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女生小说 > 劫天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第五十二章:转换

作者:浮梦流年所属:女生小说书名:劫天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凌童根本不介意我骂他,抽了好几棒才停了下来,痛得我呲牙咧嘴,浑身不得劲劫天运

    挣扎爬了起来,我衣服已经成了布条了,春光乍泄,凌童也不打算给我新衣服,我也只能穿得跟乞丐一样游荡着。

    “再有一次金钱贿赂我的举动,我就抽你个魂飞魄灭!阴司拿人,从来就公平公正,何况你犯的是逆天大罪,阴司文书在此,你若敢再有些别的其他,也不怪我立即用刑!”凌童阴冷的看着我,一手拿出了白色的罪诏丢在了我面前,边上一招手,后面挡着的四五个鬼差就七脚八手的抬出了家什来。

    那几个鬼差掀开白布遮着的黑色大锅,里面居然冒着滚油,他们又拿出了一套精致扯舌头的工具,一副要上来拔舌的样子,吓得我是差点坐倒在地。

    我在地上拿起罪诏一看,俱是之前他念的那些‘汝’、‘吾’之类的字句,上面还有许多的奇怪封条。

    凌童得意的一笑,脸上满是看好戏的嘴脸:“看到了没?这就是罪诏,城隍亲笔,封号大印,可随意通达阳间,管你什么帝王将相,神道活佛的魂,阳寿到头,我也能给你一并喊来了!”

    “哦,这就是罪诏呀,倒是写得一手好字,不过真能通达阳间?”我点了点头,看了眼罪诏,又看了眼魂体冒着的烟,眉心狠狠的皱了起来。

    “这还用说?持诏书一念,吼谁的魂都要给我直达黄泉,管你什么东西,哼。”凌童看到我一副揪心的模样,冷笑起来。

    他又望向前面一座很高,延绵看不清楚的城墙,以及城墙中间那堵大门,跟我说道:“城隍就在那了,你也不看看外面穿着蓝色大铠甲,手持大枷锁的是何人!那便是枷锁将军!贿赂我?真不知找死!”

    “凌童,你抽我二十九鞭,踢我七脚,老子倒也算认栽了,狗咬了我,我咬回来也觉得亏,不过今天我也跟你们城隍没完没了了,要是你们城隍不把我放回阳间,老子就喊帮手来,一并拆了你的城隍庙劫天运!”我恶狠狠的看着凌童。

    凌童当我说笑,阴狠的笑起来:“很好,你倒有骨气,还帮手,我看你能撑住多久!”

    “撑?我这就让你撑!”我怒骂着,手拿着罪诏,手指画着招惜君和宋婉仪的几个咒令,就喊道:“惜君!宋婉仪!老子魂都给索命鬼拉到黄泉路上了,你们俩还守着躯壳干什么!还不速来救驾!”

    “哈哈!哈哈哈!你是傻子么!这罪诏是喊魂的,你喊阳寿未尽的人有个屁用!赶紧的别闹事,莫不然我凌童真让你滚一滚这油锅!”凌童大笑,一把就拿过了罪诏,一脚就踹得我趴在地上:“不知所谓我就打得你知所以然,再让鬼差拖着你去见城隍!想来他老人家也不会拿我说事!你这等恶事鬼我是见得多了,那是欠打!”

    “凌童,你这狗货,最好你骨头也能这么硬!一会别给折磨几下就要死要活!”我不依不饶,最多现在也就是给他多抽几棍子。

    正打得我舒服,一白一红的两位救兵就从刚才我来的地方飞来了,看我被凌童揍得出气多进气少,惜君气疯了,嘴巴都裂到了耳后根,猩着牙就扑了过来!

    宋婉仪也是怒意勃发,这才进了我家成了女家将,还没施展半分拳脚,主人就给鬼差点打成残疾了,回头还不给夫人乱棍打死丫鬟才怪,想想夫人的霸气,她现在是恨不能多生几条腿飞来了。

    “狗货凌童!你最好别给吓死了!”我看着惜君朝我们这扑来,就知道这罪诏出了效果,之前我就奇怪,这家伙之前就用古文喊我魂,魂竟然直接就飞到了黄泉,连借阳间道的事都省了。

    进了黄泉路,这狗货就开始你我相称,肯定是之前念的是咒语,不然有惜君、宋婉仪护法,阴司不经过一场血战,哪拉得我下来?

    跟他说了我喊帮手来还不信,他不知道老子是养鬼的,喊的可不是阳间的人?

    “惜君,弄死除了这狗货外的所有鬼差劫天运!”我咬牙切齿的趴在地上,指着这一干鬼差。

    阴魂见了厉鬼,就跟羊见了狼似的,这群鬼差之前看我好欺负都一副得意嘴脸,实际也是欺善怕恶的东西。

    惜君连厉鬼都吃,何况是这群鬼差,一声咆哮就把周围的鬼差都震得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她是一手一个,就跟挑选糖果一样,拧起一个,张开血盆大口就把鬼差脑袋吞进肚中。

    上次在赵家庄子吃了一只后,惜君食髓知味,鬼差什么的,浑身拔凉拔凉的吃起来最香了,她呆在引凤镇时,那里只有阴魂厉鬼,鬼差可从未进去过,这一下就冒出来二三十只,对她当然都是新鲜货,还是我下令吃的,奉旨变吃货她惜君最喜欢了。

    凌童看到一下就来了两个厉害无比的鬼物,脸都给吓绿了,哆哆嗦嗦的立即就拿出了哭丧棒要应战,结果宋婉仪轻喝一声,一甩手就起了道猛烈的飓风,吹得凌童魂体不稳,滚在地上。

    我捡起了哭丧棒,挣扎的站起来,一棍子就抽向了凌童的脸。

    啪!

    “啊!”凌童剧痛得打滚起来。

    “狗货!让你他娘的死命抽我!”我一边怒骂,一边拿着哭丧棒朝他身上所有地方招呼,打得他浑身冒烟,就跟仙人跳舞一个样。

    “主人,别打了,再打他可就魂飞魄散了,那是哭丧棒,摄魂的,每一下都能打飞一缕鬼魂,又不是打狗棍哟,打多了会消失的。”宋婉仪有些担心的看着凌童跟我说道。

    “什么?你怎么会……”我一听,这宋婉仪怎么能说话了?声音还这么甜美,一看周围的环境,才想起是在阴间劫天运

    “这里是阴间呀主人,还有……您的姿势是不是该……换一换?”宋婉仪也跟我说道,然后看了我全身上下穿着布条装,还一脚得意的耷拉在凌童身上,露出了不雅的东西来。

    这随便动一下,男人的魅力挡都挡不住,她当然是脸色潮红,羞得都不好意思说了。

    “他姥姥的,老子才抽了六十四棍,还没够两倍呢!”我故作凶狠的瞪了凌童一眼,躲过了尴尬,又踹了几脚:“把你那身皮扒了给我!快点!”

    “夏……爷!六十四够两倍多了……求别……打了……我扒,扒就是!”凌童还要犹豫,看我又抡起棍子,立即就把官服给扒拉了下来,双手捧给了我。

    “哇哇!哥哥光光了,惜君要抱抱!”惜君吃完了一群鬼差,看到我要穿新衣服了,也不管我才刚脱光光,跑过来就要做个好奇宝宝索抱,我立即用官服遮住重要部位。

    那凌童看我丢给他一身原来我穿的狱服,他也懂的羞耻,马上就穿上了,他毕竟身为引渡官,身份还是很重要的,总不能赤身**吧。

    官服应该是阴司特制的,打得那么狠,硬是没有留下一点裂痕,怪不得我看那凌童好像蛮抗打,差点没把他魂给打灭了。

    不过这身狗皮官服穿起来倒相当的帅气,宋婉仪和惜君看到我都眼前一亮,这可比刚才的布条乞丐装好多了。

    倒是凌童现在佝偻着身体,浑身青烟,还不敢站直了腰板,他这要真站直了,那就曝光了。

    “你刚才不是站得笔挺嘛,这身份一倒置你就成这样了?”角色的转换让我心情好了些,摸了摸身上还冒着的一丝青烟,我真想抽死这凌童,下的手也忒狠了点,差点打得我魂都飞了。

    “夏爷,您瞧您说哪话呀……我这也不是迫不得已么,您的事上头也是有明令的,而且前面枷锁将军还在那等着呢,我哪能假公济私不是……我真不是和您故意作对呀劫天运!”凌童真给我打怕了,好容易新官上任三把火,还接下了个上头勾重犯魂的差事,回去可就是重要的升官加分,这下表现不得反给人表现了,他是窝火兼憋屈,又不得不陪着笑脸。

    “快说!老子怎么才能还阳?勾了魂,总得有还阳的办法吧!”我想着,之前电视不是报道不少人死了几个小时,还能活过来?这肯定是死后在阴间和狱卒老大商量好了,所以还阳是有办法,关键还是条件,况且我才死了多久?

    “还阳是大事呀,除非勾错魂,经由上面城隍爷,二十四司会审,签了同意文书,您才能过还阳道……现在这种情况恐怕难了……要不您老就将就下,在阴司当差吧?您能差遣两名鬼大将,去了城隍那,也必是官职在身呀!”凌童小心的赔着说道。

    我一听,立马就朝他踹了一脚:“滚你这狗货!老子好好的活人不当,还要当你们阴司的鬼差!?要是我还阳不了,我宁可拼了命也拆了你们这小小的县城隍庙!”

    凌童一听,脸上一阵青一阵绿,吓得是浑身岔气:这位爷太任性,司职阴司不好么?能对一群鬼差呼来喝去,好吃的好喝的伺候,别人想当还当不了,都说人间正道是沧桑,现在这年头,人哪有当鬼强?

    不给你还阳还不愿意了?还要拼命?

    “夏爷!我只是小小的引渡官,反正您老城隍肯定要走一遭的,要不先跟我走一趟?”凌童没法子了,他只得眼珠子转了转,想请我这尊大神到城隍那好撂担子,他反正是不愿再伺候我了,没准到了城隍那,枷锁将军大展神威,和众英勇鬼差一拥而上,把我捆了,到时候还不是阴司说的算?自己也好给这位爷上一堂做鬼要低调的课不是?百镀一下“劫天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