外已经没有任何知觉,但是她不愿意叶宋担心更不愿意她自责,对于自己的伤情只字不提。私底下,叶宋不在的时候,她却要满头大汗地忍着剧烈疼痛尝试着挪动双腿。本书最快更新地址:【http://tcn/RAl98bD】

    只可惜,双腿再也不听她的使唤。她尝试了很多遍,都是同一个结果。

    这天叶宋端药进来,沛青恰好在艰难地移动。她不甘心就这样永远只能躺着,结果一个不小心从床上摔了下来,痛得呲牙咧嘴。

    叶宋放了药碗便跑进去把她扶上床,问:“怎么这么不小心?”

    沛青僵硬地挤出一个笑容,道:“我口渴了,想喝口水而已。”

    叶宋不在的时候,沛青都由春春照料。叶宋闻言,便把春春叫进来,言辞冷冽地训斥了一顿。春春被训得很委屈,沛青过意不去,便拉着叶宋的袖角道:“小姐不要怪春春了,是我自己不小心。”

    叶宋若无其事地喂她喝药,道:“无用之人,留她何用。”

    沛青撇过头,不喝药,沉默了一会儿,道:“春春不是无用之人,奴婢才是无用之人。”叶宋手微不可查地抖了一下,沛青抬起眼帘弯弯地看着叶宋,“小姐,我还有多少天就能下床了?”百镀一下“妖孽王爷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