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狼性军长要够了没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狼性军长要够了没 正文 第三十七章 被关在门外

作者:今夏所属:言情小说书名:狼性军长要够了没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别说安琪尔和张世轩了,就连其他的看客看到龙啸天周身散发的张狂气势,都没人敢大声喘口气,生怕被这寒玄至极的男人波及。抓机书阅读网,海量小说免费阅读/下载

    安琪尔刚从椅子上起身,还没等站稳,手腕便被龙啸天一把抓住,由于力气过大,抓的安琪尔手腕生疼,可是她对上龙啸天肃杀的眼神却一句抱怨的话都不敢说骄探最新章节

    在他的大力拉扯下,安琪尔的酒劲迅速上涌。可龙啸天心里怒意恒生,哪还顾得了她刚才喝了酒,或许根本就是因为怒极忽略了。

    扣着安琪尔的手腕往外走,路过张世轩身边时,龙啸天突然顿住脚步,用他锃亮的黑色军靴踩在张世轩的手上,锐利的双眸看着他,声音仿佛冰冻三尺一般说道:“我的女人你也敢动,是嫌张家这几年太太平了是吗?”

    张世轩眼皮一跳,听了龙啸天的话,仿佛预见张家未来的惨败一样,马上急切的解释道:“我以为她是龙少玩儿剩下的,我误会了,我错了。”他的自尊心告诉他不能如此低贱,可是实力告诉他,如果今天他不低头承认错误,日后他就是张家衰败的导火索,他将成为张家的罪人。

    “就算是我玩儿够的破鞋,也轮不到你!”龙啸天的语气霸道极了。

    破鞋……

    安琪尔听到龙啸天对她的评价,用心里滴血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也不为过,她的小手逐渐握紧。

    她以为张世轩跟圈子里的其他人都不同,他没有嘲笑她,没有鄙视她,可他比其他人更恶劣,他以为她被龙啸天踢开了,所以来泡她。

    她以为圈子里的少爷千金们都瞧不起她,可是龙啸天没有瞧不起她,反而对她还很好,可她没想到他也是这么想她的。

    破鞋,呵呵,很好的形容词,很贴切。

    龙啸天说完拉着安琪尔迅速离场,阔步来到美食府的门口,他的吉普军车已经停在那里等候,龙啸天动作粗鲁的将安琪尔塞到车里,然后自己也钻进来金枝夙孽最新章节

    全程即使安琪尔被他弄疼了都没哼一声,刚才他塞她进车里时,肩膀撞到车门,她都没感觉到疼,因为身体的疼怎么也比不上心里的疼。

    安琪尔坐在车座上一言不发的低着头,龙啸天以为她在反思,可是他哪知道安琪尔是在暗自伤心难过。

    龙啸天侧头用他冒火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一直低头不发一语的安琪尔,冷声问道:“知道错了吗?”

    安琪尔不语,她错了,错在不该对他抱有期待,错在不该自以为是的认为他对她是不同的。是的,她错在太自以为是了。

    见安琪尔不回答,龙啸天心头的火气更盛,大手扼住她的下巴,强行将她的小脸儿扳向自己这边,怒道:“我跟你说话呢!”

    安琪尔的眼中噙着泪,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当龙啸天看到她眼中噙着的泪,微微皱了一下眉,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异样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融化,一路上他都沉默不语,可他脸上的寒霜彰显着他此刻的心情,非常愤怒!

    到了玫瑰园,龙啸天同样动作粗鲁的将安琪尔拽下车,扯着她阔步走进玫瑰园。佣人和管家看到龙啸天的心情不好,都齐齐退了下去。

    站在客厅的中央,龙啸天用质问的语气问道:“我不是让你回家吗?”

    安琪尔紧咬着她樱桃般水嫩的下唇,直视着龙啸天圆瞪的眸不说话,心里无尽的委屈涌上心头,却无从开口,她有权利对他抱怨吗?!

    “说话!”龙啸天冷喝,心虽然因为她的泪有些松动,可是想起刚才张世轩握着她的手,那张臭嘴差一点就亲到她的场景,他的火气又不自觉的上涌,堵的他胸口生疼。

    恨不得拿起他的枪毙了张世轩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最新章节

    虽然龙啸天很不想承认,不过他的情绪确实被这个女孩儿牵引着。

    安琪尔倔强的仰着小脸儿,看着龙啸天冷峻的容颜,脑子却是放空的,她说什么?!有什么好说的,反正她不过是一件玩具罢了,当初被养父送给他暖床,以后被眼前的男人玩儿够了,她就成了一只破鞋,a市贵族圈子中的笑柄。

    看着安琪尔仍旧倔强咬着下唇,一副不屈不挠的样子,龙啸天气的扣着她的脑袋倾向自己,张嘴咬上她紧咬的唇瓣……

    “嗯……”安琪尔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咬,疼的皱眉轻哼出声。

    龙啸天趁着她张开嘴巴的间隙,趁机将自己的舌头伸到她的嘴里,并不追逐她的舌,而是在她的口里肆无忌惮的席卷,动作粗鲁的可以称的上是粗暴。

    龙啸天用这样的方式惩罚着安琪尔,可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的怒意来自何处。如果真如他所说,她是一个玩具,日后将成为他玩够的破鞋,那当他看到张世轩要强吻她时,他为什么那么生气?

    片刻后,龙啸天心想,他生气不过是因为安琪尔骗了他,没听他的话回家。他们认识吗,到了可以一起吃饭的程度?如果没记错的话,上次的舞会上他们是第一次见面吧?!

    想到这个,龙啸天更加生气,停下他粗暴的吻,看着近在咫尺的脸颊,不屑的冷笑一声:“难道你觉得我每晚都没给够你?空虚的要出去勾男人?”

    安琪尔还沉浸在龙啸天疯狂的吻中没回神,然而他的话仿佛伤口上撒盐一般,让她瞬间清醒。

    虽然她懦弱,虽然她没有立场,可是龙啸天的话依然伤到了她,安琪尔忍不住出口反驳道:“我没有。”

    “终于肯开口说话了?修仙进行中最新章节!我以为你哑巴了。”龙啸天微眯眼睛,眼中的寒光乍现,胸口的气堵的他烦闷,语气也不由得尖酸了些。

    不过在龙啸天看来,他的语气跟安琪尔的所作所为比起来,好太多了,他就是太宠她了,以至于她敢忤逆他的命令。

    “我不是让你回家吗?”龙啸天旧题重问。

    安琪尔的双手在身侧紧握成拳,指甲抠在掌心里,只有此刻掌心传来的疼能提醒她,她还是有知觉的。

    “我跟你说话呢。”龙啸天低吼,胸腔发出的声音浑厚中透着严厉。

    安琪尔倔强的咬着下唇,受不了的仰头直视他愤怒的双眸。

    “别让我发火,我问你的问题,你最好老实给我回答。”龙啸天霸道的要求安琪尔回答他的问题。

    仿佛宣泄心中的气愤和委屈一样,安琪尔眼中闪烁着泪光,嚷道:“你把我扔下,我手里一分钱都没有,我在郊外搭私家车回市区的,到了市区又没钱回玫瑰园,闲逛看到别人吃冰淇淋都没有钱买,还有人要欺负我。刚好遇到那个叫张世轩的人,他说他顺路送我回来,后来他又说饿,我没有办法才陪他去吃饭,我怎么知道他为什么要强吻我。”

    由于激动,安琪尔嚷的很大声,仿佛以往温顺的小白兔突然长了利爪,她气鼓鼓的瞪了龙啸天一眼,仿佛没看到他的怔愣一样,转身腾腾腾的跑上楼。

    龙啸天站在原地慢慢消化她的话,他误会她了?!想起刚刚桌子上的那被她喝了半瓶的酒,她居然说是饮料,估计也是张世轩骗她的,该死的丫头,什么人都信!?

    还有,他把她扔下的?!这丫头颠倒黑白的能力还真强,还会给他安罪名,他让司机送她回来,她自己说要打车回来的,他怎么知道她手里没有钱?剑妖传最新章节

    不过,有人想要欺负她?!想到这,他不自觉的皱眉,同样腾腾腾三步并两步的迈步上楼,手搭在房门的门锁上,可是却没扭开。

    龙啸天皱眉,看来小东西是真的生气了。

    敲了几下门都没有反映,龙啸天手下的动作不由得粗鲁起来,咚咚咚的用拳头砸了几下房门都没有回应,他咬牙切齿的喊道:“开门。”

    仍然没有反映。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开门。”龙啸天低声威胁,此刻他不敢太大声,被佣人听到他被关在门外,岂不是丢死人?!

    “我不想理你。”安琪尔闹别扭的任性语气隔门传来,他心里的火莫名的降了许多。

    “你开门。”龙啸天习惯了命令,即使知道他误会她了,他也不会说什么软话。

    “不要。”安琪尔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的胆子,反手将防盗锁的最后一层也落下。

    或许是因为龙啸天说的那句‘破鞋’伤了她的心,她倒是真有种破罐子破摔的心,大不了被他揍一顿,或者被他赶出去,她豁出去了。

    龙啸天听到落锁的声音,眼角微微抽动,这丫头还真是不怕死,不开门不说,还把最后一层锁都落下了?!

    该死!

    不过,虽然龙啸天心里气的牙痒痒的,想了想后,还是转身下了楼,寒着一张脸跟管家要了钥匙,但是并没直接上楼,而是出了家门,开车出去了。

    过了二十几分钟后,龙啸天急速将车子停在玫瑰园的院子里,手里拎着一个白色的袋子,直奔被安琪尔落锁的主卧。百镀一下“狼性军长要够了没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