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妖孽王爷小刁妃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妖孽王爷小刁妃 第一卷 第98章:新仇旧怨

作者:千苒君笑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妖孽王爷小刁妃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睡醒了,不紧不慢地梳洗了,才让春春打开门退下。她手里拿着一张前些日大夫给的人体骨骼详解图,铺在桌面继续研究了起来,眼帘也不抬一下地道:“听说你昨天出去了,人回来了就好,天儿这么冷,你跪在外面做什么。”

    夏夏已经被冻得浑身僵硬哆嗦,叶宋话一落,她红红的眼眶里便溢出了大颗大颗的眼泪,趴在地上便对叶宋磕头:“奴婢知错,奴婢知错,奴婢知错……”

    叶宋平淡地问:“你哪里错了。”

    夏夏跪着匍匐爬进叶宋的屋里,在她脚边哭得瑟瑟发抖,悔恨道:“奴婢不该受人指使陷害娘娘,奴婢不该受人胁迫伤害沛青……奴婢知错,奴婢真的错了……是她们,她们用奴婢婶婶和妹妹的命来威胁奴婢,奴婢被逼无奈走投无路啊……”

    如果她早一点,早在当初叶宋从城郊别庄那里回来时,早在叶宋发现她的不对劲时,就主动承认错误说出这一切,就不会再有后来沛青断了双腿,也不会再有今天她在叶宋脚下哭得这样惨烈的画面重生之媚娘妖妻轻点撩最新章节

    她以为叶宋不会原谅她。时至今日,叶宋就真真是不会原谅她了。

    叶宋道:“啊,我知道。只不过等了这么久,今天才等到你亲口说出来。”她面上看不出任何喜怒,侧身亲自把夏夏扶了起来,夏夏受惊似的眼泪眨巴一下便滚落在脸颊上。“你不说出来,你怎么知道我会不会理解你呢。沛青没有错,你也没有错。”

    夏夏泣不成声道:“奴婢错了……求娘娘开恩……奴婢昨天上街不是去给娘娘置物,而是回家看妹妹和婶婶,结果……结果她们不见了……奴婢到处找了都找不到,求娘娘……”

    叶宋不急不忙地牵了她的手,抚上桌面的人体骨骼详解图,道:“你看,前些日我问大夫要了这个,人身上的每一根骨头都画得很清晰准确。”她把夏夏的手带到人体的后腰部位,“这里是尾骨,平时要小心了,这里一旦断了,整个人下半身就瘫痪了。”

    夏夏整个人怔愣了,脸色越来越白。

    叶宋问她:“记清楚部位了吗?”

    夏夏颤抖着点头。

    叶宋摸了摸她的头,冰凉的手指帮她拭干了眼泪,挑挑眉道:“沛青还好的时候一切都好说,现在沛青腿断了,你知道我不会善罢甘休的。夏夏,你可以选择。”

    夏夏吸了吸鼻子,生生把眼泪逼退了回去,道:“奴婢知道该怎么做了重生末世之双宠最新章节。”

    叶宋抬步走出门口,今日难得有一丝阳光,她出门晒太阳去了,站在门口停顿了一下,飘飘渺渺地说:“你的妹妹,很可爱。”

    屋中夏夏抖得更加的厉害。

    下午的时候,王府里出了一件大事。

    叶宋懒洋洋地躺在长椅上,在院子里晒太阳。春春火急火燎地跑来,急道:“王妃娘娘不好了!夏夏不知道怎么回事,去找了灵月的麻烦。现在两人还扭打在一处!”

    叶宋睁开了眼睛,呵了口气,不紧不慢地站了起来,随手掸了掸衣摆,道:“走吧,去看看。”

    后花园里,今日天气格外晴朗,灵月本来是扶南枢出来透透气散散步,怎料半途就跟夏夏狭路相逢。夏夏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根沉实的铁棒,对着灵月便一棒一棒狂敲了下来。南枢挺着个大肚子,见灵月被打只好在一边哭得伤心欲绝。

    叶宋来时,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副光景。

    丫鬟和家丁们都不敢上前围观,平日又受足了灵月的气,更莫说上前规劝了。这种时候就要躲得远远的,莫要自己被殃及就好。

    南枢伤心极了,肚子也有些隐隐泛痛,上气不接下气吼道:“还不快去叫王爷!”

    她抬眼便看见叶宋也朝这边走来,什么也顾不上了,柔柔弱弱哭得梨花带雨地上前就给叶宋跪下,泣道:“求姐姐,求姐姐高抬贵手饶过灵月吧!”

    叶宋一副受惊的模样,赶紧把南枢扶起来,道:“妹妹这是干什么,怀着身子还动不动就下跪,万一以后生出来的孩子也随娘一样贱性,岂不玷污了王爷的面?”

    “姐姐……”南枢不依,“求姐姐高抬贵手……”

    叶宋很无辜:“我也不知道夏夏怎么会突然这样综穿之夫妻的旅途最新章节。”

    “她是姐姐的婢女……姐姐怎会……”

    叶宋道:“她不经我允许,私自出府,一夜未归,我已经把她赶出碧华苑了。”思忖了一下,又道,“可能有些接受不了,才精神失常吧。”

    那头灵月真真是毫无招架之力,偏生嘴巴还很毒,骂的一些脏话不堪入耳。夏夏气疯了了一样,一边打她一边吼道:“你这个贱人!害我妹妹,害我婶婶!我这辈子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苏宸赶到时,夏夏还在吼:“还我妹妹!还我婶婶!贱人!我要你陪葬!”

    是个傻子都听得出来,一定是灵月把夏夏的妹妹和婶婶怎么样了,这属于私人恩怨。只不过苏宸也晚了一步,他才一到,还来不及阻止,灵月便已经被打趴在地上,夏夏眼眸里溢满了泪水和狠辣,抡起那铁棍,对准了灵月的后腰处,带着咬牙切齿的恨意,狠狠地击了上去。

    一瞬间,清晰的骨裂声响,灵月的惨叫响彻整个王府。

    仿佛回到那一晚,叶宋刚刚踏进王府大门时听到沛青的惨叫一样。她定定地看着,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夏夏直起身来,发髻也散了,头发丝散乱地披在肩头,恨恨地瞪着南枢,露出残忍的笑意,道:“你以为你拿我妹妹和婶婶的性命来威胁我我就要事事听你们摆布吗?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表面上柔柔弱弱,内心却比谁都要歹毒!你就等着,我化作恶鬼来怨煞你吧!”

    南枢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如柳凄弱地靠进苏宸怀里,顿时泪如雨下:“妾身不知到底犯了什么错,灵月和妾身都要遭受如此诋毁。如若真是她说的那样,妾身愿意以死证清白。”

    叶宋看完了好戏,勾唇淡笑了一下,道:“你不用心慌,她可能是真的疯了吧科学修真时代最新章节。”

    南枢向苏宸乞求道:“王爷,灵月真的不是她说的那样,求王爷查清事情原委,还妾身和灵月一个公道。”

    苏宸小心着南枢的身子,命令人来把灵月带下去请大夫,又命人来把夏夏制住关进柴房严加审问。

    夏夏是真的疯了,被关起来以后一直在破口大骂,嗓子都哑了也停不下来。后来她一头撞墙上欲寻死,外面的侍卫见状连忙进来抢救,怎想被夏夏摆了一道,夏夏突然挣扎而起,跑出了柴房。

    晚上宁王府也不得消停,侍卫一队一队地在王府里绕行而过,就是为了寻找夏夏的下落。连碧华苑里也没客气地进来搜寻了一遭,皆没有结果。

    叶宋披了厚厚的狐裘,脸笼罩在兜帽里看起来冰冷又精致,她也带着丫鬟四处寻找去了。丫鬟们都分开去寻找,叶宋双手拢在棉袖里,步履从容地行走在夜色中。她没有去寻找夏夏,而是穿过茂密的漆黑的林子,走过花园,最终去到王府里最大的那面湖边吹冷风。

    她眯着眼睛,湖面一派平静,湖边每隔一段距离都点着一盏朦胧的灯笼,可能是防止有人夜里看不清路一头栽进这湖里。

    不去找夏夏,是因为她知道夏夏会来找她。

    身后的林子窸窸窣窣,夏夏畏畏缩缩地从里面钻了出来,身上穿得单薄,眼里饱含眼泪,小脸已经哭花,看起来可怜极了。

    她踱过来,在叶宋脚边跪下,给她磕了三个响头,哑着声音道:“是奴婢对不起娘娘,奴婢有愧娘娘这大半年来对奴婢的照拂之恩,是奴婢没有良心,奴婢害了娘娘。这里奴婢给娘娘赔不是了。”

    良久,叶宋才淡淡道:“你若早点对我说这些,多好。”

    夏夏又哭又笑:“是奴婢被害怕蒙蔽了双眼,灵月她找了人监视我妹妹和婶婶,只要我不听话他们就要欺负我妹妹和婶婶足坛巨星。最新章节。我妹妹和婶婶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孺,我别无他法。今日之果,都是奴婢一手造成的。娘娘知道吗,那铁棍往灵月身上打去的时候,奴婢也觉得心里痛快极了,奴婢还要多谢娘娘成全。妹妹和婶婶……”夏夏抹了抹眼泪,“与其让她们生活在南氏和灵月的监视欺凌下,还不如生活在娘娘的羽翼后。”她凄凄楚楚地望着叶宋,“奴婢还有最后一个心愿,娘娘会答应的吧?”

    叶宋垂眸看着她,眼里有不远处依稀的灯火光华在寂静流淌,最终她道:“有我在一天,你妹妹和婶婶便有一天的衣食无忧。”

    夏夏又不住地给叶宋磕头:“奴婢叩谢娘娘……”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比

    说完,她抹干了脸上的泪迹,站起来便毫不犹豫地纵身往湖里跳!

    叶宋猛地瞠了瞠双目,本能地随手扒住一根柳树,另一手抓了她的手,好险不险,及时地抓住了她。可紧紧交握的手还是在一点一点的往下滑。

    “你可以不用死,我后悔了。”叶宋咬咬牙,气息不稳。

    夏夏释然地朝她一笑,道:“娘娘也说,这是奴婢的选择。娘娘放手吧,奴婢从来没有觉得如此轻松过。”

    最终不等叶宋使力把她拉上来,夏夏便自己用另一只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掰开了叶宋的手,然后叮咚一声落入湖中。没有任何的挣扎,连漾开的涟漪一圈一圈也很快地淡了去……

    叶宋站在岸边,怔忪地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她缓缓弯曲着手指,收紧握成了拳头,闭上了眼睛,眼角微微有些泛红。

    良久她才慢慢松了拳头,睁开双眼,神色依旧如常。只不过回去的时候步伐有些凌乱。百镀一下“妖孽王爷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