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劫天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劫天运 第七章 敲棺

作者:浮梦流年所属:恐怖悬疑书名:劫天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坐在火盆旁边点着香烟,目光没有离开过张一蛋,他的状态是我最担心的,遭遇了这样的惨事,我怕他失去对生的执念,所以打算等他状态好点就提出离开的建议劫天运

    郁小雪坐在我身边不远的地方,眼神有些呆滞,原本漂亮的小丫头现在憔悴不堪,我估计她已经到了极限,如果不是身处险境或许能立即睡着。

    公鸡打鸣了,天渐渐翻出鱼肚白,我回头看了眼天空,繁星消逝,这漫长的一夜,算到头了。

    天亮导致阳气的增强,让阴魂对香烟失去了兴趣,陆续离开门口,不知道要躲到哪个阴气重的地方。

    我觉得是时候提出离开:“我们……”

    “夏一天……天哥……哥。”张一蛋却打断了我。

    张一蛋为人很糙,对谁都不服气,对大部分长辈更是直呼其名,现在从名字到称呼,最后直接就叫了我‘哥’,让我不得不深吸了口气劫天运

    如果不是很重要,他不会这么叫我,我说:“义,你说。”

    “哥,你弟媳死得惨……阿婆说这仇她报不了,我也报不了,但她后面还有句话,我这两天思前想后也没敢跟你说。”他看着我,两眼的泪痕似乎擦拭不掉,挂在了脸上。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静静盯着他,郁小雪瞳光闪动,也没了睡意。

    “阿婆说她在受伤回来前就寄了信给你,劝你别回来,我问这么危险的事,为什么还要告诉你,她说她本可以不提醒你,可百多年的因果循环,报应本就不爽,就算她不说,最后你也会从其他途径知道。

    如果你忍住没回来,那最好,事情还可能撑十年、几十年,可要没忍住回来了,仇能报,但因果也就结大了,往后的事九死一生,收不住,呵……不过,你终究还是回来了。”张一蛋摇摇头,同情的看着我。

    我看着他眼神不太对,一种古怪的感觉重合起来,他像是说着外婆想要说的话。

    咯……咯咯……

    一阵渗人的木板撮合声从外婆的棺材里传来,没有上钉的棺材缓慢而凝重的开启了!

    我目瞪口呆,郁小雪直接就昏了过去,而张一蛋诡异的目光里透着一丝自嘲。

    砰。

    一只红色袖子从棺材里伸了出来,然后无力的垂下,敲响了棺椁的边缘。

    袖里,苍白无比的手缓慢的伸了出来,却剐得棺椁留下了几道爪痕。

    我的眼珠子吓得瞪大如同铜铃,浑身动弹不得,而媳妇姐姐几乎是拖着我离开的,还没等我反映过来,嘭的一声巨响,棺椁盖子就给巨力震开了劫天运

    等我回过神,爪子的主人已经如同弹起一般背对着我。

    她身穿红衣,散发披肩,白皙的皮肤像雪一样,个子却不是很高,让原本以为外婆尸变的我瞬间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过,她绝不会是人,因为没有人能够做到躺着就能不屈双腿弹起来。

    我能感觉到自己脸色到底有多难看。

    小女孩仿佛背后长了眼,转过头,黑得半点白色都没有的眼球也盯着我,随后露出了渗人无比的笑,那种笑就像是七月里的雪,让人不寒而栗。

    红色,不是大喜就是大凶,红衣、黑瞳,那是厉鬼的象征。

    我记得,她就是我梦中坐在外婆肩膀上的厉鬼!

    那时候她向我招手,而媳妇姐姐感到了危险,拉着我不让我过去。

    她看完了我,又扭头扫向了昏过去的郁小雪,最后停留在了张一蛋身上。

    张一蛋面色并不比我好看多少,两腿也在不停的抖着,不过仍坚定的杵在了原地。

    红衣的厉鬼阴惨惨的笑了起来,而下一刻就不知怎的,她就到了张一蛋的跟前,掐住了他的脖子!

    张一蛋挣扎起来,双手乱抓,却没能抓到小女孩半点毛发,一旦触及对方的身体,都会直接的穿过去,而对方的手仍然像是实体一样深陷到他脖子的肉里!

    厉鬼女孩笑了,笑得很得意劫天运

    很快,张一蛋两眼翻白,舌头也伸了出来。

    “住手!!”我大吼一声,不知哪来的勇气,扑过去就要扯那厉鬼,媳妇姐姐拉也拉不住。

    而当我快抓到那厉鬼时,那厉鬼双目一下就朝我瞪了过来,猩红的嘴直接裂开了,发出了山崩海啸一样的咆哮声!

    我脑袋一旋,直接就给震飞出去,撞到了墙上,胃里翻腾,喉咙忍不住呕出了一大口的鲜血!

    看到我吐血,厉鬼怔了一下,仿佛发觉有什么不对,手也松动了,张一蛋瘫软着身体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

    我自己都没想到,血会在我眼前形成薄雾,飞快散在空气中,而一阵猛烈的阴风霎时间如龙卷般卷了起来。

    跟着,鲜血化作血色的影子,形成了女人的样子!

    女人除了白玉一样的肌肤,一切都是血蒙蒙的,血色的凤冠,血色的霞帔,血色的步履……

    厉鬼看到背对着我的女人,表情就像霜花打的茄子,焉了,她不断的后退,最后直接害怕的跪了下来,不停的磕头。

    媳妇姐姐!?

    我说不出话来,耳朵嗡嗡直响,我伸出手想去抓她,却怎么都没抓到。

    也没看到媳妇姐姐怎么的动弹,厉鬼女孩就被像被什么虚空抓了起来,像是捏住小鸡一样捏住了!

    一阵阵的惨烈尖啸不断传来,那厉鬼在空中如同棉花糖一样扭曲,似乎受着莫大的痛苦!随时会魂飞魄散。

    她向我投来求救的眼神,就像是之前的气势从来不存在一般劫天运

    我想这女鬼既然能坐在外婆的肩膀上,想来和外婆是有很大关系,犹豫了下,就替她央求起来:“请问……您能听到我说说话么?您是不是可以……暂时先放了她?”

    “你小鬼都对付不了,还要我放了她?你知不知道,刚才她那一下就弄丢了你十年的阳寿?”媳妇姐姐连头都没回,继续折磨那厉鬼女孩。

    我怵然一惊,十年阳寿!真的假的?

    “咳咳……还是放了她吧,我还想找她问点事。”咳了几声掩饰尴尬,明明知道这就是我的媳妇姐姐,却给她呛了个够,滋味着实不好受。

    她真是我的媳妇姐姐?我怎么感觉和想象的不一样,她现在可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不过想想也是,她憋了二十多年没和我说话,怎么都是有点怨气的。

    厉鬼女孩投来了感激的神情,虽然我怎么看都觉得恐怖,不过我还是决定相信她一次。

    “她连人话都不会说,我看你怎么问!”

    我决定要放,媳妇姐姐像是气坏了,冷哼一声才停了手。

    “你是外婆豢养的鬼?”我问那厉鬼女孩,思来想去,也只有这个可能了,毕竟对外婆的事我并非懵懂不知,豢养小鬼是她所以书籍里最详细的。

    果然,厉鬼女孩赶紧的点头,这点头摇头的交流方法让媳妇姐姐很不满的哼了一声。

    我看着空荡荡的棺材,没有理会媳妇姐姐发着小脾气,接着就问道:“外婆死了?”

    厉鬼女孩这次露出了落寞的神情点头。

    我叹了口气,原本看到棺材里没有外婆的遗体时,我还抱着一线希望,现在连外婆豢养的小鬼都肯定了,那就成定局了劫天运

    调理了下呼吸,我缓慢的站了起来,其实我很想看看媳妇姐姐的样子,毕竟也做了我二十多年的媳妇,我不能连她的样子都没见过。

    结果,媳妇姐姐压根就不搭理我,转过了身体,怎么都反向跟我对着干。

    还好郁小雪和张一蛋都昏了过去,不然我就难堪了,不过这难不倒我,我干脆也没她,走去看张一蛋有没有死。

    那厉鬼女孩在这个空荡开始叽叽咕咕不知道和媳妇姐姐说着什么,这是鬼语,不焚香做法根本听不懂说什么,现在听起来,对我顶多像是一阵阵阴风从耳边吹来。

    这也就是传说里的‘鬼吹风’,正常人如果晚上都偶尔觉得起风吹拂了耳畔,其实这是生前熟悉的鬼魂在和人说着一些话语。

    媳妇姐姐没有吭声,我就知道小厉鬼说的话对她而言很受用,所以她决定听下去。

    见我不好奇,媳妇姐姐冷冷的和我说:“她说是外婆把她放在棺椁里的,准备在关键时刻杀了揭棺的人,可没有想到会是你,现在她知道错了,愿意做你豢养的小鬼,问我,你准备要怎么处置她?”

    我没回答,来到了张一蛋的身边,伸手探了他的呼吸和颈项上的脉搏,发现他还算活着,剩下半条命而已,心中不由生出怒火。

    “能杀就杀,能灭就灭了吧。”我淡淡的说了一句,对于不受控制,连我身边重要的人都杀的鬼,我不能留着,而且我觉得现在有一个这么厉害的猛鬼媳妇也够我受的了。

    那厉鬼女孩跟了外婆不知道多少年,当然能听懂人说什么,猛的对我磕头,一阵阵的阴风跟着吹过来,像是苦苦哀求,保证着许多的事情劫天运

    话说起来,如果有这小厉鬼在,防身倒是不错的,而且我也读过外婆不少豢养小鬼的书籍,知道她能给人做很多人做不了的事。

    加上媳妇姐姐这尊大神应该不是能随意就‘请’出来的,像是刚才那样动不动来个十年阳寿,我可受不了,照这样算,我没几次十年了。

    “也好,这种程度的小鬼,留着也没多大的用,就让她就此泯灭了吧。”没想到媳妇姐姐不是善茬,猛烈的阴风瞬间就卷了起来,那厉鬼女孩就如同被捏住的小鸡,尖厉的乱叫起来。

    我心一沉,媳妇姐姐呀,你可真是心狠手辣的主呀,我就是想调教调教小厉鬼,还没真想就此把她灭了。

    你现在倒好,真下得去重手,如果小厉鬼是外婆当年就带在身边的,那你和她当年的关系怎么都算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吧,总得留点情面不是。百镀一下“劫天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