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劫天运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劫天运 第九十五章:破咒

作者:浮梦流年所属:恐怖悬疑书名:劫天运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张天思这鬼娃到了城隍那边,没准已经天翻地覆,不杀个百把鬼将劫天运。--爪机书屋 WWW.ZHUAJI.ORG--怎么也得好几十,城隍要杀鬼娃,不比对付李破晓简单。

    我冥思一会,觉得就算给城隍拘下去似乎也没什么,反正现在时局够乱的了,身上虱子多,不怕痒,再把浑水搅乱点也没什么了。

    况且我现在四个鬼将在身边,目前的实力,就算硬拼四大玄门世家家主之一,正面一回合就能搞定他们,就是怕来阴的。如果来阴的,只能靠江寒扛着我跑路了。

    现在有破阵的江寒,我还怕什么?唯独没有师兄那厉害的替身纸人了,这替身纸人我记得是阴阳篇里着重描写的吧?借道阴阳路呢?是问路篇里的?

    “行吧,我这就过去,在哪地方?”

    “就在龙城宾馆不远的九哥饭店,天哥,四个人?”雷青小心翼翼的问我。

    “嗯。”我一听,这雷青倒是蛮识趣的,难道他小弟刚才看到我们是三个人了?不过那家伙怎么跑龙城宾馆那了?我可刚回来劫天运

    “那我这就点菜。”雷青高兴的挂掉了电话。

    我看赵茜和阿婆这么久没出来,进了别墅。

    “天哥,今晚我就不回四小仙道观了,师父有些事情要跟我说。”赵茜坐在了地毯上,和阿婆正拿着本子在写写画画。

    阿婆咿咿呀呀的又和我说了些什么。笑得很和蔼。看面相挺好说话的一个人。

    “那阿婆,我就先走了,你们有什么事情就打我电话,我马上会赶来。”我跟她们招呼了声,就决定自己一个人离开。

    正准备走,阿婆却朝我招招手让我过去,自己在兜里掏了好久,于垫底的地方找出了一张画满诡异的纸符,这纸符都画成了黑褐色,看起来非常的古怪。

    她在上面连续打了好些手诀,然后嘴里哇哇的说了些谁都听不懂的东西,点燃。丢进了赵茜身边的一杯矿泉水里。

    最后递过来,示意我要喝下去,那符纸入了水,立马把水搅成黑色,我咽了口唾沫看向了赵茜,这老居士没事让我喝符水干什么?

    还用了赵茜的矿泉水,该不会是要做些什么妖法,想让我爱上赵茜什么的吧,电视的剧本不都这么写么。

    “天哥,师父不会害你的,她肯定有她的深意。”赵茜也不明白老居士玩的哪一出戏码。

    “厄运纠缠,久祸他人,初血运符,破厄运咒。”看我还不愿意喝。老居士拿起了和赵茜交流用的笔,快速写下了八个字。

    我一看咬咬牙,把符水灌进了嘴里,看来我让人下了咒,老居士是要给我破咒呢劫天运

    这回运符很腥,有陈年血腥的味道在里面,我不知道是什么血,但感觉浑身的气血沸腾了起来,双目清明,浑身郁结之气全给散去了。

    “多谢居士相救,要不是居士,怕久了真要出事了。”我赶紧盘膝坐下,好好给老居士倒了杯茶水。

    照我的理解,老居士说厄运咒纠缠着我,对方弄不死我,久了就会害身边的人,那什么初血运咒刚好可破了此咒,真是如此,那真是幸甚至哉了,最近我可差点害死了师兄他们。

    “我本自救,何故谢我?”老居士一副不明白我为什么谢她的样子。

    我愣了下,觉得老居士头脑现在也不算特别的清明,也不打扰她和赵茜继续聊天,告辞后就离开。

    桃花阵也挺厉害的,目前为止只有江寒这种能扛阵进入,其他鬼将估计没那本事,所以赵茜留在这我也放心。

    居士能打退惜君的,至少和玄门世家家主有一拼了,潜藏的实力恐怕不小,我不集四鬼将的力量,估计拿不下她。

    而且她解除了困扰我好几天的厄运咒,这一招师兄就不会。

    我回到了车子那边,打开了外婆以前用的箱子,箱子里的碎裂魂瓮已经让我装到了另一个盒子,埋入了花园里,现在里面只放着许多阴阳家的书籍和鬼面具。

    挑选了阴阳篇和问路篇,我随手翻看了下,里面的字果然晦涩难懂,虽然有制符的咒语,不过制符时的符胆咒语实在难念,看来不是师兄亲自传授,真的念不出来。

    至于问路篇,里面借道阴阳路时,需要特殊的法器和案台,有些东西市面上都没见过,收集挺不容易,还得问师兄。团向他血。

    我看天空出现了红灿灿的夕阳,到天黑估计还能撑半小时,如果加上吃饭,没准就天黑了,就打了个电话问师兄,如果他和姚龙在县里,我也有些底气:“师兄?你回四小仙道观了没?姚叔呢?”

    “你还在县里?尽添乱,早点回道观吧,晚了阴气一重,鬼抬棺可要拿你,你姚叔跟我还在医院里,小林刚开完刀,晚点就回去劫天运。”海师兄在那边有不少警察,他黑白都混得开,现在他的处境比在四小仙道观安全。

    “对了,师兄,那替身的纸人符胆怎么念?还有借道阴阳路,开阳门那些道具又怎么整?”我想了想,还是觉得问下好,这替身纸人也不算多高级的纸符,就是符胆的咒语估计是上古文字,我念不出也就画不了。

    “你问这干什么?又要作死了?还有,替身纸人的符胆谁跟你说要念出来?上古文字还需要念?你画符的时候,心里想着符胆咒语的字眼就行,不用念,把生辰八字写进去就行。”

    “借阴阳路的法器在我家里还有不少,哦,差点忘了,你要回道观去是吧?那你来医院跟我拿钥匙,去我家里一趟,帮我把太一的神像请了带上,我已经在四小仙道观腾出了个地方可以给太一神容身,唉,这一天不拜我现在浑身都不得劲,你时间还来得及呀?”海师兄说了一大堆的话后,也不忘了差遣我,不过听说借阴阳路的法器居然有备用的,我高兴了起来,这跑腿的功夫,收获不菲。

    “行呀,时间当然来得及,我现在就过去。”我启动车子,很快就开回了中医院。

    上了内科,没看到林飞瑜,倒是看到了一堆的医生正陪着一群的领导和警察,看来是警察系统里的一些头头,想不到林飞瑜一个老仵作,居然这么能卖面子。

    见不着林飞瑜我也不担忧了,毕竟姚龙也在这里。

    师兄看到我来了,精神气爽的走来,我心情也舒畅起来,难道厄运咒解了?

    “师弟,你倒是长进了,难道还想借道阴阳路,玩替身纸人?”

    “嘿嘿,必须的吧,我也不好老是麻烦师兄劫天运。”我尴尬的笑着,瞒也瞒不住,老实认了也没什么。

    海师兄看我手里拿着四本书,挪了挪眼镜:“阴阳篇,问路篇,太一道的上篇和下篇,你能呀你,尽挑些紧要的学,这样可不行,算术篇才是基本呀!而且你这四本里,指定都挑的是威力最强,逃命最犀利的吧?”

    “是,我是学了这几篇的一些东西,这不时间紧任务急嘛。”难道和师兄您一样光学逃命的本事?我这叫双管齐下。

    我就翻了其中几页,问了点不明白的,然后随手照着里面的法诀来捻指,熟练之极。

    “你学过?”海师兄看得一愣一愣的,不过还是纠正了我的几个做得不好的指法。

    “哪能呢,小时候看外婆做法时挺好看,就学过一些基本的指法,这上面也就复杂了点吧。”我说道。

    “很灵活,有灵气,跟几十年的老师父有的一拼了,怪不得你能动辄借法,对我们来说,已经算天赋异禀了,有这基本功,又有道统在,其他的就好学了,就是比较复杂的还是要亲传的,比如算术篇和藏气篇。”海师兄眼睛发亮的说道。

    算术篇没个十年八年的恐怕也精通不了,我对算术虽然有兴趣,不过现在没这时间浸淫下去,别到时命还没算出来,先把小命搭上了,预警的事,交给媳妇姐姐我放心。

    藏气篇应该是师兄平时白日匿迹的本领,学好了就能进死镇,可现在我这点实力进了死镇就出不来了。

    海师兄把钥匙交给了我,我看了下时间,估计要迟到了,就打了个电话给雷青,问他能不能再等我十几分钟。

    雷青虽然着急,但他已经等了大半天,只要我肯定来,他就没其他意见劫天运

    我驱车赶往了师兄的住所,趁着天马上黑下来,我给东皇太一烧了几支香,跟他述说了我要给他暂时移驾的事情。

    金光闪闪得跟圣斗士一样的太一大神似乎对此事没意见,我就打算等香火烧完了就抱他下去。

    看向窗外,从赵茜那出来到现在,半小时功夫天就要黑了,不过有太一大神在,下面的城隍爷也不会不给面子就跑上来拿我吧?我放心的挑选了一套借道阴阳路的法器,塞到了我的牛皮单肩包里。

    师兄这里囤积的纸人有好多,连蓝色的都有十几张,我也没客气,反正是师兄,拿点纸人也不会说我什么,普通的就拿了两大捆,估摸着得千来张左右,蓝色的一张得好些钱,放在符盒里也给我全顺走了,小命是最重要的,回头再给师兄填上。百镀一下“劫天运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