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妖孽王爷小刁妃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妖孽王爷小刁妃 第一卷 第99章:可杀不可辱

作者:千苒君笑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妖孽王爷小刁妃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二天,他们终于找到了夏夏,在湖面上泡着。打捞上来的时候,皮肤都被泡得跟白纸似的。这件事已死无对证,无从审问,只好作罢。

    只不过灵月,是实实在在地瘫了半身桃源山庄最新章节。她初初醒来便要死要活,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正值一个冬天最冷的时候。冷过了,就会迎来一个新的温暖的春天。

    叶宋越发地消沉了起来,不约苏静出来喝酒吃夜宵,自己却似醉鬼一样每天出门都喝得酩酊大醉。苏静一直有派自己手下得力的两个侍从保护叶宋,只要叶宋出门他们便偷偷地跟在后面。她的行踪苏静自然是了若指掌,只不过苏静主动来找她的时候,她从来都是一言不发只顾着喝闷酒,彻底无视苏静的存在。

    苏静在她后面,担忧地说:“等你想通了,来找我,我陪你喝个痛快。”

    叶宋一声不吭地走远。后来,苏静果然再也没来打扰她。

    夜深人静,叶宋踉踉跄跄地从酒馆里出来,满身酒气。她就像是一个闷葫芦,葫芦里装的到底是什么无人得知。

    路面湿滑,墙角两边尚还堆着白白的积雪,冷风在巷子里胡乱地灌,细细一听,还有些像打酒入葫芦里的声音。

    叶宋独自走在那小巷中,这时迎面拐了进来四五个男人,皆是满嘴酒气一路扬声说着荤段子,时不时大笑一番。结果从叶宋旁边经过时,一不留神,一个男人就和她肩膀撞了一下。她被撞得歪了几步,及时站稳才不至于跌倒。

    路遇一个白脸公子,这让这几个汉子生出一点闹事的兴致来,况且他们人多势众,而这白脸公子又孤身一人,且喝得烂醉如泥。

    叶宋不太在意,继续往前走,不料被人挡住了去路。

    被撞的那个男人似乎瘸了一只手,五个手指头都变形了,看起来像陈年旧伤。他另一只手也捞着一只直嘴酒壶,便用那只畸形的手去扶上叶宋的手臂,道:“诶你撞了人就走,是不是显得不厚道啊?”说着就欲攀上叶宋的肩,“兄弟,有什么事儿让你这大半夜的喝成这样?来你说给我们大伙儿听听?要是大伙儿听高兴了,就不跟你计较你撞了老子这回事学霸男神撩妻入怀最新章节。”

    叶宋闷了闷,缓缓抬头,侧过来看向说话的人。当那男人看清了叶宋的面容时,表情陡然一变,却来不及反应,叶宋皱了皱眉头便弯身吐了出来,吐了那男人一身。

    新仇旧怨夹在一起,让这男人顿时恼羞成怒,他一把拎住了叶宋的衣襟,不知是高兴还是愤怒,道:“不是冤家不聚头啊,你说是不是?没想到,又遇到你了。”

    叶宋迷茫地掀起眼帘,看了看面前的男人,良久都想不起来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他,便从他手里扯回了自己的衣襟,道:“你认错人了吧。”

    “就是你!你化成灰老子也认得!”男人抓住叶宋,把她一下粗鲁地摁在墙上,双脚被雪淹没,冰冷得早已经没有了知觉。他把那只畸形的手放在叶宋眼前,笑得得意忘形,“你忘了?那我让你好好想一想,这只手还记得吗,你亲手用砖头砸的,莫不是忘干净了?”

    负责保护叶宋的两个苏静的扈从见状,纷纷现身,怎料叶宋看着那只手突然就笑了,“啊,想起来了,原来是故人。”随后目光侧过落在两名扈从身上,又道,“你们回去,我用不着你们插手。”

    扈从犹豫了,叶宋冷喝一声:“滚回去!老子用不着你们管!”两人对视一眼,随即很快消失,却却是回贤王府了,只不过是去通知苏静。

    两人一走,顿时这群男人就胆子大了起来。叶宋醉醺醺地,趁人不备,抓住了那只畸形手,用力往后一扭,扭得男人痛得惨叫一声,随后叶宋先动手打了起来。

    她下手狠,像是在发泄一样,四五个男人楞是摁不倒她。她从雪堆里扒出了一块石头来,遇谁砸谁毫不留情,真的是如疯了一般,打得火热。最后几个男人被砸得火气直窜,一齐拥上,钳住叶宋的双手和双脚,让她动弹不得,呈一个“大”字型贴在了墙上野兽嗅娇花最新章节

    畸形手男人过来便甩了她两巴掌,她毫无反应。男人又扯掉了她头上的发带,一头青丝如瀑,恶心道:“老子让你横,上次算你运气好,你以为这次老子还会让你有那么好的运气吗?”他手指钳着叶宋的下巴,审视着她那张脸,气得又一脸龌龊地笑了起来,“兄弟们看好了,这可是个又辣又漂亮的娘们儿,一会儿哥儿几个轮番着乐一乐!”

    说着他一手便扯开了叶宋的衣领,露出里面莹白如玉的肌肤,让在场的几个男人淫心大起。

    冷风灌进叶宋的脖子里,她这才有些清醒了起来,动了动手,发现双手双脚都被人固定住了,还有肮脏的手顺着她的腿往上摸。畸形手男人一边看着叶宋的脸,一边不急不忙地扯掉了她的腰带,一层一层脱掉了她的衣服。正当他准备把手伸进叶宋的衣里时,叶宋双眼蓦然回了神,一头朝那男人撞去,顿时额头就出了血。

    男人没料到她还有这么一招,冷不防被撞得头昏眼花往后跌倒,伸手一抹脑门,全是血。另几个兄弟也被他往后倒的动作而乱了手脚,结果叶宋被胡乱一扯,扯到了雪地里。

    畸形手的男人勃然大怒,扑上来便压住叶宋要施暴,然就在那一刻,他压在叶宋身上瞪大了双眼,突然便一动不动了。另几个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叶宋面无表情地推开畸形手男人,衣衫凌乱地坐起来,男人倒在了雪地里,双手捂住肚子,那里血流如注。而叶宋手上,握着一把锋利的匕首,匕首上镶嵌着宝石。没等大伙儿回过神来,叶宋倏地翻身过来,又往畸形手男人的胸膛上送了一刀。

    狠狠插进,在胸腔里绞了绞,再缓缓带出。

    “你……”

    叶宋轻声问:“不是冤家不聚头,你说是不是?”

    男人没有回答她,凸出了眼珠子[柯南+网王]全是孽缘最新章节。叶宋再补了一刀,送他归西。

    “杀、杀人了……”几个男人反应了过来,再也顾不上被杀的同伴,慌不择路地跑了。

    手上的血是冰凉的,身体里流淌着的血也是冰凉的。

    当苏静一刻不停地赶来时,站在巷子口,喘着粗气。看见的是叶宋蹲在地上的背影,她面前躺了一具尸体,她手上脸上俱是鲜血,凶器还稳稳地被她握在手心里。

    良久,叶宋才站起身,理了理自己被脱得单薄的衣衫,捋了捋脸边长发,一回头便撞进了苏静的视线里。

    她愣了一下,随即垂下眼帘,睫毛颤了一颤。

    “呐,我杀人了。”叶宋平静地说。她没想过自己会杀人,没想过会有人撞见自己最不堪的时候。

    她有想过,她在这巷子里遇上了坏人,苏若清会不会像上次那样及时出现,救她帮她。这么想的时候,才猛然觉得自己很想他,想得有些没出息。他是皇帝,他怎么可能在自己最想他的时候就会出现呢,最后总是要靠自己。

    靠自己。

    只是没想到,苏若清没来,苏宸不会来,苏静却来了。

    下一刻,苏静就从对面飞奔了过来,掠起的风扬起她的发,让她突然间觉得有些冷,瑟缩了一下身子,随之而来整个人却落进了苏静的怀抱里,他用自己的外袍把她严严实实地裹起来,扶着她的头贴近自己的胸膛,道:“没事,是他该死。”

    叶宋深深浅浅呼吸着,安静道:“今夜的梅香没有脂粉味。”苏静把她拦腰抱起,叶宋窝在他怀里,“我心里舒畅了。”

    “舒畅了就好,还要喝几杯吗,我陪你来自天界的起点红包最新章节。”苏静道。

    “好啊。”

    最后苏静把叶宋抱去了烤羊肉的酒馆,酒馆老板一见叶宋满身血迹就吓得不轻。苏静道:“老板,借你媳妇儿一套干净衣服,让我心上人在你这里洗个热水澡。”

    老板怎会认不得叶宋,只是没想到叶宋是个女子。苏静从没带过一个女人夜里来老板的店吃夜宵,叶宋是他心上人那么一切都顺理成章多了。老板也顾不得许多,赶紧进了后院让自己媳妇儿烧水备衣。w≥ww∧bi∧ge|替换

    叶宋站在热水氤氲的木桶前宽衣,苏静没有多逗留,道:“我在前面等你。”

    等到叶宋洗好了出来,穿着一身妇人穿的普通棉衣,长发湿湿的搭在肩上,脸也洗干净了,额头上的磕伤尤为显眼,红彤彤的。苏静温好了酒,老板也烤好了羊肉串,热气腾腾地送上来。

    叶宋显然已经缓了过来,灌了一口酒便拿起羊肉串开始啃,边啃边问:“你怎么来了?”

    “听说你不太愿意让我的人保护你。”苏静说得云淡风轻。

    “当时我很想打一架,心里才痛快……呲……”叶宋抬起头来,唇被辣椒辣得绯艳无边,瞪着苏静。苏静对她风情万种地一挑眉,但放在她额头上那张粉湿了烧酒的帕子却压着她额上的伤不肯移开。

    伤口被酒烧,显然很痛。叶宋几经闭眼睁眼,终于快要忍不住时,苏静先一步撤了手帕,笑嘻嘻道:“看你这样痛快我也觉得痛快。”嘴上虽是这么说,手上却取过另一条早已经准备好的干净布条,把叶宋的额头包了起来,在她脑后打了一个结,手指顺手往她湿润的发间若有若无地穿插而过。然后自然而然地转移叶宋的注意力,端起一碗酒,“来,我陪你喝酒。”

    叶宋一手捧着额头,一手端着酒跟他碰了就干。百镀一下“妖孽王爷小刁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