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武侠修真 > 荡剑诛魔传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第三零八章 古怪至极

作者:空留尘缘叹所属:武侠修真书名:荡剑诛魔传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一只连剑都握不稳的手,谈何杀人?

    云章持剑的手在发颤,既有刀剑相击之由,亦有绝望临身,心生退却之故。

    他虽已不存活命之心,可镰刀人的这一击,好似将他心中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给无情斩断,令他坠入绝望深渊。

    挡住了剑起,镰刀人接下来需要做的,便是反手扬刀,即可轻易抹断云章脖颈间的动脉。

    刀抹脖子,可不知痛也不痛?

    云章苦涩一笑,闭上双眸,接受裁决。

    大出所料!

    脖子上没有任何触及外物之感,更别提有任何痛感?

    是对方出手太快,自己毫无感觉?

    还是……

    仅是眨眼间的功夫,被扑倒在地的云章便得到了令他始料未及的答案。

    眼睛一闭一睁,他竟还活着。

    镰刀人瞧见他有意举剑反抗后,竟将注意力全然放在他的剑上,挡住那一剑后,镰刀人手上再无任何攻势,飞腾在空中的身躯,直接与他撞了个满怀。

    为什么这么好的致命良机,此人却没把握住?

    云章有些不可思议。

    莫非自己并没看走眼,这人确实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的庸才?

    云章心生疑窦九阳战皇

    手中温凉的触感令云章及时警醒,他的命还在,他的剑还未丢,此时,不容他多想,他得继续战斗!

    镰刀人撞倒云章后,滚落到其后头。

    使唤指虎和重锤的幽冥教精英教众则在他前方。

    如此,他便落在三人的包夹之中。

    恰在此时,两丈远处传来锁爷的低吼。

    锁爷喘着粗气,结巴道:“快!快……快来一人,帮,帮我!”

    话语虽结巴,却是言简意赅。

    一来,锁爷急需帮助。

    二来,听这声音,锁爷似乎在忍受着重压!

    二师叔竟占着上风?云章心中微微讶异。

    至于,三个幽冥教精英教众心中的想法,从他们的行动便可判断出来。

    重锤人抡着锤朝他轰来。

    镰刀人及指虎人,双脚离地,明显朝着另一边去了。

    对于齐地福的身体状况,云章再清楚不过,否则,他也不必特意进到天璇殿中来,确认其平安。

    而此刻,锁爷与齐地福对掌,却落于下风,说明锁爷受伤不轻。

    受伤不轻的锁爷,尚能开口求助,那一言不发的二师叔,岂不是在拼命?懒散初唐

    二师叔数十年来始终在为云天观默默付出,即使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仍甘愿用他的身躯去置换哪怕是一丁点的希望,而自己呢?

    没人能看清云章那顷刻间湿润的眼眶。

    没人能看见云章那面红耳赤,怒目圆睁的神采。

    但所有人都看见,一柄剑携着青紫电芒,闪现在两道黑色身影前,挡下二人去路。

    随着重锤人赶至,四人再次站成一团,云章死守在一丈开外,任凭身上的鲜血四溢,却也再没有慢下一拍,再没有退却一步。

    头可断,血可流,气不馁!

    不过片刻功夫,又听一声,“快!”

    又是锁爷的求救声,只是这回是咆哮声。

    打斗中的四人不由趁着空隙侧目。

    里边的月光并不充足,依然不难瞧出,锁爷满脸涨得通红,与之相较,齐地福却是毫无血色,面容惨白。

    二人的神态能以沉睡的冰山和爆发的火山作比,可很显然,二人均已是强弩之末。

    云章原以为拦下三个幽冥教精英教众即可,见此情形,也心生忧虑,他得做点什么!

    还没想定主意,云章已率先朝锁爷扑了过去。

    他缺少的,便是这种一不做二不休的勇气,人生若不能尝试一回自己不敢做的事,那真是白活一场!

    先做再想,他迈出了第一步后,脑海中立马形成了第二步,第三步的想法牧神记

    自己占据主动,自己率先发难定当出乎另三人意料,只要自己能先对锁爷造成伤害,以锁爷现在的状态不死也残,如此,二师叔即便身死道消,也不会有太多痛楚,在这之后,不过是又回到现在一打三的局面,早该让二师叔少吃点苦啊!

    时刻紧盯四人动静的锁爷,第一时间便读懂了云章内心的想法,心中一凛,莫非今日当真要丧命于此?

    随后,便瞧见那镰刀人嗖地一下窜到云章前头。

    锁爷喜极而泣,这镰刀人的手脚功夫虽有些差强人意,可身法实在了不得,最主要的是衷心赤诚可见,回到教中定要好好提拔!

    一丈之余的距离对于功法有成之人转瞬即至。

    云章便料想绝无人能阻止他这突袭一剑,可到底还是败给了山外山,人外人,镰刀人再次抢在他身前,令他放弃对锁爷的攻势,只得举剑相迎,同也为拦下镰刀人。

    镰刀人如其所愿被截下,可指虎人却去意已决,趁此机会掠过云章身侧,舍近求远,举起双拳,直取齐地福而去!

    云章心下大骇,恨不得自己立马生有三头六臂,能将指虎人也截下。

    正这么想着,手中的剑却动了!

    云章手中的剑本便在应对镰刀人的镰刀,本已在动,可这刹那一动,却并非是其主动所为,而是其心之所向。

    他想拦下指虎人,于是,他的剑便追着指虎人而去,便是连镰刀人也被他的剑带着走。

    剑由下而上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

    除却一直正视着锁爷的齐地福外,另五人已是目瞪口呆甜宠100天:鲜妻,别想逃

    剑起剑落间,指虎人的双手竟从小臂臂弯处被齐齐削断!

    咚隆!

    两只带着武器的手臂同时落地,血洒遍地!

    而失了双臂的精英教众惨呼未久,或是因为疼痛过甚,或是因为突然间失血过多,竟昏死过去。

    此等大变,显然是任何人都无法料及的,也少有人能立马缓过劲来。

    云章自也如此。

    在场中人都看清了是云章出的剑,却不知,云章自己更为迷糊。

    他的气力十存二三,能阻止指虎人前进已是不易,要一剑砍断他的双臂,简直天方夜谭!

    习剑者总不免听闻过,有剑法大家,能做到剑随意走,随心所向,所向睥睨,无所可当。

    可云章却没糊涂,即便自己在那一刻做到了剑随意走,也仅是初步阶段,要一下子完成最后那颇具毁灭性的一击还差着十万八千公里。

    更何况,他很清楚,自己的剑绝没发出半分劲力,真是古怪至极。

    古怪至极?!

    云章心中猛然一颤!

    今夜这些古怪可实在不少,似乎从他救下云旌时,这古怪便开始悄然地,接连不断地发生着。

    他本便是个沉稳多思之人,初时,他仅是起疑,而无暇去细想,可这一瞬,各个古怪而不合理的片段在他脑海里快速汇聚道吟

    很快,他便有了答案:事出反常必有妖!

    只是,这妖似乎是倾向于他们的,屡次救他们于水火之中,帮他们对付着幽冥教教众。

    这妖究竟在何处?

    妖肯定就在自己身边!

    云章将目光挪向了剑,挪向了和剑缠绕在一起的镰刀,挪向了手握镰刀的黑袍人。

    是他?!

    进入这殿中后,他几乎没有伤到我,却在我恍惚之际,以最快的速度朝我袭来,那本是个置我于死地的绝佳之机,更何况他已看穿了我的心思,可他偏偏只做了一,没有做二,让我侥幸得活。

    方才,他最先接近我,诱我攻击他,却乘势引导我的剑,对使唤指虎的人做出攻击,砍断那人双臂的并不是我剑,而是,他的镰刀。

    他穿着宽大的黑袍,得以遮掩许多动作,尤其是刚刚他抢在最前头,身后二人,绝无法看清他的动作。

    他带着兜帽,得以遮住大半面容,这样能掩人耳目,不被轻易认出。

    他在隐藏身份,他令人误以为我很强大,不是他,还能是谁?

    可我从未见过这张脸。

    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就在云章出神的刹那,镰刀人似已从发愣中缓过劲来,当先动身。

    镰刀人此刻最好的选择是一刀杀了云章,可他的刀刃所向,却依然是齐地福!百镀一下“荡剑诛魔传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