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恐怖悬疑 > 以生为名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m.zhuaji.org

以生为名 第一卷 偷生 第十四章 小柔

作者:倾我至诚所属:恐怖悬疑书名:以生为名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听你说的那段话貌似你不打算和我一起待在那个屋子里面啊?”我问道。

    秦了君说道:“当然啊,我本来就不在里面,这件事得你自己去面对,我必须躲得远远的,不让剥心鬼发现,不然它可能不从门进来了。”

    “好吧,那我们接下来的两天怎么办?”我摸了摸鼻子。

    “啥也别干,你别出门,就和我待在一起,等后天晚上一到,就和我出发。”秦了君从桌上拿过一个苹果,放在嘴里啃了起来。

    “哦,那你给我做饭吗?虽然你只吃素,但我不挑食,也不会太介意的。”我期待的看着秦了君。

    “滚,想也别想,自己吃泡面。”秦了君咬下一大口苹果,目光不善的看着我说道。

    “……”

    我垂着头坐在沙发上,拿起遥控器开始看着无聊的电视节目。

    第二天,我胸上的痣确实由黑色变成了红色,不过却比小柔的痣颜色还要淡一些,而且没有一点疼痛感。

    第三天晚上十点,秦了君拿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和我准备出发了。

    外面的水泥地刚被大雨洗刷过,空气中弥漫着一丝泥土味,天空灰蒙蒙的,看不见一点月光极品飞仙最新章节

    秦了君穿着一件吊带裤,白色短袖衫,如瀑的长发披在身后,被一只发绳扎住末端,她皮肤很白,睫毛很长,一双明朗的眼睛里总是带着思索的光芒,风一吹她身上就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十足的小清新文艺范,漂亮又有气质,但千万不要被她的外表欺骗了,她一个人能打三个我,还会驱邪抓鬼…

    我搓了搓手,现在天气已经有些转凉,我觉得今晚的气氛很不一般,我紧张得很,不知道晚上会看到什么。

    “你怎么看起来这么奇怪?很害怕吗?”秦了君淡淡的对我说道。

    我点头说道:“是啊,说实话我有点怕。”

    回想到六天前小柔在那个租房睁大眼睛死不瞑目的那一幕,我依旧觉得心在发抖,肝肠寸断。

    “没什么好怕的,放轻松点,你只需要记住一点,无论怎样都不要回头,一定不要回头,千万不要回头,过了十二点这件事就过去了。”秦了君再三叮嘱我“不要回头”。

    “嗯,我会的。”我很认真的回道。

    和秦了君一路走到以前的租房楼下,这居民楼到底有多烂?如果看过上世纪九十年代港片,里面贫民区的租房是什么样这居民楼就是什么样,地面上的烂水泥地还是和以前一样积流着污水,喜欢在外面叫个不停的流浪狗今晚没动静了,空气中一片死寂,大樟树的叶子被风吹得沙沙作响,这里的住户很少,楼上的房子也只有几家是亮着灯的,这下面的路灯只有一盏,楼道里的声控灯早已坏掉,想上楼还得借用手机发出的灯光。

    “你以前住的这地方…真是罕见…罕见的烂。”秦了君环顾着周围,有些感慨的说道。

    “好吧,以前也是图便宜才住这里的皇女田家最新章节。”我心中也是后悔不已。

    秦了君接着说道:“我和你说,我就是随便叫一个熟悉城市地形的出租车司机,让他选一个全市他认为风水最差的地方出来,他都不会选这里,他随便选的一个地方都会比这里好,我很奇怪,为什么这地方还有人在住?这坡地早该拆了做场法事,重新建个学校或大型商场镇镇邪什么的,话说你以前的租房具体位置在哪里?”

    我用手指了指以前住房的位置。

    “你住的还是走廊尽头的角落?怪不得,差中之差,选上了这么一个极品地方,你们平时在家里就没发生过什么怪事?”秦了君奇怪的对我问道。

    我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啊。”

    “你搬来这里多久了?”

    “一年不到,马上一年了。”我说道。

    “怪不得,即便这次剥心鬼没找到你,你接下来也会厄运缠身,碰到脏东西,先不说这么多了,上楼,我去布置一下。”秦了君催促道。

    我和秦了君一路摸黑爬到了六楼,然后走到走廊尽头,来到了以前的租房为主。

    这里由于没人住,显得更阴森了,那扇破旧生锈的门就仿佛像一头巨兽的大口,要将人一口吞噬进去。

    “这里的阴气好重…”秦了君皱眉说道。

    “这里还有鬼画符。”秦了君抬头注意到门上的顶端贴着符咒。

    我顺着她的目光一瞧,那天剥心鬼贴的黄符在此时已经变成了黑色。

    我疑惑的说道:“鬼画符是什么?在我老家那边鬼画符是形容一个人的字写得丑,不知道写着什么东西在漫威当超级英雄的那些年最新章节。”

    秦了君神色凝重的说道:“鬼画符其实是道家的一个专业用词,一些道士用符咒镇凶,一些鬼却可以用符招凶。”

    我接着说道:“我记得那天它的符明明是黄色,怎么到今天变成黑色的了?”

    秦了君说道:“那个黄色的符不过是一个躯壳,鬼画符是不需要符的,把符撕掉以后就变成了黑色,你先开门吧,这个不碍事。”

    我点头若有所思的说道:“原来如此…坏了!我没开门的钥匙。”

    我一摸口袋惊慌的说道。

    我离开这里自然不可能再有这里的钥匙,原房东也换了锁,现在根本进不去。

    “大惊小怪,开门要什么钥匙?”秦了君白了我一眼。

    “那你要怎么…”我话音未落,就看秦了君闭了一口气,抬起她那修长的大白腿对着门就是一脚。

    “砰!”门被她这一脚直接踢开了。

    “……”

    “你这个有点厉害啊。”我汗颜道。

    “别废话了,先和我进来。”秦了君毫不在意的说道。

    “好吧。”我跟着秦了君走了进去。

    房间里很脏也很乱,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味道,屋内很暗很阴沉,由于没有人交水电费,所以灯打不开,地上杂物乱堆,曾经被剥心鬼打乱得一塌糊涂,我走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房间现在就是什么样子,原房东没有再打扫过,看了一眼前方只剩下木板的床铺,我仍然心有余悸。

    “你这狗窝…还真是…”秦了君无奈的摇了摇头海盗旗飘扬最新章节

    没等我回她话,秦了君便已经开始在周围摆摆放放了,她首先在门口用小绳挂上了一个铃铛,然后把一些符咒贴在周围,盖在曾经被剥心鬼“鬼画符”的地方,然后在符咒的前方摆着一个桃木,接着她又在地上撒了一圈糯米,然后用黑狗血涂在地上糯米的正前方,写着一些类似于符上面看不懂的文字。

    “待会你就站在糯米圈里面,一动也不要动,这个你戴着。”秦了君把手上的流珠取下来戴在了我的手上。

    流珠冰冰凉凉的,我凑到鼻尖闻了闻,有一股不知名的木头香味和她身上的体香味。

    “你干嘛?”秦了君蹙眉不解的问道。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我看看这东西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呢。”

    说罢我颇为喜爱的在流珠上面摸了摸。

    秦了君说道:“有没有特别的地方你等会就知道了,可别把它弄坏了!用完后还要还给我的!”

    “我又没说要拿你的,你这个人就是把我想得那么不堪。”我辩解着说道。

    “你真是…嘘!”正当我和秦了君聊得正欢的时候,秦了君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动静,门口的铃铛蓦地响了几声。

    “它要来了!”秦了君压低着声音睁大眼睛看着我。

    “啊?”

    我立即就有些慌了起来,现在黑灯瞎火,气氛诡异,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秦了君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十一点二十快穿之推倒神全文阅读

    “记住我说的话,站在糯米圈里,面朝窗户,背对着门,假如听到背后有什么动静千万千万不要回头,也不要回答,不要说话,无论背后在说什么也不要回头,不要被剥心鬼骗了,到了十二点什么都没事了,你只有这一次机会!”秦了君慎重而快速的对我说道。

    “如果你一不小心回了头,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记着,把流珠取下来放在胸口处,时间很紧,我再不离开就来不及了。”秦了君边叮嘱我便朝着门外走去。

    “记着!面对着窗户,不要回头!现在就转过去!”秦了君在门口最后说了这么一句话,便把门给关上了。

    我摸着手上的流珠,腿有些发抖的把身子转了过去,面对着窗户。

    我脖子上,额头上已经流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我不断的用衣服去擦拭,心里一边祈祷,一边转动着手中的流珠,口中还默念着:阿弥陀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但身后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很漫长,比读书那会老师拖堂的时间还要漫长。

    “叮铃铃!叮铃铃!”

    门外的铃铛在此时突然发疯似的响了起来!

    我神经紧绷到了极点,整个人也是恐慌害怕到极致,手中的流珠被我搓得不断转动,我嘴唇控制不住的在发抖,紧闭着双眼,口中不断的默念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我不能回头,不能说话,不能回头,不能说话。

    “砰!”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我整个人都被吓得一抖,门似乎被打开了,一股彻骨的寒风从门外吹了进来,冻得我直打寒颤,打了个喷嚏。

    然后身后再无动静,静谧无声,就这样过了大约一分钟名门妖孽最新章节

    “时间到了,和我走吧。”身后冷不丁的传来了那个“大师”沙哑而低沉的声音。

    我现在不能回头,不能回话。

    我闭着眼睛,呆立在原地,一声不吭,一动也不敢动。

    “大师”似乎是在等我回话,但等了一两分钟,我仍然是没有任何动静。

    “你不该留在这个世上。”

    “大师”又说话了。

    我当然还是不敢回。

    “你这里是有高人动过了,我不能直接带你走,看来是前几天你身边那个丫头的作为喽?”这个“大师”对我问道。

    我紧闭双唇,没有回答它的话。

    此时我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什么东西对我靠近,再次传来了一阵刺骨的寒意。

    那个东西停在我身后几秒钟,良久才缓缓开口:“赢生。”

    这是…!

    这是小柔的声音。

    我眼睛猛地一下就睁开了,看到了前面飘扬的窗帘和被风吹得前后扑打乱晃的窗户。

    小柔的声音极其哀怨,让人一听就心疼。

    “赢生,带我走。”

    小柔温柔而又哀伤的声音再次从我身后传来。百镀一下“以生为名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