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诡谈之阴阳风水师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诡谈之阴阳风水师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一章,大结局(下)

作者:牛仔西部所属:恐怖悬疑书名:诡谈之阴阳风水师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个高大的身影,说走就走,一转身便消失在了夜色当中,而我已经石化在了当场,别看高大身影只出现了片刻,但他所透漏的信息,太多,也太大,一时间我都消化不了。

    各种线索,在我的脑海中碰撞,我师爷没死,我所熟知的各种组织其实都是很渺小的存在,玄门五杰,苗疆三圣也并非世间最强大的,也就是说,这个世界存在着太多太多的高手。

    我不知道这个高大身影是谁,但他所讲述的这些话,无疑给我开启了另一扇大门,他教我认清形势,不要坐井观天。我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换句话说,后面的路,会更加荆棘,坎坷,也会更为绚烂精彩。

    我问大家:“你们都到阴司宗和造化门吗?”

    在场的人,同样陷入深深的震撼,还没有醒悟,对于我的问题,也没能解答。就连和尚,同样一脸的迷惑,似乎就如同高大身影所的哪样,有些事情太久远了,久远的,他自己都快遗忘。

    我深深的呼出一口浊气,真想追上高大身影问个明白,但介于对方的身份乃至实力,恐怕就是三个我绑在一起也追不上人家。

    不过我师爷还活着,这个消息足以振奋人心,老烟鬼若是知道了,肯定会特别兴奋。

    人呐,有希望总是好的,原本沉闷的心情,开始一点点好转过来,不过山风席卷,遍地都是血腥气息,先前的爆炸,死了很多人,这地界都是碎肉和残肢断臂。

    青羊死了,掌柜的死了,流星也死了,或许他们都没想到,追寻青帝灵鼓的行动中,会意外的葬身于此。或许这就是他们的宿命。

    我又想起了掌柜的,不知他十八年后能否找我寻仇,并且还疑惑着,他到底得到了四御仙书的哪一篇,真够厉害的名门闺战最新章节

    小贱凑过来跟我嘀咕:“既然事情都完结了,咱们也别老太太尿炕,光在这儿渗着了,走吧。”

    我点点头,问:“你师傅怎么样了?”

    小贱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候得祝:“没事儿,就是被青羊打昏了,养养就能缓过来。”

    我放了心,又问小鳖,孙丢丢的情况,小鳖的脸色很凝重,摇摇头,表示不太妙。冰妃查看了一下,告诉我,可能也是昏迷了,毕竟脉象和呼吸都算平稳。

    同伴们都没有大碍,我这颗心也就放下了,于是招呼众人,卖卖力气,掩埋了这些尸体吧,暴尸荒野那就是罪过。

    和尚积极响应我的号召,但那两块半截的杏黄色玉佩,他攥的更紧了。

    天光大亮之后,所在地,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坟头,拿碎堆砌的,多少是这么回事儿,活着的时候不共戴天,既然死了,就得体面点,我老陈再不济,也不会对尸体进行蔑视。

    小贱背着候得祝,小鳖抱着孙丢丢,我们一行人,风尘仆仆的就出了山,当天下午就来到了保定,进入市医院就诊,候得祝终于苏醒了,但是满嘴疯话,谁也不认识,医生建议住院,可小贱死活不同意,生怕老候再一个人跑了。

    至于孙丢丢的情况就比较复杂,进过多种检查,医生判定为脑组织严重损伤,属于急性休克状态,如果明天醒不过来,那她一辈子就得躺在床上,换句话说,就是植物人。

    这个结果不光小鳖承受不了,我们大伙儿也难以置信。当初孙丢丢带着鬼王面具,抱着小芳穿插好好几条街,我后面追都追不上,这份体力是难以想象的,她现在这个样子,难不成是被单兵火箭弹炸的?

    经过推测,不难发现,小鳖当初有意放孙丢丢一条生路,坠入大河后,她没死,应该就是那个时候,被魏天仇救了,但后来她为什么就不认识我们了呢?这其中一定发生了很多关键性的事情九州造化全文阅读

    在观气术作用下,就发现孙丢丢的腹部冒着一片紫红色的气息,我就跟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不顾他人诧异的目光,一拳就打在孙丢丢腹部,孙丢丢哇呀一声,竟从口中吐出了一道符。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我赶紧展开那道符,发现上面撰写的咒文非常复杂,我根本看不懂,不过可以确定,孙丢丢的一切反常现象,都是跟这道灵符脱不开关系。

    小鳖喜极而泣,他真的哭了,以为灵符离开了**,孙丢丢就能苏醒,但是他错了,孙丢丢还是那么平静,安详的躺在病床上,医生再次检查后依旧充满无奈的摇摇头。

    也就是说,这道符和她现在的状况没有关系,至于能不能苏醒,就要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小鳖一拳砸在了墙壁上,咚咚作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魏天仇,我迟早要杀了你!”

    我凑过去轻声道:“控制住情绪,丢丢需要你,龙门帮也需要你。”

    小鳖诧异的看着我:“陈爷,龙门帮已经不复存在了。”

    我苦笑:“你没死,丢丢没死,那龙门帮就在,一直在。孙大炮走了,你不能辜负了他,得把他的社团,他的产业继续传承下去,我会吩咐华万福协助你,当然,太出格的,犯法的事情你不能做。”

    小鳖眼圈儿红了,冲我点点头:“陈爷,我懂了!”

    离开医院,我们先去了华万福家里接我爸,我爸看到我们平安归来,非常的高兴,我也没有瞒着他,把经过都讲述了一遍,并且着重的说明了我与袁冰池的关系,乃至冰妃与袁冰池之间的约定玄镜司最新章节

    我爸怔怔的看着冰妃,似乎有些反应不过来。

    华万福听说袁冰池不会在耍手腕,他终于放了心。我顺便说了下龙门帮的事儿,这老小子点头如啄米,叫我放心,一切都妥妥的。

    离开华万福的家,大伙儿就要决定下一步的行动了,冰妃首先提出,他要立马动身去瑶山派,询问她的师傅,并且她还把兽皮女子带上,还得教她识字说话呢。

    而吕双印,小贱,候得祝,得回家安顿,顺便把万里云也带上了。

    和尚还是回到他那三间平房,似乎那块玉佩藏着很多秘密,他需要静一静。萧大瞎子重新开了张,继续做纸扎活儿,顺便坑蒙拐骗。

    我和我爸也回家了,阔别已久后,家里显得冷清,晚上我们爷俩促膝长谈,说了说这几个月的过往,说来说去,就喝了酒,我们越喝越多,谈的也非常尽兴,我爸红着眼睛对我说:“西凉啊,这几个月,我怎么感觉跟做梦一样,这都是真的吗?”

    我打着酒嗝,嘿嘿傻笑,举着酒瓶子说:“爸,一…一切都是虚…的,都是扯…扯。只有酒是真的,是真…真的。嘿嘿。”

    第二天我醒过来,我和我爸都在桌子底下,我感觉头疼欲裂的,嘴里发苦,就知道昨天没少喝,我把我爸弄上炕,一个人就上了村里的北坡,坐在我妈的坟头前,烧着纸钱。

    “妈,一晃就四年了,我十八岁了,我经历了很多事儿,可能我爸没跟你说过,今天我跟你唠扯唠扯,这几个月,我被很多谜团困扰,现在呢,谜团基本上都解开了,但你说可笑不,新的谜团又出现了,一只困扰着我,困扰的头疼啊,怎么也想不通,并且后面的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走,你说我咋这笨呢?”

    我苦笑一声,从怀中掏出了量天尺,流星说过,这宝物我不会使唤,搁我手里就是白瞎华娱宗师最新章节。我就纳闷了,祖师爷留下的东西,我能不会用?难道说,这里面还存在着什么玄机?!

    然后我有掏出了上清魔珠,看了看掌心里那个‘魔’字,我想到了福老太,想到了阴曹地府,想到了判官。

    至于那个高大身影也浮现在眼前,藏地双雄,湘西九怪,痋门四老,岭南七鬼。这些都是与我师爷齐名的人物啊。

    我继续苦笑,说:“妈,我感觉活着真累,但又不能不活着,你说我要是能穿越时空该多好,我真想去民国,去解放初的时候看看,玄门五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这些解不开的疙瘩,究竟有什么曲折。”

    这天上午,我说了很多话,说的口干舌燥的,感觉心里轻松一些了,我就重新回了家,我爸已经醒了,做饭呢。正巧来了一个电话,是小贱打来的,问我事情都搞的差不多了,下一步咋整。

    我哪儿知道下一步咋整啊?这小子嘿嘿笑了笑,问我要不要回学校,参加高考去。说到底咱们也是学生啊。

    我感觉这个提议不错,就答应了下来。紧接着第二个电话就打了进来,是小鳖。

    一听他的语气我的心就是一沉,他说孙丢丢没有醒,可能这辈子都醒不过来了,并且还不叫我去探望,他自己能处理好,只是通知我一声。

    这个汉子,就跟瞬间苍老了十岁一般,挂了电话,我陷入了沉思。脑海中满是孙丢丢的音容笑貌。

    这样的结局真的好么?!

    三天后,我和小贱来到了武灵耀家里,小芳已经彻底好了,再次看到我,俏脸通红,喜不自胜,我甚至能看出她那朝气蓬勃的灵魂。

    武灵耀非常的高兴,中午款待了我们,而我们也说明了来意,那就是继续回学校上课名模最新章节。武灵耀知道事情都完结了,坏人也受到了惩罚,一颗心放下了,就没说别的。

    经过安排,我们三个重新回到了校园,那种阔别已久的气息,顺着汗毛孔就钻进了心里。

    平整的甬路,成行的垂柳,新抽的嫩芽,春天的校园更加美丽,也更加叫人眷恋。

    我们重回班级,引起了一定的风波,重回宿舍,更是叫小眼儿和书呆子惊诧不已,好在提前想好了理由,蒙混了过去。

    十天后,薛林山来到学校,告诉我他重新回来当德育处主任了,并且接到了我爸的电话,通话中我的手颤抖了,因为老烟鬼和金花婆婆回家了,他们终于回来了。

    我连假都没请,坐车直奔了李庄,回到家,老烟鬼正坐在板凳上,翘着二郎腿,抽着烟袋锅,跟我爸侃大山呢。

    “我说老陈,你可不知道我这趟多凶啊,那家伙,内蒙的一个小村子,全都变成了僵尸啊,我和金花还有一些同道中人,可没少费力气。”

    说完使劲嘬了一口烟,坐在他旁边的金花婆婆,微笑着扇着面前的烟气。

    “老烟鬼!!!”我嘶哑的叫道。

    老烟鬼霍然转头,看到我之后,眼角的皱纹眯成了两朵老菊,眼中写满了惊喜,疼爱,欣慰,还有赞许!

    “小兔崽子,回来啦?!”

    我几步跑过去,死死的抓住了他的手,我不争气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老烟鬼,你特么还知道回来,老….师傅!”

    我这是第一次当面叫他师傅,于是我跪了下来!!!

    老烟鬼周身一颤,拽了我几下愣没拽动,他欣慰的叹息一声,抚着我的头顶:“孩子,这几个月的事情,你爸都跟我说了花香满园巧种田最新章节。所有的重担都压在了你一个人的身上,但你处理的好,处理的非常好,换做是我恐怕也不及你。”

    我哭泣着摇头,哽咽道:“这几个月……我过的苦啊!!!”

    老烟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声音都颤抖了:“孩子,当初我领你入门,传你手艺,为的就是这一天。你总把我当靠山,当救命的稻草,可你终究要独立的,这次对于你来说是一个锻炼的机会,知道苦才能明白甜,不然你永远是一个张不开翅膀的小家雀,而我的弟子岂能是小家雀,应该是搏击长空的雄鹰啊!”

    我泪眼模糊的抬起了头,看到了老烟鬼眼中的鉴定。我委屈无助,甚至略带埋怨的情绪消失了。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我站了起来,拍拍磕膝盖的尘土,我爸给我一个耳刮子,笑话我,都多大了,还哭鼻子。

    我不好意思的抹干净眼泪,就问老烟鬼这几个月的过往,谁知老烟鬼这货竟然抓起了金花婆婆的手,一脸得意的说:“这几个月抓了不少厉鬼,灭了不少妖邪,但最重要的是,我们决定在一起了。”

    我惊讶的差点儿摔桌子底下去,我真想说一句,就您这面瓜的德行,啥时候整的这一套?!

    “您和金花婆婆?!”

    “屁!”老烟鬼给我一个耳刮子,很严肃的瞪眼睛:“叫师娘!”

    我为他高兴啊,这是夕阳红,梅开二度啊,舔着脸叫了师娘,还外带说了一句:“人逢喜事精神爽,师娘你我师傅分分合合几十年,现在终于修成了正果,那啥,不得赏我这小辈点儿好处啊?咱也沾沾喜气。”

    一句话把大伙儿逗的开怀大笑。随后老烟鬼开始给我讲述,辗转华北地区的情况,听得我心惊肉跳的,暗地里讲话,若不是有我师傅这样的高人,那篓子就捅**了武侠世界小龙套最新章节

    当天晚上,我跟老烟股就讲述了那个高大身影的事情,同时告诉他我师爷还活着。

    老烟鬼听完惊讶的差点儿从炕上蹦起来,但是随后他苦着脸摇头,根本不认识那高大人影,恐怕这个谜团真的要由我去揭开了。

    我问他下一步怎么办,结婚不?

    老烟鬼笑骂我没正行,都多大了,还接个屁的婚,凑合着吧。我心里恬不知耻的想着,你们不结婚就在一起,根本不受法律保护,哪天我三师叔露面了,说拆散你们就拆散你们。

    老烟鬼和金花婆婆,随着我回到了保定,我继续上学,他俩就住在金花婆婆那里,冰妃的事情他们也听说了,一切都由她去。

    一个半月之后,高考了,热的我们满脸大汗,答完题走出考场,我和小贱会心一笑,这等考试已经不被我们放在眼里,并不是说我们一准儿能高中,只是经历了这么多,根本不在乎这些东西了。

    果不其然,成绩单下来,我们都名落孙山,丢人丢到了家,还是华万福出面,给我们安排在了保定一所大学中,九月中学开学。

    而这段时间里,小鳖重建了龙门帮,掌管着社团大小事务,并且还无微不至的照顾孙丢丢。同时还发生了一件大事,这件事武灵耀也提前说过。那就是县城开发,占了我们李庄,要拆迁了。

    我们家三间平房一个院子,在县城换了两套小区,还有一笔钱。我爸拿了这笔钱开了一个家具城,叫吕双印和吕双杰兄弟俩过来打工,也给他们一点营生做。另外吕双印何等人物,顺便还能保护我爸,我心里踏实。

    小贱的老爹如愿以偿的开了养猪场,万里云一个职业猎户成了饲养员,并且帮忙照看候得祝。至于萧大瞎子这货,成天给我们打电话,貌似惊心动魄的事情经历的多了,冷不丁平静下来,根本受不了蚀骨红颜,大尉金屋藏娇最新章节

    而武灵耀言出必践,在关帝庙旧址,兴建了一座寺院,叫大慈阁,和尚成了住持。

    不过有件事我很费解,貌似战雷师兄和车夫,还是水闻一七个女子,全都失踪了,自从那次离开就再也没回来过,更加联系不上。不过当他们再出现我的面前时,又发生了一系列的重大事件,当然,这都是后话。

    这里不得不说一句,小芳考的很不错,能顺利的进入北京经理管理学院,而我也没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我考上了大学,她就跟我好。只是临开学的时候,我听闻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武灵耀要送小芳出国深造,去美国一家学府,整整四年!

    我当时就傻了,找到了小芳,而小芳除了有些难舍难分外,并没有多难过,以她的话来说,我们这辈子是注定在一起的,分别四年又有什么关系,说完她第一次主动的钻进了我的怀中,吐气如兰的在我耳边道:“我这辈子都是你的人!”

    我的亲娘,当时我就候不祝了,有了正常男人的反应,小芳俏脸通红的,悄悄跟我说:“临走的前一天晚上,我们在一起吧,我给你。”

    轰!

    我的脑袋爆炸了,分别四年的事情直接被我体内分泌的荷尔蒙击碎。

    临行的前一天晚上,我和小贱在保定宾馆住下,准备第二天给小芳送行,不过小贱自己一个屋,我和小芳一个屋。这事儿不知武灵耀晓得不。

    当天晚上的事情,我就不说了,现眼!!!

    第二天,武灵耀两口子,我和小贱,小芳,直奔了北京首都机场。两口子泪洒满襟,舍不得女儿。小芳也哭了,亲情虽然难别,但这是一次机会,人生像这样的机会太少了重生攻略男神之撩汉秘籍最新章节

    最后,我和小芳象征性的握了握手,眼中满是意犹未尽的情愫,她想对我说什么,但是当着父母又难为情,其实我都明白。

    小芳上了飞机,我眯起了眼睛,缓缓的看着飞机起飞,心里一句话:四年,我等你!

    回到保定后,我和小贱直奔了萧大瞎子那里,路上的时候,这货挤眉弄眼的跟我说:“那啥,老陈你现在可以啊,已经脱离了***一族,嘿嘿,那滋味儿啥感觉?”

    我斜了他一眼:“你瞅瞅你现在这个德行,怎么竟想那些没用的。”

    小贱来劲了:“嘿,就兴你做,不兴我说?”

    “我做啥了我?”

    小贱真急了:“老陈,你可不是那种敢做不敢当的人啊,怎么着,昨天晚上跟小芳一个房间,铁打的证据,你还想赖账?!”

    我赶紧捂上了他的嘴:“你特么还不去大喇叭那里广播广播?!”

    “那你就跟我说说,到底啥感觉?”

    “不说,现眼!”

    啥玩意儿现眼纳?“

    我憋了半天才说:“昨天晚上,小芳都洗干净了,脱光了躺床上,我啥都没干,我俩就躺被窝里躺了一宿!”

    “啥?!!!”小贱把眼珠子瞪成了牛蛋,不解道:“这是为啥,你咋想的?”

    我深深的呼出一口浊气,低声道:“我怕。”

    “怕?好莱坞之路最新章节!”

    “我怕我们一旦冲破了最后一关,我心里那些美好的东西就会消失,小芳一走就是四年呐,我怕我顶不住,我怕我会撕心裂肺的想她。我想把最好的东西都留在以后,留在我真正勇敢的时候。”我笑了笑。

    小贱怔怔的看着我:“你不一直很勇敢吗?”

    我摇摇头,望着街道上布满新绿的树木植被,说:“每个人心里都有恐惧,我也不例外,我们还有太多太多的路要走,一切都是未知的,所以我还不够勇敢。”

    小贱琢磨了片刻,摇摇头:“你这境界忒高了,咱貌似听明白了,但又不明白。”

    我哈哈大笑,一拍他肩膀:“啥玩意儿明不明白的,走,喝酒去。过几天可就要上大学了!”

    后来,我们来到了纸扎铺,萧大瞎子高兴坏了,桌子上,四个碟八个碗,荤素搭配,还有一坛高粱酒。

    三个海碗满上了,酒香四溢,而我和小贱也敞开了心扉。

    萧大瞎子站起来,笑着说:“今天就是今天了,咱们仨一定不醉不归,就为了这些日子里,所经受的苦难,所经受的生死,那些敌人,那些朋友,为他们,也为咱们,干一杯!”

    三碗酒磕在了一起,我们咕咚咕咚灌进了嘴里,辛辣的感觉刺激着我的肠胃,也刺激着我的灵魂,一股劲儿顶在了脑袋上。

    我心里想起了曾经说过那句话:青春的岁月我们身不由己,而现在,即将启程的时刻,我们还有未来,兄弟们,咱们走着,走着!!!”

    终!

    ♂手机用户登陆 m.zhuaji.org 更好的阅读体验。百镀一下“诡谈之阴阳风水师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