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劫天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劫天运 第二卷 第八十六章:大旗

作者:浮梦流年所属:恐怖悬疑书名:劫天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刚送走了血尸,现在来了一群鬼,数量还多得惊人。天下雨了,防尸粉变成了潺潺溪流,融入了稻田里了,二十万打了水漂。

    师兄们受伤的受伤,困的困,也都睡觉去了农女锦绣最新章节

    林飞瑜没有阴阳眼,却专业对付血尸,刘方远对大阵有点研究,可自己家的大阵还没闹明白。

    海师兄的经验是各种能整,可修阴阳道统时,偏偏选了专门逃命的法门,而我。天生招鬼,还有数不清的仇家,因果报应循环不爽。

    姚龙说今晚我可能不好过,他天亮取了家什就回来,可天亮前,我估计就交代在这了。

    “惜君!宋婉仪!黑毛犼!”我叫了一声,把所有的鬼将都集合在了这里,面对这么多的阴魂野鬼,我怕呀,没准后面藏了具血尸,能好玩?

    第一个到的是黑毛犼,它跑得贼快,速度跟奔雷似的,身躯也大得跟狗熊一样。我抱着它的大脑袋。用力的拍了拍。

    黑毛犼很听话,它死前轻如鸿毛,王家的人当他是畜生,是工具,动肆毒打,关键时拿来血祭,怨气很重。

    不过死后有我这样对它好的半个主人,也就拼命的要对我好了。

    宋婉仪随后就飘来了,表情仍然很素雅,看着我时,她带着一抹微妙的情感,加上出生入死多回。彼此之间没有以前那样的生疏,一眸一笑皆尽天然。

    惜君反而姗姗来迟,她有前科,估计刚才偷偷跑出去吃鬼了。她一袭红裙,看着也跟花儿一样的漂亮,见到我想抱过来,只是我在摸黑毛犼的脑袋,她就不敢过来了。

    黑毛犼沿袭了宋婉仪这主人的脾气,对惜君很不对付,看到就皱鼻子,惜君每次都可怜巴巴的看我,我也没什么办法。

    林飞瑜和刘方远才睡了半小时,见我喊了就跑了出来,看着漫天泼下来的雨。脸色铁青,面面相觑的叹了口气惊悚西游最新章节

    “唉,二十万,就这么报销了,还想撑个两三天,现在一个小时都不到呀。”林飞瑜重重的出了口气。

    “二十万呀……我能培养好多学徒了,可惜得很。”刘方远难过的望着四周,这雨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可防尸粉完蛋是肯定的,也不阻碍人的视线。

    我看着俩老烦那二十万没了,心情也低落得很,看海师兄没出来,就问道:“海师兄没事吧?”

    “没事,睡着了。”林飞瑜说道,看向周边的环境,也倒吸一口冷气,这鬼也太多了,要说不是人驱来的,他都不信!估计方圆几十里的厉鬼都给赶到这来了。

    “我们给人整了,周围的厉鬼都给赶到了这里,海师兄刚才也说了,今晚不太平,你的命数有人作梗,他算不出来,算了就是一口老血,已经是死局了。”刘方远说道,脸色白的吓人:“唉,要是她在,没准这局就没那么难解了……”

    “刘老,谁呢?”我不禁给刘方远撩起了希望,听他的意思,他之前还认识个人,难道是他忧郁的原因?

    “以前突然就寄宿在这里的一个女人,年龄,身份我都不知道,就知道她叫章紫伊,道符大师,厉害无比。”刘方远脸上出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神情。

    “我说老刘,一个女人,你年龄,身份,什么都不懂,你还给她寄宿在这里?你逗我呢?还道符大师,这时候了开什么玩笑呢?”林飞瑜冷着脸,扫了扫周围,又看了看天,似乎觉得现在还没到对方展开攻击的时候,也就决定先安静的听着。

    “唉,我说真的,那天也是这样的雨夜,她突然就出现在我道观那条马路上,我看她一张纸符,不念咒就轻松退了个厉鬼,不是道符大师你说是什么?凭我们有这本事?后面看她直接在外面露宿,就请她来我道观躲雨留宿呀。”刘方远看着对面的马路,思绪远飘。

    “哦,怪不得刚才你老是看着那条马路,感情你现在落难了,还想着人家啊?好家伙,就那点志气,嘿嘿,让我给猜猜,嗯,后面你开始喜欢她,还想和她度晚年,但又不敢说了?”林飞瑜冷嘲热讽笑起来帝国之心最新章节

    “我说你能信我回不,我是说真的!她除了不爱开口说话,可人真的很好呀,后来住的十几天里,除了打扫家里的卫生,我出门的时候回来,她都烧水煮饭,连我的衣服都帮我洗了,我虽然不说,可挺感动的,这辈子真没给女人这么照顾过。”刘方远也紧紧盯着前面说道。

    “她很漂亮?又懂道法,所以你才喜欢人家吧?”林飞瑜揶揄道。

    “屁话,她不但不漂亮,还是个残疾人好吧,而且我说林飞瑜,我是那种老牛吃嫩草的人?大家都是这个年龄段的,我就是单纯的喜欢她,你懂个屁呀。”刘方远一把推开林飞瑜。

    “行了行了,知道你高尚。”林飞瑜哈哈笑起来,拍了拍老伙计的肩膀:“后来呢?人家交不出露宿费给你大扫把赶走了?”

    “滚。”刘方远嗤了一句,又说道:“她呀,每个赶集日都出门一趟,结果后面有一次出门了就没回来了,唉,我等了大半年,结果也没等来她。”

    “怪不得你养成了看大马路的习惯,老刘,没想到你晚年还有那么一段事,平时喝茶咋不见你提。”林飞瑜说完有些为老伙计可惜,就没说些打击的话了。

    “人都走了,有啥好说的,人家也只是借宿一段时日不是,又没说留下来。”刘方远说道。

    “刘老,时间也没过去多久,三年五年的,没准那位章婆婆就回来了。”我虽然插不上嘴,不过也宽慰了一句。

    “我说夏小子呀,你觉得我是能再活三五年的人?”刘方远叹了口气,指了指自己煞白的脸说。

    “当然能,长命百岁都不好说监守自盗,偷来的老公超暖心最新章节。”我说道,虽说看刘方远脸色差得很,但当然否定了他的话,我希望好人长命百岁。纵丸岛圾。

    “越来越多了,看来这家伙是要驱赶方圆十几里所有厉鬼过来了。”林飞瑜指着前面的一大群厉鬼说道。

    “惜君,你去把前面那些拦路的吃了吧。”看前面那些厉鬼碍于阵法进不来,却拦住了前方一片公路,就让惜君去把他们都吃干净。

    惜君听到后,立即就飞了出去,一口一个的开始吃起了魂体,外面也让出了一条的道,不过厉鬼却越来越多,仿佛有人专门驱赶过来一样,这让我不禁心悬大石。

    “现在外面的阴气已经很重了,再多点,我的阵法估计也抵不住了,我还是提前先请血旗。”

    刘方远沉吟,就回了主屋,在祖师爷面前点了几把香,磕了三个头,随后在祖师爷面前的盒子里取出了把红如鲜血的大旗。

    这把大旗血红血红的,足有个青年人一样高,刘方远右手提着大旗,左手胳肢窝压着旗棍,每一步稳如泰山,往我们两人走来时,目光杀意浓烈!

    如果不是弱不经风的身体,苍白无比的脸庞,我和林飞瑜真以为是关二爷来了!

    刘方远大喝一声:“昭昭冥冥,惟道魂降,符阵借法,大旗!”

    我开了阴阳眼朝着刘方远看去,霎时间就看到一道红光从主屋那震出,刘方远的大旗就宛如借到了**,能量熊熊燃烧了起来!

    刘方远快步朝着外面大阵走去,随后,他开始横扫八方,挡着睥睨,每一次大红旗扫去,厉鬼全给打成灰烬!

    惜君在那吃着厉鬼,看到刘方远过来,赶紧的去了一边,我觉得这大红旗真心厉害,居然能逼退惜君,我要有一把,岂不是什么鬼都不怕了?

    “祖师爷坐镇四小仙道观,百鬼也敢夜临,老家伙也是怒了,看到了吧,那是四小仙祖师爷就传下来的大旗,只要不出大阵,我们就安全,他老刘在阵内借法,都不需蓝符法盐精血,几乎可以说是无敌的万界淘宝商最新章节!”林飞瑜笑着看老伙计往外走,浑身的热血也沸腾了起来。

    “这就是大阵呀!果然厉害。”我心里郁闷之气瞬间消散开了,如果真能摆出这种超级大阵在自己的住所里,还真是百鬼降临都不觉得如何了。

    “那可不是,让你家的小鬼回来吧,免得一会扫中可不好玩了,你没看到你家师兄来了这,就呼呼睡觉了么,那是安心。”林飞瑜说道。

    “怪不得了。”我点头,赶紧把惜君叫了回来。

    惜君回来我,我看了看时间,现在有四点半多点,外面的阴气应该非常重,可大阵里根本感觉不到。

    轰隆。

    远处的天空忽然的传来雷声,我抬起头,乌云凝聚起来了。

    天空结云,难道是有人要借雷?

    轰隆!

    正想着,一道天雷就劈到了旁边树林的一棵树上,火焰烧了起来,我脑袋缩了下,看向了林飞瑜,林飞瑜也是面色苍白:“来了,对方可不是什么善茬,已经锁定了这个位置,要强攻四小仙道观呀!”

    “可能吴正华那老货来了,我去叫师兄出来吧!”我想了想能借雷的人,就觉得会不会是吴正华那老货好了伤疤忘了疼?

    “对方看来也不是一个人呀,这下要命了。”林飞瑜捏了捏拳头。百镀一下“劫天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