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以生为名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以生为名 第一卷 偷生 第十章 客厅异响

作者:倾我至诚所属:恐怖悬疑书名:以生为名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怎么会是剥心鬼?你是不是疯了?”秦了君瞪着我说道。

    我冷哼一声,说道:“剥心鬼说话半真半假,你前面已经透露出很多东西了,你说剥心鬼会主动接近人,我与你根本不认识,而你却跟我回家,你的力气根本就不是一个女生该有的力气,简直力大无穷,你懂得这么多,但却没有和我说过关于你身份的半点信息,你不是剥心鬼会是谁?”

    秦了君一愣,眉头有些舒缓的看着我,说:“你这个人倒也不蠢。”

    我哼了一声,把头转过去,说道:“我反正不是你对手,你动手吧,我要是皱了半点眉头你就是个傻逼,我咒你被钟馗抓走,永世不得轮回。”

    秦了君脸上的表情又变得愤怒起来,说:“你才是傻逼!我夸你不蠢是说你分析得有道理!但姐姐我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剥心鬼那种烂东西能和我比吗?”

    秦了君把我手一扭,然后从我身上下去,我手腕发出咯咯响声,骨头又错位了,提不上半点劲。

    “你先老实点,还好我反应快,不然就糊里糊涂的被你暗算了娱乐宗师最新章节。”秦了君走下沙发,回头淡淡的说道。

    “我和你说,剥心鬼前几天刚从鬼门出来,阴气弱,怕活人,也怕男人,只能对阳气弱的女子下手。但七天一过,它们成功害到了女子之后便会厉害起来,男女通吃,也不需要再靠诈骗的手段给自己创造机会,只要你身上有取心斑,七天一到在鬼门关时准时把你带走。”秦了君冷冷的说道。

    “你现在也看到了,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你想一想,我要是剥心鬼,能轻易打过你,那你现在早就死了,我还会在这里耐心和你解释?”秦了君说道。

    我觉得她说的好像很有道理…

    “你真的不是鬼?”我依旧将信将疑的说道。

    秦了君双手叉腰,不悦的看着我说道:“是,我是鬼,你说说我是什么鬼?”

    我搓着手哈哈一笑,说道:“我看了君你即便是个鬼也一定是个好鬼,漂亮的鬼,我就不计较太多吧,反正我大人有大量。”

    “你…”秦了君瞬间脸色涨得通红,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此时我连忙收敛神色,十分歉意的对她说道:“不好意思了,秦小姐,刚才我实在太过鲁莽了,差点伤到你,我向你道歉。”

    秦了君有些懊恼的说道:“你这个人说话真是太讨厌了,一下子轻浮一下子严谨,我都不知道和你说什么好。”

    我哈哈一笑,说道:“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其实我以前不怎么爱说话的,现在很多东西看开了点,本性也就释放出来了,这样活得蛮轻松的,反正也没几天能活。”

    秦了君慢慢的走到我旁边坐下,脸色略微好转的说道:“我和你说,剥心鬼没什么好怕的,你这几天就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等鬼门关晚上十二点一到,你按着我说的做,什么事都没有我的极品千年尸娘最新章节。”

    我对她点了点头,然后说道:“秦小姐,我还只知道你的名字,不知道你是哪里人,干什么的,你为什么会懂得这么多?”

    秦了君说道:“这个…我是湖南人,但干什么的不方便说,你就别问了,反正我不会害你。”

    我也不打算深究,看得出来这小妞不是个普通人,我今天是遇到高人了。

    我接着笑着问道:“那你方不方便透露一下年龄啊?”

    秦了君一扬眉毛,转过头看着我,说道:“你问这个干嘛?”

    我说道:“好奇啊,我看电视里面一些年纪轻轻的高人其实已经很大年纪了,比如说天山童姥,我看秦小姐这么厉害,担心也有着五六十岁了,那我岂不是在和我妈妈辈的阿姨在聊天?这样我按照平常的说话态度就有些失去尊敬,得用上敬词了。”

    秦了君噗嗤一笑,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对我说道:“对!我今年五十四了!你得叫我秦阿姨。”

    我看着她,也是一笑,说道:“我看你二十四还差不多,那你和我一样大啊!我问你,你今天为什么要帮我啊?难道你爸爸妈妈没告诉过你,不要随便帮助路边上长得好看的人?”

    “我没有爸妈。”秦了君冷冷的说道。

    “Sorry。”我有些歉意的说道。

    “我只是开个玩笑。”我看着她说道。

    “我帮你是因为两点,第一点,我爷爷告诉我说要尽量帮助身边有困难的人,我看你被剥心鬼缠上,活不久了,所以才打算帮你恶魔囚笼最新章节。第二点,你的名字…确实和我的很像,我也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所以才打算帮你。”秦了君回答道。

    “时间不早了,早些休息吧,我睡沙发,你回卧室睡去吧。”秦了君催促道。

    我说道:“不不不,怎么能让客人睡沙发呢,你去睡床吧,我睡沙发就行。”

    秦了君冷冷的说道:“我睡不惯单身男性的床,可能会有臭味,我有洁癖。”

    我一听这话立马就有些不开心了,三天前我还不是单身,另外我其实挺爱干净,床铺不可能有异味,一般不洗澡绝对不会上床,这是我的习惯。

    我怪声怪气的对秦了君说道:“哦…这样啊,你真的打算睡沙发吗?”

    秦了君见我神色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模样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不妙,她有些结巴的说道:“怎么了?你还想用沙发吓唬我?我可和一般的女生不一样。”

    我摸了摸下巴,说道:“我当然不是吓唬你了,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我搬到这里来一直都是睡的沙发,床铺还没睡过呢,另外这沙发虽然睡起来挺舒服,但我毕竟是你说的单身男性嘛,晚上总会有寂寞的时候,总会有想起什么的时候,有时候忘记拿纸,一些液体就流得到处都是,希望你不要介意啊。”

    秦了君顿时便如同坐到了屎一样从沙发上弹了起来,瞪着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能这样无耻?”

    我吃惊的说道:“哪里无耻了?我说的一些液体指的是眼泪,有时候想起小柔,没有拿纸眼泪就把沙发打湿了,你想到哪里去了?”

    秦了君一愣,面色有些微微发红。

    我无辜的说道:“我是好意告诉你啊,如今像我这么坦诚的人可不多了冠军之篮最新章节。”

    “行了!大不了我明早起来洗个澡,你赶快去睡觉吧,我见了你就烦。”秦了君不耐烦的说道。

    “好的,那你需要薄被子吗?晚上空调会很冷。”我说道。

    “不用了,我怕热不怕冷。”秦了君十分嫌弃的躺在了沙发上说道。

    “那好吧。”

    我关上卧室门,回房自己睡了起来。

    大约到了晚上12点的时候。

    夜深人静,皎洁的月光在窗户外轻柔的照了进来,我躺在床上愣是一时半会没睡着,现在终于是有了点睡意了。

    “嚓,嚓,嚓。”我在此时似乎是听到了卧室外的客厅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是拖鞋拖在地上才会有的声音。

    秦了君吗?这个时候她在客厅里干什么?

    秦了君貌似在客厅外转着圈,脚步声时远时近的,大约走了十几分钟,这种脚步的距离就停在门口了。

    我感觉很诡异。

    因为脚步声很不平常,要是一个正常人穿着拖鞋走路,脚步声一般都是比较快速且有节奏的,而秦了君的脚步声很慢很慢,就像是在梦游着走路一样。

    现在她停在门口了。

    我现在睡意全无,不知道秦了君要干什么,害怕得很。

    现在门口传来了门把手扭动的声音,门被打开了。百镀一下“以生为名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