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妖孽王爷小刁妃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妖孽王爷小刁妃 第一卷 第96章:铤而走险

作者:千苒君笑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妖孽王爷小刁妃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苏静眸光滟潋,嘴角的笑意像只狡猾的狐狸,道:“唯今之计也只好循序渐进慢慢来了。”

    “好,以后常来。”

    苏静问:“你陪我?”

    叶宋不含糊道:“有空就陪你。”

    于是这晚苏静跟叶宋喝得很尽兴,看美女也看得很尽兴,叶宋大方地跟苏静说,一旦有了,千万别憋着,发泄出来,说不定就好了。

    彼时苏静见她眸色有些朦胧醉态,眉眼之间尽是酡红的醉意,唇色红润欲滴,他一双桃花眼倒沉寂了下来重生之亿元弃妇最新章节。有那么一刻,他竟然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在蠢蠢欲动,他撇开眼神,笑得:“你说得不假,可那要看对什么人。”

    叶宋支着下巴,没听得很明白。

    夜渐渐地深了,叶宋全然忘记了接下来自己该回什么地方。今朝有酒今朝醉,醉了大不了在这楼子里歇一晚了事。苏静也感觉自己有些不清醒,这时外面歌舞升平中突然听见了略急躁的声音:“哎哎这位公子,这间房已经有客人了!不如奴家带你去别的房吧?”

    “无妨,我就是来找人的。”

    苏静一听,顿时浑身一个激灵,酒就醒了一大半。他垂眼看着叶宋趴在桌子上,手里拿着歪倒的酒杯,哼唧着“再喝”一类的词,拍了拍叶宋的脸没能拍醒她,遂道:“好嫂子,有人来接你回家了,我先走一步啊。”他走到窗边,又折了回来,飞快地在叶宋耳边低语了一句,“苏宸来接你了,是苏宸。”

    叶宋听到这个名字,下意识地皱眉。

    待苏宸推开门进来时,看见趴倒的叶宋,神情就是一暗。窗户大大地开着,冷风灌了进来直往她身上吹。苏宸蹙着眉头问:“她和谁一起来的?”

    是个圆滑人物,闻言怔了怔,随即很无辜地摇头:“公子,这位小公子是自己一个人来的,没别的人啊。”屋里的几个美女也都跟着附和。

    最终苏宸脸色很不好,解下身上的大毡把叶宋裹了起来,就抱着走出去了。

    在管家回府后,他听说了叶宋半路下车逛素香楼来了,心里便窜起了一股无名之火。等到半夜还不见叶宋主动回来,他再也坐不住出来找她了。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抱的是怎么样一种心情。

    叶宋怕冷,蜷缩在苏宸怀中,又怕这个怀抱随时都有可能消失了,伸出双手搂住了他的脖子,任苏宸抱着她一步一步走在冷清的街上小妖养成记最新章节

    此时此刻,叶宋才慢了好几拍地回应着方才苏静的那句话:“苏宸?算了吧,从来没谁让我觉得那么恶心。”

    苏宸脚下一顿,手臂紧了紧,还算冷静问:“为什么会觉得恶心?”

    好一阵叶宋才迷迷糊糊地回答:“就凭他喜欢上了一个贱人。”

    话音儿一落,苏宸忍不住努力,一撒手把叶宋往墙上扔去,撞得她气晕八素。但凡跟南枢沾一点点边,他便暴躁得不受控制了。

    叶宋捂着脑袋爬起来,对着苏宸的背影嘿嘿傻笑:“走什么,回来再喝!”

    连续好几天,叶宋回来宁王府以后都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苏静成了她的最佳搭档。两人一起逛窑子喝花酒,一起在瑟瑟寒风中蹲着偷看人家炕上的活春宫,一起吃夜宵烧烤,一起过纨绔中的纨绔生活。

    叶宋笑得没心没肺,但谁也看不清楚她内心里到底有没有在笑。

    经常天亮回府,一身酒气。

    南枢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苏宸好一段时间都对叶宋不闻不问。

    这天叶宋跟苏静越好傍晚去吃烤羊肉。她路过酒铺时,捎了一壶烧酒,一路上边喝着取暖边行走。到了铺子,老板对她已经很熟络了,便好酒好肉地招待着。

    只不过,叶宋吃了许多又喝了许多,直到肚子有些胀鼓鼓的了,也不见苏静如约前来。

    老板望了望黑尽了天儿,道:“这个时辰,苏公子恐怕是不会来了哩,他可能有事耽搁了,宋公子还要等他吗?”

    叶宋撇嘴叼着竹签,问:“你觉得他有可能被什么事儿耽搁了?”

    老板意味深长地一笑:“苏公子着哩,有可能是身边有美人相伴暂时走不开吧重生之名流娇宠最新章节。”

    最终店铺打烊时,她才慢吞吞地出来,结了帐又让老板给她灌了一壶烧酒,路上喝着走。她歪歪倒倒走走停停,最后拐进了一条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巷子里,忽然喉头一热,急忙扶着墙便呕吐了起来。

    喝太多了,吐得有些难受。

    吐完了,她还没来得及歇口气,忽然夜里的冷风拂面,四周响起了脚踩在瓦片上的声音,细细碎碎的但是在夜里听得尤为清晰。她不禁抬头望了望,却见苍白的雪夜下几抹黑衣咻咻咻地迅速一闪而过。

    待到尘埃落定时,小巷子的这头歪歪倒倒地站着叶宋,那头站着一个黑衣人,手中拿着剑。叶宋摔了酒壶,依靠着墙,才懒洋洋地笑道:“谁派你来的,想先下手为强?”

    对方不为所动。下一刻,叶宋的眼神却是清醒得很,她忽地转头扭身就跑。

    等叶宋这一跑,黑衣人反应了过来,赶紧追。这巷子深处弯弯绕绕,她专往狭窄而漆黑的地段跑,就算黑衣人有轻功也无法完全施展开来,屋舍上的瓦片被踩得咵咵作响,瓦片掉落在地上碎裂开来的声音十分清脆,惊醒了屋舍人家里的狗吠亦或是孩童的啼哭声,不得安宁。

    可即便是这样,叶宋还是快要被黑衣人追上了。她急中生智,顾不上许多,当即择了一处宅门便冲了进去,声音之大立刻就扰醒了里面的人家。灯一亮开,有汉子穿着睡衣拎着棍子骂骂咧咧地出来,以为家里是遭了贼,不想一踏出房门便愣住了。

    院子里站着一位年轻英气的公子,衣裳有些凌乱略显狼狈,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而他对面,黑衣人阴厉的目光紧紧锁着他修二代的日常随笔最新章节

    汉子思索了一下,又颤巍巍地灭了手上的油灯,然后乖乖进屋,搂着老婆孩子继续睡觉,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也什么都没听见。这种遭仇家追杀的戏码,还是少沾为,不然被殃及池鱼就得不偿失了。

    这院子里堆放的物品很多,显得有些杂乱,不一会儿院子里便响起了刀剑砍东西的声音,叶宋一边躲一边到处掀东西,掀得是满院狼藉。她大喊出声:“救命啊!来强盗了!救命啊!”

    手臂上受了两下剑伤,叶宋的这一声惊吼,立刻把隔壁几户人家都吼了起来,吵闹不已。

    黑衣人见状,必须要速战速决。朝着叶宋砍下来的剑也越发的狠辣无情。眼看着叶宋被逼退至墙角躲无可躲了,那把长剑对准了她的心口直直刺来。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然铿锵一声,一把折扇破空飞来,与长剑撞击在一起,想必力道是非常大的,竟使得黑衣人的剑的方向陡然偏离,然后插进了叶宋肩膀旁边的墙缝里。

    黑衣人一愣。叶宋也是一愣。

    旋即一道幽幽的梅香扑鼻,叶宋眨眼之间之见苏静身形极快地飞移过来,顺手拦过叶宋的腰,把她带离墙角,紧紧箍在怀里。

    他跑来得很急,竟让叶宋嗅出一股风尘仆仆而又凉风浸骨的味道。

    苏静把叶宋安置在安全的地方,随即又飞身而出,三两招跟黑衣人交起手来,看得叶宋眼花缭乱,又暗叹精彩纷呈。莫看苏静平时一副懒散又纨绔的模样,此时此刻的他微抿着唇线,双目薄凉,掩着淡淡的白月光,极美的轮廓一分一毫都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不愧是当年的战神,打架也雷厉风行令人望而生畏。

    很快黑衣人便被节节逼退,显了败势。他见任务失败,再逗留不得,当即抽身撤退。苏静又怎会给他这个退路,堵得死死的。

    可就在这时,四周的人家都操着家伙来抓强盗了,一冲进来,整个场面顿时混乱不堪,他们越帮越忙,竟使得黑衣人趁着空子逃脱了从仙侠世界归来最新章节。苏静伸手去抓,没抓到,只抓落了黑衣人的蒙面巾,那面部轮廓看得他和叶宋俱是一惊。黑衣人几个矫健的步伐,飞檐走壁之后,彻底消失在夜色中。

    叶宋眨眨眼,苏静也眨眨眼。

    “强盗呢,在哪里!”见义勇为的百姓们丝毫不知,正是他们来才把黑衣人给放跑了。

    而屋里搂着老婆孩子瑟瑟发抖的汉子听见外面街邻的声音,人多势众,顿时底气也上来了,打开门一瞧,自己的院子糟乱得不成样子,顿时对苏静和叶宋恨得牙痒痒,喝道:“你们平白无故闯进我家来,砸坏了这么多东西,你说怎么办!”

    苏静唇畔挂着浅浅的笑,如沐春风,一步一步朝叶宋走来,问:“没事吧

    叶宋摇了摇头。

    汉子见苏静彻底地忽略了他,正要大怒,苏静冷不防抬手伸向他,手里一锭白闪闪的银子,亮了汉子的眼睛,苏静微微侧头,笑眯着桃花眼,搂过叶宋的腰抱进怀中,道:“我夫妻二人遭江湖仇家追杀,得幸进了你这里避难,来,这是补偿。”

    叶宋皱一皱眉头,这家伙还真是谎话连篇信口拈来。还没等她回过神儿,忽觉自己身子一轻,在一片惊叹声中她抬头一看,苏静直接便抱着她也跟着飞檐走壁离开了。

    他们跑了很远,京城的夜色尽在脚下。寒风虽凛冽,可却别有一番滋味。

    赏了一会儿夜色,叶宋微扬起下巴,望着苏静的脸,问:“抱着我跑了这么久,你不累?”

    “累。”苏静老实答道。

    “那你还不放我下来。”百镀一下“妖孽王爷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